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王先金

军衔:上校(上校)
经验:3118
博客访问:5787973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王先金的博文>>文史

字体大小:

【孤岛落日】(12)上册 (2017-10-26 18:23)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蒋介石日记中的宋氏三姐妹

 

蒋介石日记中有关于宋庆龄的大篇幅记载。

1930124日,他在日记中写道:“自我有智识以来,凡欲出门之时,必恋恋不肯舍弃我母……及至二十余岁犹如此也。近三年来,必不愿与妻乐别者,岂少年恋母之性犹未脱耶,余诚不知所以然也。

193612月发生的西安事变,是蒋介石刻骨铭心的经历。宋美龄前往西安救助他,在见到宋美龄那一刻,蒋介石禁不住号啕大哭。这在日记中,也有记述。

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的日记中,也大量记载了宋美龄的出访与 外交活动。194332日,他在日记中记载了宋美龄在美国的国事活动:“余妻昨日在纽约市政六厅演讲几至晕厥,其身心之疲乏与精神之愤懑可想而知。此余之审事不周,任其单身前往苦斗之过也。但深信其结果于国家前途必有良效也。”

与宋美龄相比,蒋介石对宋蔼龄笔墨虽少,但在记载中总是透出浓浓的亲情。

19271228日,是他结婚后不久的一天,上午他与宋美龄外出骑马郊游,“……晚餐后访大姐(宋蔼龄),谈时局,彼甚以余游息为虑,且轻视之,其实不知鸿鹄之志也。”他与宋蔼龄谈论时局,宋蔼龄警示蒋介石不能耽于享乐。蒋介石很不服气,认为这是她不了解他的远大志向。

193424日,蒋介石再次和宋蔼龄、宋美龄游览六合塔。在蒋介石的日记中,宋蔼龄被描写成一个有思想,善决断,且充满人情味的长姐。

在宋氏三姐妹中,蒋介石对宋庆龄的记述最少,很少见到他们之间有所交往的记载。但是每次提到宋庆龄,蒋介石一般是尊敬地称为孙夫人。1943312日下午3时,他与蒋纬国拜访孙夫人,是“以本日为总理逝世忌辰”。在孙中山逝世纪念日去看望宋庆龄,显然是为了表示对孙中山的尊敬,并对孙夫人宋庆龄表示慰问,当天宋庆龄也非常热情,她用酒酿蛋款待了他们。他得意地对蒋纬国说:“余谓此故乡宁波款待新女婿与外甥之珍品也。”

但是,宋庆龄与蒋介石的政治主张截然不同。在旧金山会议前,宋庆龄曾与蒋介石商议,让他接受中共的代表参加,这让蒋介石非常不满。他在日记中恨恨地写道:“共匪知我绝无指派其代表参加旧金山会议之可能,彼乃间接运动宋庆龄对我说项,此庆龄与我提共匪事乃十五年来第一次……最后则以宋说项无效……”

 

 

              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真假爱情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杨天石是近代史专家,尤其以对蒋介石的研究而闻名。

2006331日,蒋介石的日记(1917-1931)第一次对公众开放。杨天石提前到达美国,开放当日一大早就在门外守候,并第一个见到日记真面目。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胡佛研究院又陆续开放了蒋介石1932年至1955年的日记。为此,杨天石又两次赴美,抄录下大批珍贵资料。

关于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姻问题,一直有很多传闻。最广泛的说法是,蒋宋之间是一场政治婚姻,两人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尤其是后来有美国人出书,称蒋介石在重庆时期,宋美龄曾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温德尔.里维斯.威尔基有过一段婚外情,更给蒋宋的婚姻蒙上了一层迷雾。

蒋介石在与宋美龄结婚之前,已有过三位妻妾,分别是原配毛福梅,第二位姚冶诚和第三位陈洁如。

“奢靡趋俗,招摇败名”、“以洁如治家无方,教育幼稚,不胜怨恨”……这些出自蒋介石早年日记的怨言,是对其前妻的评价。他还在日记中深深慨叹自己是不幸婚姻的受害者。

蒋介石的日记中有“终日想念美妹不已”,“终日想念美妹不至”的记载。

1926年,蒋介石在广州第一次见到宋美龄是在孙中山的上海故居,两人一见钟情。蒋介石认定宋美龄是自己所爱慕的女性,宋美龄也对蒋介石印象极好,默许非君莫嫁的心愿。

1926年北伐军从广州出发,到了湖北时,蒋介石写信给宋美龄的大姐宋蔼龄,希望她能够带三妹宋美龄到江西南昌会面,并相约陪同游览山水。

19273月的日记中写道,“终日想念美妹不已”,5月的日记中写道,“终日想念美妹不至”。

蒋介石这位沙场老将和情场老手“情场如战场”,除了日记抒发相思苦之外,他还写了好几封情书,攻势不断。

后来,两人终于约会了。他们在上海一家小餐馆谈心,蒋介石事后在日记中留下了“约会别有一番风味”的注脚。

19279月宋美龄私下答应了婚事,认为“人生以订婚为一大乐事”。这只是两人私订终身,宋家还没有答应。

蒋介石为了求宋家答应婚事,同年11月特别远赴日本见宋美龄的母亲倪桂珍,一天连见3次。后来他在日记中写道,宋母“心情甚为愉快,欣然同意”。

1927121日他和宋美龄结婚。当日,他在宋家的要求下举行了两次婚礼,一次是在宋家举行的简洁的教会婚礼,一次是在大华饭店举行的豪华、时尚的婚礼,赴宴宾客达1000多人。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见余爱姗姗而出,如云霞飘落,平生未有之爱情,于此一时间并现,不知余身置何地矣。”他还详细地写下他们婚礼后乘车游行、晚宴,以至最后入新房的情景。

