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王先金

军衔:上校(上校)
经验:3098
博客访问:4791751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王先金的博文>>爱情故事

字体大小:

《东方红丛书》简介 32、《青山依旧如梦来》(2) (2017-8-01 16:56) 该日志已被推荐

         上篇 我们是工业尖兵

               第一章 我的童年

                     我的祖先

我们王姓占全国汉族人口7.41%,约8890万人,是全国的第二大姓(2006年资料)

20138月公布的资料:中国的王、李、张三姓分别有9500多万人、9300多万人、9000万人,为全国最多。三姓人群约占中国总人口的21%,“王”姓成为中国的第一大姓。

王姓主要有三支起源,分别出自姬姓、妫姓、子姓,而其中以姬姓为第一来源。

传说有一位女子名叫姜嫄,因在野外踩上了一个巨大的脚印而怀孕生下一子。姜嫄总觉得这个男孩是个不祥之兆,便三番五次地想把他扔掉,可这孩儿似有神灵护佑,总是扔不掉,于是姜嫄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将孩子抱回家中,取名为弃。弃长大后,被帝尧封为农师,负责种五谷,后帝舜又将他派往邰(今陕西武功县西南),号为后稷,赐姓为姬。后稷即为姬姓的始祖。

    1

   

99563

    16 

 王 应 远

    失考

    2

 王 添 羽

1023  51

    17

 王 永 彬

    失考

    3

 王 彦 琳

1056  78

    18

 王 绍 肾

    失考

    4

 王 卿 正

1080  71

    19

 王 信 彪

    失考

    5

 王 再 援

1100  72

    20

 王 万 栋

    失考

    6

 王 进 仪

1118  60

    21

 王 元 季

    失考

    7

 王 安 康

1142  85

    22

 王 祖 张

    失考

    8

 王 文 质

1166  72

    23

 王 宗 柄

    失考

    9

 王 德 寿

1201  55

    24

 王 世 像

    失考

   10

 王 叟 黄

1222  74

    25

 王 大 炳

1775  63

   11

 王 伯 周

1244  73

    26

 王 朝 濂

1820  

   12

 王 夫 文

1273  75

    27

 王 天 宽

1842  54

   13

 王 廷 思

1313  84

    28

 王 子 鸿

1869  55

   14

 王 思 豪

   失考

    29

  肇 蓉

1910  51

   15

   

   失考

    30

  先 金

1936  

   世系

 姓    名

   出生年

    世系

 姓    名

   出生年

后稷的后人中,有人名为姬昌,他便是推翻商纣、功名赫赫的周文王,他的第15个儿子的后人毕万,因功受封于魏地而改姓魏,并建立了战国七雄之一的魏国。魏国亡后,秦朝统一天下,魏王的子孙便被人们称为王家,王姓也因此而得来。

以上就是我们王姓来源的趣味故事,而我又是从哪位王姓祖先传下来的呢?

按照我们村子的家谱记载,我们的一世祖王仁鞠是宋朝宋仁宗时的御营宿卫使,后封为平蛮侯。生于北宋至道元年乙未(公元995)六月初二寅时,殁于北宋嘉佑二年丁酉919日申时,享年63岁。我是他的第30代子孙。他的子孙发展至公元2000年,在湘南几个县已有王姓数万人。

 

                    我的家世

1936513(民国二十五年丙子润三月二十三日寅时),我出生在湖南省嘉禾县普满乡塘溪村。我村的开村祖是王夫文,生于公元1273年,建村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                  20094月作者在故乡塘溪村

由一对夫妇传到30多代,就有了数万人,这是可能的。这些子孙虽然都姓王,但也不一定就都是他们的嫡孙。我在小时候就听说,与我村相距一里路的石角塘村,虽然都姓王,但有一句流行语:“石角塘,九姓共一王。”意思是那个村子的人原来有9个姓,因为姓王的人多,势力强大,其他姓氏的人被迫改成了姓“王”。大人们还告诉我们,这话不能乱说,要是让那个村的人听到了,他们是会揍你的。

我小时候又听大人们说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有一年,距我村十多里路的一个姓李的村子,春节期间组织了舞龙队,在我们附近的几个村子都舞龙了,就是不肯进我们村,我村的人就去拉他们来舞龙,他们说,你们村的王家本是我们那里传来的李姓人,你们却改为王姓了,是不肖子孙,所以我们不到你们村舞龙。

这些都是属于传说,没有文字记载,是真是假难以确定,我们还是以有文字记载的族谱为准吧!

我们村子有姓王和姓雷的两部分人。姓王的又分上王家和下王家两部分,到第14世时,王思政和王思豪是亲兄弟,王思政居住在石角塘,王思豪则移居到相距一里地的塘溪村(上王家),王思政的一个儿子后来又移居到塘溪村(下王家)。我就是上王家由王思豪传下来的子孙。          20094月作者在塘溪村外

实际上王思豪的爷爷王夫文(第十二世,生于南宋咸淳十年甲戌五月)早就移居到塘溪村了,王思政和王思豪是他的(大儿子生的)两个孙子。

我们村的王姓和雷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是不准通婚的。据说在几百年前,雷姓的没有了儿子,由王姓的过继了一个儿子,作为了雷姓的传人,因此雷姓的后来子孙实际上也就是王姓的子孙。

