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王先金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5513559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王先金的博文>>文史

字体大小:

《孤岛落日》(20)上册 (2017-11-05 22:35)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蒋经国病逝前哀叹:我看错了人!

 

19843月,当时蒋经国正在竞选连任台湾的“第七任总统”。在事前蒋经国出人意料地提名李登辉出任他的“副总统”搭挡。李登辉既不是国民党大陆执政期间的文职官员,也不是蒋介石时代参与军事作战的高级将领,甚至,他的国民党党龄还不足10年。资历如此浅的学者型政客怎么可能成为蒋经国晚年寻觅多时的接班人呢?

早在1978年,蒋经国就已在为自己的继任人煞费苦心。最初他也想把国民党的继任人确定在蒋家子嗣上。但长子蒋孝文多年前就患有不治之症;三子蒋孝勇在台湾商界打拼,马上让其进入政界显然有诸多难处;只有次子蒋孝武在其考虑之列。但随着蒋孝武涉嫌“江南行刺案”的内幕暴光于世,世袭交班的计划从此胎死腹中。而挑选接班人的事情便上了日程。

其实,早在1972年,蒋经国便对李登辉赏识并暗中萌重用之心。从父亲病重不能掌管台湾的实际权力时起,蒋经国就开始考虑扶持自己的党羽。此时恰逢有人推荐李登辉,李登辉又非常符合蒋经国的选才标准:既是台籍出身又没有属于李氏自己的小团体和私人势力,同时还懂得治理农业。

当时蒋经国正为台湾农业生产存在的大量问题而忧虑,而李登辉初次见面即能谈清如何解决这种种弊端,让蒋经国对他刮目相看。

李登辉在六年“政务委员”任内从不在公众场合张扬自己,但暗中不断向蒋经国提供“农业调研报告”。时间不长,蒋经国便把李登辉提到“台北市长”的要位。

蒋纬国的失误在于,他在相当长的考察与试用阶段,并没有真正看清李登辉的伪装面目。

1988113日,蒋经国突然病逝。李登辉爬上台湾最高政治宝座之初,对蒋经国生前的许多重要政治决策尚能维护执行,力图给人以民主、团结和尊重元老派的印象,一度深得好评。

然而很快就露出了隐藏已久的凶相:先是为了争夺国民党代理主席之位,利用一批少壮派人物封杀蒋介石夫人宋美龄,致使她为阻止李登辉夺取国民党党权的一封信胎死腹中;接下来,又将蒋孝勇排挤出局,最后让蒋孝勇不得不远走加拿大避祸。

李登辉控制国民党军政大权后,暗中联络并指使素与蒋家为敌的陈水扁及民进党,在高雄和台北等地大搞清除蒋家影响的活动。

李登辉对蒋经国身后的重要背叛,莫过于他与“台独分子”的勾结。蒋氏父子在世时对主张“台湾独立”的一伙反动势力始终严厉打击和镇压,李登辉上台不久,就把流亡美国的台湾最大“台独”头目彭明敏礼迎回台。两人称兄道弟,一时引起台湾政坛侧目。

1995年,面对蒋氏家族凋零的凄楚结局,蒋孝勇的遗孀方智怡女士,向海内外透露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信息,即蒋经国在病逝之前,曾对身边的家人哀叹说:“我看错了人!”

 

 

                      蒋经国死亡之谜

 

眼睛瞎了,腿也瘫痪了

1970年代,蒋经国的遗传性糖尿病已经有严重恶化的倾向,但他仍完全无视于医生开出来的饮食禁忌。特别是出外视察的时候,只要肚子饿了,看到路边摊子上有什么东西吃,他就去吃,根本不管它什么血糖不血糖。

在很短的时间内,蒋经国的糖尿病就进入了末期,也就是最可怕的并发症时期。

19866月,蒋经国从陆军官校参加校庆活动回台北后,到达官邸,他像平时一样往床上一躺。哪知他刚一躺下去,突然觉得左眼眼前一片漆黑,由于糖尿病引起的病变,眼球上方新生小血管破裂,使眼球内水晶体充满鲜血,而阻碍视线,他大惊失色,高声叫喊:“我看不见了! 我看不见了!”蒋经国左眼的视力因此完全丧失。但是,他自己并不太注意,依旧终日为了政务东奔西走,更严重的是,蒋经国向来不把医生的建议当作一回事。他甚至跟医生讲:“我的病由你们负责控制,我吃东西由我自己负责!”等到病情严重的时候,却要医生扮演治病救命的角色。

糖尿病的病变,还造成了蒋经国的脚部神经组织麻痹,晚年他的下半身肌肉,萎缩的情况愈来愈严重。他的双腿站久了就支撑不住,走起路来总是喊累,医生也没有更好的良策,只有让他坐轮椅。到后来,蒋经国的皮肤的感觉神经都变得很迟钝,时常皮肤破了还不知道。皮肤开始像蛇蜕化脱皮一样,一片一片地脱落。

 

蒋经国临终时竟无子孙在病床守候

长子蒋孝文(1935-1989),喜喝酒,终日自我麻醉,最终走上卧病不起的末路。蒋孝文昏迷后,蒋经国到医院去看望病中的儿子,不禁悲从中来,不断轻声重复:“爸爸对不起你!”蒋经国的愧疚主要是没能给儿子一个健康的身体,蒋孝文继承了蒋经国从毛夫人遗传来的糖尿病。

次子蒋孝武(1945-1991),因1984年发生的江南命案,外界认为他是唆使行凶的幕后主使人,最后,压力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蒋经国只好让蒋孝武远离暴风中心,走上“出使”新加坡的“放逐路”。

长女蒋孝章(1938年生),因婚姻不令蒋经国满意,而且兄弟对她的丈夫有几次不礼貌的言行,所以导致她很少回台湾。

唯一能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小儿子蒋孝勇(1948-1996),他成为蒋经国晚年最信任的亲人。