对于这场婚礼,当时曾有人说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也有人说,蒋介石结婚当天在报上发表专文,认为宋美龄是他唯一的终身伴侣,可以让他无后顾之忧,奉献革命事业。

北伐结束后,蒋宋结婚半年,蒋介石在日记上写道,“北伐成功,夫人之助,居其半”。

蒋介石年轻时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好武尚斗,喜爱冒险。从蒋介石的日记中可以看出,与宋美龄结婚后,蒋介石改掉了很多坏毛病。

194210月,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威尔基访问重庆,有关宋美龄和威尔基的婚外情的描述,1974年美国出版的一本《皮尔逊日记》就曾谈到此事。在美国的宋美龄读到此书后大为震怒,将出版商告上法庭。最终出版商进行了公开道歉,并承诺再版时将诽谤的文字删除。

1985年美国人迈可.考尔斯出版的一本名为《迈可回顾》的回忆录,又谈了宋美龄与威尔基的“风流事件”——秘密约会。“蒋介石发觉,气愤至极,率领手持自动步枪的士兵前往捉奸”等等。

杨天石说,史学研究者们一致认为这是美国人的“恶作剧,是很荒唐的事”。杨天石研究了威尔基当年在重庆的所有报道和相关档案资料,认为威尔基没有任何可以和宋美龄单独约会的空隙。

杨天石说,那时宋美龄一直身体不好,她是不是那种风流女子暂当别论,但她当时根本就无暇他顾。她因在抗战期间到淞沪前线劳军时,突然遭到日军飞机空袭,翻车受了伤。从那以后,宋美龄就常年疾病缠身。19421027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妻体弱时病,未能发现病因,甚忧。两日后又写道:“妻体弱神衰,其胃恐有癌,甚可虑也。”1030日他再次写道:“恐妻病癌,心甚不安,决令飞美就医,早为割治。”

宋美龄此后访美确是去看病,而非像美国人所说的与威尔基之间的“私情”有关。

1942112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为妻将赴美,此心甚抑郁,不知此生尚能有几年同住耶?”1117日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中又写道:“夫妻依依,甚以明日将别为忧也。”

111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平时不觉夫妻乐,相别方知爱情长。’别后更觉吾妻爱夫之笃,世无其比也。”宋美龄到美国后经医院检查,确认没有患癌症。消息传来,蒋介石大喜:“妻于二十六日平安飞到美国,并据医者检查,决无癌症,此心甚慰。”

1129日的日记中写道:“妻于十八日赴美,临别凄怆,儿女情长,今又获一次经验也。”

除夕之夜,蒋介石又在日记中写道:“今日为旧历除夕,孤身独影,萧条寂寞极矣。”

宋美龄到美国医病时,也参加了一些外交活动。194332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充满自责地写道:“余妻昨日在纽约市政6厅演讲,几至晕厥,其身心之疲与精神之愤懑可想而知。此余之审事不周,任其单身前往苦斗之过也。”

从这些来看,蒋介石与宋美龄的夫妻情还真是有些爱情的。

 

 

“蒋家王朝”的遗孀们

 

汪长诗 从少奶奶到平凡女子

最近(2007),汪长诗和母亲、兄弟及小辈们一行十余人回到连云港灌云县板浦镇祖宅寻根,在同行的小辈中有她与蒋孝武的儿女蒋友兰、蒋友松的身影。

蒋孝武在22岁时进入慕尼黑政治学院就读。有一天,蒋孝武趁着假期到瑞士游玩,当天晚上在一个宴会中结识了漂亮的汪长诗。汪长诗的父亲汪德官早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著名的电信专家,担任过国民党政府的官员,曾任中南九省升任电话局局长,1948年被派往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工作,退休后定居日内瓦。那时他退休并开始经商。由于汪家定居瑞士,汪长诗已加入瑞士国籍。

   汪长诗当时才17岁,长得娇小玲珑。蒋汪二人认识半年后就决定“闪电”结婚。196924岁的蒋孝武与汪长诗结成百年之好。

汪长诗婚后不到两年,就为蒋家生了友兰、友松一对儿女。然而蒋孝武与汪长诗的蜜月期持续了没多久,他们就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冷战”中。汪长诗最终终于忍受不了蒋孝武的花心,恨别蒋家。她离开蒋家那一天,留下了一封信,把两个孩子一起带走了。

汪回到了在瑞士的娘家,并打算把孩子长留在身边。但后来蒋经国思孙心切,再加上当时“台独”分子欲绑架蒋家幼孙的传言甚嚣尘上,因此蒋经国派人劝汪把小孩送回台湾,汪长诗含泪答应。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单身生活后,汪长诗结识了一位画家,另行改嫁。