从思豪公(第十四世)传到我爷爷的爷爷王朝濂(26),他做生意,有了一些钱,准备为两个儿子盖栋房子,结婚用。房屋的石脚(房基)都已做好,不巧,太平天国的军队路过我们那里,我这位老祖被太平军抓去当挑伕,再也没有回来。太平军抓他时,他身上带着一罐银圆,他跑到自家的水塘边时,就将那罐银圆扔到了水塘里,他当时心想扔在自家的水塘里,将来再取出来。可是他被抓走后,家里穷了,那块田和水塘卖给了一个名叫“沙头”的爷爷家,他家天旱种田时把水塘里的水车乾了,得到了那罐银圆,也就发财了。到了1934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经过我们村子,红军就指名要抓“沙头”,结果“沙头”被捉后,罚了一笔款(打土豪),他家也开始穷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土地改革时,他家和我家一样都被定为一般中农。

到了27世、28(我爷爷一代人),是我们村子人丁最兴旺的时期,我爷爷王子鸿有六兄弟,他是老大。爷爷是个农民,有时也做点小生意,但他55岁就去世了(1869~1923)。他有四个女儿和两个儿子,我父亲王肇蓉是最小的一个。

我小时候就听说,我们村里有间厅屋(内有七、八间房子,可以住七、八家人)36条棍(36个小伙子),到我懂事的时候,那间厅屋只住着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没有儿女,从邻村的亲戚家抱了一个女孩来养,这个女孩年纪和我差不多,后来嫁给了我的一位大我三岁的堂叔。到21世纪初我回故乡时,那间厅屋已倒塌成了平地,再也没有后代子孙了。

人丁的兴旺和当时社会状况有关。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村的人口又迎来了兴旺时期。我爷爷六兄弟只有三兄弟有后代,我有亲弟弟一个和堂弟弟二个(二爷和五爷各有一个孙子),共四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处于战乱年代,人口大量减少了。到了我们这一代,六、七十年代是生育期,我有3个儿子和1个女儿,我弟弟也是3个儿子和1个女儿,要是加上我姐姐的3个儿子和3个女儿、我妹妹的2个儿子,我父母就有子孙16个了。两个堂弟,一个有42女,一个有32女,总共加起来,第31世仅我们兄弟4人就有27个子女。20世纪80年代以后,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出生人口就大大减少了。

 

 

 

 

 

 

 

 

 

 

 

               我的父母亲

 

           母亲雷留姣               77岁的母亲在晒谷场劳动

我父亲王肇蓉(又名王成古1910~1960)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但他读了几年私塾,具有小学文化,在村子里算得上是个“有文化”的人了。一辈子耕种着土地,从父母那里分家时得到13分田,他勤劳种地,勤俭持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已有了5~6亩田,从贫农上升到了中农,因此才有能力供养我读书。但是在困难时期的1960年,因劳累过度,营养不够,得了水肿病去世了,才50岁。

我的母亲姓雷,名留姣(1911~1993),她有个姑妈嫁到我们村,她16岁时就由姑妈做媒嫁给了17岁的父亲。

我母亲共生了8个儿女,只有4个长大了。我上面有3个姐姐,只有1个姐姐活了下来;我下面有2个弟弟,有个弟弟在3~4岁的时候病亡;我下面有2个妹妹,有个妹妹4~5岁时病亡。那时人生了病,既没钱医也没药医。

由于我母亲一连生了3个女儿,我父亲很不高兴,孩子生下来,他什么家务都不管,我母亲只有含着眼泪下床自己去做家务。在生下我后,有人去告诉他生了一个儿子,我父亲当时在一个邻居家闲坐,一听说是生了一个儿子,高兴得直跳,马上跑回家,做这做那的,样样家务事都抢着做。我母亲幸福地笑了。

我从小就感到,母亲对我们好,说话和气,对人亲切,父亲却常会用指头弯曲着扣我们的脑壳。我在初中上学时,差钱了,要交伙食费用,只敢对母亲讲,母亲会想办法去借来钱交给我。

 

我的祖母死在鬼子手下

我的爷爷和外公都在我出生以前很早就去世了,我只见到了我奶奶和外婆。

我奶奶姓陈,名来音,生于1870(清同治九年),于1944年去世。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是个小脚女人,还经常拿着一根一公尺多长的烟杆抽旱烟。奶奶有四个女儿和两个儿子,最小的那个儿子就是我的父亲。她对我们孙子辈小孩都很好,是个和善亲切的老人。可惜她死在日本鬼子的手下。

1944年底,日本鬼子到了我们家乡(湖南郴州地区),听说鬼子快到我们村了,年青人和我们小孩子都躲到了山沟树林里去,70多岁的奶奶又是小脚,走不动就留在了家里。鬼子进村了,村里有些没有来得及走的青年妇女遭到了鬼子的强奸。我家的住屋也被鬼子霸占,把我们的老奶奶赶出家门,在外面过夜,那时正是寒冷的冬天,我奶奶就病倒了。等鬼子走后,我父亲回到家里时,我奶奶已经死在床上。等我们姐妹兄弟从外地回来时,奶奶已被装进了棺材。我们看到停放在厅屋里的棺材后,赶紧跪下磕头和哭泣。                             左起:弟弟、姐姐、妹妹、作者

 

山上的人为什么那么小?

在我四岁多点的时候,一天,姐姐上山砍柴,我就跟了姐姐一起到山上去。在那里,我看到了前面高山上有个人挑着一担木柴在走动,那个人好小啊,我感到好奇怪,他怎么不像我眼前的人一样大小呢?这个情况就像录进了电影胶卷,装进了我的脑子里一样,几十年过去了,都还会经常在我的脑海中放映。当然,四岁的小孩子,是理解不了在不同的距离,看到的人大小是不同的。

 

 

                   上学与失学

 

我还未满5岁的时候,开始上学了。

1941年春节过后,父亲带着我到王氏祠堂在孔夫子的画像下,磕了三个头,算是“穿上牛鼻子(上学)了”。

教我们的是本村的一位年青老师,期中考试时,我考得好,得了第一名,老师奖给我一小块牛肉干巴,我高兴得拿着牛干巴跑回家告诉母亲:“妈妈,我得奖了!老师奖给了我一块牛干巴!”弟弟看到了我手上的牛干巴,忙跑过来抢,我就往门外跑,弟弟哭了,我只好退回来,把那小块牛干巴分了一半给弟弟。

