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ljh9401063

天地间一散人,上不求闻达于诸侯,下不求暴富于民间。但写所思所想,所爱所憎,做个沉默渔樵,惯看千年风云。

军衔:准将(准将)
经验:5910
博客访问:443136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ljh9401063的博文>>历史

字体大小:

明朝政治的道德招牌 (2017-4-18 09:04) 该日志已被推荐

明朝政治的道德招牌

冷月无声/

明帝国到了嘉靖朝,社会风气空前恶浊,上至庙堂,下至蛮荒,整个社会的风气日益走向颓废,醉生梦死、极度享乐、一切向钱看,成为社会价值观的风向标,国家呈现出一种势难挽回的末世之象。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区区一个处级干部—海瑞,激愤上疏,痛骂皇帝,一时间给朱明王朝打了一针道德强心剂。然而海瑞终究还是仅被当权者视为官场上的道德“招牌”,以他的空前绝后的正直与清廉,来陪衬明王朝官场的无比恶浊与卑劣。

1、嘉靖王朝的社会风气

嘉靖时代,腐败、淫靡、奢靡之风蔓延全国,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风气。著名小说《金瓶梅》,正是嘉靖一朝真实的社会写照,展现了那个时代的无比颓败,而且这股颓风已从庙堂吹入了整个社会。

嘉靖无疑是引导晚明颓风的罪魁祸首,他号称道君皇帝,迷信僧道,吃药、纵欲,坏事做绝。在位的40多年间,嘉靖把能否写好“青词”作为衡量文臣才能的标准,导致严嵩等一批青词宰相把握朝纲,败坏军政;嘉靖为长生不老,服用少女初潮时的经血制作的“元性纯红丹”,特挑选三百多名童女人宫,准备制药原料,《西游记》故事中以小儿心肝制药的比丘国国王的原型就是嘉靖;嘉靖喜爱春药,数千美女充实后宫,饱受摧残的宫女不甘凌辱,引发了宫女们勒杀皇帝的事件;嘉靖在位时的大兴土木,宠信方士,耗银无数,致使府藏空虚,国困民穷。因此,《明史》在评价嘉靖帝时写道:“若其时纷纭多故,将疲于边,贼讧于内,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认为明朝衰微是从嘉靖开始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嘉靖朝的官绅阶层也热衷奢侈、淫靡、贪腐。其中严嵩、严世蕃父子堪称代表。严嵩父子专擅媚上,排除异已,吞没军饷,废弛边防,招权纳贿,甚至当时的太子也要向他们行贿。严嵩父子倒台后,贪墨甚巨,《天水冰山录》记载;仅他在北京的府邸与江西老家,查抄出来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及其它财产,总值约合黄金三万余两,白银二百万余两。另据稗史记载:“严世蕃与其妻窖金于地,每百万为一窖,凡十数窖”。严世蕃生活糜烂不堪,光妻妾就有二十七个,他终日与这些美妻娇妾在象牙床、金丝帐中,朝歌夜舞,宣淫享乐,极尽奢华之能事,而且方式多种多样,竟琢磨出如玉屏风、温柔椅、香唾壶、白玉杯等等花样。每天早上,严世藩起床时,他的姬妾们全部赤身裸体,伏于床前,张口充当严世藩的痰盂,谓之“香唾壶”;严世藩大宴宾客时,其姬妾们口含温酒,列队而行,在席上以口代杯,将口里的酒喂进宾客的口中。之后美姬便将自己的纤舌伸入宾客口中,这就是“白玉杯。”小说《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其实就是影射严世蕃的。

随着社会风气的急剧恶化,“人皆欲富贵,皆有势利之心”, “凡事非贿赂不得行”,就连戚继光这样的谋国干臣也不得不以“千金姬”、“海狗肾”巴结权贵,社会道德水准大为降低。社会恶势力、坏现象亦深渣泛起,《明史》载“正德以前,闾里间窍盗颇少,至强盗犹稀闻”,到了嘉靖年间就已经“剽劫纵横”,万历年间就“盗贼益肆”了。

2、海瑞上疏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海瑞从偏远小县的七品县令调任户部主事(六品小官,相当于今天的处级干部)。尽管海瑞在未做京官前,就已见识了到官场的种种腐败、淫靡、奢靡,但那毕竟还是基层的所见所闻。待他入京后,身居帝都,居高而视,让他看到更加骇人听闻的丑恶,使得海瑞进一步了解明帝国空前颓败的社会风气,窥探到了整个社会的深刻危机。经过思考,海瑞认为根子就在皇帝嘉靖身上。