蒋友兰目前在香港从事传播业,经常台北、香港两地跑。蒋友松曾先后在新加坡和瑞士求学,后来在美国旧金山从事风险投资业。2002年蒋友松与台湾姑娘徐子菱在美国结婚,后产下一女,是蒋家第五代第一个孩子。

1987年初,外界风传蒋经国已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汪德官与汪长诗商量决定,马上飞赴台湾看望蒋经国,与他做最后的诀别。

途经香港,汪长诗兄长汪长南夫妇早已在机场迎候父亲和妹妹的到来。汪德官的老朋友、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台湾事务部部长黄文放也到宾馆探望汪德官父女俩。久别重逢,相谈甚欢。交谈中,黄文放得知汪德官父女此行的目的,随即托付父女二人可否帮忙携一盘录像当面交与蒋经国?汪德官父女二人没多问一句,欣然表示同意。这一承诺,意味着父女俩此行将肩负特殊的“信使”使命!

汪德官父女不远万里专程来台湾探望蒋经国,令他非常感动,乃以“亲家公”和“儿媳”待之,亲情交融。汪德官瞅中一具最佳时机,将老友黄文放所托的录像带亲手交与蒋经国。说:“这是那边一位朋友托我带给您的。”

蒋经国马上屏退左右,独自与汪德官父女一起播放观看。放出来的是浙江奉化溪口的一些画面……当屏幕上出现奉化和溪口共产党官员在其祖母和母亲的墓前祭拜的镜头时,蒋经国的眼泪止不住流淌出来。

看完录像带,蒋经国对汪德官父女动情地说:“共产党的情我领了!”不久,蒋经国就宣布了两岸开禁政策,允许台湾非党、政、军人员赴大陆探亲、旅游,为冰封近半个世纪的两岸关系打开一个缺口。

 

 

蔡惠媚 从地下情人变成“二太太”

蔡惠媚是蒋孝武的第二任妻子,她是第一位嫁给蒋家的台湾本地媳妇,也是蒋家最年轻的寡妇。

蔡惠媚出身台中清水的名门望族,父亲蔡垂碧以船务发迹。蔡惠媚在家中最小。1975年,汪长诗从众多的应征中,选中了18岁的蔡惠媚担任蒋友兰和蒋友松的家庭教师。蒋孝武和她见面后对她一见钟情,旋即展开热烈的追求,后来更逐渐化暗为明。汪长诗发觉两人的暧昧关系,一怒之下夜奔慈湖找蒋经国告状,但仍无法挽回蒋孝武那颗不羁的心。                                  

1986年,蒋孝武和蔡惠媚在新加坡举行了结婚仪式,蒋经国派蒋孝勇代表家庭参加了婚礼。

蔡惠媚没有自己的孩子,把母爱都给了友兰和友松。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

19917月,蒋孝武突然病逝,当时蔡惠媚年仅32岁,此后她一直守寡至今。                                 

 

方智怡 天之娇女自有福

方智怡生于1949年,是前“台湾国道高速公路工程局局长”方恩绪最小的女儿。

蒋孝勇在念“陆军军官党校”预备班的时候,一位同学在高中毕业后,想通过海外留学来逃避兵役,于是很郑重地将自己的女友托付给蒋孝勇代为“照顾”,这位女友就是方智怡。蒋孝勇对朋友的托付十分“认真”,结果赢得了佳人芳心。

1968年夏天,蒋孝勇带着方智怡去找蒋经国夫妇,正式公开了他们的恋情。据说蒋介石特别喜欢方智怡圆圆大大的脸,觉得方智怡气质很好,还说“这才是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

蒋孝勇和方智怡在1973年结婚,方智怡嫁入蒋家后过着少奶奶的富贵生活,并为蒋孝勇生了三个儿子:蒋友柏、蒋友常和蒋友青。蒋孝勇从台大政治系毕业后,曾出任过中兴公司总经理和电器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等职务。

蒋经国去世后,蒋家子孙突然失去了荫庇,方智怡也不得不随夫举家移民加拿大。1990,方智怡在加拿大以41岁“高龄”生下小儿子蒋友青。后来,蒋孝勇开始整理祖父和父亲的日记,方智怡也帮丈夫整理文件。1996年,蒋孝勇因喉癌去世。

方智怡现定居美国,在旧金山自行创业,如今拥有两座购物中心和一栋豪宅。目前(2007)担任国民党中常委一职,手头还在整理着蒋介石和蒋经国的日记。

    方智怡的长子蒋友柏毕业于纽约大学信息管理专业。他创办的橙果设计公司以创新的商业模式著称。2003年他与台湾女演员林姮怡结婚,现有两个小孩:女儿蒋得曦和儿子蒋得勇。                              

 

邱爱伦 现在蒋家辈份最高的女人

蒋纬国的第二任妻子邱爱伦是一位中德混血儿,她是20世纪50年代国民党“中央信托局”副处长邱秉敏的女儿。

蒋纬国早年曾与西北富豪石凤翔之女石静宜结婚,但石静宜因难产于1952年去世。1955年,蒋纬国在孤独中偶然结识了邱爱伦。邱爱伦既有欧洲女子的美貌,又有东方女子的贤淑。蒋纬国一见倾心,很快和她订下终身。订婚后邱爱伦即赴日本学习音乐。两年后,蒋纬国赴日本娶回邱爱伦。

