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丁维兵

68年在陆军当工兵玩炸药,69-86年在空军做地勤玩飞机,之后做机械工程师灌啤酒,现在广州打工做广告,业余玩玩羽毛球,也想点新历史观的事,人类分科学术研究至今约200年,成果硕伟但比较实证,比较“牛顿”,包括社科,如有可能,希望能追求“爱因斯坦”更广义些的境界,这就是新历史观的:“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适应自然的结果”,希望人类能迈进一步!

军衔:列兵(列兵)
经验:109
博客访问:396379

加为好友发消息

最新发表

《尧王族源线索汇集和分析》
2016-9-13 14:54:15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9/08   “尧、舜、禹”是华夏上古史的重要时期,新历史观研究发现:华夏上古史的第一段是盘古时期,由约近4500年前盘古部族联盟在华夏祖源地形成,到进入中原后联盟涣散,历一代;华夏上古史的第二段是黄帝在中原崛起重聚联盟,由山东率领联军追杀蚩尤到山西并号令天下,盘古带部分部族离开中原先向南后转向西,历几代;华夏上古史的第三段是尧王在山西偏关县治水,之后,“尧、舜、禹”顺着黄河治水回到中原;再之后华夏由“启”开始进入了夏、商、周。   从族源的角度来讲,盘古应该是源于母系的“风部族”,“风部族”有十个分部,特别厚实;其次是盘古与嫡妻“常羲”生养十二个女儿(12个月、12支),后来的夏、商均出自于此,由于生养成年较早,也都很厚实;再其次,盘古与另一个妻子“羲和”生养了十个儿子(10日、10干),进入中原前夕已经成年的立为五帝,这些部族相对比较单薄,但都是盘古的男性后代;盘古还有一个妻子叫“娥皇”,可能因为在联盟中不太合群,其事迹和儿女都较少记载。   华夏的“华”应该是源于盘古的母亲“华胥氏”,华夏进入中原的前一站是在红山文化   遗址这个地域,后来因自然变故东移并拼死渡过渤海进入中原,这是华夏共有的龙舟习俗的真源,华夏更早的族源地是在黑龙江流域,包括库页岛,所 ...<还有6245个字节>

阅读(207) 评论(0)
查看全文>>
《用卫星认定先秦“不姓”祖源》
2016-9-13 14:51:39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9/13   “先秦”祖源至今仍是历史学的难题,“东来”还是“西来”至今仍在相反的顶牛,公元前约900年因养马而获封地的“秦非子”之前的史迹几乎为零,不过,现在找到了比较系统的线索链,这个线索链与已知的“赢、赵、吕”姓无关,而是与很少听说的“不姓”或者说“否姓”紧密相关。   之前,在研究《周易》六十四卦实际上都是参加周文王部族联盟的部族名时,发现其第12卦就是“否卦”,而这个“否”应该就是“不”,那时的“不”就念“fou3”,《竹书纪年》的盗墓人的名字,写出来是“不准”,读出来是“fou3 biao1”。   在卫星地图上看,陕西延安市宝塔区有这样一些地名:“平不塔村、马不塔村、独不着村、社不沟、平不塌、柳树不泄”,另外,榆林市神木县也有这样一些地名:“吕家圪不、姬家圪不、三不拉沟、岔不拉沟、三不拉沟、乌兰不拉沟、三不拉沟掌地”,这些地名即非常特别,又非常一致,在宝鸡市麟游县有一个“五不沟”也很值得玩味。   虽然,做为姓氏而言,“不”与“否”所涉的人群很小,但“不”与“否”曾是姓氏的概念非常重要,特别是做为秦人而言,在先秦的“秦非子”因养马开始有了封地之后,其第五任王秦庄公就叫“不其”,以前不理解“不”是姓氏,而将“不”理解为“大”的虚字,这显 ...<还有6722个字节>