在孙儿辈当中,最让蒋经国疼爱的就是孙女蒋友梅(蒋孝文和徐乃锦的独生女)。蒋友梅出生没多久,父母将她托给蒋经国、蒋方良抚养,深获蒋经国夫妇宠爱。蒋经国每天回到家,第一句话必定是说:“友梅! 阿爷(即爷爷)回来啰!”然后进屋抱起蒋友梅亲吻。

蒋友梅长大了,蒋家就送她出国求学,蒋经国最初不舍得,最后想到儿孙长大了本来就是要一个一个离开的,才满心不愿意地让蒋友梅出国。

有一次蒋经国已经卧病床榻,蒋友梅抽空回台湾来看她的 “阿爷”(蒋经国),蒋经国精神为之一振,病情好像好了一半。蒋友梅腻在蒋经国的怀里,爷孙俩情深无限。这时,蒋经国忽然开口说:“友梅啊! 你不要走好不好?在台湾陪阿爷好吗?”蒋经国说完,蒋友梅在他怀里撒娇说:“不行啦! 我还要去英国哩!

1988112日那晚,和平常任何一个星期二晚上一样,蒋经国烦躁不安。这与每周三的国民党中常会开会日有关。蒋经国是非常重视中常会的,每次会前,他都要做充分的准备。而每逢星期三开会日,蒋经国食道敏感的老毛病就会准时发作,严重时只能请轮值的中常委代他主持会议。

113日清晨,“总统府”机要室主任王家骅赶到蒋经国居住的七海官邸时,蒋经国身体并未表现出异状。他只是告诉王家骅说:“昨天没睡好,精神不大好,东西也不想吃。”王家骅就劝他不去开会,留在家里休息。蒋经国听从建议,重新躺下休息。然而没有多久,蒋经国就醒了,说睡不着,有点恶心,又吃不下饭。随即,他呕了一阵子,没有吐出什么来。

蒋经国非常不舒服,一直捂着肚子喊疼,整个上午就这样扶着又躺又坐,把内卫副官翁元和另外一位副官折腾个半死。

蒋经国忍不住身体的痛苦,说:“你们找人想想办法,我实在痛苦得不得了啊! 我全身都不舒服啊! 拜托你们,请救救我。”侍卫官请医师诊治,在官邸值班的“荣总”医师姜洪霆为蒋经国打了点滴。

这时已经是9点多钟了,蒋经国非常痛苦地对侍卫翁元说:“你们找人想想办法,我实在痛苦得不得了啊! 我全身都不舒服啊!”恰逢那天专门负责蒋经国胃肠疾病的专家罗光瑞不在台北,“总统”医疗小组召集人姜必宁来到七海官邸。姜必宁是心脏内科权威,他也没办法为蒋经国的“胃病”做出诊治,只是吩咐护理人员先替蒋经国注射营养针剂。

过了一会儿,蒋经国又睡着了。

到了11点多的时候,蒋孝勇到蒋经国房间探望他的父亲。父亲那时睡得很好,不但睡着了,还打呼噜。他告诉侍从说,要到士林宫邸和宋美龄吃饭。随后,他就离开了。蒋孝勇走了不久,蒋经国就醒了。蒋经国问翁元:“咦! 孝文呢?”翁元答道:“他现在外面餐厅进餐。”蒋经国又问:“那孝武呢?”翁答:“孝武先生现在在新加坡工作。”蒋经国只轻轻哦了一声,就又躺在床铺上。

大约1240分,蒋经国竟然大口大口吐了一床血,翁元立即向医官报告,并将蒋经国脸上和棉被上的血渍处理干净,医生忙着急救用药,护士小姐也过来帮忙,大家都以为情况大概已经稍稍稳定下来。可是谁晓得,大概1255分左右,蒋经国又开始第二次吐血。他吐完之后,头一歪,眼一闭,就倒在床上,再没有一丝动静。

蒋经国便这样没有留下一句遗言,离开了人间。

当天,除了一个神经有些失常的孝文在跟前,“孝”字辈没有一个人在他病床边守候,他最疼爱的孙儿也远在国外。

据姜必宁在蒋经国病逝后的国民党中常会上报告:由于蒋经国“突然大量吐血,迅即引发休克及心脏呼吸衰竭,立即召集医疗小组以人工心脏复苏术抢救无效,延至(下午)350分心跳停止,瞳孔散大,而告逝世”。

 

 传言被人谋害致死

对蒋经国逝世,外界有许多猜疑。

最先对蒋经国猝然死去提出质疑的是蒋经国的两个儿子蒋孝勇、蒋孝武。蒋经国猝死事先毫无征兆,儿子蒋孝勇夫妇当时还在台北双溪博物馆参观画展。

去世当天,他的医疗小组居然远在台湾南部,没有得到任何预警。以一岛之主身份的“蒋总统”来说,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也不应当发生的。病逝前一天,他尚在“总统府”办公,召见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李焕,询问国民党十三大的筹备情况,丝毫没有病入膏肓的迹象,他本人一再表示“身体还可以撑下去”。所以,真的事到临头时,国民党内人士还是猝不及防的。

台湾岛内流传一个可怕的猜测,说蒋经国是被人谋害而死。因医疗专家断言,糖尿病患者不会七孔流血而亡。蒋经国患的是糖尿病,死时却从口角、鼻孔、耳孔四处流血,无法擦尽。七窍流血,应验了中国民间会说的中毒暴亡之说。

    据史料记载,为擦蒋经国七窍流出的血迹,护士们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

蒋经国病逝后,台湾大学糖尿病专家林瑞曾公开提出质疑:“糖尿病本身并不会直接致命,即使糖尿病与心脏病并发也不可能造成吐血现象。”专家们认为,只有颈部(食道旁)的动脉破裂才可以导致七窍大出血,从而造成病人呼吸困难,窒息休克而死亡。时间是1988113日。

“立法委员”吴淑珍向“行政院”提出紧急质询,要求召集专家对蒋经国死因进行分析,并鉴定医疗小组在整个医疗及急救过程中有无违失之处,及追究责任,以有所交代。

对于这样的风波,姜必宁说:“经国先生的病因,远比外人了解的复杂而严重。‘政府’基于善意的考虑,始终无法公布详情。”对于蒋经国的真正死因,姜必宁有难言之隐。蒋经国医疗小组另一位医师声称:“‘总统’过世的远因是糖尿病,近因则是胃的血管破裂;而胃血管破裂是由于胃酸增加;胃酸增加,表示‘总统’一定有烦恼。”

 

    蒋经国是被累死的?是被民进党气死的?