1962年蒋纬国与邱爱伦生下一子蒋孝刚。传说蒋孝刚是“试管婴儿”。

邱爱伦长年在美国定居。1997年蒋纬国病重期间,她曾回台北悉心照料。蒋纬国病逝后,邱爱伦料理完丧事后再度飞赴纽约。她常去陪伴百岁高龄的宋美龄,使同样孤独的婆婆消除片刻寂寞。自从宋美龄去世后,原本生活低调的邱爱伦就更主动消失于公众的视线之中了。

邱爱伦的儿子蒋孝刚是英国剑桥大学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拥有美国律师资格和博士学位。1987年他与王倚惠结婚,育有儿子蒋友捷和女儿蒋友娟。

 

 

                 蒋家王朝的后人

 

    让祖父、父亲失望的蒋孝文

蒋孝文是蒋经国和蒋方良的第一个孩子。蒋经国夫妇在苏联婚后没多久(193512),蒋孝文就呱呱坠地了。他可以说是蒋经国夫妇在苏联患难与共的岁月里的结晶,所以蒋经国夫妇对孝文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四个孩子中,蒋经国是最爱孝文, 加之孝文长大后,高大英俊,气宇不凡,有人说孝文蓝色瞳仁酷似美国影星保罗·纽曼,散发迷人魅力,让五短身材(1.63)的蒋经国,以拥有孝文这样高大挺拔的儿子为荣。

蒋孝文是孝字辈当中,最得宠的一位,由于是长孙的关系,蒋介石从小就很钟爱蒋孝文。孝文血液里有俄国因子,生性早熟热情,又兼备中国孩子聪明顽皮的根性。

蒋孝文的精明,早在赣州时代就露出机锋。那时,蒋经国、蒋方良在赣州,蒋孝文才七八岁,父亲请章亚若教孝文、孝章中文,兄妹俩从章亚若和父亲两人眼神互动中,都瞧出彼此关系非比寻常。但孝文懂事明理,心思细腻,固然洞察了真相,却压抑心中隐忍不说。

蒋孝文除了普通话、宁波话,也跟母亲蒋方良学会讲几句简单的俄语。少年时代,孩子经常以父母为效法榜样,蒋孝文亲身见闻父亲放浪形骸,跳舞、喝酒,狂欢达旦,母亲方城牌戏、抽洋烟、大口啜饮红星伏特加的情景。初中时期开始偷蒋方良藏在衣橱里的洋烟,偷偷喝红星伏特加。

蒋孝文从小功课就不行,到台湾时,初中念的是台北淡江中学,功课更是雪上加霜。到了高中,成绩更差。但蒋孝文的生活方面却是愈来愈多姿多彩,半夜三更,时常命令台北长安东路寓所便衣侍卫,协助他把家中车库的吉普车,推到门外马路上,再激活引擎外出逍遥狂欢,以免惊醒父亲被阻挡。

蒋孝文凭借着显赫的家世,三天两头在外惹是生非,无照驾车、殴打警察等是家常便饭,甚至开枪差点射杀官邸卫士李之楚。

蒋经国打孝文打得特别凶,有时候吊起来用鞭子抽,吓得蒋方良为孩子一路哭喊求饶。

蒋经国知道孝文成不了大器,对他不抱希望,偏偏蒋介石不放弃长孙,对孝文依旧寄予厚望。1954年,蒋孝文“考”进陆军军官学校,其实是保送进去的。

蒋孝文对军旅生涯实在兴趣贫乏,曾多次向长辈表达自己志不在此。蒋介石最后只有摇头,孩子有孩子的想法,让他去吧!蒋孝文没有把军校念完。

蒋经国透过关系,1955年安排蒋孝文到美国旧金山留学,读工商管理。

蒋孝文刚到美国,就开始了歌舞升平的生活。婚前,他的女朋友多到数不清。为了让这个纨绔子弟早点收心,在蒋经国夫妇的安排下,他在美国和革命先烈徐锡麟的孙女徐乃锦结婚,婚后不久,徐女士即怀有身孕,后来生下蒋友梅是蒋经国的第一位孙女,蒋介石的第一位曾孙女。

196210月,蒋孝文、徐乃锦返回台湾,蒋经国把儿子交给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孙运璇。

谁知解决了工作问题,家庭纠纷却使蒋孝文走上酗酒之路。他怀疑妻子瞒着自己在外交男朋友,导火线是徐乃锦为了排遣寂寞,到台湾大学选修了几门旁听课,在课堂结识了一位外籍男士,因和那位外籍学生切磋功课,变成交往密切的好朋友。此事传到蒋孝文耳里,因而打翻了醋坛子,他大发雷霆,怒不可遏。

