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张建明771767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19447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后一篇张建明771767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新常态下促消费升级和消费品种拓宽是关键 (2018-10-07 07:26)

只有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消费升级活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企业才敢大胆地投资,投资才有回报,营商环境才能得到根本性地改善。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不发达,发展经济的手脚被计划经济模式捆绑住了,物质财富很匮乏,城镇中老百姓的人均住房面积也仅 3-4 个平方左右。改革开放四十年搞市场经济极大地激发了大家的活力,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人均住房面积逐步达到了 40.8 平方,以房地产和各类基础设施建设为主推动的大生产运动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城乡面貌日新月异、综合国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老外看了都瞠目结舌,了不起的发展成就啊 ! 四十年后的今天水平还不是很高的供需接近平衡或者饱和以后,经济要再上新台阶就需要政府利用有形之手打破旧的平衡,大力促进老百姓的消费升级和消费品种拓宽,用高质量的供给来代替低水平的供给,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品质消费需求,让消费档次逐步提高,接近西方发达国家老百姓的水平,这样我们就不会在发展中迷茫,不知下一步该干些什么事,就能找出新的投资、生产空间来(当然搞现代产业、谋求经济转型、全面补短板也是提高经济发展质量、总量的重要一环,但转型是由小到大、循序渐进的过程,过程中传统产业是不能出现断崖式下滑的,主要靠国内老百姓消费升级的内需来拉动,新旧产业齐头并进,否则转型往往搞不成功或面临较大的债务、金融和外需不确定风险,经济易出现滞涨甚至倒退下滑)。拿房地产业发展来说:依据中国的土地国情,中国城镇老百姓要像美国公民那样都住上人均 90 平方的大别墅不现实,但逐步住上舒适可行的人均 60 平方的大公寓房或者有三分之一的先富群体住上了联排、双拼别墅房是不为过的事,郊区有个第二套改善型住房或者大江南北有个候鸟迁徙房也都很正常。经济要再发展这些“奢侈消费”都是必须鼓励的,因为它是发展经济、推动经济走向更高层次的“源动力”,况且房地产业再发展的增量市场对中国来说还是比较大的,关联了许多行业。笔者按十四亿人口、城镇化率 85% 的口径估算今后若干年中国新建住房面积就需 454 亿平方米之多(现在每年国家新建住宅竣工面积也就在 15 亿平方米左右)、城镇住房每年按 3-4% 拆旧换新(每年筛选,拆除城镇中标准最低的小户型房和脏乱差的城中村)和逐步提高老百姓住大房子的比重,房地产业再发展的市场就不会小,让它良性循环起来经济就能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回暖。如果说到了 2035 年中国能真正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全体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标准(尤其在住的方面住房面积提高、房屋配套设施品质提升和用上了现代家具、家用电器、家纺以及出行交通工具等)大提高是不可或缺的,必须要上新的台阶。说实话从人均 40 平方的住房标准升级到 60 平方,老百姓改善住房的愿望没有过去从 3-4 平方到 40 平方那么强烈了,因此需要政府利用各种手段鼓励老百姓小房换大房,帮助辛苦耕耘、创造财富的实体企业解决困难,让中高收入阶层和公职人员先带头,引导着大家腾笼换鸟住上高品质的房子,如果大家住着小房子整天喝喝茶、打打麻将,没有多少物质追求、发展经济没有改善型的大消费来支撑、一味地靠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来拉动,就会很难、不仅不可持续, GDP 总量小,就业也解决不了,跨过中等收入陷进则更是渺茫。一般情况下,老百姓买了新房后,马上就要装修,房间的家具、家电、家纺和娱乐健身器材也都要重换,液晶电视要换成互联网智能电视、家用电器要能联上物联网什么的、大客厅要装中央空调、新风系统和环绕立体音响,甚至有可能换车、买上家用机器人等等,新家、新环境,一切都重新开始,因此房地产业带动的新消费、新商品也将不断涌现,新经济也都找到了广阔的市场空间,推动着消费升级和经济上行,与房地产上下游关联的 56 个行业也一定能够逐步恢复生机,大消费带动了小消费繁荣,百业迎春、老店重新开张,老百姓得到了充分的就业。

