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王先金

军衔:上校(上校)
经验:3118
博客访问:5233054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王先金的博文>>文史

字体大小:

【孤岛落日】(13)上册 (2017-10-28 10:44)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蒋介石和他的四位夫人

                                      蒋经国夫妇与母亲毛福梅

    蒋介石一生有四位夫人:毛福梅(蒋经国生母)、姚怡诚、陈洁如、宋美龄。

蒋介石在日本学习军事时,曾有女人服侍,又说与戴传贤在日本“共御一女”;抗战期间(约1944年),重庆盛传蒋介石与一姓陈的护士(据说是陈立夫的侄女)有染,宋美龄一气之下,怒走巴西、美国。

 

    原配毛福梅

蒋介石在十五岁那年(1901)由母亲王采玉作主、表伯陈春泉作媒,与大他五岁的毛福梅成婚。结婚时,毛不识字,蒋介石请同学的妹妹教她识字。蒋介石转学到奉化龙津学堂后,毛福梅亦进了竹新女校,但因班上同学平均年龄为十三岁,而她已超过二十岁,自觉年龄太大,颇难为情,读了几个月即休学回家。

1905年,蒋介石离开奉化溪口,到宁波读书,毛福梅奉蒋母之命,前去伴读。此时,她与蒋介石的感情还算是融洽的。

过了半年,蒋介石考入浙江武备学校,毛福梅离开蒋介石回老家。后蒋介石进了保定军校,接着又去日本留学。从此,她与蒋介石分居两地,蒋介石也难得在假期回来一趟。

1911年,蒋介石纳姚怡诚为侧室。不久,又与苏州女子陈洁如同居。毛福梅仍然是蒋介石的元配夫人。

蒋介石从日本归来后,与毛福梅的感情逐渐淡化、恶化(大概是她与人怀了和生下蒋经国有关)。他在192143日的日记上写道:“余于毛氏,平日人影步声皆足以刺激神经,此次因事寻衅(指毛未经蒋同意,把经国自锦溪学校带返家),又与我对打,实属不成体统,决计离婚,以痛苦。”第二天,蒋介石又致函毛福梅的胞兄毛懋卿,“缕诉决裂情形及离婚理由”,并把毛福梅逐回娘家,幸好王太夫人疼媳妇,把她接回丰镐房。蒋母此举却引起儿子的极度不快,蒋介石在419日的日记上说:“午正抵城舍,见颖甫(曾任监察委员)来讯,知毛氏又回我家,心甚忿忿。母亲若悖一至此,不仅害我一生痛苦,而且阻我一生事业,徒以爱子孙之心,强欲破镜重圆,适足激我决绝而已。”

1921年蒋介石的母亲王老夫人去世,毛福梅失去了最亲的亲人,也失去了关爱、庇护和依靠,开始了漫长的孤独、寂寞、悲凉的生涯。

    蒋经国于19361月在列宁格勒《真理报》发表的《给母亲的一封信》中,曾提到其父对母亲的恶形恶状。蒋经国说:“母亲,您记得否?谁打了您?谁抓了您的头发,把您从楼上拖到楼下?那不就是蒋介石吗?”               蒋纬国夫妇与养母姚怡诚 

那时,毛福梅幸得婆婆之助,否则将不堪设想。婆媳合作对付儿子,蒋介石痛苦不堪,甚至想出家当和尚。他在日记上说:“家事如沸,思之郁闷,非出家远邂不克免尘俗之累。”蒋介石当然未当成和尚,因他于1911年即在上海结识姚怡琴(蒋为其改名姚怡诚)。姚怡诚即成了蒋介石的第二夫人。

 

    侍妾姚冶诚

    姚怡诚出身微寒。当南北议和告成,蒋介石随陈其美居住在上海,“陈每过北里,蒋亦与偕往,怡琴在法租界某妓处作属待,在筵席间见蒋氏,怡琴刻意奉迎蒋氏,终至以身相托,被蒋纳为至宝。”这是19271018日天津《益世报》的报道。

蒋介石和姚怡诚并未正式结婚,但一般仍称为第二号蒋夫人。蒋、姚关系在1919年以后即欠佳,主要原因是:一、蒋恨姚嗜赌成性。二、蒋气恼姚不体贴。三、蒋厌恶姚出言尖酸刻薄。

蒋介石一直想和姚怡诚分手,但因怕分手后,蒋纬国无人抚养,恐其产生思母之心;另外则是藕断丝连。

1920年蒋介石与姚氏争执最烈时,在321日写下:“今日以冶诚作梗,贪横不堪,心甚愤恨……”516日,蒋又记下:“近日以冶诚好赌而不侍母病,出言背谬,行动冷淡,见之愤恨艰堪,心甚不定。”

同年613日,蒋又写下:“操冶诚之意向,乃知其敲诈为事,惟利是图,不胜愤恨。”3天后又记:“母亲来教,言及冶诚举动之凶狠,殊令发指,余若再无决心断绝关系,是诚冷血之流也。”蒋还写下:“母亲疟疾复发,寒热大作,见之心慌,我不孝之罪大矣,为始不慎,置此悍妾,竟致母亲动气担忧,病重如此,可不悔恨乎?”