彼此,蒋孝文自暴自弃夜不归宿,在外通宵喝酒饮宴,总要到清晨时分喝得烂醉如泥才肯回家。

1970年冬,时任“中台化公司”副总经理的蒋孝文,某日去上班时,因前一天酒醉,突感头脑昏沉,一人锁在单人办公室里大睡,忘了服用控制血糖的药物,因血糖过低,导致脑部细胞受损。经医院全力抢救,虽然捡回一命,智力却仅与四五岁的孩童相当。

长年虚弱的身体加上父亲(蒋经国)去世巨大的精神打击,蒋孝文的健康急速恶化。1989414日,因咽喉癌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距离蒋经国逝世不到15个月,终年只有54岁。

 

 

“江南事件”有关联的蒋孝武

蒋介石满心希望培植蒋孝文,怎奈这孩子不争气,颓废自伤,自毁长城,让蒋介石对长孙的期待全然破灭,蒋介石在垂暮之年,便将承接蒋家第三棒的顺位,推移到二孙蒋孝武的身上。

蒋孝武1945年出生于老家奉化。他从小就心眼很多,蒋介石曾对身边人说:“这个孝武啊!眼睛动不动就眨呀眨的,可见他主意多,是个计谋多端的鬼灵精。”

蒋介石的确没有看走眼,蒋孝武从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后曾赴德国留学,后返台进入国民党党务部门实习。从主持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工作开始,逐步涉足国民党情报系统。

蒋孝武真正找到自己性格契合的领域,是蒋经国早年迈向接班之路的情报组织。他有心在情报圈子里大干一场。这是蒋经国与孝武父子关系最融洽的一个阶段,也是父亲对孝武期望最殷切的一段岁月。

197711月,台湾发生了一场“中坜暴力事件”,蒋孝武认为这是他发挥情报干才的绝佳机会,他急于在父亲面前力求表现,争取青睐。

某次,情报首长在台湾高雄澄清湖召开首长会议,讨论如何解决愈演愈烈的党外纠众滋扰问题。会议由蒋经国主持,蒋孝武当时的职务是“国家安全会议”执行秘书,与会的首长们,都是蒋孝武的叔伯辈,加上有父亲蒋经国在座,他自然不敢当着父亲的面,在会上高谈阔论。

散会后,蒋经国先行离席北返。蒋孝武即拦住几们负责情报的将领,大谈阔论,将领们有的虚与委蛇,有的根本懒得理会。

真正让蒋经国对蒋孝武伤心的,是蒋孝武处理与汪长诗的婚姻问题。他不听从父亲劝解,执意与妻子分道扬镳,这让蒋经国强烈不满。

蒋孝武与汪长诗的结合,本身就是一场悲剧。19688月,正在德国慕尼黑政治学院留学的蒋孝武,不改执绔子弟的一贯做派,学习无果,玩心甚浓。一天,他开着跑车,穿越隧道,花了4小时的时间,跑到日内瓦游山玩水。当时与年仅17岁的瑞士籍华裔姑娘汪长诗相遇,蒋孝武随即发起猛烈的攻势,情窦初开的汪长诗哪见过这般情势?迅速坠入爱河。半年后俩人即在美国结婚,并生下一儿蒋友松、一女蒋友兰。

然而,蒋孝武与汪长诗的蜜月期,仅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快,汪长诗察觉丈夫身边有女影星出没。于是,争吵随之蜂起。

一天夜里,蒋孝武与汪长诗大吵一架,汪小姐盛怒之下,拎着皮箱行李直奔松山机场。蒋孝武不但不加阻拦,反而叫嚣你要走,干脆把孩子也一起带走。汪长诗驱车抵达机场时,弟弟蒋孝勇先一步得知消息,火速向蒋经国报告。蒋经国一听,这还了得,连忙命令“国家安全局”局长王永澍赶赴机场,不准汪长诗登机,如果汪长诗已经登机,设法阻拦那班飞机起飞。

气冲冲的汪长诗刚上飞机,王永澍匆匆忙忙赶到松山机场,紧急通知塔台和航管人员,某某航班飞机暂时不准起飞。蒋孝武此时也赶到机场,哪知他已经握着一把手枪,顶住王永澍的肚子,以半歇斯底里的语气说:“你马上让飞机起飞,不然我先毙了你!”

在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总统”之子蒋孝武,居然拿着一把手枪顶住“国安局”局长的肚皮,这是何等有失体统的事情。

王永澍担心蒋孝武情绪失控,发生意外,只有好生劝抚蒋孝武,允诺汪长诗搭乘的航班飞机起飞。

大闹机场的事件,使得蒋孝武在蒋经国的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一个连家里都摆不平的孩子,有什么资格接班?

