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ljh9401063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5079713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ljh9401063的博文>>历史

字体大小:

历史上真实的血滴子 (2018-02-08 10:13) 该日志已被推荐

历史上真实的血滴子

冷月无声/

中国电影史上,以血滴子为主题的电影很多,那么历史上真有血滴子吗?真的如同电影描绘的那么厉害?这里闲谈一番,探究血滴子的来历。

1、血滴子是暗器?

根据武侠小说《童林传》,血滴子的故事大致是这样的:清朝康熙晚年,武林中的南海派有三位身手相当了得的南海三公:知不言、懂不说、明不讲。血滴子是这三人的独门暗器。小说称血滴子以革为囊,内藏快刀数把,控以机关,用时趁人不备,囊罩其头,拨动机关,首级立取。康熙帝死后,雍正帝继位,南海三公被其收买,血滴子便成为雍正帝杀害武林人士的血腥暗器。《胤禛外传》、《吕四娘演义》、《梵天庐丛录》、《清史演义》、《满清十三朝宫闱秘闻》等野史、小说也都提及了血滴子。

尽管小说家把血滴子描绘的绘声绘色,但正史中却并没有关于血滴子的记载,武侠小说描写的飞镖、袖箭等暗器,都有实物流传到今天,但人们从未发现血滴子实物。或许它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了吧。

此外,也有人说所谓的血滴子其实就是一种毒药。总之,血滴子作为暗器,显然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

2、血滴子是特务机构?

血滴子是否是暗器既然说不清,于是有人便说它是雍正朝特务机构的代名词。这个说法应该更靠谱些,只不过雍正不会为自己的特务机构起一个如此血腥的名字。雍正做皇帝时的特务机构叫“粘杆处”。

“粘杆处”,表面职责是一个专事粘蝉捉蜻蜒、钓鱼的机构,但实际上则是雍正专设的特务机关。这个机构的任务就是四处刺探情报,铲除异己。

“粘杆处”的班底早就存在。康熙帝晚年,诸子争嫡,斗争日趋白热化。雍正为了谋取帝位,遂招募了很多江湖武功高手和奇人异士,加以训练,编为自己的家丁奴才队伍,为自己登上帝位服务。雍正当上皇帝后,就把这些人编入“粘杆处”,比之前明的锦衣卫。

3、雍正朝的特务政治

雍正这家伙虽然删改了皇家档案,使我们难以复原其登基上台的真实历史,但越来越多的历史学家指出,雍正上台应该是矫诏篡位。正因为雍正帝位来路不正,所以他特别热衷特务政治,这一点倒是与同样帝位来路不正的武则天极为相似。雍正的特务政治有以下两大鲜明特点:

第一,广设耳目。

雍正帝搞特务政治,其耳目多如牛毛、无孔不入。清朝历史学家赵翼在《檐曝杂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某年春节,大臣王云锦在家里与亲朋好友打叶子牌,不知怎么弄丢了一张。第二天上朝,雍正帝漫不经心地问王云锦新春佳节做了些什么。王乃从实回奏,雍正帝点头称是,说他细事不欺君,随手从袖中把那张丢失的叶子牌掏了出来。王云锦顿时惊骇得目瞪口呆。

《郎潜纪闻三笔》卷四记载了类似一个故事,雍正朝礼部主事周人骥赴四川任职,为官三年,名声甚好。周人骥去四川前,上级给他推荐一个仆役,此人做事勤敏,主仆相处很好。周人骥三年任满后,仆役数次请求先回京城。周人骥说:“我马上就要回京复命了,不如我带你一起走吧。”仆役说:“我也要回京复命。”周人骥一时不解,一个仆役复什么命?仆役见他不解,便说:“我其实是皇上特地派来伺候您的。您的政声甚好,我要先期回去禀报。”周人骥顿时吓个半死,想不到身边仆役竟是潜伏的密探,幸好自己没作什么坏事!周人骥回京后,即得到雍正的褒奖。

第二,鼓励告密。

雍正这招其实是跟武则天学的,同时,他又搞出一套非常完备的密折制度。密折在康熙朝就已经存在,当时,皇帝派家臣出任江宁、苏州织造等官,曹雪芹的祖上就是干这行的。这些人通过密折向皇帝告密。所谓密折,就是一种直接交给皇帝亲自拆开看的公文,除了告密者和皇帝,任何第三者都无权拆看,有极强的保密性。

雍正上台后,对密折制度进行全面修订完善,规定密折从缮折、装匣、传递、批阅、发回本人,再缴进宫中,都有严格规定,不得有半点差错。密折须本人亲笔,加以封套、固封,装入特制的折匣,并用宫廷锁匠特制的铜锁锁住,民间锁匠所配制的钥匙是绝对打不开密折匣的。之后,密折必须要派专人进行传递。

康熙朝有资格通过密折来告密的,只有百余人。而雍正朝一下子就扩大到1200多人,不仅各省督、抚、藩、臬、提、镇等,甚至连知府、同知副将等一些市长级别干部也可直接向皇帝写密折告密。

后来,雍正干脆明确四品以上的中央和地方官员,都可以直接向皇帝递密折。于是密折大行其道,使得同僚都可能变成了“特务”,谁都有打小报告的可能,于是大小臣工在彼此监督的情况下,只得老老实实为皇帝服务。

4、特务是把双刃剑

雍正大搞特务政治,自以为得计,不料有时候也弄巧成拙。雍正初年,年羹尧任川陕总督,主持西北军务,雍正派遣了十个御前侍卫跟随年羹尧学习军事,实际上是为了监视年的一举一动。年羹尧本是雍正的藩邸旧人,对雍正那一套特务政治自然心知肚明,遂对这些侍卫厚加笼络,这几个被收买的潜伏者便在给雍正的密折终只报喜不报忧,隐瞒了年羹尧的许多飞扬跋扈、滥用私人的事儿。后来羹尧获罪,了解真相的雍正顿觉被自己派出的特务愚弄了,便在给侍卫的朱批中气急败坏地连斥“卑鄙”,令他们不必再回京。

雍正死去不到一个月,御史谢世济等人便上书乾隆帝请求取消密折制,称“小人多以此说害君子,首告者不知主名,被告者无由申诉;上下相忌,君臣相疑。”乾隆虽也是个专制独裁的家伙,但也认为乃父做的太过分,遂在沿袭密折制度的同时,做出了某些的近乎人情“改良”,当然这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好的口碑而已。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红楼梦》中那响彻二百年的耳光

前一篇:为人父母者的孩奴人生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