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军细柳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856336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军细柳的博文>>财经

字体大小:

军细柳:猎狐行动之中真乃有人欢喜有人哭? (2017-5-18 07:55) 该日志已被推荐

猎狐行动之中真乃有人欢喜有人哭?

2015422日,自中央集中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开展猎狐行动以来,以杨秀珠为代表的“首狐”被押解回国,躲到天涯海角的狐狸再没有藏身之处,只有回国自首或者乖乖就擒,再没有了侥幸之徒或漏网之鱼。

两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周密安排,向全球撒下追逃追赃“天网”,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当中已有40人到案。外逃生活是“天堂”还是“地狱”?外逃贪官在海外的生存状况又是如何?从忏悔录上,我们可见端倪,潜逃之路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潇洒惬意、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亡命天涯、惶惶终日。回头看潜逃之路,他们痛心疾首地表示,海外逃亡的日子是没有出头之日的。早一天回来,早一天解脱。国外没有避罪天堂,回国认罪服法是唯一的正途。

  一是有人靠整容掩人耳目,有人两月之余换了29个假身份证。很多的外逃贪官即使逃到在海外也选择“隐身”,深居简出,少有与外界联络,甚至以整容掩人耳目,这些大家都已很清楚了。1995年,分别担任广东中山市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和法定代表人的陈满雄和陈秋园夫妇卷款外逃到泰国清迈,买到泰国籍身份证,分别更名为苏·他春和威帕·颂斋。陈满雄还做了一次彻底的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了漂白。被捕前的一段日子,陈氏夫妇行动极为诡秘,连到市场购物也选在夜间。被捕后,平日春风得意的陈满雄当场昏倒。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虽然有巨额存款,却不敢轻易动用,连住旅店也只敢住最便宜的。深居简出,一听到警车声就浑身发抖,每天晚上恶梦不断。中国银行黑龙江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一到加拿大,便将自己深深地隐藏起来。出逃后的头一年,他没有和妻女同住,直到20062月才搬过去。在加拿大,高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以自己的名义开过任何银行账户,没有购买过汽车及保险,没有任何财产和收入,他的名字也从未出现在水电费等任何账单上。他家那辆轿车的登记人也是妻子李雪。过去两年多来,高山全家只通过所租用的邮局信箱与外界联络。中国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原干部陈新,曾携带4000多万元人民币辗转潜逃于境内外。68天的逃亡途中,他先后在成都、广州、海口、湛江马不停蹄地周旋,在越南、缅甸境内疲于奔命,一共换了29个假身份证。“我知道我迟早会有玩完的一天,我的心理、我的精神状态完全垮塌了。我手中握有的几十个身份证和股东证也没能把我救出苦海。”陈新在日记中这样写道,透着悔恨与无奈。

  二是有人两个月瘦了20斤、有人心脏病突发而不敢就医。王国强,男,1960年出生,辽宁省凤城市原市委书记。201246日,因在处理凤城市供暖不达标而引发的群体事件中工作不力,王国强被免去凤城市市委书记职务。424日,潜逃美国。“为了逃避组织调查,并寄希望于外国能够对我提供庇护,20124月,我擅自持因私护照离境赴美,滞留不归。这两年零八个月期间,我的感悟太深了。好多成语在这两年零八个月当中让我真正理解了内涵,比如说浪迹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苟延残喘、过街老鼠等等,这些词我都是用身心来感受了。”王国强回忆起这些痛心疾首,悔恨交加,“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一段不愿回顾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这期间,他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特别遗憾的是,为了不连累女儿,在美国两年零八个月,竟然不敢告知女儿,自己与老婆身在何处,更谈不上见面了。