阅读(182) 评论(0)
查看全文>>
《近亲婚配与人类历史》
2016-8-23 14:45:16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8/23   “近亲婚配”一般指生物几代以内甚至更近血缘的雌雄相配,其在生物运用时,甚至被发展成为叫“多代高度近交”的技术(最高的实例达20多代),不过,本文不是为了要在人类的这方面猎奇。   相比而言,一般人只知道生物“近亲婚配”会有致病、致残、衰退等不稳定结果的一面,所以,不要“近亲婚配”是一种常识,但其实很少人知道,在生物学研究中,如果实行“多代高度近交”,既连续在一个小群体进行多代的“近亲繁衍”,结果反而可能达至较高纯合度的稳定状态,这也就是说,可能得到其后代的生活力、适应性和产量等不再继续降低的不同基因型的小群的。   现在,在与人类历史相关的重要发现是,其实人类是曾经不止一次的被大自然逼迫做过“多代高度近交”的,所有独立地理空间开始时人数极少的人之初,可能都无可选择的必经这种过程,而且,分子人类学所关注的人类BNA变异的主源,可能不是来自以往专家们以为的随时间渐变,而是可能主要源自于被大自然逼迫的突变。   这对于分子人类学和人类历史学来讲都是太重要了,大自然是怎样运作过的呢?   首先,现在人类历史是从约一万年前上一次冰期之后开始的,无论是人类诞生于非洲,还是上次冰期过后人类重新走出非洲,其实非洲正常是走不出来的,因为非洲 ...<还有3256个字节>

阅读(232) 评论(0)
查看全文>>
《上古史超多的神秘“波罗”》
2016-7-26 16:17:59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7/25   “费力妈”是在美国生活的历史研究学者,其非常擅长通过西方语言、文字、地名等途径,大量发现上古史的痕迹,最近,我们在一起凑了凑“波罗、婆罗、polo”的地名,发现“波罗、婆罗、polo”是上古史超多显现的一个神秘元素,其有时是“山、岗、岭”之名,有时是“村、寨、庙、神、曲”之名,有时是“江、河、水”之名等等,几乎是遍布于整个欧亚大陆,其中有的是毫不知名,有的却是无比显赫,以下将这些显赫点集拢观察。   其一,已知的天下第一“波罗”,可能是欧亚大陆最东北角库页岛上的“波罗河”,有些似乎也写成“波罗奈河”。   库页岛最早是由中国古籍记载和最早管辖的地域,岛上原住民是以爱努族和尼夫赫族为代表的古亚细亚人,以及以赫哲族和鄂伦春族为代表的通古斯人,主要靠打猎、捕鱼为生,由于使用汉字的中国人太久没有去过库页岛了,这个“波罗”可能可以去到约4500年前,是所有“波罗”的源头。   其二,已知的天下第二“波罗”,是吉林省长春市最大的湖泊的“波罗湖”,以及该地传说的“波罗庙、波罗神”,“波罗湖”又叫“笸箩泡子”,“笸箩”可能就是“婆罗”之音转的原点。   其三,“费力妈”说大连附近有“波罗岛”(po lo tau  39°25\' 00" N   121° ...<还有6780个字节>

阅读(712) 评论(0)
查看全文>>
《中国地图是超强的上古史古籍》
2016-7-13 14:49:20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7/13   人类文明史公认距今约近5000年,而我们现在所有历史学家研究历史的两大利器都只能去到约2000年前,这两大利器分别是:其一,古籍文献,最早的古籍文献只能去到约2000多年左右;其二,墓葬文物和遗址文物中的“墓葬文物”,最早的墓葬多数也只能去到约2000多年前,秦汉之前的墓葬已很少见,而遗址文物虽然能够去到约近5000年前,比如数量达近千散落的红山文化遗址,但红山文化遗址至今还未能有机地融入史学研究的主体。   如果要问,用约2000年视野的两大利器,就能照推而知约近5000年的历史吗?这显然很有问题的,特别是现在已知有可能找到约近5000年前历史真实存在的痕迹。   人类近5000年前的文明史初始痕迹是藏在于何处的呢?   人类近5000年前的文明史初始痕迹其实是大量的存在于中国地图上的,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中国地图是约近5000年上古史的最强古籍”。   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呢?   认识这个问题,必须从认识汉字的造字开始,对于汉字是如何造字,一方面有人将其误解为是在短时间内由少数人创造,一方面有人将其误解为广大民众超长时间的创造,但两者其实都说不通。   汉字真正的造字过程,应该是先在缓慢的象形造字基础上,经由为参加华夏超大部族联盟的各部族起名而快速造 ...<还有6289个字节>

