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ljh9401063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877252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ljh9401063的博文>>历史

字体大小:

晚明军事困局的始作俑者 (2018-02-24 08:53) 该日志已被推荐

晚明军事困局的始作俑者

冷月无声/

1、前言

明朝晚期,帝国在东北方向始终受困于满洲铁骑,特别是从萨尔浒之战后,明朝军队屡战屡败,只得依托坚城利炮勉强自保,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翻开历史,从纯军事角度分析,造成这种军事困局的始作俑者,或者说养虎遗患者,竟是赫赫有名的辽东边帅李成梁。

李成梁是明朝晚期与戚继光齐名的边帅,若论当时的名气、战功,李成梁可能还要略胜一筹。然而这位活到九十高龄的名将,一方面为朱明王朝立下了赫赫战功,另一方面,在他先后镇守辽东的30年内,竟坐视努尔哈赤建州女真迅速崛起,李成梁在期间的处置失当乃至贪腐好货更是加速了这个进程。

2、明朝经营辽东的基本方略与李成梁的军事贡献

辽东地僻人稀,蛮族众多,矛盾错综复杂,而且拱卫京师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因此,明朝历任帝王均高度重视辽东地区,广建城卫,部署重兵,力图建立起对蒙古、女真等蛮族的军事优势。同时,采取了“唯使之相争、勿使之相吞”的以夷制夷的办法(《明神宗实录》),对蒙古、女真诸部进行分化瓦解。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李成梁迅速成为辽东军政舞台的焦点人物,在军事上做出了巨大贡献。

李成梁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生于铁岭,出身于武将世家,“英毅骁健,大有将才”,他从基层军官做起,纵横东北边塞,“边帅武功之盛,(明)两百年来所未有”(《明史·李成梁传》),是当时明朝赖以依靠、独当一面的边帅。

从隆庆四年(1570年)至万历十九(1591年)年,李成梁第一次镇守辽东,时间长达二十二年。这期间,李成梁整肃边军骑兵,编入强悍边民严加训练,打造了一支能与蒙古、女真诸部并驾争锋的骑兵劲旅,这在明朝军队中是颇为罕见的,史称辽东铁骑。而且这支骑兵配备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火器——三眼铳。所谓三眼铳,即一支铳有三根枪管组成,作战时可以发射三次,先声克敌。正是依靠这支强悍骁勇的骑兵,李成梁连获大捷。

在与蒙古部落交战方面,当时蒙古土蛮部是最有威胁的游牧势力,经常纠集其他部落侵边,且动辄数万骑出动。万历七年(1579年)十月,土蛮部集中五万人大肆攻掠辽东,李成梁乃与名将戚继光联手大破土蛮,连续追杀百里。此战在明朝辽东历史上有重要意义。万历九年正月,蒙古土蛮部首领速把亥以联军十万进攻广宁。李成梁以轻骑从大宁堡出塞四百余里,至袄郎兔双方决战,击败土蛮。明军退时,土蛮军来追,明军反击将其击溃。次年三月,速把亥再度入犯义州,李成梁率军设伏镇夷堡,大败土蛮,并击杀了为害辽东二十年的土蛮首领速把亥。至此,蒙古人只要看到李成梁的旗帜,基本上掉头就跑。

在与满洲女真部落交战方面,李成梁亦战功赫赫。万历二年,建州女真王杲部剽掠辽东,屡杀明朝官员,并纠集土默特、泰宁诸部,大举进犯辽阳、沈阳。李成梁果断地率军出击,大败王杲,并焚毁了他的老巢。这个王杲,即努尔哈赤的外祖父。不久,王杲被海西女真擒获献于明军,被斩。万历十一年初,李成梁大败继续作乱的建州女真首领阿台(即王杲之子,努尔哈赤的舅舅)。古勒塞一战,射死阿台。至此,建州女真王杲部被灭。就是在此役中,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因在阿台寨中,为明军误杀。万历十二年(1584年),由于叶赫女真部不听约束,李成梁设“市圈计”,将叶赫首领清佳砮兄弟诱至“市圈”,将其部众全部杀戮。

3、李成梁的养虎遗患和明末辽东形势的不断恶化

凡事物极必反,当了二十多年辽东总兵的李成梁渐无早期的进取精神,种种失策和恶习逐渐显现出来,从而致使努尔哈赤建州女真迅速崛起,说李成梁酿成辽东军事困局绝没有冤枉他。当然,李成梁这种退化也是在万历皇帝带头下大多数朝臣的普遍现象。