  因为不敢用护照,在美国期间,王国庆不敢去看病,。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因为在美国买治病的药都需要处方,都需要持护照才能见到医生。王国强自述称,在潜逃期间,心脏病发,仍硬撑,挣扎着在路旁边的小椅子上半坐半躺。妻子那段时间以泪洗面,心情抑郁,毛病很多,脖子变大了,可能是甲亢,眼球也变硬了,担心是青光眼,但都不敢去医院。“两年零八个月说起来是那么的短,但对我来讲就像过了28年一样。”王国强说。在忏悔录上,王国强这样写道:法国一个小说家说过,灵魂要得到安宁。过去我不知道,我以为就是一种文学用语,现在我知道灵魂需要有一个地方来寄托,寄托在某一个地方。

  三是外逃贪官逃到国外也是苟且度日,没有了尊严和人格。很多归案的外逃贪官,均表示逃亡的生活没有尊严。浙江省玉环县供电局人力资源部原主任沈刚说,他偷渡去了澳门,因担心身份暴露,每天神经紧绷,处处设防,不敢和生人接触。每次看见警察就远远地躲开,总是疑神疑鬼,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胆战心惊。湖南省长沙市国土局原局长左天柱逃往美国,几百万赃款挥霍完毕后,基本不会外语的他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据后来在国外见到他的人说,他只能靠着给殡仪馆背尸体勉强谋生。据湖南省安乡县财政局工资发放中心原主任兼社控办主任徐丽自述,潜逃期间,白天不敢出门,夜晚噩梦缠身,要么梦见被抓,要么梦见女儿哭喊着妈妈回来,每次都是哭着醒来,偶尔出门看见警察都紧张到眩晕。逃到泰国的两个月时间里,徐丽脸色苍白、头发脱落,整个人瘦了20多斤。201472日,再也无法忍受异国孤独生活的她从泰国回国投案自首。徐丽在忏悔录中写道,每个孤独的夜晚,我都只能打开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听一听乡音,在哭泣中睡着,又从哭泣中惊醒。在决定回国自首的一刹那间,觉得自己如释重负。

  四是外逃官员中有人妻离子散,有的未能送双亲最后一程。潜逃国外,想象中应是灯红酒绿、逍遥法外,妻儿团聚似乎更是锦上添花,但现实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戴学民曾在忏悔录里这样回忆外逃之后的生活,“到国外的头两年,生活充满艰辛,历尽难言心酸。”1958年出生的他,原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上海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外逃英国期间,戴学民先后在证券公司和图书馆从事分析和整理资料的工作,交完房租,只能勉强度日。拮据的生活背后是家庭矛盾的随之爆发,妻子最终选择与戴学民离婚,并带着儿子离开了英国。“在国外,不管你走到哪里,总会时不时地想念父母兄弟姐妹和亲朋故旧,没有亲情联系,就像断线的风筝四处飘荡,没有归根之感,孤独无助的感觉常常发生。”饱尝了外逃生活的辛酸与孤独,戴学民潜回国内的念头逐渐浓烈了起来。落入“天网”后,戴学民的情绪显得格外平静,他说,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早已心中有数。在忏悔录里,他这样写道,“我也有回国过完下半生的梦想,所以决心回来,不管结果怎样,我也必须回来。”

同样因为缺失亲情,品尝人生苦酒的还有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在潜逃新加坡期间,他的岳父、父亲在老家先后过世,作为人子,他没能在临终前送上一程,追悔莫及。“我岳父曾是鄱阳县粮食局一个乡镇粮管所会计,从没有利用工作之便贪过一分钱,账目上从没有错过一分钱。我父亲曾在鄱阳县多个部门担任过领导职务,从小他就告诫我要清清白白做人,不要做亏心事。可我辜负了他们,我的事情对他们二老离世都有影响,他们是带着悲伤、抱着遗憾离开的。每思至此,我心如刀割,仰天长叹,愧为人子。”在落网后,李华波这样忏悔道。此时的贪官往往表现出涕泗滂沱,追悔莫及的样子。不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2017518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军细柳:韩国新总统上台能否停止部署萨德?

前一篇:韩国新政府能否拔掉卡在中韩关系的刺?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