蒋、姚经常吵架,有一次还惊动张静江、戴季陶、居正等人。在这三位老友的劝说下,蒋介石暂时与姚怡诚维持同居,直到192111月他要与陈洁如结婚时前,“与妻毛氏、妾姚氏宣告脱离家庭关系。”                                         蒋介石、陈洁如

    

    前妻陈洁如 

就在1921年,蒋介石经张静江夫妇介绍,认识了陈洁如(姚、陈皆为苏州人)。由律师江一平经办,张静江证婚,蒋介石与陈洁如正式结婚。陈洁如在1924年自广州平民医院收养了一个女婴,取名蒋瑶光,后改名陈瑶光。

1925527日,蒋介石在日记载称:“同洁如乘车游行至崎碌吴家祠,徘徊一周,不胜今昔之感。”同年815日,蒋写道:“上午早起,发气,近日性质燥急,怪僻已极。洁如耐心侍奉,毫无嫌恶之心,亦可恕其过去之事矣。”

 

    夫人宋美龄

蒋介石的四位夫中,最风光、最幸运、最长命的就属宋美龄了。蒋、宋联姻是20世纪中国最显赫的一次政治联姻,这场武力与金钱、黄埔系与江浙财阀的结合,左右中国政局近半个世纪之久。

蒋介石在日记中常称宋美龄“贤妻、爱妻”,蒋对她几乎未出厉言。1927530日蒋宋婚前,蒋写下,“终日想念梅林(美龄),天热昏闷,怀怀挟嫌之见甚重也,忮求之心太切,戒之”。121日蒋宋在上海大华饭店结婚,蒋更写下:“见余爱姗姗而出,如云飘霞落,平生未有之爱情,于此一时间并现,不知余身置何处矣。”

蒋介石也直言宋美龄如何助其革命事业,在1929121日结婚2周年写下:“北伐完成,西北叛将将溃退潼关,吾妻内助之力,实居其半也。”

193475日蒋介石与宋美龄谈及他死后事,“约记如下,以代遗嘱。一、余死后,不愿国葬,而愿与爱妻美龄同葬于紫金山紫霞洞之西侧山腹之横路上。二、余死后,凡武岭学以及不属于丰镐房者,皆全归爱妻美龄管理。三、余死后,经国与纬国两儿皆须听从其母美龄之……”可见宋美龄在蒋介石心中的地位。

 

蒋介石最钟爱的早餐

蒋介石在一个阶段内,曾有三位夫人并存:原配毛福梅、正妻宋美龄、二夫人姚冶诚。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位蒋夫人都各占神通,变着法儿地给蒋介石送美食吃,以通过“拴住男人的胃”来“拴住男人的心”。

原配夫人毛福梅是蒋经国的生母,按照传统的伦理,她为蒋家传后,居功至伟。除了能生儿子,这位毛夫人在厨艺上也是很有造诣,甚合蒋介石的胃口。毛福梅善于制作霉豆腐(豆腐乳)、臭冬瓜、鸡汁豆腐等。每当蒋介石吃到这些地道的家乡风味的时候,就知道是毛夫人送来的。

每到年节,除了毛福梅送奉化美食外,二夫人姚冶诚也会送来些姑苏美味。江苏吴下小镇湘城特制的猪油枣泥麻饼,非常有名气,是蒋介石钟爱的东西。这种饼的特点是细软甜脆,软香。姚夫人每次都要定制百只左右的麻饼送到南京,还要制作青菜头、菜花头干,还会把嫩的菜花做成细末,添加鸡汁来烧豆腐,这是一种独创。每到秋天菊黄蟹肥的时候,姚夫人还会选上好的阳澄湖大蟹,派专人送过去。

蒋介石早餐特别喜欢吃炒蛋,这种炒蛋不是一般的炒鸡蛋,而是精工特制的,蒋介石命名为“黄埔蛋”。其起源是:在蒋介石接受孙中山的委任,担任黄埔军校的校长期间,他节制饮食,不讲究吃喝,提倡吃“革命大锅饭”。但饭食简单也要保证营养,作为校长,蒋介石可以独享每天一个炒蛋的待遇。

这种蛋的做法是,把蛋打碎,用力搅匀,做成蛋液,拌以白糖、精盐、胡椒粉等配料,等花生油热5成左右的时候,煎炒而成,味道特别。黄埔蛋的做法是既炒又煎,口味是外焦里嫩。