关于蒋经国的死因,还有种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蒋经国是被累死的。台湾某刊曾发文分析说,蒋经国被累死“主要是由于他‘事必躬亲’的个性所以致之”。

还有言论说:蒋经国是被民进党气死的。19871225日,蒋经国坐轮椅参加“行宪纪念日”大会。台下的民进党11位“国大代表”高举横幅大声抗议、喧哗,高喊“‘国会’全面改选”,似乎已将箭头对准了蒋经国,致使他气急攻心。从1225日到110日,蒋经国心情一直不好,不愿多说话。10日那天,蒋孝勇陪侍床前。好长一阵子无语之后,蒋经国开口说:“我一辈子为他们如此付出,等到我油尽灯枯时,还要给我这种羞辱,真是于心何忍心。”这种说法,与“蒋经国有烦恼之事导致胃酸增加、血管破裂”似相吻合。

 

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关?

    也有人说,蒋经国的去世还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一定的关系。

    20世纪70年代末,台湾当局凭借其雄厚的民用基础,秘密发展核武器。到了1986年,台湾已经有了在短期内生产核武器的能力,并曾在屏东九鹏新武器试验基地进行了小型核试爆。到1987年底时,估计只差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制造出原子弹。

    然而,正在这个节骨眼上,美国精心策划的“张宪义事件”发生了。198819日,台湾核能研究所副所长张宪义上校窃取核武器计划机密文件后,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叛逃到美国,将其掌握的台湾研制核武器的内幕和盘托出。顿时,全美上下一片哗然。

    美国立即向台湾施压,要求终止其核武器发展计划。原来张宪义早年在赴美期间,就已被美国中情局策反成为间谍,并安插在台湾核武器研制核心部门,台湾核武器计划的一举一动尽在美国的掌握之中。这一事件发生后,台湾当局内部极为震惊,蒋氏父子十年的苦心经营前功尽弃。

    5天后,美国代表团抵台,开始拆除台湾价值185亿美元的重水反应堆。台湾当局在惨重的惩罚面前,不得不承诺,以后不再发展核武器。

 

 

                 “蒋经国死得太早了”

 

“共产作风”惹国民党非议

蒋经国是蒋介石的长子,乳名建丰,号经国。1925年,15岁的蒋经国终于争取到蒋介石的同意,前往苏联留学。

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学,蒋经国有了一个俄国名字: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伊利扎洛夫。不久,蒋经国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他的团小组长是邓小平(当时名叫邓希贤),两人交情甚笃。

1927年,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宣布实行“清党”,开始“反苏反共”。作为蒋介石之子,蒋经国终于在一次会议中步上讲台,宣称“不是以蒋介石儿子身份发言,而是以共青团之子的身份讲话”,谴责父亲是“叛徒、杀人凶手”。在1935年至1936年底西安事变之前这段局势混沌不明的时间里,蒋经国数次被斯大林召见。19361116日,蒋经国申请加入苏联共产党,成为正式党员。

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建立起抗日统一战线。蒋经国于1937419日抵达杭州,回到了阔别整整12年的祖国。父子终于见面之时,蒋经国便扑通跪下,向父亲三叩首。

年轻时的共产主义理想和留苏12年的经历,对蒋经国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日后他以苏联式的组织培训机制,改革国民党干部体系;经济上采取的决策措施,也带着浓重的苏联色彩。蒋经国曾邀请苏联军事顾问到南昌反法西斯集会上演讲,他本人还受邀到新四军驻南昌联络办事处演讲。这立即为他招来了许多非议,越来越多的国民党要员形容他有严重的“共产作风”。蒋介石在流言之下,交代特务头子戴笠插手此事。

蒋经国刚回国时,蒋介石通过戴笠指示文强,每个月找蒋经国谈话一次,做他的思想工作,消除共产党的影响。回国后的蒋经国,从担任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开始,逐步成长为父亲的左膀右臂。目睹蒋经国在赣南整顿社会秩序、发展经济取得骄人成绩之后,蒋介石安排他一步步实现了对政权的掌控。

 

高调“反共”,进入权力核心

抗战胜利后,蒋经国一直跟在蒋介石身边。虽未在政府中担任职务,但他积极扩充自己在“三青团”内部的力量,在国民党内羽翼渐丰。而蒋介石在内战节节失败、众叛亲离之下,对儿子也愈加信任,父子感情终于重归亲密无间。

1949年,蒋经国随蒋介石飞往台湾,从此永别大陆。又一个12年,他完成了由“红”转“白”的全过程。曾经的红色经历在他身上留下的,唯有在苏联养成的清廉与亲民作风。这也成了他日后能够在台湾力行“革新”、赢得民心的关键。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蒋介石为了培养蒋经国,帮他进入权力核心,可谓煞费苦心。他让蒋经国进入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负责“武装国民党员的精神意志、强化他们反共的力量,来稳定台湾的情势”。