 

老师被抓去当兵,我第一次失学

可是那位老师刚刚教了我一个学期,国民党政府来抓兵,他就被抓了去当兵,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下学期由于没有老师,我们就都失学了。这是我第一次失学。第二年村里重新请来了一位老师,我才继续上学。

 

父亲被抓去当兵,我第二次失学

又过了一年,住在邻村的保长王光耀派人来到我村,说是叫我父亲去开会,一见面,就把我父亲绑起来,抓去当兵。当时政府的规定是“二丁抽一”,即家有两兄弟的就要有一人去当兵。我父亲有个哥哥,可他哥哥是个残疾人——眼睛瞎了,这本不应该“二丁抽一”,可是保长王光耀不管这些,硬是把我父亲抓走了。我父亲读过几年私塾,具有小学文化,算是村里的“文化人”,让他当了甲长,看到有人来村里抓兵,他又不能跑,还说是找他开会,就更不能跑了。后来他为此事后悔,再也不当甲长了。

父亲被抓去当兵,我母亲无法拿出两石谷子的学费,我就第二次失学了。

父亲被抓去后,关押在离我们村十多里的地方,在那里搞集中训练,母亲带着我好几次去看望父亲,每次去母亲都要想方设法带点吃的去。父亲在那里集中训练了两三个月,就要开拔到前线去。在押往前线的途中,父亲寻机逃跑了。父亲偷偷地看了看押送人员的枪没有上子弹,在一条山路拐弯的时候,他就往山林深处逃跑了。

父亲跑出来后,并不敢回家,先是到几个姑妈家去躲藏,过了一些时日,也只有回家了。保长王光耀知道后,又要派人来捉。后来我父亲向亲友借了一笔钱送给保长,才没有再来捉我父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土改时斗争恶霸地主王光耀,工作队还叫我父亲去控诉了这件事。

 

实在无法交学费,我第三次失学

我祖父在55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个家就开始穷了。在我祖母的操持下,先后嫁出几个女儿,又为两个儿子娶亲,都要花钱。没有钱只有卖田地。等到父亲和伯父分家的时候,一人分到了一亩多田。我伯父因生病眼瞎了,妻子也逃跑了。他日子难过,只好卖掉分得的田地。那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卖田地、卖房屋,在同样的价钱下,首先要卖给最亲的人。最亲的人无力购买或不愿买时才可以卖给其他的人。伯父最亲的人当然是他的亲弟弟——我父亲。父亲看到伯伯要卖田地,也就只有想方设法买下来。那时我们兄弟姐妹也开始一个个地来到这个世界,我家的生活也很困难,但父母为了不使自家祖先留下来的田地外流,节衣缩食也要把伯父的田地买下来。

有时候,逢到赶圩的日子,我们放了学,便会去圩场玩。我的一位同学,也是我的远房堂叔王仕俊,他去了圩上,他父亲是卖肉的,总会砍下一大块肉让他去炸油巴巴吃,我父母只能买一块普通的油炸巴巴给我吃。我看到别人吃包肉的油炸巴巴,心里是很羡慕的。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悄悄地对我说:“儿呀,我们不能和别人比,你就只能吃这个了!

有一年,我的一位堂兄,父母已死,他不学好,去赌钱,欠了债,要卖田地和房子。他爷爷的父亲和我爷爷的父亲是亲兄弟,我们家也就成了他最亲的人,他要卖田地和房子首先要问我父亲买不买。他要卖一块0.5亩的水田,我父亲只有硬着头皮把它买了下来。这样一来,家里真的没米下锅了,更没有钱给我交学费。我只好第三次又失学了。

为了家里的生活,父亲每天上山砍一大担木柴,挑到集市去卖,换回一两斤米来糊口。

记得有一天中午,妈妈煮了一锅稀饭,我和弟弟上山砍柴回来,那时我已有八九岁,弟弟小我两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们见了稀饭,真是高兴得要命,我俩就拿着碗一碗一碗地抢着吃,一个人吃了七八碗,把锅里的稀饭全吃光了。因为当时肚里没有油葷,实在太饿。我兄弟二人吃得肚子撑得圆圆的,我们却没有注意到,母亲坐在一边唅着眼泪看着我们抢吃稀饭。

 

推迟了一年去读高级小学

到了1948年,我已12岁,初级小学的课程我已断断续续地读完,想去读高级小学了。但高级小学离我家有六、七里地,到那里读书,除了交学费,还要自己挑米到学校搭伙。我家交不起学费,也没有米让我挑去吃。因为在家里可以吃红薯,喝稀饭,一个人的口粮省得多。父母不让我去读高小,我看到我的一位同学——也是老师的儿子,他的成绩比我差得多,他去考取了,读上了高小,我真的伤心地哭了。妈妈来劝我:“儿呀,今年真的没法让你去读,明年我们一定想法让你去读!