蒋介石对于黄埔蛋的钟爱,除了感情因素外,另外一个原因也是他吃肉很少,吃蛋也算解馋。

因为身体的原因,晚年时,宋美龄接受美国医生的建议,下令取消蒋介石的“每日一蛋”。宋美龄的理由是,鸡蛋胆固醇高,会引发高血压。她说:“中国人对肉和蛋的推崇是因为贫穷,其实在西方国家,真正有营养的反而是蔬菜。”

在宋夫人的强烈要求下,蒋介石延续几十年的“黄埔蛋”也停了一段时间,只有在招待客人的时候才趁机解馋。

 

 

         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轶事

 

蒋介石(1887-1975)鉴于广东籍卫士行刺的教训,就从陆海空总司令部教导总队中挑选奉化籍的72人补充卫队,加上原有的36人,当时称为108条好汉。由竺培基(黄埔军校三期生、蒋外甥)任队长,范景孝(黄埔四期、奉化人)、钱法铭(日本士官学校学生)分任区队长,进行训练后分配服勤。在分配前,蒋介石亲自点名,逐一详询年籍、家庭情况,选定12人为一班的便衣带枪内卫。

宋美龄(1897-2003)从小接受美国西式教育,191720岁的宋美龄回到中国时,连汉语都说不利落了。为此,她又努力学习了一段时间汉语,以适应国内生活。

 

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前蜜月”

19275月,40岁的蒋介石与30岁的宋美龄在镇江焦山首次约会。早在1922年,两人就已经见过面,此后也有见面,但真正的约会是从这次焦山之约开始。此前,宋家对二人的交往看法不一,多有反对,但有大姐宋霭龄支持,宋美龄镇江之约也得以成行。

蒋介石于513日提前到达镇江,视察了江防等军事设施。就在蒋介石到镇江的时候,他的卫士队长宓熙在上海面见了宋霭龄。

14日下午,宓熙到火车站预购次日车票,站长告诉他,已经预备好一辆蒋总司令坐过的花车,挂到明天上午8点钟开往南京的特别快车的车头后面专供“总司令的朋友”乘坐。        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照

15日上午,宋霭龄、宋美龄和另外一位中年保姆下楼上车。一进火车站就望见那辆花车,一行人登上花车后,宋霭龄独自返回居所。下午3时许,火车进入镇江车站,车站上已经站满了警卫。

花车在指挥下精确地停在蒋介石面前,他即走上花车同宋美龄见面。两人握手后,蒋介石把宋的手提包抢在手里。两人缓步下车,改乘一辆新式轿车开到江边,换乘小汽艇,直驶焦山。当晚,他们在焦山定慧寺海西庵中景色最佳的枕江阁安顿。

蒋介石早在1922年便与宋美龄相识了,何以首次约会定在5年之后?

因为蒋介石一直有家室,到了1927年才彻底断绝了与前任妻子的关系,追求宋美龄的时机已经成熟;其次,1927412日,他以“清党”为名悍然发动反革命政变后,遭到了国民党左派人士、共产党员和民众的反对,国民党内派系斗争权力倾轧非常厉害。418日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和武汉国民政府形成对峙,这时候蒋介石去追寻爱情,除了有求一时清静的想法,他正在酝酿“以退为进”的政治手腕。

为什么选择镇江,这与蒋介石的谋臣陈布雷有关。据说,蒋介石当日问陈布雷,第一次约会的地点是在南京好,还是到上海好?陈布雷却认为,“蒋先生坐镇南京,召宋女士来见,有摆大丈夫架子之嫌;若蒋先生去上海见宋女士,又有低三下四之嫌”,故而建议放在江苏镇江(当时是江苏省会)。按路程计算,蒋主动往上海要走100里,而宋往南京走了200里。

也有人认为,蒋介石之所以将约会地点选在镇江,出于3个方面的考虑:首先蒋信佛教,焦山在佛教中地位显赫;从地理位置看,镇江靠着南京,属于蒋的势力范围,可以从容布置护卫;此外,焦山的风景也非常优美,地处江心远离喧嚣,颇符合蒋当时心境。

蒋介石、宋美龄相约焦山,双宿双栖于枕江阁,10天里共谱鸳鸯曲。他们在焦山,每天早出晚归,游览这一带名胜古迹。

蒋介石几乎每到一处景致,总能以一番说辞逗得宋美龄开怀而笑。于是,一段爱情佳话水到成渠。除了游山玩水,谈情说爱,蒋介石更带着宋美龄遍尝江鲜美食,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至今仍是天下美味的焦山鲥鱼。两人每天都会携手登舟,在渔船上享用刚刚捕捞的鲥鱼,其味鲜美让宋美龄直到晚年仍念念不忘。

二人经过这番“婚前蜜月”的相处,感情突飞猛进,到525日分别时已是“非伊不娶、非君不嫁”了。

 

“婚前蜜月”5个月后成婚

19271019日出版的天津《益世报》上,刊载了一份蒋介石给宋美龄的《情书》:

吾今无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姐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举世所弃、万念灰绝。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女士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