1973年,蒋介石把许多事情都交给蒋经国。同年3月,邓小平回到中共中央,周恩来首先把大部分涉外事务交给了他。邓小平立刻宣布:北京已经准备好,可以跟台北直接谈判统一问题。邓小平说,在现阶段,“优先考虑用和平方式(统一)……”。

蒋经国与蒋介石一样,一生奉行“一个中国”立场。他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两岸是血脉同根。政治岐见难道一直能够让台湾海峡成为阻隔民族往来的鸿沟吗?重建一个自由、民主、统一的中国,既不是梦想,也不是幻想。”

 

与邓小平联手搭建两岸和平

197911日,中美正式建交。为了安抚党内和民众的情绪,蒋经国奉行“三不”政策,即与大陆“不妥协、不谈判、不接触”。此提法一出台,立即遭到海内外舆论的批评。“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就成了突破口。国民党败退台湾时,带来了数10万大陆籍军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兵们处于被排斥和孤立无援的境地。同时,台湾当局禁止退伍军人返乡。这些已近垂暮之年的老兵无法回归故土,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此时,中国大陆用行动争取两岸统一。197911日,国防部长徐向前发布消息,称金门炮击正式停止。同一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示好。北京对台办负责人廖承志也发表了致蒋经国“老弟”的一封分开信,提议国、共第三次合作。

但蒋经国对邓小平的这一和平攻势,反应相当敏锐。台北方面一方面很坚定地谢绝廖承志来访,蒋经国说:共产党提议两岸对话,是“旧瓶装新酒”。但另一方面,蒋经国也认为:北京现在热切鼓励两岸之间扩大经济、社会、文化交流,长此以往,对台湾必然是利大于弊。如果两岸人民旅行、贸易往来审慎发展,必可提升台湾在全中国的形象和影响力。

可以说:早在20世纪80年代即将开始的时候,两岸修好的舞台,已经由邓小平和蒋经国“联手搭建”完毕。

1981年,邓小平进一步向蒋经国“示好”。中共中央下达指令给浙江溪口地方党委,修缮丰镐房以及蒋经国母亲、祖母的坟墓。溪口墓地修葺一新的照片,被迅速但又秘密地送进了台湾“总统府”。蒋经国看到故乡,不禁老泪纵横。

邓小平还对“一国两制”统一模式,提供法理架构。他指示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台湾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殊地位。“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亦即对它现在的经济、政治、社会和司法制度有控制权。

随着时间的推移,蒋经国认为两岸谈判的时机已经慢慢成熟。但在台北和北京之间进行正式对话之际,“中间人”是不能缺少的。蒋经国把这个敏感的角色只托付给了新加坡总理李光耀。

邓小平至少有一次通过李光耀,向“我在莫斯科的同学”蒋经国致以问候。

1987年,台湾发生多种变化,其中最富戏剧性的当推1987104日,国民党开放党禁、报禁之后,再全面开放岛内民众前往大陆旅行,这一举动,等于背叛了蒋家王朝整个的反共斗争。接下来两个月里,申请到大陆探亲的台湾居民有几万人。蒋经国很满意。

 

邓小平:“经国死得太早了”

1988年元旦,在蒋经国的指示下,台湾正式结束对报纸的限证(维持在29)、限张(维持在每天对开3)的禁令;数天之内有200家左右的新出版物,向有关机关办理登记,街头立刻出现许多新兴画报。同时也有60多个政治团体申请注册成立政党。后来,包括民主进步党在内,共有20个政治组织获得通过,正式成立政党。1988113日下午,蒋经国在午睡中突发胃肠道大出血,经抢救无效去世。中共中央发了唁电:“惊悉中国国民党主席蒋经国先生不幸逝世,深表哀悼,并向蒋经国先生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蒋经国死后,台湾局势日益演变,邓小平曾感慨地说:“如果蒋经国还健在,中国的统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和复杂。国民党和共产党过去有过两次合作的经验。我不相信国共之间不会有第三次合作。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了。”

 

 

                     蒋经国安厝头寮

 

    1988130日上午,在大溪镇的“头寮宾馆”举行了蒋经国灵柩的奉安仪式,离此两公里远的地方是其父蒋介石灵柩停放处慈湖宾馆,蒋家父子都没有下葬,他们要等到祖国统一后的那天,回到远在大陆的故乡。

蒋经国死后第二天,即114日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在北京向国民党方面和死者家属发了唁电,并公开发表谈话,以示哀悼。

    头寮和慈湖,同属桃园县大溪镇福安里。据说,蒋介石当年对“福安里”这个名称很喜欢,以为是“幸福平安”的所在,正因为这样,老蒋、小蒋的陵寝都选择在福安里慈湖和头寮。                  蒋经国灵柩停放处

    头寮的这座四合院,原是规模很小的头寮宾馆,19627月落成。其实,“头寮宾馆”之称,只是对外遮人耳目而已。当时建造这座宾馆,并不是为了接待旅客,而是存放“总统府”的一部分重要文件以及档案资料。蒋介石毕生“文经武略”的重要文卷以及《蒋氏家谱》,都存放在这里。

蒋经国在1988113日去世之后,130日安厝于此,这里改称“大溪陵寝”。原本存放的文件、档案,移往阳明山的阳明书屋保存。蒋经国选择了离慈湖很近的头寮作为自己的安厝之所,据说是为了表示对父亲“随伺在侧”的心愿。

蒋经国陵寝外观、形制与蒋介石的陵寝相似,但规模要小一些。和蒋介石一样,蒋经国的遗体同样经过防腐处理。据说,蒋经国的遗体防腐处理比蒋介石的要好。蒋介石遗体防腐技术比较传统:先在遗体上打4个洞,然后将福尔马林注入遗体。而给蒋经国遗体进行防腐处理时,技术更先进,只在遗体上打了两个洞,且防腐性能更好。