自从 1998 年取消了单位分房以后,中国的房地产业发展很快,大生产、大劳动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为中国经济发展、美丽城、乡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发展方式还是粗放的,开发商拿地靠高价举牌,政府财政和搞建设大量依靠卖地的收入,开发商盖了房后房子卖什么价、怎么卖管得不太多,因此中国的房价日积月累、节节攀高,房价收入比差距很大,某种程度上提高了竞争成本也影响了以后经济的健康发展。中央对不理智的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是正确的做法,在长效管理机制还没有出炉的时候各地临时性地推出限贷、限购政策也无可厚非,但不能长期推行下去,让还是中国发展的支柱产业 --- 房地产业一直低迷,这毕竟是牵扯到了上下游 56 个行业、大几千万人就业的大事和较大的 GDP 发展总量。 2018 年初国家住建部王蒙徽部长代表中央政府提出了“满足首套刚需、支持改善需求、遏制投机炒房、化解房产库存”二十四字房地产业发展方针是十分英明的政策,关键是各地政府要因地制宜、集思广益、按一城一策、分类调控的方式尽快地将政策落实到位,能说到就要做到,抓工作锲而不舍而不能虎头蛇尾、空喊口号。支持改善需求就需要尽快解除限购、限贷,解除地域购房限制。现在特朗普挥舞关税大棒让中国的外需环境发生了重大改变,各种困难叠加,要稳经济、要推出管用见效的办法来拉动经济,首先拿推出房地产发展的长效管理机制来破题是正确的选择,中国有许多智囊机构,住建部也有专门的研究院,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群彻群力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房地产业发展长效管理办法来。本人过去曾从事过房地产建设与开发,也曾思考怎样根据中国的特殊国情建立适合自己的房地产业发展长效管理机制,现在把观点提出来与大家共同交流,不一定正确:一是今后卖地不能光靠竞价拍卖,假如 10 家有资格的单位投标拿地,首轮举牌后,要剔除掉最高报价,由其后 3-4 名摇号中标,中标价就是他们的原报价;二是政府卖地的底价每年的涨幅要有限制,只能是动迁成本和少数管理费,政府下决心少搞或不搞卖地挣钱,财政收入来源主要靠企业良性的发展过程中取得的增值税和所得税;三是开发商建立透明售房网与政府管理部门的网络联网,开发商买卖房屋信息公开,对开发商卖房一户一证,半年内涨幅不允许超过 5% ,否则网签不了,拿不到不动产登记证。证件上有容积率、户型结构、市政配套、建筑材料使用档次标准、房屋综合建设成本及该类型房屋的首次卖价、毛利测算及税收档次等详细的案底资料,便于政府走向前台进行管理;四是开发商取得销售许可证后不能挤牙膏式地卖房,不允许捂盘,事先应当将销售计划向政府有关部门报批,每季度更新一次数据;五是逐步建立全国性的房地产网络管理平台,让有关部门能够及时了解土地出让、房屋建设规模、销售积压情况,楼盘楼面地价、综合成本、首次挂牌价,房价波动及税收征收等情况,每季度更新一次,便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宏观调控;六是楼面地价是死的,建设成本概算也能测算出建房的综合成本,房价卖得高、毛利大,交得所得税也高,让开发商高价卖房没有多大好处、促使他低价走量,什么类型的房子卖什么价、政府收多少税应当在政府房产管理及税务部门的专门网页上予以公布,接受纪委、公众和其他开发商的监督、举报;七是购房者拿到新房后三年内不允许出售,三年后八年内出售的,剔除期间的存款利息后要缴收益所得税,越早卖税收越高,让他无法投机,对老的二手房交易,买到房子后三年以后才能再次转让,三到八年之内转让也要缴收益所得税,对阴阳合同、弄虚作假行为则加倍进行处罚。