 

两次升学都考了第二名

到了第二年,父母真的让我去读高小了。父亲带着我去普满高级小学参加考试,有三、四十个人参加入学考试,我以第二名的成绩录取。后来才知道,考了第一名的那位同学,是有高年级的学生(他同村的人)扔了纸条给他,帮他答了一些题。以后在班上每学期成绩都是我考第一名,他落到了十几名。

我在高级小学的读书时间是1949年至1950年。期末考试成绩在全班都是第一名。但有一个学期,我因和班主任(雷衍杰)发生了争吵,班主任就把我的操行成绩降到最低,让我排到了第二名。我拿到成绩通知书后,看了很生气,就把成绩通知书撕碎扔了。从此我更加努力学习,在毕业考试时,除了体育成绩只有70分外,五门课(语文、算术、历史、地理、自然)的成绩每门都是100分。成绩公布后,班主任也来向我祝贺。

1951年初到县城报考初中时,在四、五百人的考生中,我以第二名的成绩录取(后来得知考第一名的那位同学已在初中预备班读了一年)

 

我成了“女学生”

在普满小学读书的时候,1949年我们家乡解放了。学校组织秧歌队,上街宣传,庆祝解放。

那时,我们学校女生很少,我们班就只有一位女同学。秧歌队全是男学生,不好看。老师就选了几个长得比较好看的男学生化装成女学生。我也被老师选中了,穿上女同学的衣服,打扮成了一个“女学生”。

我们到了许多村子去扭秧歌,做宣传。我们村子有人看到了我装扮成女学生,回去就告诉了我母亲,对我母亲说,你的儿子真才(我的乳名)变成姑娘了。到了星期天我回家时,母亲和我谈起了此事,我们都笑了起来。

 

 

                  我的童婚

我的外婆

    我外公的家离我村有4-5公里。我的外婆就只有我母亲这个独生女,外婆年青时外公就去世了。由于生活困难,外婆到县城给人当佣人,有点工资收入,就交给我父母,为她积蓄起来,后来买了一亩田,作为她的养老用田。

我小的时候,村里没有人用过肥皂,我们也就从来没有见过肥皂。有一次,外婆从县城打工回来,带来一小块用剩的肥皂,我和弟弟见了,感到非常稀奇。我们将肥皂弄碎泡在一个小瓶子里,用根禾管吹泡泡玩,玩得非常高兴。村里其他的小孩都围着我,他们挺羡幕我,我也显得很骄傲的。

 

我的舅舅

我有很多舅舅,可是没有一个亲舅舅。

我外公的父亲是两兄弟,外公的父亲只有我外公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外公的叔叔生了不少儿子,叔叔们的儿子又生了不少儿子,这些人就是我的舅舅了。

外公的爷爷把财产分给了两个儿子,我外公这边是单传,人口少,本来是比较富裕一点,但我外公不学好,赌钱打牌,把家产都输光,不到40岁就去世了。父母不会把真实情况完全讲给我们听,据我的推测,可能是非正常死亡。

母亲在外家没有亲兄弟,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就要到这些堂兄弟家去走亲戚。等我长到4-5岁时,母亲也就常常带着我去这些舅舅家。

有一年春节期间,母亲和外婆带着我到这些舅舅家,其中有位舅舅和我村的一位女子结了婚,我们对这位舅舅和舅母就感到特别亲热一些。我们要轮流在几位舅舅家吃饭。一天,我们到一位舅舅家吃饭,这位舅舅有个女儿小我两岁,名叫雷露香。我和小妹妹在一起玩得很开心,那天邻居送来一截血灌肠给表妹吃,表妹就用刀切了一半送给我吃。我们高兴地在一起边吃边玩。大人们都看到了这种情形,有人就提出让这两个小孩订婚。后来真由我外婆做主,让我和这个表妹订了婚。订婚的时候,由我父亲挑了一担大米,上面放了一些钱送到表妹家。那时我只有七八岁,这当然叫做娃娃亲了。

1949年我13岁,正在高级小学读一年级(相当于现在的小学5年级),我们家乡解放了。那时我家有6口人,有田56亩,听说很快就要进行土地改革,要重新分配田地。我父亲就在想,如何才能使自己的田不至分给别人。他就想到了要给我完婚,他认为家里能增加一口人,自己的田就能保住不会分给别人了。

父亲给我讲了,要给我完婚,我一百个不愿意,最后父亲拿出了他的杀手鐧,他对我说,你不愿意结婚,就不要去读书了,让弟弟去读书。一听这话,我真是天旋地转,当时我家的情况只能供一个孩子读书。不让我读书,那怎么行?我就再不敢啃气了。我只有躺在床上叹气。母亲又来劝我:“儿呀,你就听爸爸的话吧!”我还是没有出声,只是眼泪哗哗地淌了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促使我父亲要把儿媳娶过来:我表妹的生母因病去世了,表妹的父亲讨了一个后母来,并且有了自己的儿子。在当年的农村,一个后妈对丈夫前妻的女儿会是如何对待的,可想而知。一般来说,后妈对丈夫前妻的儿子是会待得好一些,因为儿子将是家庭财产继承人之一。

 

我打了新娘一记耳光

父亲找算命先生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请人抬着花轿去田子下,吹吹打打地把表妹抬到了我家,我们一起拜祖先、拜父母,在新婚典礼过程中,我一直是拉着脸,没有一丝笑容。

等客人都散席走后,新郎和新娘进洞房喝交杯酒。按当时风俗,有位堂叔走进来,将涂满了黑锅灰的纸片贴到我的脸上,我的半张脸都被抹黑了。

新郎和新娘上床后,我和表妹各坐在东西的床头上。我听别人说过,在新婚的头天晚上,要给新娘一个下马威,让她以后能听你的话。我就向新娘要见面礼,同时伸手过去打了新娘一记耳光。新娘双手发抖地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银毫子(硬币)递给我。我们就各自倒头睡下了。

睡到半夜,我醒了。想起别人对我说过的,男女结婚后就要相互亲热,我也就想爬过去和新娘亲热亲热。可是新娘却一把推开我,她溜到了床下,躲进小屋里,把小屋的门关死了。我也就不关那么多,爬到自己的床头呼呼大睡了。

后来听我姐姐说,那天早晨她们进来时,发现新娘一个人关在小屋里,感到很奇怪。

这就是一个13岁的新郎和11岁的新娘的新婚之夜。

 