蒋经国的灵柩安放于院内正厅,正中是遗像和分立的旗帜。正厅的对面有一个房间将蒋经国原在“总统府”的办公室“搬”了过来。房间正中摆着一张大办公桌,后方墙中央悬挂着蒋介石的画像,两边各挂一个条幅,右边写着“以国家兴亡为己任”,左边写着“置个人生死于度外”。

    蒋经国虽说是“子袭父位”,如同封建王朝皇帝的世袭一般。但蒋经国在台湾的威信,大大高于其父蒋介石。

    在蒋介石去世之后,蒋经国对台湾地区政治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他在台湾地区深得民心,便在于他进行的改革。

    蒋经国决意走出蒋介石的阴影,在政治上进行了一系列大幅度的改革。首先决定解除实行多年的戒严令,1987715日,台湾宣布“解除戒严,开放组党”;其次,1987112日,允许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第三,蒋经国大力启用“本省人”担任政府要员。蒋经国改变了蒋家政权那种强权、专制的形象。

    1988113日,蒋经国病逝,终年79岁。如果说,在蒋介石出殡时,是以当局动员百姓送灵,那么在蒋经国出殡时,百姓大都出于自愿为他送行。

    2003113日,蒋经国逝世15周年纪念日时,国民党、亲民党高层人士纷至沓来,前来头寮宾馆蒋经国灵前拜谒。

    那天第一个来此的是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清晨6时半就前往谒陵。宋楚瑜曾担任蒋经国秘书。他在头寮说,台湾人怀念蒋经国“节用、爱民、平实”的政风。

    第二个到头寮的是台北市长马英九,他在上午7时谒蒋经国陵,并在蒋经国的灵前下跪,行叩拜大礼。曾担任蒋经国英文秘书的马英九,对蒋经国怀有深厚的感情。

    接着到来的是国民党主席连战,他在上午率领国民党高级人士在蒋经国的灵前致敬。

    由蒋经国一手提拔的李登辉,没有到头寮拜谒。

 

 

                   蒋经国遗孀晚年孤寂

 

      丈夫一句话  从此不打牌

                                    蒋方良、宋美龄

    蒋方良是个俄国人,是个出身工人家庭的孤儿。她从小失去双亲,与姐姐相依为命。她16岁在工厂当女工时,有一回在路上遭恶汉骚扰,蒋经国英雄救美,之后两人开始交往。                                            

蒋方良以在俄国冰封大地独自成长的坚毅,克服接踵而来的挑战和压力,1935年,她和蒋经国在苏联结婚,生下蒋孝文,一家三口生活重担全落在她一人身上,无怨无悔。                              蒋方良、蒋纬国晚年

从苏联到中国大陆,蒋方良没让蒋家失望,她彻底将自己改造成一个中国人,一口宁波话讲得比蒋经国道地。只不过,好不容易把自己转换成中国人,蒋家政权却节节败退,如同千万个家庭走上逃亡之路,她在蒋经国的安排下,带着蒋孝文、蒋孝章、蒋孝武及蒋孝勇四个儿女先到台湾落脚。大陆是怎么沦陷的?她这个俄国媳妇无权过问,不过令她忧心的是留在大陆作最后努力的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的安危。

从大陆到台湾,对蒋方良而言,像是又失去一个故乡,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她自我安慰,孩子丈夫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在台湾四十多年的日子里,她既回不了俄国,也踩不到大陆故土,对故乡的强烈思念,也只能埋在心底最深处。

来到台湾的蒋方良个性仍十分开朗,他们一家六口住在长安东路时,蒋经国的权势还不大,一家子常四处游玩、逛街。蒋方良也如一般家庭主妇,自己操作家务,邻居都可以看到蒋经国的外国太太做家务的身影。

    但随着蒋经国在政治的成就,蒋方良的生活有了莫大的转变。他们搬离长安路住进大直七海官邸,男主人的权力愈来愈大,女主人却愈来愈沉默。戒备森严的官邸,像有一道高墙将蒋方良和外面世界隔了开来。

有一天,蒋经国告诉她,不希望人家讲:“院长夫人也打麻将。”就这一句话,蒋方良自此没上过牌桌。而打高尔夫球的嗜好,也因为一次她乘新的座车去打球,遭到蒋经国指责后,便放弃了。                        

蒋经国在世时,蒋家对家庭成员的生日十分重视,包括蒋经国、蒋方良和四个儿女的生日,以及蒋经国夫妇的结婚纪念日,全家一定回家团聚在一起,举办一场简单的家宴,切蛋糕、开香槟。有时蒋经国兴致高,除了当场亲吻蒋方良外,也会在儿女们的起哄、簇拥下,与爱妻跳起舞来。

    后来,儿女长大各自成家,官邸内只剩两老彼此扶持,蒋方良的日子寂寞、孤独,但总还有个老伴可依靠;只是,这依靠随着蒋经国和三个儿子相继去世,也逐渐消失无踪。

    谁也没想到,蒋方良儿女成群,老来竟会饱尝孤寂和凄凉。1988年蒋经国去世后,短短的8年内,蒋方良的三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病逝,这是她生命中的椎心之痛。

大儿子蒋孝文在蒋经国走后第二年,因鼻咽癌过世,这是蒋方良首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戚。本被外放新加坡的二儿子蒋孝武挂念年迈母亲孤苦无依,在父亲逝世后,积极请调回台,未料在新职就任前夕,突然病逝医院。这个打击让蒋方良崩溃,她再怎么坚强,也无法抑制情绪,在众人面前掩面而泣。

    1996年底,她仅存的小儿子蒋孝勇也因食道癌在医院过世。

    随着孩子们不断离世,蒋方良变得不言不语也不再哭泣,她经常一个人痴痴地凝望蒋经国和四个孩子的照片,一看就是大半天,那脸上无助的神情,看了令人心酸。 

 

 

                 情同姐妹的管家“阿宝姐”离去

 