写这封信的时候,蒋介石是刚刚宣布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务,下野到奉化老家之时。蒋所谓“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的说辞背后,只是“以退为进”的权谋策略,他依旧掌握住南京防务,乃至党政决策权。也因此,蒋介石不仅气定神闲写就情书,更于1927928日与宋美龄偕游日本、拜会宋母,最终达成两家婚姻的共识。

1927121日,蒋介石和宋美龄在上海举办了盛大的婚礼,一段足以影响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姻缘由此开始……

 

“海龟”与“土鳖”的结合

蒋介石与宋美龄是1927年结婚的(到了21世纪,有人说这是“海龟”宋美龄与“土鳖”蒋介石相结合)。婚后,两人的生活习惯、志趣爱好,各有不同。比如:蒋介石习惯吃中菜,宋美龄却喜西餐,吃饭时各吃各的;有时意见不合,引起争吵。因蒋介石杀害邓演达,两人闹得最烈。宋美龄一气之下,就驱车走上海。每次都由宋母或姐宋霭龄对双方进行劝解,促宋回去或电蒋来接。以后逐渐和睦,同吃中菜。宋母死后,相处更为亲昵,互称“大令”(洋人夫妇间的爱称)。宋对蒋的生活起居,关怀照顾,无微不至,犹如护士。蒋介石有胃病,不宜饱食,宋加以限量,每餐两小碗,有时蒋介石还想添,宋美龄每每劝止。

蒋介石夫妇的膳食费,每天三元,包括男、女佣各一,厨师一在内,有一处理私人信件的姓钱的女秘书伙食自理,招待客人时另加。菜肴中,每天有新鸡一只,炖汤吃两餐。蒋介石不吃点心、不吸烟、不喝酒、不吃茶和牛奶咖啡,渴时喝白开水。每晨四时起床,做体操,洗澡;晚上十一时洗澡就寝,中午睡四十分钟,睡起喝鲜桔水一杯。宋美龄的生活也并不特殊,当年上海小报载她用牛奶洗澡,卫士们都不知有其事。

中国人爱请客吃饭,蒋介石和宋美龄也不例外。由于受宋美龄的影响,他们请客时菜肴极其普通,很多人事后都说吃不饱。这里当然有拘束感的原因,但不丰盛是最大的原因,因为在宋美龄的厨房里没有过多的酒肉,都是按少量新鲜配备的。

在夫人的影响下,蒋介石后来变得越来越吝啬。若有部下家里揭不开锅,跑来请求救济,蒋介石最多只批200元,这还是面子十足了。宋美龄买衣料,总是自己逛街,而且货比三家,最后选择合意的地方去买。

由于宋美龄长期在社会上任职,有自己的固定收入,所以她与蒋介石两人的财务各自独立,一直实行美国式的AA制。

 

    孝陵卫别墅和上海公馆

    蒋介石在南京与宋美龄住在中央军校后面三间小楼房内。在孝陵卫修了三间平房为别墅,简朴幽静,中间会客,挂中外地图;西一间挂军事地图;东一间办公和卧室,其旁一间独立小屋,是随从人员住的。他每于假日要驱车去休息,偶或住一夜,宋美龄嫌其僻静,不愿宿夜。平常也于晚饭后,与宋驱车到孝陵卫一带郊区兜风。

    上海法租界迈尔西爱路九号,有三间二楼小洋房,后面有小花园,是宋美龄经手买的公馆。平时由副官蒋富寿(蒋本家)看管,宋美龄常去小住,并从其兄弟宋子安或宋子良家接宋母来同住。去时,由侍卫长王世和派九人便衣带枪随往保护。

    起初,宋美龄向蒋介石提出“最好用几个女卫士”。蒋介石笑笑指着卫士们对她说:“他们都很年轻活泼、有文化又会打枪,不是很好吗?”宋美龄颔首,不再提了。

 

    宋美龄是侍卫人员的保护伞

    蒋介石性情急躁,好发脾气,一不称心,就要骂人打人,一拳一脚,非常熟练,侍卫长王世和、侍卫官竺培基是常挨打的对象。按军规,长官打时,只有挺胸而挨,不准退避。一次,在打竺培基时,宋美龄进来,对竺说:“你为什么这样呆,还不快走!”从此以后,竺见蒋发怒要打,拔腿就跑,并顺手把门带上,蒋介石也就罢了。别人也相与效法。

    宋美龄在的时候,蒋介石很少发火,因宋经常规劝:“象你这样的身份,还能随便发火骂人打人吗?”平常,侍卫人员听到蒋介石的喊声,进去时不免心悸,见到宋美龄在,就如有了保护。侍卫们认为她对人态度和蔼,甚为大家尊敬。

    孔二小姐(孔令俊),打扮得不男不女,怪态可憎。起初,因为宋美龄的关系,她来时,门岗向她敬礼,后来有意给她难堪,不再敬礼,她气愤愤地去告诉宋美龄,不料宋的回答是:“你不是政府官员,何必向你敬礼!”反而讨了没趣。