我和表妹离婚了

1951年我考进了嘉禾县立初级中学读书。不久,婚姻法公布了,父母包办的婚姻可以离婚。

不知为什么,我只想到读书,对表妹没有一点感情。虽然寒暑假回家后,我们也睡在一张床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碰她一下。我们真是同床异梦。

婚姻法公布后,我提出要和表妹离婚,我父母也无法阻挡了。

一天,我回到家里,领着表妹去乡公所办理离婚手续。当时我是初一学生,个子长高了,像个小青年了,可是表妹个子矮小,真的还是个小孩子。当我说出要办离婚手续时,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笑了起来。大概他们在笑,这那里像是一对夫妻?工作人员听了我的陈述,又分别对我和表妹进行了个别谈话,就同意了我们离婚。因为我们男的15岁,女的13岁,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又是父母包办的。乡政府办好的离婚证书,给了我一张,给了表妹一张。

在回家的路上,我走在前面,故意和她拉开一段距离,但又不敢拉开得太远。因为从乡政府住地到我家有五六里路远,表妹没有出过远门,我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后来听我妈说,表妹回到家后哭了,把离婚证书也扔了。

从此以后,我和表妹天各一方。我初中毕业后,读了中专,分配到云南工作。表妹也嫁人了,听说三十多岁时就因病去世。

现在想起来,我真有些对不住表妹。表妹在我家待了两年多时间,作为一个小劳动力,帮我母亲种菜、放牛、拔猪草……做了不少事。要是我们能有感情,能生活在一起,表妹可能不至于那么早就离开人世。

表妹真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我则得到了解脱,后来有了美满的婚姻,建立起了幸福的家庭。

表妹,你可不能怪我、恨我,要怪、要恨的只能是封建婚姻。

 

                 到中等技术学校读书

1951年初,我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县立初中读书。到1953年读了两年半,因当时国家需要建设人材,我们提前半年毕业了。

     哈尔滨测量学校319班毕业照 1957年,第3排左(5)为作者

    当年重工业部来湘南招工,声称招收技术学校的学生,各学校都让他们首先挑选学生。于是他们便挑选第一学习成绩好,第二家庭出身好,第三身体健康的学生首先录取。我在升学考试填写志愿时,第一、第二都是写了高中,最后一志愿填写了“技术学校”。于是我便被第一批录取了。当时我们全班只有两三个人被首批录取。

1953年七、八月份,我便和湘南各学校被重工业部录取的一百多人,到了山东501厂,这是一家生产国防用材料——铝的工厂。我们到那里后,并没有技术学校可读,而是直接参加了工作。工作了半年后,大家对没有书读有意见,就联名写了信到重工业部,要求读书。重工业部派人来解决问题,最后挑选了一半人(50)到长春地质勘探学校学习测量,后来又并入到哈尔滨测量学校学习。

     19576月从哈尔滨测量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昆明勘察公司工作。

    毕业时,全班同学照了一张集体相,我们嘉禾县的几个同学也照了一张。

 

 

 

 

 

 

 

 

 

 

 

 

 

 

 

 

 

            湖南省嘉禾县的哈测校319班同学,前排左(3)为作者

 

 

 

          第二章 从哈尔滨到昆明

 

                  旅行生活开始了

195768日辞别了母校——哈尔滨测量学校,辞别了居住了两年多时间的哈尔滨市,搭上了12次直达快车,走向生活的序幕揭开了。

9日下午5时,列车到达了我们所久已仰望的我国的神圣地方——北京。

在北京车站,我们看见了正在我国访问的印度尼西亚军事代表团,他们是与我们坐同一辆列车(从长春上车)来的。

一到北京,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雄伟壮丽的城墙。不久前在报上看到有人在北京城市规划中不顾城墙,这真是太令人气愤了。

到现在,我走进了第一个城墙和走了几条街,当然还谈不上对北京城的认识,不过就我现在所看到的是北京的房子矮,街道窄,但清洁和空气清新。

今天我们所找到的旅店是在离车站老远的七弯八拐的一个名叫崇文区磁器口内新生巷合作店(多么难记的名字啊)。我说,找旅店的人真有水平,要是我确实没办法找到这样的旅店。

 

                    游览北京

 

610日早晨7点半,我和曾昌佑、黄乃淑、周厚瑞4人在饭店里排队买包子吃饱了肚子,从红桥电车站坐上8号电车,一天的游览开始了。

 

中山公园

我们首先到达了中山公园。公园里繁茂的树木、鲜艳的花草、优美的石山、活跃的金鱼……实在引人入胜。这样幽美清静的环境,真是情人谈心、学生复习功课的好地方。在园内照相馆,我们每人都购买了北京名胜风景片。并在一起合照了一张相片。

         左起:曾昌佑 王先金 黄乃淑 周厚瑞

 

故宫博物院

从中山公园出来后,我们由午门进入了故宫博物院。故宫内雄伟壮丽的建筑物实在令人惊奇。琉璃瓦、大理石砌的石阶、地板碉龙画凤,建筑物高大,地面宽广,独创一格的建筑真是名闻世界。今天是双日,只有东方一侧开放,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走马观花地跑来跑去地看了近两个钟头,还漏掉了许多地方。这座雄伟的建筑物,伟大是实在伟大,可是它却不知花费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这是封建统治阶级剥削劳动人民血汗的最好的证据,为了一小撮封建统治阶级的玩乐,人民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不过今天这些用人民血汗砌成的皇家宫殿已完全属于人民的了,它已成为了劳动人民游览、上历史课、培养爱国主义的场所。

 

景山公园

登上景山公园的山顶,整个北京城真是一览而尽。在绿林衬托下的独创一格的红色建筑物,使北京显得多美丽啊!在山的周围,人造的宫殿房屋,人们培育起来的林木,人工挖成的海、河……真使人如临仙境。但远的地方,烟囱也越来越多了,这也更使人兴奋。可惜我的眼睛有些近视,又没有望远镜。要是自己带有照相机,拍几张相片该多好啊!