阅读(4476) 评论(0)
查看全文>>
《“甘”字在上古史的痕迹链》
2016-7-13 14:48:03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7/01   别看“甘”字原本是一个极普通的汉字,但其在中国地图上时隐时现的痕迹,却能标定一大片上古史迹和一长串上古大迁徙线路。   我最早在上古史研究中关注“甘”字,是看到《山海经?大荒东经》所记载的:“ 东海之外,甘水之闲,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於甘渊 ”,这其中就有“甘”字,《山海经?大荒东经》还说:“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   《山海经》的这一些话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羲和”是盘古的妻子之一,“羲和之国”应该就是上古史的“十日国”,而有了《山海经》的这些话,上古史发生的地域就会变得很容易被指认,因为《山海经》的写作和使用的地点应该是在中原,其原本就是管理按地域分封的重要工具,而不是一般意义的地理书,无论谁谁站在中原四望,东海应该就是渤海,这个东海之外存在“甘”的地方,正常来讲应该就是大连,因为大连的市区就有“甘山、甘泉(水)、甘井子区”等,而“甘井子”应该就是“甘渊”,其原本可能是山涧小溪流至地面时冲出来的水坑,是地面径流的“老甘井子河”的一部分,而不是真正的地下水“井”,只是可惜现在已被填埋了。   不过,“甘”字的这个事情还没有到此结束,因为后来我在发现商代极显赫的“难国”时,就又碰到了一件蹊跷事,“难国”远在陕西 ...<还有7760个字节>

阅读(4197) 评论(0)
查看全文>>
《由“皿”字走近盘古和上古史》
2016-7-13 14:46:57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6/22   这是关于“皿、舟、盘、盘、殳、盟、血”等汉字的逻辑关联思考。   其一,关于“皿”字:   “皿”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汉字,因为约近五千年前的盘古的“盘”字就带有“皿”的字形,其现在读为“min3”,据说古时也有读为“meng2”。   其二,关于“舟”与“盘”字:   “皿”的字义是一个集装聚拢东西的扁平的容器,也可以说是“盘”的原字,“皿”跟现在“盘”的字义几乎完全一样,但这个关系不能反过来说,因为原本的“盘”不仅有“皿”,而且还有“舟”,如果“舟”是“船”,那么“盘”应该是一些小船聚拢在一起的意思,不过,“舟”这个字形的会意可能还包括“葫芦”的内容,最早的“舟人”可能就是腰系“葫芦”在水边或水上生活的人,所以,“盘”在上古传说中也与“盘瓠hu4”有关,从卫星地图上看,黑龙江右岸的盘古河可能是最北边带“盘”字的原始地名,而可能由于“盘”字太过显赫,“皿”字现在已经较少单独使用了。   其三,关于“盘”与“盘”字:   不要以为“盘”和“盘”是同一个字,从字面上仔细辨认,“盘”应该是未婚时的盘古,而“盘”却是已婚的盘古,这是因为“殳”是因盘古的妻子而加的字形,“殳”不是人名,盘古的嫡妻是常羲,“殳”是竹竿的武器,这是常羲的身材或惯用武器 ...<还有8966个字节>

阅读(4347) 评论(0)
查看全文>>
《发现明代广州古城墙的小北门》
2016-7-13 14:40:16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6/17   广州是一个历史上多次筑城的城市,其中留存最为明显的是明代筑城的痕迹,这就是在广州越秀公园的1000多米长的明城墙,该城墙东边连接越秀北路,西边连接盘福路,是明代广州市区城墙的一部分,现在这一部分分为三段,最东的一段起于公园东门的九兜巷口,然后笔直的往西通向红楼和广州美术馆方向;中间一段由广州美术馆西端开始,一直到五层楼西侧院墙;最西段由五层楼西侧开始一直往西到临近盘福路口。   新近发现,最东段城墙比较靠近红楼的地方,留存有两个不大的原装城门洞,只是已经被掩埋到几乎只剩拱顶露出,这应该就是明代广州城的小北门(古小北门甲、乙),而且这两个城门洞不是孤立的存在,其一,古小北门乙在城内配有城门广场(正对着科普文化广场),并由笔直、宽敞的三眼井路直通应元路;其二,两个城门洞在城墙主体外,都专门筑有突出于城墙主体的守卫墙台,一个墙台在左一个在右;其三,古小北门甲之外(公园内),还埋设有几块疑似辅助守卫的立置凸顶石块。   一些实拍的相片介绍如下: (一)、最东边的一个城门洞(古小北门甲):   (二)、比较靠近红楼的城门洞(古小北门乙):   (三)、城门洞侧面专设的守卫墙台(古小北门乙及墙台):   (四)、疑似辅助守卫的立置凸顶石块(约五块,古小北门乙的城 ...<还有2741个字节>