 

    蒋介石外出的时候

    一次,蒋介石去湖南,先向侍卫长王世和告诫:“你们到了那里,切勿大吃大喝,叨扰何云樵(湖南省主席何键)先生。”

    何键招待蒋介石的卫士们的菜肴丰盛,中餐从十一时吃到下午三时,接着就是晚餐,吃到九时才结束。真是山珍海味。当时没有被蒋介石知道。临行前,何键还送给他们每人洞庭湖水鸭绒被一条、枕一对,蒋介石微有所闻,就向王世和追问,命他向何婉谢退还。

    另有一次,蒋介石夫妇到杭州澄庐休假,浙江省公安局长何云,是黄埔一期生,以六大盆的佳肴招待卫士们。正在进膳时,蒋介石夫妇来了,蒋一见大怒,用手杖打碎了几个菜盆,对何云大骂一通。

    有次在汉口,住于怡和村,是租用教会的房子。京汉铁路局长何竟武,也是黄埔一生,送来一车西瓜,屋内无处放,卸在门外。蒋介石回来一见,问知是何竟武送来的,马上打电话把他叫来,大骂说:“我只要你把事办好,谁要你送东西……”,也把西瓜打烂了好几个,命他立刻运走。

    在与冯、阎战争时,蒋介石坐镇开封。一天傍晚,他穿长衫、戴礼帽,坐了铁路的手摇车出巡,部分随从人员另坐一辆在后。离站不远,有某师的上士班长与几个士兵也坐手摇车迎面而来,蒋的卫士们喊他们抬出铁轨让路,他不但不让,还手舞足蹈的高喊要对方让。当两车相近时,蒋介石问他是哪个部队的,他还高声回答:“是某师某团的排附。”蒋介石含笑说:“我指挥百万军队,倒还没有象你这样神气。”那班长听了,已看出是蒋总司令,吓得慌忙下车来,与士兵把自己坐的手摇车从铁轨上抬了出去。蒋介石一笑而过。

 

    回故乡奉化的时候

    一般情况下,蒋介石每年清明要回故乡祭扫祖先、父母和外祖父母的坟墓,并游览名胜古迹以及探亲。

    溪口上游的剡源,有前、中、后三川。他外婆家在后川葛竹,岳父家在前川岩头,连襟宋孟固家在中川跸驻,都可行竹筏,在急流中,其疾如飞,惯坐者为之快意,偶坐者未免惊骇。1932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同游雪窦寺回来时,从后川的亭下坐竹筏顺流而下,当竹筏飞驰簸荡时,宋美龄吓得连呼“大令”。蒋介石哈哈大笑,招呼她不必害怕。

    蒋介石每回乡,必去萧王庙(地以庙名)拜望舅父孙勤丰(琴风)。早年,蒋介石想去日本学军事,因父早亡,家已衰落,费用筹措为难。舅你经营米店,颇有家资,有力相助,但蒋介石不好意思开口,于是心生一计:把他妻子毛氏的珠宝箱用布包好,内附一诗,携往舅父家,说是想去日本求学,要把它当作费用。舅父开视箱子,得诗读之,赞其志向远大,命将箱子还其妻,慨助四百银元,使蒋介石得以东渡留学。得志以后,饮水思源,对这位前母舅父尊敬报恩。

 

 

                美龄宫背后的金陵残梦

 

    应新婚妻子要求建宫殿式官邸

1927年底,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婚后宋美龄随夫来到南京,和蒋介石住进南京黄埔路的中央军校校长公馆。这个公馆又称憩庐,位置和装修符合武人出身的蒋介石喜好,像个军事指挥基地。

他们在紫金山南麓孝陵卫还有一座乡间别墅,是个小平房,仅有3间屋子,用于周末休息办公。紫金山是南京风水宝地,山前正中是中山陵,西有明孝陵,周边还有许多风景区。蒋宋日常有暇喜欢到这里郊游野餐。

宋美龄对中央军校的公馆不中意,孝陵卫的平房也不喜欢,夫妇二人周末郊游后,蒋介石想住在那里,宋美龄嫌太僻静,总不愿过夜。大约在1930年,她看好了中山陵西南方小红山的空地,向蒋介石提出想建别墅。那里地势开阔,山体紧靠陵园大道,交通方便,登高可眺望中山陵、明孝陵壮丽景色。

新婚妻子开口,蒋介石自然放在心上。193010月,他向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申请借小红山建造别墅。1024日,陵园管理委员会由孙科主持的会议,批准蒋介石的申请。由于蒋介石当时是国民政府主席,这个工程多被称为“主席官邸”或“红山官邸”。

 