首先,李成梁对努尔哈赤的迅速崛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李成梁秉承一贯的治辽原则,让蒙古、女真各部“以夷制夷,使其各自雄长,不相归一”(《明神宗实录》),即谁露头就打谁,谁强大就灭谁。万历十九年(1591)李成梁卸任辽东总兵前,他不断兴兵,陆续打垮了蒙古土蛮部及女真叶赫部、哈达部等强大部落或有冒头迹象的部落,但他却坐视努尔哈赤势力不断强大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努尔哈赤从万历十一年起兵开始,至万历十七年就基本统一了建州女真,对努尔哈赤的迅速崛起,李成梁视而不见,这显然与治辽原则大相径庭。估计这既出于对误杀努尔哈赤父祖的愧疚(李成梁以努尔哈赤父死年幼,视之如子侄,给予赡养),也出于努尔哈赤的善于伪装恭顺和大肆行贿。

其次,随着位望益隆,李成梁已无进取之意。他日益奢侈无度、飞扬跋扈,军赀、马价、盐课、市赏随意侵吞,全辽商民之利,尽笼入己,俨然称霸辽东的“军阀”。而且他不仅以贿赂权门朝士自固,甚至虚报战功,杀良冒级。如若督抚、监司都官员不合他的意,就会被排挤调走。正如《明史》指出的,“暮气难振,又转相掊克,士马萧耗”(《明史·李成梁传》)。

再次,李成梁官做久了,人也滑了。他深知坐稳辽东总兵位置的最佳办法就是“养寇自重”,所以他对辽东境内各反叛部落的绞杀往往不尽全力,就如同老猫抓老鼠总要留几只一样。

最后,按照中国历史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的不二法则,辽东军队在李成梁的管理下迅速腐化,战斗力锐减。正如吕思勉先生在《吕著中国通史》中所说:“然而军事的败坏,其机实隐伏于成梁之时,这又是其一例。军队的腐败,其表现于外的,在精神方面,为士气的衰颓;在物质方面,则为积弊的深痼;虽有良将,亦无从整顿,非解散之而另造不可。”

这些都造成了辽东形势的不断恶化,尤其是女真各部按下葫芦又起瓢,日益不听约束。万历十六年(1588年)以后,李成梁在战场上基本上没有取得大的胜利,而且还屡遭败绩。在这种情况下,李成梁屡为言官所劾,不得不在万历十九年黯然罢官而去。

4、辽东军事困局与李成梁的回天无力

从万历十九年至万历二十九年,李成梁在北京度过了十年的赋闲生活。但这十年间,明朝在辽东“八易大将,戎务尽驰,战守无资,辽事大坏”(《明神宗实录》),尤其是努尔哈赤羽翼已丰,在辽东已无任何对手与之匹敌,其锋芒直指大明王朝。在这种情况下,明廷不得不再度启用李成梁复任辽东总兵。

此时的李成梁已经76岁了,早不复当年的“英毅骁健”,当受命于危难之际的他回到辽东时,发现时局早已物是人非。此时努尔哈赤的控弦精兵已“三万有奇”,而辽东地方军队堪战亲兵尚“不满八千”(《明神宗实录》),处于自身难保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李成梁完全采取了消极应对的策略,在边事上以安抚为主,尽量避免与努尔哈赤的建州女真发生冲突,故边事一直较为“平稳”。同时,李成梁放弃了著名的宽甸六堡,并对不愿迁走的居民“以大军驱迫之,死者狼籍”(《明史·李成梁传》)。宽甸六堡是是遏制女真的前哨阵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放弃宽甸六堡一个严重的决策失误,导致明朝三十多年的苦心经营,废于一旦,这一方面撤掉了军事地理上的屏障,一方面则暴露了明朝的虚弱。

由于无力打破军事上的困局,李成梁只好不断地杀良冒功,谎报军情,虚领军饷,于是弹劾李成梁的上疏雪片般地飞往京城。万历三十六年,李成梁在一片骂声中再次被撤职。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李成梁病死,时年九十岁。

5、后记

李成梁死后的第二年,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政权,这只被李成梁养大的老虎已然凶相毕露了。又三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起兵伐明,并在萨尔浒决战中一举击溃了明朝四路精兵10余万人,就连李成梁的老家铁岭亦遭血腥屠戮。如果李成梁泉下有知的话,不知他对此该作何感想?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青面兽杨志官场失落有何玄机?

前一篇:为人父母者的孩奴人生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