因此,1984年爆发的“作家江南命案”,是蒋孝武失势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早在这件事之前四五年,蒋孝武就已经从蒋经国的接班名单上除名了。

在汪长诗离家出走以后,蒋家所有的人都极力挽回汪长诗。可是蒋孝武根本不理这个碴,无奈,汪长诗不得不选择离婚。

蒋孝武与汪长诗离婚后,两人反而成了好朋友。汪长诗每年都会固定在寒暑假回台湾,看望她的儿女友松、友兰。

“江南命案”发生后,蒋经国为了平息事态,于1986年将蒋孝武外放新加坡,屈就驻新加坡商务代表团副代表之职。蒋孝武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其政治生涯实际上已告结束。

蒋经国去世后,蒋家失去“靠山”,台湾政坛人士秋后算账,让蒋孝武回台湾澄清“江南命案”。此情此景,让蒋孝武顿感人心险恶,萌发了退隐之意。1991年他卸职日本使节归台,但此时病魔却又朝他走来。

1991731日,蒋孝武因为心脏病突然离世,年仅46岁。

 

蒋孝章与蒋孝勇

孝字辈中,另外两位,一是女儿蒋孝章,她最没有“贵族”的架子;另一位是行事低调、精明沉稳的蒋孝勇,在蒋经国晚年被目为“地下总统”,因为他唯父命是从,是最得宠的一位。

蒋经国去世后,19893月下旬,蒋孝勇立即携妻带子远赴加拿大蒙特得尔定居,随后为了子女的教育,一家人又迁到美国旧金山。

蒋孝章曾为了与国民党“国防部长”俞大维长子俞扬和的婚事,差一点在蒋家闹家庭革命。蒋孝章坚持要嫁给曾有婚姻记录、年长得可以当她爸爸的俞扬和,惹得蒋经国嚎啕大哭。幸经宋美龄向蒋经国说情,蒋经国的态度才软化下来,不再固执已见。

婚后,蒋介石、宋美龄均待俞扬和如一家人,蒋经国也改变了心意,翁婿之间完全没有隔阂。

如今蒋家孝字辈当中,除了孝章,还有蒋经国和章亚若生的儿子蒋孝严、蒋纬国的儿子蒋孝刚。

 

第四代

今天的友字辈蒋家后人当中,蒋孝勇(蒋经国的三子)之子蒋友柏与蒋友常,是媒体曝光率最高的两位,也是最勇于发表自己看法、最出色的两位蒋家第四代后辈。

蒋友柏生于1976年,财务是他的专长,当他还在纽约大学读书时,在房地产投资上就大有斩获。做投资赚大钱也是他的好胜本能之一。

1988年,蒋经国去世后,蒋孝勇立即携妻带子远赴加拿大蒙特得尔定居,随后为了子女的教育,一家人又迁到美国旧金山。

在纽约大学读书时,蒋友柏和弟弟友常经常去曼哈顿上东街看望曾祖母宋美龄。他们兄弟会用汉语、英语、上海话、宁波话和她交流。宋美龄甚至会指导这两位帅气的曾孙如何来追女孩子。

1996年,蒋友柏的父亲蒋孝勇(48)去世。蒋友柏中断了在纽约大学的学业,开始了自己闯天下。他选择了设计业。

这个外表英俊的蒋氏后人,当年曾是执绔子弟。19岁时在纽约做房地产生意赚得第一笔160万美元的佣金后,他努力靠做期货赚钱,可也挥霍无度。

蒋友柏回到台湾,和女朋友(后来的妻子)跑到西门町去过一个月两万台币的日子。

创业之初,蒋友柏兄弟的“橙果”就吸引了台湾人的眼球。“橙果”一成立就好像是一个国际级的设计公司,其实这家公司注册资本只有500万新台币。

1976年出生的蒋友柏娶了一个曾出演偶像剧的模特老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儿女双全,曾经泡妞无数的他现在很乖地两点下班收工回家。

2008年蒋友柏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为“常橙”的设计公司。也许过不了多久,人们就能看到蒋介石的曾孙出现在上海的时尚圈中。

 

蒋友常生于1978年,深邃的五官泄露了他的俄国血统,亲切的笑容却软化了遗传自奶奶、那遥远且冰天雪地的线条。“设计”和“管理”是他的强项,念书时还出过一本旅游书,是关于纽约的艺术之旅。

蒋孝文的女儿蒋友梅,早已往艺术发展;蒋孝武的大儿子蒋友松在旧金山从事创投金融业。而蒋友柏、蒋友常则回到台湾开设“橙果”设计公司。

国民党“立法委员”蒋孝严,与蒋孝武的儿子蒋友松往来较为密切。蒋孝严的儿子蒋万安,也是学法律的,目前在美国硅谷一家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执业。

 

    蒋介石的全家福

 

 

                  蒋介石有多少财富

 

蒋介石的个人资产究竟有多少,目前还没有权威档案可以对此问题证实,但有两份资料,能让我们大致了解一二。

蔡元培(1868~1940年,浙江绍兴人,教育家、革命家、政治家)193511日的日记上,记录了当时的公益组织为找募捐,在上海做的一次调查:“……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如后:蒋介石,房产、地产130万元,不动产约1千万元。宋美龄,不动产及动产合计3500万元。宋子文,不动产及动产3500万元。孔祥熙,不动产及动产1800万元……”

如果这份资料可信的话,那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在上海即有4630万元的财产。

后来有人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所藏的张嘉璈(1889~1979年,上海宝山人,银行家、实业家)档案中,发现了193910月,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政府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所做的秘密报告。报告显示,蒋介石拥有资产6639万元(809万美元)、宋美龄有3094万元(377万美元)、宋子文有5230万元(637万美元)、孔祥熙有5214万元(635万美元)。鉴于情报机关所做调查,目的不是公开发表抹黑国民政府高官,因此有一定的可信度。

不过,后来蒋介石夫妇逃跑到台湾,损失了大部分财产,如他们的房产就不归他们管辖了。

2003年,宋美龄逝世,长期陪伴她的孔令仪说:“姑姑(姨姨)一生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别无其他财产。”据说,宋美龄晚年在纽约的生活费用、医疗费用,都是由孔家支付的。

 

 

      附一:蒋介石及国民党官僚巨额财产之谜

    

    1949年以前,蒋介石,四大家族及国民党高级官僚掌握了中国主要经济命脉,他们集权,财于一身,究竟他们的财产是多少,许多研究民国史的学者都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工夫.