宋美龄修改车行路线造就项链造型

工程合同定于19328月底竣工,因此工程受到舆论抨击,未能按期完成。超支既成事实,走了调查的过场,工程还是快马加鞭。按照原计划,车辆从环山公路可由南向北直线开到官邸脚下,路线虽方便,但“往来车辆均须经过房屋南部,颇嫌喧扰,饬即另改路线,以臻完善”。新的设计送交蒋夫人核定,宋美龄修改车行路线的命令,直接造就了官邸周围马路的项链造型。

作为女主人,宋美龄对小红山官邸很重视,不时提出指导和修改意见。仅前室内装饰、浴室颜色就进行了多次变换拆建,阳台也修整了好几次。

业主反复变更要求,自然会延误工程,钱款筹不上来也使官邸迟迟不能竣工,成了烂尾工程。直至1937年春,才大功告成。但这时南京已风雨飘摇,蒋宋只在新官邸住了很短暂的几个月,1937127日,蒋介石撤离了南京。

 

抗战胜利后为还原建凯歌堂

抗战胜利后,19451218日,蒋介石和宋美龄自北平飞抵南京,回到中央军校的憩庐,立刻手书基督凯歌堂一匾,后来命人悬挂于小红山官邸大厅,“以偿民国二十六年离京时之誓愿也”。

194881日,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小红山官邸举行凯歌堂献堂典礼。这座还原教堂并没有保佑他再次奏响凯歌,不到半年他就不得不永远离开南京。1949121日上午,蒋介石最后一次在凯歌堂中静默祷告,当天下午宣布下野,乘“美龄号”专机一去不返。

1950年,美龄宫由中山陵园管理局接收为公产,改作省高干疗养院。李宗仁归国后重游南京在此下榻。他说:“抗战开始时,我由广西来南京,在这个地方几次晋见老蒋,真像帝王时代的朝觐一般。谁想到今天我在这里登堂入室,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改革开放后,美龄宫一度并入金陵饭店。1987年白崇禧之子白先勇来访大陆,在美龄宫宴请几位南大教授。白先勇回忆往事感慨道:“那一堂厚重的绿绒沙发仍旧是从前的摆设,可是主人不在,整座‘美龄宫’都让人感到一份人去楼空的静悄,散着一股‘宫花寂寞红’的寥落。”

 

 

            附五:蒋介石四代人的故乡情

 

蒋介石:三次下野均避居溪口

浙江奉化溪口,是一个浓缩中国近代百年风云的地理标识。三里长街是溪口最热闹的地方,蒋家故居几乎都集中在这里。位于三里长街中段的丰镐房,是蒋介石家的祖屋。其大门对面,有一座形如笔架的山,得名笔架山。当年,这里曾游行“对着笔架山,代代儿孙会做官”的说法。因此,迷信风水的蒋介石翻修丰镐房时,对大门不敢有丝毫改动。蒋介石、蒋经国两代人的婚礼,都是在丰镐房里举行的。后来,这里成为蒋介石原配毛福梅的住所。

有专家称:“溪口是统治中国22年的蒋家王朝的后花园。蒋介石三次下野后,都回到溪口,很多重要的决定从这里发出,不少重要的会议在这里召开。溪口小镇因此与民国史有了很多联系,对民国史产生了很大影响。”

1927813日,在国民党内遭到围攻的蒋介石第一次下野,避居溪口。当时,蒋介石住在山上雪窦寺里,每天从溪口坐轿上山去见蒋介石的人,有时一天内竟有100人之多。蒋介石应接不暇,只好于1927827日,在上海《申报》上刊登“谢绝来访”的启事:“中正辞职以来,辱荷各同志、各团体函电纷驰……恕失款接。”溪口的名声就此一炮打响,有了“民国第一镇”之称。

19311122日,国民党内派系之争加剧,加上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言论起激起全国反对,他被迫第二次下野,返回溪口。不久,日军侵占东北,中国时局日益严峻。国民党中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请蒋介石重返南京,主持大局。一时间,大人物纷纷云集溪口当说客。次年113日,蒋介石离开溪口,结束了40天的蛰居生活。

1949122日,在解放军如潮的攻势下,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迫于各方压力,蒋介石被迫第三次下野。但他在溪口架设了2部电台,遥控南京国民政府,指挥战事。然而,第三次蛰居家乡,并未为蒋介石换来转机。1949年清明节,他带领蒋经国夫妇和孙儿孙女,到母亲的墓前祭拜。也许是意识到大势已去,蒋介石涕泪横流地嘱咐儿孙们“多磕几个头”。看见蒋经国的妻子蒋方良只鞠了一躬,他大为光火,怒斥“俄国人(蒋方良是俄罗斯人)不懂礼节”。随后,蒋介石又去祭扫了父亲的墓。421日,解放军以雷霆之势横渡长江。4天后,蒋介石带着家人,黯然登上离乡的轮船。

 

蒋经国和蒋纬国:“做梦都想回大陆”

蒋经国(1910-1988)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大陆渡过的。儿时的蒋经国,曾在出生地溪口与母亲毛福梅相依为命,那里给他留下了生命最初、最美好、最温暖的记忆。当上台湾地区领导人后,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回忆在溪口的温馨生活。