阅读(3779) 评论(0)
查看全文>>
《盘古是泰山封禅和明堂的原主》
2016-6-12 15:00:40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6/09 华夏甚至世界历史研究最奇特难解、而且最重要的千古难题,可能要数泰山祭拜,过去中国历朝历代的最高人物一上台,包括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很多都要赶到去山东的泰山祭拜讨封,而且还是不惜几千里迢迢的骑马、坐马车赶过去,究竟是谁在冥冥之中会有如此神力?究竟谁是泰山封禅的第一主人?没想到,近日在对“明堂”的研究时,无意中竟撬开了认识这个难题的大门。 泰山封禅说起来是一件事,但做起来其实是两件事,第一是到泰山封天,祭拜天和天帝,第二是到“明堂”禅地,其最初的事情就是论功、论爵分封土地,华夏的自古第一封禅就是在泰山由天帝主持的,古今所有人的落定,理论上都是由这一次封禅开先的,秦始皇知道这些事,所以他要赶去讨封,这是大功告成,之前新历史观已经发现,“成”其实就是盘古,因为盘古就是生于“成己”,有时会被人叫做“成”,只有被盘古封过了的,才是正统的和被承认有效的权柄,不过,这些认识还只是孤例。 最近,我在研究“明堂”时偶然发现,汉武帝和“明堂”有很长的一段古籍记载,摘要抄录于此:《资治通鉴》胡三省注:“秋,作明堂于汶上......,据班志,明堂在泰山奉高县西南四里......,此明堂当在济之汶上,琅邪之汶入于潍,而潍入于海,其地僻远,非立明堂处......,元封三年,春,三月,还至太山,增封,甲子,始 ...<还有8245个字节>

阅读(797) 评论(0)
查看全文>>
《在小洲村发现秦简大历史线索》
2016-6-12 14:51:58分类:默认分类

作者:丁丁哥 2016/05/30 广州的小洲村是我计划中一直想去的地方,不是因为其有名,也不是因为那里几乎都被广州的美术界所占据,我想去的理由是我在广州的卫星地图上发现,小洲村跟广州起义路和广州许多小型古城聚落(黄村、西村、沙步村、龙归镇等等)一样,其中轴线基本都是“南胜里”,而我一方面还没找齐已知的所有“南胜里”,另一方面还没有找到为什么都叫“南胜”的答案。 不过,其实这还不是全部理由,在这方面其实我还有一点贪心,因为小洲村所在的岛屿是叫“瀛洲岛”,这个“赢”字明显是跟秦朝的秦皇以及秦朝南下的五十万秦军的“赢姓”有关,我很想顺便也能找到一些相关的线索。 不过,我去过小洲村之后,其实是非常失望,因为广州美术界铺天盖地的存在,实际上把一切都给搅和了,到处都是招美术生和考试的广告,到处都是大幅画作的列阵展示,到处都是美术培训机构的招牌,另外还有一些洋味的酒吧等等,完全是爱拼而没有“赢”的景象。 小洲村的历史价值何在?去过之后我感觉非常迷茫。 幸好,在迷茫之余我偶然间看到了网上关于“赢姓、赵姓”与“简姓”的关联介绍,“简氏宗祠(瀛山简公祠、简氏公祠、慕南简公祠、穗桥简公祠、简佛祖庙等)”的存在就是小洲村最大的历史价值之所在,其不仅是小洲村属于秦朝王室血脉的证 ...<还有5895个字节>

阅读(806) 评论(0)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