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胡显达

军衔:大校(大校)
经验:2892
博客访问:466385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胡显达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美俄出手叙伊夹击IS的最后一战会是什么结局? (2017-11-16 06:56) 该日志已被推荐

美俄出手 叙伊夹击 IS 的最后一战会是什么结局?

当下,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日子很不好过。在美俄叙伊的联合剿杀下,几乎日暮途穷,无路可走了。

自 叙利亚军队 3 日把“伊斯兰国”赶出该国东部主要城市代尔祖尔 之后 , 伊斯兰国濒临最后覆灭的厄运也随着 伊拉克军队收复该组织在伊拉克边境 的 最后一个大城镇加伊姆, 而变得更加严峻起来。

面对叙利亚、伊拉克政府军东西夹击的凌厉攻势,伊斯兰国 自封的 “哈里发国” 在无法遏制的 土崩瓦解 中 , 几乎 丢掉了 他们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所有城市堡垒。

眼下, 伊斯兰国除了 在叙利亚 - 伊拉克边境沿线还零星控制着少许地盘 之外,现仅剩下 叙利亚城镇布卡迈勒 这一最后的城市据点。

代尔祖尔 与 加伊姆 的丧失,对伊斯兰国而言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这是两个至关重要的战略要地。 代尔祖尔是叙利亚东部最大城市, 域内 石油蕴藏量丰富, 是伊斯兰国的重要财源。 加伊姆位于巴格达以西大约 320 公里处 , 在 “伊斯兰国”鼎盛时期,这里被该组织用来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之间运送人员和供给, 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战略交通线。

收复位于幼发拉底河西岸的代尔祖尔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 ·阿萨德及其俄罗斯和伊朗盟友取得的又一次胜利。 这一胜利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它的军事价值,很可能用来加固巴沙尔在叙利亚国内的政治地位和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国际反恐上的的主导权。

在俄罗斯军事打击的强势介入下,伊斯兰国 这个极端组织已经失去了它在 2014 年和 2015 年高峰期在这 2 个国家控制的 96% 以上的领土。

种种迹象表明,针对伊斯兰国的最后一战正在美俄及其代理人之间悄然准备,其最后一战的结局及动向更是令人担忧。 美国和俄罗斯都在各自的伙伴中 增派、 嵌入了 用于最后一击的 特种部队。 在对伊斯兰国最后据点的对攻中, 俄罗斯支持下的叙利亚军队与美国支持下的库尔德人领导的部队目前 都 正分别从幼发拉底河两岸争先恐后地向布卡迈勒推进 。这一堡垒的最后攻克基本上没有什么障碍了,但接下来的一幕却非常可怕 ——即美俄代理人的军队会不会为了各自战后的政治安排,而争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来。也许普京与特朗普在日前 APEC 会议上的政治和解及其认同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共识,会给人们带来一丝和平的曙光和温馨的暖意,但地缘政治利益的争夺却是冰冷的和无情的,这也不是他们两人所能左右的。所以,最 令人们担心 的是 接下来 美俄及其代理人 双方有可能最终 在此地 决一雌雄。 这种势头,很可能微妙地网开一面让伊斯兰国的最后残存分子成为漏网之鱼,以致 丢掉一个又一个城市堡垒的 伊斯兰国在其最后关头又能抱头鼠窜地 朝叙利亚偏远沙漠的深处逃窜 躲藏 。 有消息爆料, 他们正在那里重新集结,并且准备重新启用游击战风格的战术,包括打了就跑和自杀式炸弹袭击等。 如若这样,伊斯兰国虽然 丢掉 了它在叙利亚的最后一块城市 地盘 ,但也绝不意味着其极端组织活动的彻底终结或泯灭。他们会由公开的大规模的地面活动通过化整为零而转为秘密的零星的地下活动,以 继续从事叛乱活动,并试图在全球通过 网络组织和宗教 蛊惑煽动 更多极端分子展开更难预测、更难捕获的独狼式的自杀性 袭击。

事件的最后演变也只能是这样的悲观图景 ——由集中性祸乱中东而滑向零星式的祸害全球。由此,世界各国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形势也就不可避免地更加严峻起来。这是当下的国际反恐必须尽早未雨绸缪的一个动态。

                         2017 年 11 月 15 日

本文最近访客


屏山石
11-25


清江游
11-24


iiss
11-16

后一篇:中国2050建军计划为何聚焦远距作战能力 中

前一篇: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盛赞北斗系统有何特别含义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