1949年,客居台湾、极度苦闷的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昨晚夜色澄朗,在住宅前静坐观赏。海天无际,白云苍狗,变幻无常,遥念故乡,深感流亡之苦。”蒋经国对故乡的思念和眷恋,是全球华人共有的特质,而这种特质,往往会反映到政治决策上。蒋经国曾说:“两岸毕竟是血脉同根,政治歧见难道一直能让台湾海峡成为阻隔民族来往的鸿沟么?”为此,他多次派秘使前往大陆,谈论两岸统一问题。

“文革”结束后,大陆官方重修在“文革”中遭到破坏的蒋家祖坟和故居,并加以妥善保护。蒋经国从电视屏幕上看到大陆官方祭祀其祖母和母亲的镜头时,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他感慨道:“溪口丰镐房灯火阑珊,念亲恩,思故乡……”

蒋经国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期间,曾长期奉行“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两岸政策。但最终,乡情战胜了“三不”。

19873月初的一天,蒋经国问一位亲信幕僚:“唐诗有句描写离家很久的人回乡时心情的诗,你记得吗?”幕僚答:“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蒋经国深有感触地说:“这正是老兵们的心情,你们去好好研究,尽快实施开放大陆的办法。”不久,他在病榻上顶着国民党内保守势力的压力,决定从1987112日起,准许并接受国民党老兵和一些在大陆有亲人的民众回大陆探亲,打破两岸38年相互隔离的坚冰。但由于坚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一不切实际的信念,蒋经国无法改变两岸分治的局面。直到1988年去世,他也没能踏上祖国大陆的土地。在弥留之际,他留下遗愿,想要归葬大陆,葬在母亲身旁。

蒋经国的弟弟蒋纬国(1916-1997),同样也对祖国大陆魂牵梦绕。曾有台湾记者问蒋纬国:“将军,连你都想回大陆?”他当即答道:“我是中国人!我做梦都想回大陆! 我想大陆都想疯了!”言毕,他已是热泪盈眶,哽咽难语。

因身份特殊,蒋纬国不能回乡祭祖。1994年四五月间,他的密友吴神农回大陆探亲。行前,吴神农去见了已是78岁的蒋纬国,说探亲期间想去溪口看看蒋家故居。蒋纬国微笑颔首:“好啊! 那你帮我到我祖母坟上祭祀一下,献个花! ”此后,他时常会拿起吴神农带回的照片,一张一张地仔细翻看,并总是盯着照片发呆,眼神里透出难以言表的哀伤。

 

徐乃锦:首次回乡第一人                           徐乃锦

在蒋介石的直系后代中,首次回溪口的是蒋介石长孙蒋孝文的妻子徐乃锦。

199384日上午,徐乃锦携女儿踏上溪口的土地,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情欢迎。母女俩先来到蒋介石父母、蒋介石妹妹、毛福梅、蒋介卿等人的坟前扫墓,接着参观玉泰盐铺、丰镐房、小洋房等蒋家故居,继而游览了雪窦寺、妙高台等风景名胜。在于丈岩岩顶的栖云亭——蒋介石和长孙蒋孝文经常下棋的地方,徐乃锦对女儿说:“一定把这里拍下来,这里有你爸爸成长的足迹。”之后,徐乃锦按照溪口风俗,在丰镐房里摆了一桌“七月半羹饭”祭祖。

 

蒋孝勇:身患绝症祭祖坟                         蒋孝文夫妇

1996年身患食道癌的蒋孝勇来到大陆,希望得到北京名医的治疗。经过中医专家的诊治、调理,他的体力得到了一定的恢复。然而,疗程还未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决定:携全家访问故乡溪口,了却多年的心愿。

蒋孝勇一家分坐两架飞机:他和长子蒋友柏先期出发,妻子方智怡和次子蒋友常、幼子蒋友青随后抵达。

199682日,全家人在宁波会合,随后驱车直奔溪口。他们像其他游客一样,每人花30元买一套旅游联票,然后开始若无其事地“参观”。

蒋孝勇决定先去祭拜曾祖母王采玉。从山脚下写有“蒋母墓道”的青石牌楼到山上的墓道,有约600多米的石阶。蒋孝勇坚持要用自己的脚走上去,并感慨地对两个儿子说:“这是回乡的路,是认祖的路,40多年了才有机会走第一遭,得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上去啊。”

这一年年底,蒋孝勇离开人世,去世前,他动情地告诉妻儿:“蒋家人是中国人!

 

蒋孝刚:溪口赏梅寄情思                     蒋孝勇()

在蒋孝勇一家回溪口故乡祭祖不久后,蒋纬国夫人丘如雪和儿子蒋孝刚也回到了家乡。

19961025日,在溪口当地有关部门的协助下,蒋孝刚和母亲祭扫了曾祖母王采玉和祖母毛福梅的墓,并参观了丰镐房、小洋房、妙高台等景点。返回台湾时,母子二人还带上家乡名产:奉化芋艿头。当时已是80高龄的蒋纬国看到家乡特产时,激动得眼含泪花,连声说:“好!”、“难得!