 

天安门                             起:王先金 黄乃淑 周厚瑞 曾昌佑

从景山公园出来后,我们走往天安门。一提到天安门,谁不肃然起敬和响往啊!天安门是一座城楼,前面是一条宽广的大街。就天安门和天安门广场的建筑和场地来说,并没有很大的特殊,但这个地方现在却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就是在这里,毛主席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宣布了六亿人民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大道。每年“五一”和国庆节,千百万劳动人民在这里受到毛主席的检阅。人们来到这里,实在是像“天安门前站一站,想起领袖毛泽东”的歌中所唱的那样。今天北京、天安门不但是中国人民最响往的地方,而且已成为世界上的一个中心了。

 

天坛

今天我们还参观了百货大楼和在那里买了东西。最后到了天坛。那里建筑物的确显示出了我们伟大祖先的建筑艺术的高度发达与力学上的伟大成就,尤其是回音壁之音石和园丘显示了我们的祖先几百年前就有了丰富的声学知识。

走了一整天,我还想多参观一些地方,但天快黑,有些人也走不动了。而明天7点多钟,我们就要坐火车往前走。真遗憾还有许多名胜古迹未参观到。不过从今天所看到的这些,使我进一步认识到了我们祖国的伟大和祖国的可爱,我们的祖先具有高度的天才,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走在别人的前面。当然,他们的子孙——我们不能再使祖国丢脸,而应比我们的祖先所显示的更强啊!  (晚上于新生巷合作店七号房间)

 

 

                    到了武汉市

 

6111930坐上特别快车离开了我们的伟大首都——北京市,1212点多钟来到了武汉市(火车误点一个多钟头)

火车向南方飞奔,出了哈尔滨,经过东北大平原,经过首都北京,经过华北大平原,逐渐进入了山岭田野增多的丘陵地区。在祖国的工业中心——寒冷的东北渡过了三年的我,现在又来到了自己的、炎热的中南地区了。武汉市确实有些像个闷葫芦似的热,一点风也没有。或者大概是由于逐渐过惯了零下二三十度的人,对“热”有了特殊的感觉吧!

    昨天还在北京,今天就来到了武汉,一般来说,这也是够神速的了。但火车走的还是很慢啊!坐在火车上观看外面的景物,所有的东西都好像围绕着一个中心转动,这使人产生一种滋味,但也令人头晕。(钢笔的墨水干了,只好停笔。)

(晚上于武汉大智路193号毛永兴旅社33号房间)

 

   武汉会见王仕俊

613日,今天尽情地逛武汉市,不过武汉市没有多少名胜古迹和风景区好逛。著名的黄鹤楼又被拆掉了,现在还没有重建起来。

首先观望了长江大桥,真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多么雄伟的建筑物啊!八个桥墩高耸在广阔浩荡的江心里,一条钢铁联成的巨物,腾在空中,多年来,人们的愿望快要实现了。

其次我和雷源森一起去会见了王仕俊(我的一位堂叔叔,又曾是同学),我们在一起攀谈了两个小时。他是在1955年从华南水利学校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现在湖北省水利勘察设计院设计室工作。目前他们单位正在进行整风学习。我们在去年来武钢实习的时候虽然曾先后与他会见过,而这次三人在一起相会的机会今后是少有的了。因此我们一起照了相做留念。

(有我的那张照片找不着了)                      左起:雷源森 王仕俊

 

 

                        到南宁

 

61412点坐39次特快列车离开了武汉,1523点多钟到达了南宁。

这段路上,到处见到的是丘陵山地,是枝叶繁茂的树木,是青青的禾苗,是荡漾的水波,尤其是进入湖南和广西后,更是风光明媚,江山如画。从车窗往外看到的山水虽然不多,但就我们在车上看到的,桂林确有“山水甲天下”之称。

一路上所见到的,广西的田野、山水、村庄、房屋等都与我们家乡湖南的是一样的,离别了故乡三、四年,现在终于回到了与自己家乡一样的地方了。这里的一切都使我感到非常亲切。

南宁市是一个具有南方城市特点的城市,是现在广西的省会。它虽然是一个只有二十多万人的城市,街上也没有什么公共汽车,却是一座不错的城市。这大概是一个新兴起来的或正在兴起的工业城市。今天刚好是礼拜天,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显得特别热闹。街道两旁商店特别多,看样子又像是一个商业城市。

中午下着雨,我闲坐在旅店走廊上读报,心中恍然真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乡。心中有感,吟出几句:

乌云布满了四方,雨滴连绵下不断。

雨晴变化不一定,万物繁茂茁壮长。

由武汉来到南宁,闲坐阅报走廊上。

离别家乡三四年,今忽似到了故乡。

阴雨连绵下不断,河水滚滚看上涨。

前头报道桥路淹,雄鹰被困南宁站。

         (于南宁解放大旅社七号房间灯光下)

 

   离开南宁

在南宁等了几天的车,今天(619)终于乘汽车出发了。坐汽车的确使人够受,颠簸得使人想吐。汽车一出车站后,大部分时间是在山梁上爬行。一路上看到陡峻的山顶上,白云环绕着,风景倒是很美的。

我们本想从南宁坐火车到河内,由河内再到昆明。要真能这样的话,不但可节约时间,而且也可节省旅费。但是出国手续可不是好办的,我们没有找到办理手续的地方,同时也不一定办得妥。要是中越两国能签订一个关于这方面的协议就好了。