    蒋经国的遗孀蒋方良20005月将要过84岁生日,但最近她又经历了人生中一次痛苦的别离。蒋方良的伤心,是因为在她身边50多年跟她情同姐妹的管家“阿宝姐”日前退休到宁波老家定居,使本已孤寂的蒋方良更加寂寞。

    本名林阿玲,今年85岁的“阿宝姐”,一直是蒋方良在生活上很得力的左右手。常进出台北蒋经国七海官邸的人都了解“阿宝姐”在蒋家的地位以及她对蒋方良的重要。蒋经国逝世12年来,她是唯一陪着蒋方良度过寂寞岁月的人。为了蒋家,“阿宝姐”一生未嫁,大陆老家的侄子辈一再要求她回老家养老,可是“阿宝姐”舍不得离开蒋方良。

    “总统”大选前,“阿宝姐”已向蒋方良表明辞意。选后,蒋方良虽然还是不断地留她,要她回大陆看看就行了,不要定居,但“阿宝姐”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依,一门心思要定居。无奈,强扭的瓜不甜,最后蒋方良只好答应放“阿宝姐”走。

    对这一对都80多岁的老姐妹而言,此番别离,可真就是生离死别了,因此随着离别的日子愈近,蒋方良的离情就愈浓,以至于夜不能寐,甚至数度落泪。

    如今“阿宝姐”已经走了,蒋方良一如往常又开始过着简朴、没消遣、寂寞、不去麻烦人的生活,看她那种不受任何外在环境影响,一贯安于平凡的生活态度,着实令人佩服。                                  晚年蒋方良

 

   病重住院

    宋美龄逝世周年特展前夕,传出另一位蒋夫人蒋方良病重入院的消息。

    现年(2004)88年、深居简的蒋方良,长年为慢性阻塞性肺气肿所苦,十多年前也曾突发小中风,四年多前查出肺癌。

    在蒋方良住院及插管消息传出后,她就诊的荣总医院出现台湾各方政界要人,从陈水扁、吕秀莲,到宋楚瑜、马英九都来探望。

20045月,蒋家后代为蒋方良庆祝生日外,外界几乎很少听到有关这位蒋夫人的消息。

在此之前,蒋方良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03年初,蒋经国逝世15周年当天,她意外地在大溪头寮出现。坐着轮椅的她戴着墨镜,在安全人员的陪同下,她静静地凝视灵寝40多分钟才离开。

    蒋方良来自俄国的血统,为蒋家后代基因产生重要改变,从三个儿子都是标准混血儿的浓眉大眼外,第四代的蒋家人不少都有着非常洋化的外表。以蒋孝勇和方智怡所生的三个儿子为例,每个都是标准的混血帅哥。洋化的外表成为蒋家后代的特征之一。

 

    听乡音解乡愁

    中国人讲叶落归根。对蒋方良而言,应该是丈夫、孩子在哪儿,哪里就是她的根吧。晚年的蒋方良究竟想不想回故乡看看,外界无从得知。

    不过,蒋方良思乡的情绪从她身旁的人多少可窥知。在蒋家执政的日子里,政治环境的限制,让蒋方良即使梦牵故土,也盼不到归期。实在压抑不住思绪时,蒋经国会陪她小酌几杯伏特加,两人用俄语交谈,借以抚慰孤寂又无奈的心灵。

    11年前,蒋方良曾“会见”俄国明克斯的市长和副市长,这是她在台湾首度和家乡人见面,也是她晚年难得的欢愉时刻。之后,她还去听了俄罗斯小提琴家的演奏会。乡音是最能让蒋方良快乐起来的良药。因此,这些年由媳妇、孙子举办的家庭聚会,都会特意邀请到台湾留学的俄国学生参加,以俄语陪蒋方良聊聊天,说说家乡的事,期盼以此一解老人的乡愁。

    “蒋方良的一位老友,12年来一直试图联络她却不得其门而入。”曾经到过蒋方良家乡的台湾留学生李雅丽感叹地说。

    李雅丽于2002年从大雪纷飞的西伯利亚带了一封信回台湾,信是89岁高龄的玛莎老人写的,她是当年蒋方良乌拉尔重钢铁厂的同事兼好友。而乌拉尔重钢铁厂是蒋经国和蒋方良相识、相恋而结婚的之地。               蒋方良去世

十多年前,玛莎老人便试图通过信件和老友联络,无奈虽然“蒋家王朝”早已不复存在,但蒋方良依旧未摆脱蒋家政治图腾带来的禁锢,以致连一封来自家乡的问候信都难以到达她的手中。现在蒋方良病重,想要归乡与老友见一面的愿望,似乎更是遥不可及。

 

   蒋方良去世

    20041215日,蒋方良因肺肿瘤导致呼吸衰竭,在台北病逝,亨年90岁。

    1216日,设在台北荣总医院的蒋方良女士灵堂,开始对外开放,包括台湾政党要员、蒋家亲朋好友和一些民众都到现场志哀。

    经过连夜赶工,台北荣总介寿堂以百合和玫瑰等白色花朵布置灵堂,正中央是紫色兰花缀成的十字架,上写着“母亲大人、安息主怀”,由她三位媳妇署名敬挽,上方则是蒋方良一帧面露微笑的遗照。灵堂简单素雅,维持一贯的朴实形象。

    许多台湾民众上午8时许就赶到了蒋方良灵堂前,也有从澳门来的人士,还有老人坐着轮椅赶来。灵堂9时一开放,即有民众跪倒灵前痛哭失声,一位朱老先生进灵堂就三跪九叩,现场气氛令人动容。