政府加大对本地区房价走势的监控,对本地区房价非理性大幅上涨时采取一些追加措施进行控制,有必要时要让当地的房屋中介机构买卖二手房信息与政府的房管部门网络相连,审核后网签,违规的不签;八是经济困难时期,要鼓励老百姓在国内大消费,买 100 平方以上的大房子每递增 30 平方贷款利率优惠 8% ,由政府财政贴息,对异地购房不再设门槛,鼓励外籍人士、海外华人到中国搞房产投资移民;九是为了切实做好供给侧改革,住建部抽查,省级政府监督实施,对每个县、市待销售住房积压量超过了前两年 8 个月的平均货量时不允许再推住宅建设用地,搞无序开发,统计部门每年发布一次当地的老百姓住房情况和房地产产销情况,让所在地的房地产开发投资趋于理性;十是目前化解房产过剩、盘活债务,让大消费循环起来带动小消费繁荣,让投资、生产、消费良性运转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许多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已经过度,盖的房子面积没有多少梯次,小户型太多,当地的住房消费人口又少,政府要及时发布信息提示投资风险,对开发过剩的商品房可以转为租赁房、办学、办养老公寓等方式进行部分化解,同时加快旧城拆除改造力度,成立过桥基金,更多地消化过剩的房产;十一是对一些地方政府既搞限购、限贷,又热衷于大肆卖地,拿卖地的钱为 40-60 平方本该拆除的小户型房涂脂抹粉的做法不予提倡;十二是对一些人口增长潜力大,旧城改造任务重的城市,政府主要用“拆旧得地”的方式向开发商提供建设用地,拆除农民房、摊大饼拿地搞建设要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十三是今后有许多城市的住宅建设都是采用拿小块土地建高标准、大面积住房的方式推进,有的销售时间会长、需滚动开发,因此允许开发商将房屋的开发周期适当延长,政府要做好相关的各种服务工作;十四是住房是大消费,为了尽早建立科学、合理的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建议中央职能部门统管房地产业的基本政策,各地的小微调也需报中央批准后实施,分散管理、各自为政,政策多变、忽左忽右都不利于这个行业的管理,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我们大刀阔斧地改革,摆正政府、开发商、购房人的利益分配关系,又善于精细化管理,一定能够找到并执行好管用见效的房地产业发展新政策。说实话,经济要上行,周期性的大宗商品一般都会涨价,也会带动房价的轻微上涨,我们没必要谈涨色变,美国曼哈顿的房产十年内也涨了一倍,主要是成本推动型的上涨,关键是我们要采取综合性的措施打击炒房,控制住房价投机性的上涨,房价根据经济的走势每年在个位数上下波动是正常现象,我们希望房子大消费的局面打开后老百姓收入增长的幅度能够超过房价上涨的幅度,收入不增长或者没有了工作让房价大幅下降来解决住房问题是不现实的,至于在新政策出台前的房价泡沫,我们只能用后来的好政策慢慢去挤压,这需要有个过程。

2012 年以后,中国经济明显进入了“新常态”,大多数企业和个体经营者都感到了市场空间变小、钱越来越难挣,一些高档消费都被淘汰出局。官方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一直在 50 左右徘徊,很难抬头挺胸。排浪式消费的后期,市场空间固化或者说老的消费接近饱和,尤其需要各级政府主动出击,大力促进老百姓的消费升级和开拓新的消费邻域,让终端需求旺盛起来,消费是先导,是投资、生产的前提,有了国内强大的消费市场后外资和内资就能吸引过来进行再投资、再生产,老百姓的终端消费和生产者投资性消费一起发力,中国经济还会再“热气腾腾、蒸蒸日上”,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中国梦也一定在不断的发展去实现。除此之外,在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们还需做好以下几点:一是紧紧盯着中高收入阶层在国内的大消费不放(中高收入阶层在国内没啥大消费了,投资移民、国外购房、子女留学、国外旅游、购买国外奢侈品等消费外溢对国内的经济发展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大消费不卡壳,小消费才会繁荣,总的消费盘子才能增大,老百姓就业才会有保障,因此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不光抓招商引资,都要把繁荣本地区的大消费当做抓经济的头项任务,呼吁国家有关部门挪十一两天假期给五一,恢复五一黄金周,像过去一样利用黄金周帮助各类企业举办各种商业营销活动。发挥各行业协会的桥梁纽带作用,了解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倾听诉求,帮助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解决困难,改善营商环境。