个人档

张建明771767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195763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张建明771767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新常态下促消费升级和消费品种拓宽是关键 (2018-05-09 15:31)

只有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消费升级活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企业才敢大胆地投资,投资才有回报,营商环境才能得到改善。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不发达,城镇中老百姓的人均住房面积仅3-4个平方左右,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撸起袖子加油干,中国城镇人口的人均住房面积已达到了40.8平方,以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为主推动的大生产运动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城乡面貌日新月异、综合国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老外看了都瞠目结舌,了不起的发展成就啊!四十年后的今天低水平的供需接近平衡或者饱和以后,经济要再上新台阶就需要政府大力促进消费升级和消费品种拓宽,用高质量的供给来代替低水平的供给,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品质消费要求,让老百姓的消费档次逐步提高,接近西方发达国家老百姓的消费水平,这样我们就不会在发展中迷茫,就能找出新的投资空间来(当然搞现代产业、谋求经济转型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但转型是由小到大、循序渐进的过程,过程中传统产业是不能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只能渐进式地转换,否则转型往往搞不成功)。拿房地产业发展来说:依据中国的土地国情,中国城镇老百姓要像美国公民那样都住上人均90平方的大别墅不现实,但逐步住上人均60平方的大公寓房或者联排、双拼别墅房是不为过的事,郊区有个第二套改善型住房或者大江南北有个候鸟迁徙房也都很正常。经济要再发展这些“奢侈消费”都是必须的、因为它是发展经济、推动经济走向更高层次的源动力,况且房地产业再发展的增量市场对中国来说还是较大的,关联了许多行业的生产。笔者按十四亿人口、城镇化率85%的口径初步估算就有454亿平方米之多、城镇住房拆旧换新或者拆旧建新,房地产市场活起来后经济就会回升不少。说实话从人均40平方的住房标准升级到60平方,老百姓改善住房的愿望没有过去从3-4平方到40平方那么强烈了,因此需要政府利用各种手段鼓励老百姓小房换大房,中高收入阶层和公职人员先带头,住着小房子喝喝茶、没有多少追求、没有改善型的大消费支撑经济发展就会很难、不仅GDP上不去、跨不过中等收入陷阱,就业也解决不了。老百姓买了新房后,马上就要装修,房间的家具、家电、家纺和娱乐健身器材也都要重换,液晶电视要换成互联网智能电视、家用电器要都能联上物联网什么的、大客厅要装中央空调和环绕立体音响,甚至有可能换车、买上家用机器人等等,新家、新环境,一切都重新开始,因此房地产业带动的新消费、新商品将不断涌现,新经济也都找到了广阔的市场空间,与房地产上下游关联的56个行业也一定能够恢复生机,大消费带动了小消费,老百姓得到了充分的就业。

自从1998年取消了单位分房以后,中国的房地产业发展很快,大生产、大劳动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为中国经济发展、美丽城、乡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发展方式还是粗放的,开发商拿地靠高价举牌,政府财政大量依靠卖地收入,开发商盖了房后房子卖什么价、怎么卖管得不太多,因此中国的房价日积月累、节节攀高,收入比差距很大,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以后的经济健康发展。中央对不理智的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是正确的做法,在长效管理机制还没有出炉的时候各地临时性地推出限贷、限购政策也无可厚非,但不能没有了下文、无限期地推行下去,让还是中国发展的支柱产业---房地产业一直低迷下去,这毕竟是牵扯到了上下游56个行业、近亿人口就业的大事和巨大的GDP发展总量。2018年初国家住建部王蒙徽部长代表中央政府提出了“满足首套刚需、支持改善需求、遏制投机炒房、化解房产库存”二十四字房地产业发展方针是十分英明的政策,关键是各地政府要因地制宜、集思广益、按一城一策、分类调控的方式尽快地将政策落实到位,支持改善需求就需要尽快解除限购、限贷,解除地域购房限制。现在急切地需要寻找到既让房地产轰轰烈烈地消费,又不让房价过快地上涨,让老百姓在充分就业、收入不断增长的氛围中去逐步解决房价收入比过高问题的最佳方案。本人过去曾从事过房地产建设与开发,也曾思考怎样根据中国的特殊国情建立适合自己的房地产业发展长效管理机制,现在把观点提出来与大家共同交流,不一定正确一是今后卖地不能光靠竞价拍卖,假如10家有资格的单位投标拿地,首轮举牌后,要剔除掉最高报价,由其后3-4名摇号中标,中标价就是他们的原报价;二是政府卖地的底价每年的涨幅要有限制,只能是动迁成本和少数管理费,政府下决心少搞或不搞卖地挣钱;三是建立透明售房网,买卖信息公开,对开发商卖房一户一证,有容积率、户型结构、市政配套、建筑材料使用档次标准等详细的案底,半年内涨幅不允许超过4%,否则网签不了,拿不到不动产登记证;四是开发商取得销售许可证之后不能挤牙膏式地卖房,不允许捂盘,事先应当将销售计划向政府有关部门报批;五是楼面地价是死的,建设成本概算也能测算出建房的综合成本价卖得高、毛利大,交得所得税也高,让开发商高价卖房没有多大好处、促使他低价走量什么类型的房子卖什么价之后政府收多少所得税应当在政府的房产管理及税务部门的专门网页上公布,接受公众的监督与举报购房者到开发商新后三年内不允许出售,三年后七年内出手的,要收所得税,越早卖税收越高,让他无法投机对老的二手房交易,买到房子后三年以后才能再转让,三到五年之内转让要交所得税,对弄虚作假行为加倍处罚。政府加大对本地区房价的监控,对本地区房价非理性大幅上涨及时采取其它的一些追加措施进行控制是经济困难时期要鼓励老百姓在国内大消费,100平方以上的大房子每递增30平方贷款利率优惠8%,由政府贴息对异地购房不再设门槛,鼓励外籍人士到中国房产投资移民是为了切实做好供给侧改革,住建部抽查,省级政府监督、实施,对每个县、市待销售住房积压量超过了前两年8个月的平均货量时不允许再推住宅用地,搞无序统计部门每年发布一次当地的老百姓住房情况和房地产产销情况九是目前化解房产过剩、盘活债务,让大消费循环起来带动小消费繁荣,让投资、生产、消费资金流动起来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许多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已经过度,盖的房子面积没有多少梯次,小户型太多,当地的住房消费人口又少,政府要及时发布透明信息提示投资风险,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对开发过剩的商品房可以转为租赁房、办学、办老年公寓等方式进行部分化解,同时加快旧城拆除改造力度,成立过桥基金,更多地消化过剩房产;十是对一些地方政府既搞限购、限贷,又热衷于大肆卖地,拿卖地的钱为50-60平方本该拆除的小户型房涂脂抹粉的做法不予提倡;十一是对一些人口增长潜力大,旧城改造任务重的城市,政府主要用“拆旧得地”的方式向开发商提供建设用地,拆除农民房、摊大饼搞建设要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十二今后有许多城市的住宅建设都是采用拿小块土地建高标准、大面积住房的方式推进老百姓住房标准的升级,有的销售时间长、需滚动开发,因此允许开发商将房屋的开发周期适当延长。