    国民党主席连战率萧万长、吴伯雄、江丙坤副主席等人到蒋方良女士灵前鞠躬默哀致意。

    台湾政坛也有不少人前来吊唁,有王金平、郝柏村、邱创焕、许水德及蒋仲苓等等。

    九十高龄的王升老泪纵横表示,方良女士非常贤慧,他推崇方良女士具有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平常不打牌不喝酒,只喜打高尔夫球。后来因为蒋经国认为高尔夫球是贵族运动,不符合当时的俭朴风气,蒋方良戒掉了这项嗜好。

    最后半年照料蒋方良女士的医生说,在病榻前,她问护士可不可以和先生葬在一起,这也是蒋方良的最后遗言。

    中午1230分许,李登辉来到蒋方良女士灵前鞠躬致意,他的到来令许多人感到错愕。

    李登辉独自一人走到蒋方良灵前鞠躬,随即趋向家属代表方智怡、蒋友柏等人握手致意,之后快步驱车离去。在场吊唁的民众发现是李登辉来访,开始一阵谩骂,不过李登辉来得快、走得急,他有自知之明,让想上前吵架的民众根本没机会。

    1216日上午,蒋孝刚到章孝严办公室,商讨蒋方良治丧以及章孝严参加家祭等相关事宜。

    蒋孝刚对章孝严说明蒋方良去世的经过,至于章孝严是否参加家祭,还要和蒋徐乃锦等人联系后,才会作出最后的决定。章孝严认祖归宗,改回姓蒋一事,章孝严低调表示,目前对于改姓一事没有任何时间表。

    蒋方良病逝后,她最痛爱的女儿蒋孝章却一直不见踪影。据说,蒋孝章最近五六年病重,难以承受长途飞行,因此可能无法从美国返台奔丧,而将由夫婿俞扬和代表出席。据了解,蒋孝章在得知母亲过世的消息,再加上自己体力不继,医生不准她搭机进行超过十小时的长途飞行,她已经为此哭了整整两个晚上。

    蒋方良去世后,俄罗斯一些电视台和报纸16日都以显著版面报道此事。

    蒋方良女士去世的消息已经传到俄罗斯距离莫斯科近三千公里的叶卡捷琳堡乌拉尔重机厂。有记者打电话给住在工厂住宅的玛莎。她说,“我已经知道芬娜走了!”

    93岁、声音洪亮的玛莎,与已经去世的丈夫彼得,是蒋方良与蒋经国在乌拉尔重机厂最要好的朋友。玛莎接到电话时一直追问蒋方良确实的去世时间,记者告诉她是莫斯科时间15日清晨7时,“台北与莫斯科时差5小时”,她听完后,喃喃自语地说:“芬娜就这样走了。”

    玛莎在电话中最后说:“对于芬娜去世,我非常难过。不过接到你的电话我很高兴。”一位西伯利亚年近百岁的俄国老妇人,以体贴直率的态度表现她对少年时代友人的无限怀念与追思。

 

    1227日,为蒋方良女士举行了公祭,陈水扁、吕秀莲前往致祭,国民党大老李焕、郝柏村、邱创焕、施启扬为蒋方良灵柩盖旗。

    国民党由主席连战率领副主席等一班人致祭,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当天由美国旧金山赶回台北,随即在上午9时来到荣总医院致祭。

    蒋方良独生女蒋孝章因健康原因,未能从美国返台奔丧,由夫婿俞扬和代为发表追怀母亲《痛诀最敬爱的慈母大人》文。

    公祭后,移灵基隆南荣火葬场火化。下午1时多,蒋友柏捧着遗照、蒋友松捧着骨灰坛步出火葬场,随后移灵大溪头寮蒋经国灵榇旁暂厝。

    蒋方良和蒋经国育有三子一女,蒋孝文、蒋孝武、蒋孝勇与蒋孝章;1988年蒋经国去世,之后蒋方良三个儿子也相继去世,而女儿蒋孝章长期住在国外。丧夫失子的哀恸,使蒋方良变得更沉默,她以更大更深的沉默面对这一生的打击。

    他乡生白发,旧国见青山。蒋方良自从离开俄国后,她再也没有看过祖国的青山。伴她长眠的,是饶有中国文化符号含义的五指山。

    宋美龄曾说自己,除了长相,其余一切都很西方。蒋方良则刚好相反,除了长相,其他的一切十分中国。她勤俭、温婉,专心当个贤内助,完全是中国传统妇女的典型。不过这两位蒋夫人也有相同的地方:两人都度过漫长孤寡的后半生,她们两人的特殊性格和形象,已成绝响。

 

 

            “江南案”断送蒋家“世袭”前途

 

蒋经国上台后,给人特别亲民的印象,常常穿着夹克便装走访“民间”。结交许多“民间友人”,给人的印象越来越好。但是1984年发生的“江南案”,让大家彻底失望了一次。

江南本名刘宜良,是台湾报社的驻美特派记者,也有说法他其实是收集情报的特工身份。江南在美国期间写了《蒋经国传》,并在美国报上连载。这本传记,详细地记载了蒋家内部的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以及国民党内部派系的争权斗争历史。因此,台湾当局认为他是心生不满而污蔑蒋家。当时的情报局长汪希苓经人介绍认识“竹联帮”帮主陈启礼,他就派竹联帮帮众赴美国“锄奸”,在旧金山暗杀了江南。

结果这件事干得不够干净利落,加上陈启礼已经先行录了一卷自保录音带让别人保管,因此马上被查出来跟台湾当局有关。美国政府为此大怒,台湾情报机构公然派杀手到美国本土上刺杀了已经是美国公民的江南。又有一说,江南原来也是美国国家情报局的线民,所以美国才那么积极介入。

当事人后来都四处逃亡,陈启礼也逃回了台湾。蒋经国是否知情,现在还是众说纷纭,但执行策划者是他的儿子蒋孝武。蒋孝武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为蒋经国的接班人的,后来虽然他没事,但从此被外放到岛外冷冻着。

 

 

                 蒋家王朝  人去楼空

 