  关于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的私人财产情况,一向众说纷纭,论者多谓其有,而且估计其数量较为庞大,并已形成了凭借其资产控制中国经济与政治的官僚资产阶级。

    这个说法的由来非为今日,早在1949年以前,社会各界及民间舆论对于国民党政府官僚的私人财产情况即多有揭露,并有严厉的批评。

   据国民党元老蔡元培日记所载,19341226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1300万元,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3500万元,孔祥熙 1800万元,孙科 4000万元,张静江3000万元。其他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

   但实情如何,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该校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所藏张嘉(曾任中国银行、中央银行总裁)档案中,发现了一份19391017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秘密调查报告, 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现摘引于下:

    蒋介石 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 809万美元。下同),

    宋美龄 3094万元(377万美元)

    宋子文 5230万元(637万美元)

    孔祥熙 5214万元(635万美元),

    宋霭龄 1200万元(146万美元),

    陈立夫 2400万元(292万美元),

    宋子良 550万元(67万美元),

    张静江 3750万元(457万美元),

       2832万元(345万美元),

       2750万元(335万美元)

    何应钦 2600万元(317万美元)

    阎锡山 2800万元(341万美元),

       2000万元(244万美元),

    陈济棠 6550万元(798万美元)

    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 列入上项名单的人员,有些是位居国民党政府最上层的统治人物,如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等;有些是国民党政府的高级军政官员,如何应钦、张群、孙科等;有些是在任或下野的地方实力派,如阎锡山、何键、陈济棠等;有些是以裙带关系而享有特权之上层人物,如宋美龄、宋霭龄、宋子良等。日本人一向重视对国民党的情报工作,不过因该调查报告尚无其他材料可为佐证,我们一时还无法判断其可靠性究竟如何。

  但如果该报告调查数字真实可靠,我们则可得出如下分析:

    第一,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确有大量私人财产,仅在上海外国银行的存款就有相当数量。 以调查当年的1939年为例,中国国内银行存款总额为605900万元(不包括沦陷区),政府预算收入为 74000万元,外汇储备为25000万美元(1937年)。

    上述18人的存款总额为56785万元(6918万美元),约相当于国内存款总额的9%,相当于政府预算收入的77%,相当于外汇储备的28%。用富可敌国形容恐不为过。 这还仅仅是他们在上海外国银行的存款数,在其他城市和中国以外的外国银行和华资各银行中,他们有无存款?如果有,想来也不会是小数目。

    第二,过去一般认为,在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中,宋、孔有大量私人财产,而蒋与陈氏兄弟的私人财产则未必很多。 但据该调查,不仅陈立夫有不少存款,蒋介石的存款数更是位居榜首。

    蒋介石与宋美龄夫妇的存款总数为9733万元(1186万美元),约占当年国内存款总额的1.6%,政府预算收入的13%。 外汇储备的4.7%,高居于上述国民党政府官员私人存款额之首。蒋、宋、孔、陈四家合计存款总数为23777万元(2896万美元),约占当年国内存款总额的3.9%,政府预算收入的32%,外汇储备的12%。他们不仅控制着国民党的军政大权,在财产上也不遑让人,四大家族之说,实非捕风捉影

    第三, 按国民党政府官员的薪俸标准,他们显然不可能凭工资积聚如此巨额的财产。根据1933923日公布的《暂行文官官等官俸表》,特任官(部长及其以上官员)每月薪金为800银元,当时的银元与币制改革后的法币基本等值,因此,即便是存款最少的宋子良的存款数,也相当于一个特任级官员573年的薪金;更遑论他人。从1927年国民党上台至1939年不过短短12年时间,其高级官员居然能够有如此巨大数额的私人存款,只能是从非薪金收入渠道而来。一般情况下,这些渠道无非两条:合法与非法。

   如果这些财产来源合法(如经营所得或继承祖产),外人因无可置论,但即便如此,作为政府高级官员,在经营中有无特权,有无下级为了自身利益而刻意对上报效,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何况,在当时民众普遍收入水准和生活水平都不高的情况下,政府官员如此富裕,无论如何不能说是十分正常的。如果这些财产来源非法,则必与贪污腐败相联系,更兼上行下效,贪污腐败之风在国民党内迅速蔓延,至抗战胜利后更一发而不可收。 国民党统治之所以在短时间内由盛而衰,最终失败,于此调查或已可窥见其重要原因之一。

    第四, 从上述调查所列官员的存款数,可以推论国民党其他官员的存款亦不在少数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失败后,不少高级官员流亡海外当寓公,在没有薪金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如何维持其生活,或从此调查可得知一二。