实行市场经济以后,中国老百姓的就业主要靠民企或者自由职业,国内消费旺不旺关系到他们的生计和全社会的稳定,只有做大市场需求的蛋糕、化解掉投资的风险才能调动民企投资的积极性,老百姓才能找到稳定的工作,产能过剩、企业债务、金融风险、贫困人口的脱贫乃至产业转型等问题也只能在轰轰烈烈的大消费、大生产运动中得到妥善解决,任何浮夸、不主动作为、只玩统计数据游戏等行为对解决经济问题是无济于事的,问题只会越搞越大;二是研究综合性措施防范金融风险,用减税、减费、延缴各种费用和牵线搭桥重组帮助小微企业减少倒闭,经济下行,负债率高、互为担保多的企业倒闭就像多米诺骨牌倒塌那样具有连锁性,瞬间风险爆发,因此我们要做足功课,防患于未然。也唯有促消费、稳生产才能从根本上找到补救的机会,才能营造经济往上走、资产能创造价值,货币追求商品、投资实体经济风险小的发展氛围,同时也保护好了其他正常经营者的经营安全;三是在证券市场保护好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橄榄型的消费群体是推动经济上行的主力军不能在股市里被消灭。让融资人拿到钱真心做实业,不允许短期内(新上市五年内)套现恶炒了的股票,一夜暴富;加强对大小非转让股票收益的税收征管。中国股市不是少数人的“造富机”,大家都要靠做大、做强上市公司做出效益来挣钱,要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把一些不合理的东西扭转过来,让投机者不可能在证券市场那么快活,能赚得盆满钵满,改变股市玩零和游戏、大多数投资人容易被割韭菜的“生态”;四是搞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限高、整中、提低”,对演员、球星、歌星、画家、企业的 CEO 和国营企业的负责人加大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力度,一般国资背景的企业负责人年薪不宜超过本单位职工平均工资的十倍,对完成效益指标好的奖励也不宜超过人民币 200 万元,哪些年收入过千万的分配制度在中国就是不合适。对歌星、球星、演员等属地化管理,累进征高额收入调节税,对年收入超过 200 万人民币的群体需重点关注,严厉打击偷税、漏税行为;五是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大家庭,先富带后富、帮扶困难群体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政府要将财力多投入到老百姓的养老、就医、基本住房、子女就学、残疾人帮扶等领域,扶贫托底逐步提高保障水平,解除老百姓消费的后顾之忧。六是中国要在 2035 年达到 GDP 翻一番并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必须解决,老年人不太愿意消费,尤其是奢侈消费、时尚消费与他们无关,一个国家大消费不畅搞经济将会很难,制造的商品大量出口也容易引起国际贸易纠纷。目前 90 后的人口比 80 后少, 00 后的又比 90 后的人口少,趋势走向不利于经济发展,因此要奖励人们生二胎,部分地区可以有条件地放开生三胎,争取通过十多年的努力改变不合理的人口结构;七是利用分类税收政策制定保护实体零售企业的措施,加大对电商平台的管理,打击假冒伪劣商品、食品、药品,让制造优质、优价商品的企业能吃得开,让老百姓的消费真正能升级,推动中国的优质商品走向世界;八是发展经济需要上层建筑各领域通力协作才行,政府的各职能部门推进的各项改革要以解决本分管领域的实际问题为目标,加快知识产权保护、打击行业垄断、企业公平竞争、食品药品安全、环境综合治理、教育就业公平、政府行政效率高、清正廉洁、收入分配制度合理、勤劳智慧者能富、缩小城乡差别、整顿社会风气等目标的实现,只有这样的好环境才有利于大家撸起袖子继续干,让中国经济再上新的台阶;九是大力挖掘新的消费“蓝海”,西方发达国家老百姓有的健康消费品种中国都可以有,下一步要开展好私人别墅、泳池、私人游艇、飞机,新型家电、家庭机器人、无人机、房车、农家乐、高尔夫、赛马、狩猎、滑雪、极限运动等一系列的新消费,这样做既能拓宽企业的投资渠道,减少在某一行业里的过度竞争,改善企业营商环境也能让老百姓的就业面更宽、就业容量更大。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未必什么东西贴上了互联网的标签就值得大家去追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