    “总统府”:见证权威变迁

“总统府”位于台北市中正区重庆南路一段122号,坐西向东,是一组红白相间、设计精美的日式建筑,原是日本侵占台湾时期的台湾“总督府”。蒋介石败退到台湾后不久“复行视事”,将这里改成了他的“总统府”。19754月蒋介石死后,由“副总统”严家淦继任,但实权掌握在“行政院长”蒋经国手里。严家淦任期结束后,即由蒋经国继任。

“总统府”是蒋氏父子正式办公场所和接待外宾的地方。每年1010日,台湾当局都在这里举行“国庆”集会,蒋介石一次又一次地在这里发出“反攻大陆”的号召,蒋经国当权时说得更多的则是“革新保台”。

李登辉担任台湾“总统”后,效仿美国白宫,将“总统府”非办公区域部分空间开放供民众参观。

2004319日下午,突然发生竞选连任的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吕秀莲在台南遭枪击案,当时情势相当混乱,在获悉“总统府”将举行记者招待会后,大陆驻台记者陈斌华勇闯“总统府”,使他成为除那些叛变投敌的“反共义士”外,在1949年后进入台湾“总统府”的大陆第一人。

选举结束后,意外受挫的泛兰阵营在“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举行了长时间的大型集会抗议活动;再后来,先是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率领的“红衫军”,后是一波波的“倒扁”游行集会,直至2008520日,“总统府”换了新主人马英九,周遭终于清静了许多。

台湾“总统府”再也见不到蒋家人的影子了。

 

阳明山:幕后权力中枢

阳明山下,有蒋介石的士林官邸;山上有蒋介石和宋美龄钟爱流连的两处“行馆”:草山行馆、阳明书屋。蒋介石领党理政整军,大计多从此三处出。因此可以说,蒋介石时期,台湾当局真正的权力中枢并不在“总统府”,而是市郊的阳明山。

阳明山原名草山,因山上茅草丛生而得名,海拔443米。蒋介石退居台湾后,经常偕宋美龄上山散步,思考“复兴大计”。因为觉得山名有“落草为寇”之嫌,又见山色空明,也为了纪念他所景仰的明代哲学家王阳明,蒋介石在1950年下令将草山改称阳明山,并在这里设立官邸、行馆。

士林官邸是蒋介石的正式居所,是庭园式建筑。蒋介石去世后,宋美龄远走美国,士林官邸成了无主之屋。如今,偌大的法式、中式园林可以免费入场参观。

进入官邸大门,就能看到一家咖啡屋,咖啡屋推出“夫人早餐”的噱头来吸引游客,台北一些人会赶到这里,享受按照当年宋美龄食谱制作的早餐。

蒋经国的“七海官邸”位于附近山下的大直地区,紧邻军方的衡山指挥中心。蒋方良去世后,“七海官邸”也像士林官邸一样对外开放。

草山行馆位于台北市北投区湖底路,原为台湾糖业株式会社招待所,建于1920年,是为了接待当时日本皇太子裕仁所建。裕仁1923年来台上了草山,但在草山行馆停留的时间不到2小时,此后,草山行馆被当成日籍名流聚会的温泉别墅。

194912月“国民政府”迁台,蒋介石以此为居处,是他在台北的第一个官邸。当时人在美国争取美援的宋美龄于19501月回到了台湾,与蒋介石居住在草山行馆。

草山行馆占地约1500平方米,晶式建筑风格,主房大门为石砌墙,内部为木建筑。19505月士林官邸完工后,蒋介石夫妇迁居士林官邸,草山行馆改为“夏季避暑行馆”,每年端午至中秋,蒋介石多住在草山行馆,直到1970年间中兴宾馆(阳明书屋)落成,草山行馆才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蒋介石去世后,草山行馆也跟着荒废。2003年整修后开放参观。

草山行馆后来委托给佛光大学经营,变为艺术展览、创作和休闲空间,也可以在这里举行小型会议,也提供餐饮和咖啡等。20074月草山行馆被一场大火烧毁,人为纵火的可能性大,但至今未破案。

 

涵碧楼:最钟爱流连之处            日月潭风景

蒋介石在台北以外还有24处行馆,都在山川秀美、风景绝佳之处,现在大多荒废,能开放参观的只有几个了。有位于慈湖、角板山、阿里山、日月潭和澎湖的五处行馆。

日月潭的涵碧楼据说是蒋介石最钟爱流连之处。涵碧楼原本也是为迎接裕仁所建的贵宾馆,后来成了蒋介石的行馆。蒋介石经常泛舟日月潭,遥望他为缅怀亡母要潭边山顶所建的慈恩塔。

涵碧楼1998年被拆除,在原址上建造了风格简约的五星级度假饭店。涵碧楼下,原来蒋介石专用的码头上还系着他当年使用的木船,现在已是“野渡无人舟自横”。

府邸和行馆充分体现了蒋氏父子生前的权威。1980年建成开放、被戏称为“中正庙”的“中正纪念堂”是蒋介石死后哀荣的集中表现。纪念堂占地总面积25万平方米,主体是八角造型的纪念堂,蓝瓦白墙,造型类似北京的天坛,堂内有蒋介石塑像。纪念堂四周附建戏剧院及音乐厅等。

2007年陈水扁当政时期,搞“去蒋化”,宣称要拆除“中正纪念堂”围廊,将其“去神格化”,并于当年519日正式将“中正纪念堂”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蓝绿双方为此还一度激烈对立。国民党的马英九于20085月上台后,又把“台湾民主纪念馆”改回“中正纪念堂”。

在台湾发生的这一切,不知灵柩暂厝台北邻县桃园的蒋介石、蒋经国,如死后有灵,将作何反应?

(摘自《前尘云烟  一声叹息》陈斌华/文 《参考消息》2009.10.20)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孤岛落日》(19)上册

前一篇:《孤岛落日》(21)上册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