经过慎重的考虑,海瑞向嘉靖递上了著名的《直言天下第一疏》奏疏。这就是当时震惊朝野、后人所说的“海瑞骂皇帝”。海瑞一生在政治上影响较大的有两件事,此为其一。

海瑞在奏疏中指出,嘉靖是一个虚荣、残忍、自私、多疑和愚蠢的君主,对于官吏贪污、役重税多、宫廷的无限浪费和各地的盗匪滋炽,皇帝本人都应该直接负责。皇帝天天和方士混在一起,但上天毕竟不会说话,长生也不可求致,这些迷信统统不过是“系风捕影”,并引用百姓的话,“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奏疏中最具有刺激性的一句话,即“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

海瑞自知此疏必触怒嘉靖,因此买好棺材,告别妻子,遣散僮仆,托人料理后事,“毫无惧色,从容赴朝,席櫜待罪”。果然不出海瑞所料,嘉靖看到这份上疏大为震怒,将该疏掷之于地,命令左右赶快把海瑞抓起来。宦官黄锦说:“海瑞素有痴名,听说上疏时自知必死,已安排好后事,在朝听候处置”。

根据《明史》记载,此时嘉靖“默然。少顷,复取疏览之,若有所动,遂将其留在宫中者数月”。但嘉靖还是以“骂主毁君,悖道不臣”之罪,下旨逮捕海瑞,杖六十,抛入锦衣卫狱,后转刑部狱。户部司务何以尚疏请释放海瑞,嘉靖命锦衣卫“杖之百,亦锢之诏狱,昼夜榜讯”。刑部拟对海瑞处以绞刑,但素来杀人不眨眼的嘉靖却没有在刑部的建议上作任何的批复,只是无奈地说:“这个人可和比干相比,但我不是商纣王。”这样海瑞就被押在狱中10月有余,直至嘉靖病死。

3、永恒的道德“招牌”

海瑞骂皇帝的千古壮举,为朱明王朝,也为中国历史树立了一个永恒的道德丰碑。此时,海瑞“直声震天下。上自九天,下及薄海内外,无不知有海主事也”,声望已为整个帝国所公认。举国上下,无不把海瑞视为扭转社会风气的支点。

嘉靖死后,即位的隆庆帝急不可待地将海瑞连升三级,希望以海瑞重塑官场的道德正气。海瑞也更加一身正气,在道德上的严于律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因为海瑞知道,天下人都在看着他呢。

然而当一个社会已经从根子上烂掉,如若不动大的手术,你的任何期望感化人心的举动都注定是徒劳无功,海瑞也同样摆脱不了这个魔咒。显然,海瑞的为官理念、处世原则、追求境界与当时的官员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他的执拗的性格、过于强调原则而忽略灵活性的缺陷,让他在官场上起起伏伏,被罢官又被启用,实际上仅仅被当权者视为一个政治上的道德招牌而已,海瑞就这样无奈地消磨了自己的余生。

万历十五年,海瑞在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任上与世长辞。临死时,家人问他有什么遗言,海瑞说欠了户部5钱柴火钱。当时,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去探望海瑞,只见海瑞家中只用布制成的帏帐和破烂的竹器,有些是贫寒的文人也不愿使用的,这位御史大人因而潸然泪下。

海瑞官至二品,死的时候仅仅留下白银20两,尚不够殓葬之资,是同事们凑钱为海瑞办理丧事。海瑞的死讯传出,南京的百姓因此罢市。海瑞的灵柩用船运回家乡时,穿着孝服的人站满了两岸,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历史上能得到黎民如此自发爱戴的官员,恐怕很难找到第二个。这大约是被当权者视为官场道德招牌的海瑞所唯一感到宽慰的吧。

 

世事沧桑,岁月无情,我们无从知晓海瑞对自己这个道德招牌的定位有何感想。当一个拥有崇高威望、赢得多数人心的圣人,站在历史的制高点疯狂地挥舞着道德的旗帜,却无法聚拢人们站到旗下助威,真不知这到底是人的悲哀,还是旗帜的悲哀。

本文最近访客


Shin
04-21


liml
04-18

后一篇:航母压境金正恩会屈服吗?

前一篇:孔融与朱熹的道德困境

博文评论(共1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