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胡显达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516120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胡显达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美新军事冒险玩火伊以开战下一步引爆第五次中东 (2018-05-12 09:06) 该日志已被推荐

美新军事冒险玩火伊以开战下一步引爆第五次中东战争?

今晨,笔者通过 “刚刚!以色列袭击叙利亚与伊朗战争一触即发!”一文,研判伊朗面对以色列对其盟友叙利亚的袭击绝不会认怂的,双方开战就在这几天。

果然,这种势头被笔者一语言中。只是比原先研判的时间来得更快些。

今天来自环球时报记者的两则境外报道实则证实了笔者的这种先知性的形势预判。

佐证一 】路透社 5 月 10 日援引叙利亚国家媒体报道称, 10 日早些时候,叙利亚大马士革传出数次爆炸声,数十枚以色列导弹飞向叙利亚。一些以色列导弹穿过了叙防空系统,击中了当地一座雷达站。

佐证二 】据俄罗斯卫星网 5 月 10 日报道,以色列军方新闻处发言人称,在叙利亚境内部署的伊朗部队向戈兰高地以军阵地发射约 20 枚火箭弹。 部分火箭弹被 “铁穹”防御系统拦截。

环球时报记者的这两则境外报道,披露了伊朗与以色列在 5 月 10 日的同一天以牙还牙、立刻报复、相互对攻的基本事实。

它们的交火,背后的推手就是特朗普通过一意孤行地退出伊核协议而发起的美国新军事冒险,正是它的玩火导致了伊朗和以色列的直接开战。

一、退出伊朗核协议或是美国在中东的新军事冒险

在美欧俄对伊核协议的角力上,特朗普的一意孤行,不仅遭到了其前任奥巴马的一顿猛批,也还遭到了欧洲及其俄罗斯近乎一致的强烈反对。 退出 伊朗 核协议,恢复对伊朗制裁 ,也被外界普遍视为特朗普发起的一场 美国新军事冒险。

为了美国的新军事冒险,特朗普也是下了血本地清洗白宫的政治异己,先后 用鹰派的蓬佩奥和博尔顿换下了国务卿蒂勒森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蒂勒森和麦克马斯特都曾劝说特朗普不要撕毁伊朗核协议。

法国总统马克龙不久前访问美国时曾 当面 警告 特朗普, 称退出伊朗核协议就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或将带来一场 全面性的中东 战争。

所以,特朗普任性退出伊朗核协议引发了全球性的震惊和焦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8 日 曾 用 “全球地震” 这样的标题 来 形容 他 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给全球带来的 强烈 震动。在世界上,除了伊朗的死敌沙特和以色列等少数国家外,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一片反对声。

任期间 曾 力促达成伊核协议的前总统奥巴马警告称, 特朗普的鲁莽 举动或将使世界面临下一场中东战争。

特朗普在退出伊核协议上的的任性与鲁莽,也还遭到了美国媒体的口诛笔伐,无情嘲笑。比如, 美国媒体当天纷纷刊出 “特朗普迄今为止最愚蠢的决定”这样的大标题 来 表示 他们 对特朗普此举的反对。《纽约时报》 更是 大骂 “特朗普就是一个‘捣蛋球’”。

德国《柏林日报》 9 日 则 称特朗普的决定是 “高风险的实验”, 是在 给中东埋下一颗定时炸弹,让中东和世界更加危险:相关国家加紧军备竞赛,美俄之间会爆发代理人战争 。

 

俄新网 9 日引述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 的话 称,特朗普 “将作为一个一再将世界推到战争边缘的人物而载入史册”。

透过这些外媒的分析和评论,可以看出特朗普的任性、鲁莽、冲动,以及他的反复无常、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性,更像是一个危及世界和平的定时炸弹,一个超级麻烦的制造者。特朗普违逆世界公意而一意孤行退出伊朗核协议,其意图尝试美国在中东地区新的军事冒险 ——引发美俄之间一级代理人战争,已经毫无意义地说明了这一判断。