2012年以后,中国经济明显进入了“新常态”,大多数企业和个体经营者都感到市场空间变小、钱越来越难挣。官方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一直在50左右徘徊,排浪式消费的后期市场空间固化或者说接近饱和尤其需要各级政府主动出击,大力促进老百姓的消费升级和开拓新的消费邻域,让投资有空间。消费是先导,有了强大的消费市场外资和内资就能吸引过来进行生产,老百姓终端消费和生产者投资性消费一起发力,投资、生产、消费得到了循环,中国经济还会再“热气腾腾”,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中国梦也一定能够实现。除此之外,在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们还需特别做好以下几点:一是紧紧盯着中高收入阶层在国内的大消费不放(中高收入阶层在国内没啥大消费,投资移民、国外购房、子女留学、国外购奢侈品等等对国内的经济发展负面影响是非常大的),大消费不卡壳,小消费才会繁荣,总的消费盘子才能增大,老百姓就业才会有岗位。发展是硬道理,只能在继续发展中去解决产能过剩、企业债务、金融风险、老百姓就业、贫困人口的扶贫问题;二是研究综合措施防范金融风险,用减税、减费、延缴各种费用和牵线重组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经济下行,企业倒闭就像多米诺骨牌倒塌那样具有连锁性,各类风险立即爆发,因此我们要做足功课,防患于未然,也唯有促消费、稳生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保护好其他经营者;三是在证券市场保护好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橄榄型的消费群体不能被消灭在股市里。让融资人拿到钱真心做实业,让投机者不可能在证券市场那么快活,中国股市不是少数人的“造富机”,大家都要靠做大做强上市公司出效益来挣钱,要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把不合理的东西扭转过来;四是“限高、整中、提低”,切实搞好扶贫工作和收入分配改革,对演员、球星、歌星、画家、企业的CEO和国营企业的负责人加大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力度,一般国资背景的企业负责人年薪不宜超过本单位职工平均工资的十倍,对完成效益指标好的奖励也不宜超过人民币200万元;五是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大家庭,帮扶困难群体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政府要将财力多投入到老百姓的养老、就医、基本住房、子女就学、残疾人帮扶等民生领域,解除老百姓消费的后顾之忧。六是中国要在2035年达到GDP翻一番并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必须解决,老年人不太愿意消费,尤其是奢侈消费、时尚消费与他们无关,一个国家大消费不通畅搞经济将会很困难,制造的商品专供出口也容易引起国际贸易纠纷。目前90后的人口比80后少,00后的又比90后的人口少,趋势走向不利于经济发展,因此要奖励人们生二胎,部分地区可以有条件地放开生三胎,争取通过十多年的努力改变中国不合理的人口结构;七是大力挖掘新的消费“蓝海”,西方发达国家老百姓有的健康消费品种中国都可以有,下一步要开展好私人别墅、泳池、私人游艇、飞机,家庭机器人、无人机、房车、高尔夫、赛马、狩猎、滑雪、极限运动等一系列的新消费,这样做既能拓宽企业的投资渠道,减少在某一行业里的过度竞争,也能让老百姓的就业面更宽、就业容量更大。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新 常 态 下 努 力 寻 找 中 国 经

前一篇:“准”、“快”、“灵”是提升中国足球队能力的关键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