这次昆明冶金勘察公司派到哈尔滨去接我们的人是杨魁武同志,路上一切事情都是由他办理的。我们共有四、五十个人分配到昆明冶金勘察公司工作。

下午4点多钟,我们乘坐的汽车就在田东停下来,我们就在此住宿。这是一个县城,是一个很小的城市,或者算不上什么城市。晚上我和三四位同学去看了电影《蜻蜓姑娘》。一座大礼堂兼作电影院,总共不过百来人观看。我从哈尔滨开始这长途生活起,每到一个地方都想去看看电影。但不论北京、武汉或是南宁等任何一地都未见到国产影片上演。呜呼,为什么国产电影这样少得可怜呢!?  (于田东第八旅店)

 

 

 

                     贵州妇女

 

20日早6点钟从田东出发,到白色吃了午饭,至旧州住了下来。

21日早由旧州出发,走了8公里到了红河,等了两个多钟头才渡过了河。河的两岸停满了未能渡过河的汽车,有些车大概已等了一天时间了。我们的客车是有优先权渡过的,渡过河后就是贵州省了。接着就开始爬高山,此山真是高啊,耸入云霄。公路就在山腰上盘绕,路是险峻极了,我们还看到有一辆翻倒在路旁下面的汽车。今天一共攀登了三、四座高山,登上了云贵高原,到下午7点多钟才到达了安龙住宿。

自从进入广西后,就可以看出一显巨的特点,这里的村庄稀落,人口稀少,大部分居民是少数民族,在野外田地里劳动的人大部分是妇女,而男子在田地上工作的比较少。这里的妇女的劳动力跟我们家乡的男子差不多,有些连十多岁的姑娘就能挑着一担大粪很快地走。少数民族一般都有在头上缠毛巾的习惯,也可以说这是区别汉族与少数民族的重大特点。广西和贵州都有各自的地方语言,是比较难懂的。不过慢慢地听,还是能听懂一些。

今天大概是贵州省某县赶集的日子。我们一路上遇到成群结队的贵州人买了东西扛着回家。根据他们的装束来看,大多数是少数民族。一路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真像是逢着大喜事,他们扛着换来的自己需要的东西,欢天喜地地走着,每当我们的车辆走过人群时,他们都是带着愉快的笑脸,少带有惊奇与探索的目光来注视我们每个人。

贵州的妇女的装束,除了她们的头上缠有帕子外,和我们家乡的老年妇女的装束是差不多的。一般来说,贵州的少女和青年妇女是长得比较好看的,深紫红色的面孔,粗壮结实的肌肉,一看便知她们是勤劳能干的妇女。一般来说,她们与汉族妇女相比(除了上海妇女)胸部都是比较丰满一些。

这些人就稀稀落落地居住在高山峡谷间的山坡上,他们大概就是靠峡谷底下开垦的那一点田地来生活。

这里还有一个特点,除了村庄都是很小的,就是县城也都是很小的,我们走过了不少的县城,除了有几栋政府机关住房外,跟我们家乡的一般村子是差不多的。 (于安龙某旅店煤油灯下)

 

 

                      到达昆明

 

22日由安龙动身,在兴义吃饭,到罗平住宿。

自从过了一条河进入云南后,地势就有些不同了。在贵州尽是一些高山大岭,山谷间仅有非常有限的一点能开垦的田地,到处是荒山野岭,就我们所见到的贵州一角确是这样。由于地形的限制,难怪这里人烟稀少。因为生长在这样的地方,吃什么穿什么啊?除非在这里发现了大矿藏。

而云南的情况就不同了。这里也有高山大岭,但它在山谷间有很广阔的田地。除了这里的地势整体高一些外,一般来说,和湖南的地形是相似的。这里的人民也大部分是汉族,一路上再能看到的缠头巾的妇女是比较少了。

一路上,越走天气越凉快。在安龙还有穿棉衣的人。当然这里的雨水是比较多的,不时又下雨了,这也大概就是造成凉快的重要原因吧。

23日早晨5点钟由罗平出发,到宜良,由宜良坐火车,经过约三个小时在晚上912到达了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昆明市。

前排左起:谭礼信、李材栋、谢光中、周厚瑞

中排左起:王先金(作者)、袁厚光、谭善珠、张传信、凡尊贤

后排左起:曹冬青、陈蔃荪、周应旭、陶芳桂、黄乃淑、曾昌佑

(注:1957年从哈尔滨测量学校分配到云南来工作的319班同学15人,到2013年已有9人去世,还活着的6人是:黄乃淑、曹冬青、袁厚光、陶芳桂、谢光中和作者王先金。)

我们的这次长途旅行,68日由哈尔滨出发,到623日到达昆明,共经历了16天,除了在北京和武汉各让大家玩了一天,在南宁等车耽误了3天外,有11天时间是在火车和汽车中渡过的。

以上图是哈测校319班被分配到云南工作的同学15人,除曹冬青、黄乃淑二人被分到十四冶金建设公司工作外,其余13人都到昆明冶金勘察公司工作。

到了昆明,昆明冶金勘察公司的不少负责人,在车站门口迎接我们。我们这批学生,全校来了近50人,我们班来了15人 。在欢迎我们的人群中,有公司的几位领导干部和公司的其他一些人,其中有几位我们的老同学,哈测校第二届毕业生。欢迎场面也还算热闹,我们一起坐着大卡车到了旅店住宿。据说,昨晚准备了一个很大的欢迎场面,公司的一些领导人都到了车站,晚上还准备好了京戏,全公司要在一起来个联欢,同时还给我们准备好了澡票,可惜我们却没有来到。