二、伊朗与以色列、沙特的尖锐冲突正在酝酿一场更大范围的新中东战争:外在性的喧嚣与内生性的因素

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冲突双方的彼此猜忌与互不了解而对产生的战略误判,常常成为大国战争的引爆物。

在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上,历史的积怨与现实的冲突导致了他们之间难以和平共处,仇恨、敌对、猜忌的情绪充斥其间,使其长期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不会听任伊朗在叙利亚确立稳固地位 。 ” 这是以 国防部长阿维格多 ·利伯曼在 4 月 对伊朗深度介入叙利亚意图放出的一句狠话 。

近几年,伊朗原教旨主义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也门等国的政治渗透与军事扩张,给中东原有的地缘政治格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也使它的对手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比如, 得到伊朗方面支持的民兵在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站稳脚跟, 使得 伊朗的对手们 越发喧嚣、焦灼自己的一个迫在眉睫的 担心 ,也即伊朗 正设法 坐大中东, 并集结力量进攻 死敌 以色列。

与对手们的担心相反, 伊朗 则 认为 中东 地区 应 “由拥有强大军事能力的大国主导” 。

今年 3 月,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记者说 ,沙特难以接受 什叶派主导的伊朗谋求控制整个 中东 地区 ,称 沙特 不能 眼睁睁看着伊朗的代理人部队占领他们的一个又一个邻国: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

夹缝中求生的以色列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那就是阿拉伯世界的死敌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他们的那点来之不易的生存空间。伊朗对其生存权的极端仇视,是以色列的心头之患。比如,伊朗 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 ·哈梅内伊曾警告称那个“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将在 25 年内不复存在。 这个带有极端情绪的放话,也使得以色列更加警惕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扩张主义。

伊朗领导人 “在犹太人问题上的态度” 及其不停对外输出它的原教旨主义, 无异于掀起一场 “咄咄逼人的意识形态运动” ,并成为中东地缘政治冲突越演越烈的一个根源。

伊朗在周边邻国的扩张主义成为以色列的最大威胁,这在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潜意识中是根深蒂固的。 伊朗 在叙利亚永久性的军事存在以及 德黑兰的黎巴嫩盟友真主党 不停地在背后骚扰以色列的本土安全 , 更是加剧了 以色列 对伊朗这个 永久性直接威胁 的焦灼情绪,促其产生越发强劲的冲动拔除伊朗这个永久性的直接威胁 。

所以,特朗普在中东地区的新军事冒险,在中东地区各种敌对性的喧嚣与内生性的水火不容的综合作用下,正在酝酿更大范围的新中东战争,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迫在眉睫的危机。只要特朗普、普京两人最近不紧急刹车,阻止以色列与伊朗之间进一步的军事报复行动,一场烈度更大的新中东战争也就为期不远了。

最有可能的一种战局是美俄躲在背后继续遥控两个一级代理人伊朗和以色列,以叙利亚为战场,赤膊上阵,拼死冲杀,使之成为美俄新式武器的角斗场,为他们的国际军贸做最好的广告。这是一种最好的战局,各方都能勉强接受。如果任由战火外溢,而波及更大范围,甚至烧到伊朗、以色列的本土,那么这也演变成了一场全面性的第五次中东战争了。这是一种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最坏战局。

有一个非常危险的因素,那就是以色列拥有终极性毁灭武器 ——核武器。一旦伊朗用自己的导弹暴风雨式的从周边邻国对缺乏防御纵深的以色列发起四面八方式的围攻,以色列在生死关头的最后一刻会不会动用核武绝地反击,那可都是说不准的事。因为那几乎是生存的本能反应。这也是美国的新军事冒险挑起中东全面战争的最可怕之处。

2018 年 5 月 11 日论道书斋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以色列与伊朗开始交火为何特朗普或偷着笑

前一篇:美越澳炮轰轰-6k起降南海菲律宾为何低调反应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