  上述调查的可靠性或可待今后之继续研究,但它至少给了研究者们若干具体数据,可以多少建立一种参照,以使我们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的私人财产问题不至于完全凭印象或感觉行事。 随着民国史研究的日渐深入,这个问题或终可找到答案。如谚语所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历史的暗角终会揭开,历史之谜终会大白。

     (摘自 陈明远著《那时的文化界》山西人民出版社2011.8 出版)

 

 

         蒋介石和他的子孙

 

蒋介石(1887.10.31-1975.4.5)

    发妻毛福梅:生子蒋经国

      妾姚怡诚:养子蒋纬国

      妾陈洁如:无子女。收养一女蒋瑶光。

      妻宋美龄:无子女。

 

              

 

蒋经国(1909-1988)

    妻子:蒋方良(俄国人)子女:长子蒋孝文、长女蒋孝章都出生于苏联、次子

          蒋孝武、三子蒋孝勇

    情人:章亚若生双胞子:章孝严、章孝慈

蒋纬国(191 -199 )

    妻子:石静宜生一子蒋孝刚

 

              

 

蒋孝文(1935-1989)

    妻子:徐乃锦生一女蒋友梅。

蒋孝武(1945-1991)

    妻子:汪长诗1969年在美国结婚,生儿蒋友松、女蒋友兰。后离婚。

    续妻:蔡惠媚

蒋孝勇(194 -1996)

    妻子:方智怡生儿子蒋友柏、蒋友常、蒋友青。

章孝严(1942-    )

    妻子:黄美伦生长女章惠兰、次女章惠筠、三子章万安

章孝慈(1942-1994)

    妻子:赵申德生子章劲松、女章劲菊

蒋孝章(          ):嫁给大她20多岁的俞扬和

蒋孝刚( 1962年生         )

    妻子:王倚惠生子蒋友捷、女蒋友涓

 

 

              

 

蒋友梅:

蒋友松(1973-    )

妻子:徐子菱2002.7.28在美国结婚

蒋友兰:

蒋友柏:1976年生                                     

蒋友常:1978年生

蒋友青:1990年生

蒋惠兰:

蒋惠筠:

蒋万安:

蒋劲松:

蒋劲菊:

蒋友捷:

蒋友娟:                                                    

 

 

             

 

蒋  :蒋友松之女

蒋得勇:蒋友柏之子

蒋得曦:蒋友柏之女

 

 

             蒋友柏成了商人

 

1992年,蒋友柏随家人移民来到美国旧金山。旧金山的这段日子,是蒋友柏出生以来,第一次学习如何交朋友。离开台湾之前,蒋友柏的生活不是在父母的督导之下,就是在随扈的环绕之下,和班上的同学也仅停留于“同学关系”。一到旧金山,蒋友柏忽然觉得豁然开朗,学习游刃有余,生活如鱼得水。

高大帅气的他成为班级的活跃分子,学习成绩也在班级稳居上游,经常有女生主动向他示好。

蒋友柏的父亲蒋孝勇在家里对他的要求一直比较严格。那时美国流行穿耳洞,蒋友柏跃跃欲试地询问父亲:“爸爸,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的耳朵上有一个洞,你会怎样?”

“不会怎样啊,”蒋孝勇和颜悦色地回答:“只不过隔天你就会发现,自己的耳朵不见了。”

1994年,蒋友柏已经迈入17岁,快要高中毕业了。蒋孝勇问蒋友柏高中毕业后想读什么?蒋友柏毫不犹豫地说想读政治。

蒋孝勇心情沉重地对他说:“你爷爷在世时就说过,蒋家人不要再碰政治,政治是一条很辛苦的路。说实话,蒋家后代到我这一代还是蛮辛苦,因为很多历史的包袱必须承担。……所以在政治上,别人要不要延续下去我是不晓得,但是我二哥的子女,我自己的子女,绝对不会在政治上再延续下去。”

蒋友柏听后满脸的委屈,他对父亲说:“学政治也不一定要从政?从政也不是那么危险的吧。”

“看你老爸已经这个样子,算了吧,不要搞政治了。”

蒋孝勇继续开导儿子:“我对你的个性很了解,你很倔强,要做就要想办法做好的,所以你如果搞政治的话,将来一定是个没有出息的政客,这样子就千万不要走政治这条路。”

“那就学艺术吧?”蒋友柏想了想说。他从小在绘画方面有杰出的禀赋。

“不行!”蒋孝勇斩钉截铁地说,“艺术,把它当做嗜好可以,当做职业的话不太对,全世界绘画人口里,能够称得上画家的,还不到百分之三,这太难了。”

蒋友柏反驳说:“也有画家很赚钱的,梵高一幅画都是几百万!

蒋孝勇说:“画家赚的是身后的财富,都是儿女在用。你想饿死就学画画吧。”

最后蒋友柏只好无奈地说:“那么只有学商了。”

蒋孝勇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是他想要的答案。

就这样,蒋友柏进入了纽约大学读商业管理。从此蒋家多了两位出名的商人,似乎真的和政治绝缘了。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孤岛落日】(11)上册

前一篇:《孤岛落日》(21)上册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