在昆明市的人,确实不会想到现在正是夏天。阴凉的天气不时有小雨,确实表现出了这是“四季如春”的昆明。

今天早晨我们到人事科去办了一些手续,因为材料还未完全带来,手续还不能全办好。真正的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走进了自己一生中的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真正的生活不会是风平浪静的。在旅途上,我已开始尝到一些走向生活的滋味了。看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却不一定是简单的事情,如我们在旅途中的坐车、吃饭、住宿等就产生了不少问题,它牵涉到的就是生活问题,人与人之间的问题。现在到达昆明才不过一晚,就已有些人对领导多少有些抱怨和议论纷纷了。

生活就是斗争,就是一个人的锻炼和成长。谈这些体会现在还早吧! 但就让自己在生活的洪流中斗争、锻炼和成长吧! 艰苦的锻炼,顽强的斗争,迅速地成长吧!     (于昆明市如意春堆店27号房间)

 

        上云贵高原

红河流水打漩转,云贵高原耸眼前。

河里流水年复是,山上草木逢春长。

公路像条灰色带,往来盘旋在山间。

相隔只有几尺近,上去却有几里远。

高哉!高哉!

坐着汽车爬天梯,顶着太阳上云霄。

险哉!险哉!

路旁还有翻车在,货物四散轮朝天。

    (于旅途中成诗,24日记于昆明。)

 

   玩与学习

我们的第三批人是直到昨天(625)才来到,而行李则至今天(26)才运来。

当然,这几天我们是吃了玩,玩了又去吃。买饭时是排队在前面,确实不愧为吃饭的积极分子。而有些人对吃饭要跑上里把两里路还有些意见。在这几天除了玩外,我也抓紧时间读了一些书,读了《电子计算机和一些有关的理论问题》,读了斯大林与德国作家的谈话,学习了毛主席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讲话》,买来了高中俄语课本第一册来读。现在正在读着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我对这本书发生了巨大的兴趣,一定要好好学习它。今后自己在学习上必须订出一个进修计划,而在生活上也需要订出一个计划。

今下午我们去参加了公司的职工座谈会。座谈会的内容是反击、驳斥右派分子的反动言论。这是我们第一次和公司人员相见,也是我们接触社会各界人士的开始。

由于半个月来的旅行生活,使我无法系统地阅读每天的报纸,因而对目前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的整风运动方面的消息和其它方面的国内外消息缺乏系统的了解,现在必须很快地把它补过来。

 

   耍大观楼

629日下午,由干部科组织我们到大观楼游玩。

大观楼的历史还不清楚,那里有树有花,有红色的建筑物,有茶亭,有阅览室,有划船的地方,风景优美,是个好公园! 是个幽静的地方。可惜“大观楼”还没有开放(据说在楼上可览昆明全景),而离市中心又太远了。

在大观楼游览时,我和李同学租了一只船来划。划船感觉真是好极了,确实是一件有意义的活动。船在水中奔驶,桨破水面,“浪遏飞舟”,“激扬文字”,诗味十足,真有如进入仙境矣!

昨晚,我们班的三个人去参加(参观)了冶金第十总公司、护士学校、航空学院等单位联合举办的舞会。舞会还算热闹,可惜舞者大多为“老头”,不少人是领儿带女地来参加舞会的。不过要说到跳舞,我们这些年青小伙子还比不上“老头”啊!

 

   谈反“右”与内部矛盾

我们的实习任务确定了,测绘科科长已在昨天给我们做了交代。我们的实习地点是在东川,任务是:一条四等校核基线,25平方公里的五千分之一比例尺测图。实习队成立起来了,全队共分成八个小组,其中有两个小组合起来为基线小组。我们的团支部也成立了,选出了五个支委,小组则是按实习小组划分的。

今天(72)上午全公司组织了有关整风运动的学习,即阅读了一些有关文件。

在不久前一段时期,有些地方确实搞得有些乌烟瘴气。如一些大学里,即右派分子反社会主义言论占了上风的一些地方,当时不少人确实上了右派分子的当。不过自《人民日报》发表了几篇社论后,空气澄清了,正确的言论、反击右派分子的言论占了上风,整风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了。

毛主席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发表,不但在这次整风中,在我国历史上将占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起了和将要起着的非常巨大的作用,就是在国际上也将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是马列主义的一课,是毛泽东也是中国人民对马列主义天才的光辉灿烂的新发展。

毛主席确实是多么伟大,他看得多么远啊!在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全国暴风雨般的阶级斗争结束后,是应该马上来一个轰轰烈烈的思想上的革命,意识上的革命,这也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思想上的、意识形态上的以及政治路线上的一场尖锐的斗争,也可以称之为大决斗。这场斗争到明年大致可以结束了,从而为进一步加速社会主义建设、加强学术研究与科学文化技术创造了良好条件。我们的下一步,也就将像毛主席所说的要展开一场与大自然的战争。在这些战争取得胜利后,我们国家就将基本上富有了,强大了,我们也就有力量进一步插手到国际事务中去了。

在这里我还想提一点,即关于人民内部矛盾,斯大林同志在他的最后一部巨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中是隐约地看到一些了。他在那里说过:“……以为在我国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不存在有任何矛盾,那就不正确了。矛盾无疑是有的,而且将来也会有的,因为生产关系的发展落后于并且将来也会落后于生产力的发展。在领导机关的正确政策下,这矛盾不会变成对立,而这样也就不会弄到社会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冲突。如果我们……不正确的政策,那就会是另一种情况了。……”

他接着还说了:“因此,领导机关的任务在于及时地看出日益增长的矛盾,并及时地采取办法,使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增长,来克服这种矛盾。”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东方红丛书》简介 32、《青山依旧如梦来》(1)

前一篇:《东方红丛书》简介 32、《青山依旧如梦来》(3)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