2005315日丘如雪第二次来到溪口祭祖扫墓。

蒋纬国生前对梅花有着十分浓郁的情结。他赞扬梅花“耐得寒霜、贞洁高雅之特质,以及吾中国人行健不息”之精神。丘如雪此次到溪口后,同行的台湾好友说,溪口山青水秀,风光旖旎,可以选一块宝地,种上梅花。丘如雪欣然答应。

2006210日,民革奉化市委向丘如雪、蒋孝刚等人发出邀请,请他们到溪口观赏首度绽放的梅花。8天后,母子二人便专程回到了家乡。赏梅结束后,母子二人来到丰镐房,随后在蒋氏宗祠拜祭先祖。

关于第三次溪口之行,丘如雪说:“我爱宁波,我爱家乡,也要让孝刚不忘记家乡,这次孝刚能一起来,我尤其高兴!

 

蒋孝严:三到溪口泪满面                            蒋孝严

19939月,辞去台湾“国大代表”及国民党中央委员等职务的章孝慈,以学者身份回到大陆,赶往桂林为母亲扫墓。当时仍在台湾当局任职的章孝严,因身份问题不能一同前来。19963月,章孝慈病逝于台北。以后,认祖归宗的重任,就落到了章孝严一个人的身上。

2000823日,已辞去公职的章孝严,终于踏上了认祖之路。与他同行的,不仅有他的妻子黄美伦和二女一子,还有孝慈的遗孀赵申德和儿子、儿媳、女儿等人。次日清晨,天下着大雨。章孝严一行9人前往丰镐房祭祖。

在大陆方面的帮助下,历经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后,2003729日,章孝严正式将自己的名字改为“蒋孝严”。为此,他特地回到溪口,祭告祖宗。

200547日,蒋孝严夫妇第三次来到溪口。在祭祖仪式中,他看到,蒋家世系图上,其你“经国”的名下,已经加上了他和弟弟孝慈的名字时满眼泪花。            

                                

             蒋母之墓                              蒋孝严拜祭祖母坟

 

蒋介石孙辈:往返两岸谋发展

蒋经国生前,曾要求以“梅兰菊、松柏常青”,作为蒋家第4代的命名规则,希望这能给孙辈带来如松柏般常青的命运。如今,大部分蒋介石后代已不再过问政治,有的甚至离开了台湾,在世界各地谋发展,而“回大陆发展”,则逐渐成为蒋家第4代日渐清晰的选项。

蒋孝勇和方智怡的长子蒋友柏,是在大陆最具知名度的蒋家后人。20085月,蒋友柏在上海成立了常橙品牌策划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成为第一个把生意做到大陆的蒋介石后人。近几年,蒋友柏与大陆客户的合作多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他逐渐对大陆市场有了初步了解,但在没有准备好之前,他一 直没敢轻易踏上这块土地。“我为在大陆做生意,心态调整了5年。毕竟没有在那里实际生活过……还是要从零开始。”如今,蒋友柏已与大陆市场建立起紧密的业务往来,频繁地往返于台北和上海之间,将这两座隔着海峡的城市“拴”到了一起。

 

 

           附录六:蒋介石故居受到保护

 

早在194956日,溪口解放前夕,毛泽东就电告解放军前线指挥机关:“在占领奉化时,要告诫部队,不要破坏蒋介石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筑物。”进驻溪口的解放军2161师,从上到下,坚决贯彻执行这一指示。当时,官兵们的生活非常艰苦,粮食不够,一日三餐只能喝稀饭,但丰镐房里存放的20多袋大米,颗粒未动,其他所有物品也同样被保护起来。

(注:在此20多年前,毛泽东带领队伍上井冈山搞革命的时候,蒋介石政府却下令挖毛泽东的祖坟。)

1958年,人民解放军炮击金门时,著名民主爱国人士章士钊,特意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溪口花草无恙,奉化庐墓依然”。

1979年元旦,全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对台湾“和平统一”的方针。此后不久,经廖承志提议,中央拨出30万元专款,修缮蒋介石故居和蒋氏坟墓。

1981年,胡耀邦在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大会上,宣布“溪口茔墓修复一新,庐山美庐保养如故”,引起海外轰动。不久,在外交部官员的陪同下,13名世界知名媒体的记者首访溪口。蒋经国看到有关报道后,多次感叹:“共产党做了一件好事,这笔钱应该由我来出。”

1994年,溪口这座江南古镇,被国务院列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1996年,镇上的玉泰盐铺、丰镐房、小洋房等3处蒋介石故居,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又增加到8)      蒋介石与宋美龄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孤岛落日】(12)上册

前一篇:《孤岛落日》(14)上册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