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ljh9401063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99629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ljh9401063的博文>>历史

字体大小:

漫谈曾国藩的恩师 (2018-03-26 10:08) 该日志已被推荐

漫谈曾国藩的恩师

冷月无声/

曾国藩能够在仕途上飞黄腾达,离不开老师穆彰阿悉心提携,这个历仕嘉庆、道光、咸丰三朝的满族老官僚可谓曾国藩的大恩人。然而,透过穆彰阿的一生,除了长于逢迎,精于吏道,善于结党,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

1、权倾天下

穆彰阿(1782—1856),满洲镶蓝旗人,出身于官僚世家。嘉庆十年,穆彰阿中进士,这在普遍不学无术的满洲贵族中并不多见,故授翰林院庶吉士。

由于穆彰阿根正苗红,加之本人吏道高超,很快便在仕途中青云直上,很得道光帝的倚重。道光七年,穆彰阿进入军机处。10年后升任首席军机大臣,权倾天下。这时的穆彰阿才55岁。终道光一朝,穆彰阿“恩眷不衰”,是道光帝最信任的首辅大臣。

利用自己的权势,穆彰阿通过举荐、提拔等方式,广纳门生,培养亲信,扩大势力。《清史稿》称他“自嘉庆以来,典乡试三,典会试五。凡复试、殿试、朝考、教习庶吉士散馆考差、大考翰詹,无岁不与衡文之役。国史、玉牒、实录诸馆,皆为总裁。门生故吏遍于中外,知名之士多被援引,一时号曰‘穆党’。”曾国藩就是走穆彰阿的门子,才在仕途上飞黄腾达的。

2、通天有术

穆彰阿最大的本事在于他通天有术,善于揣度、逢迎圣意。史称穆彰阿与道光皇帝最“有水乳之合”,犹如道光帝肚子里的蛔虫,极善于揣摩道光帝的心理,并乘机施加自己的影响。

《清稗类钞》记载这样一件事,穆彰阿向道光帝推荐他的学生曾国藩,称其可堪大用。于是道光帝下旨叫曾国藩进殿觐见,想搞一次面试。可曾国藩进殿后,便被带到一处房间等候宣召,一直等到临下朝时,有太监来通知称皇上有事,今日不见了,明日再来。曾国藩不解其中奥妙,连忙去向穆彰阿求教。穆彰阿沉思片刻,马上明白了道光帝的用意,便问曾国藩道:“是否留意了房中摆设,特别是墙上的字画。”尚未精通为官之道的曾国藩摇头说:“只等皇上召见,哪还注意那些。”穆彰阿失望道:“机缘可惜。”立刻吩咐自己的仆人说:“你速去拿四百两银子交给某公公为谢礼,求他将宫中某处壁间悬挂字画上的文字抄录下来带回。”当夜,穆彰阿令曾国藩将所录文字熟记于心。次日,道光帝召见曾国藩时,问及那间房里的字画上所书的大清祖宗历朝圣训,曾国藩顿时恍然大悟,十分佩服穆彰阿的善于揣摩上意。由于曾氏对答如流,道光帝大喜,曾国藩从此便“骎骎然向用矣”。同时,道光帝特下诏谕夸奖穆彰阿有识人之明、荐才之功。

3、排斥异己

不要以为穆彰阿发掘了曾国藩,那他就是一个识才、爱才之人了。实际上,穆彰阿对于那些不肯依附于他、与他有利害冲突的人,哪怕你是国之栋梁,排斥起来亦毫不手软。

成书于民国的《奴才小史》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是时顺德罗惇衍(后为尚书)、泾阳张芾(后谥文毅)、云南何桂清(后为总督),三人同年登第,入翰林,年皆未弱冠。张、何以穆彰阿炙手可热,遂如扬雄之依新莽,蔡邕之附董卓。独罗惇衍绝不与通。散馆后,初考试差,三人皆得差。命既下,罗惇衍往谒世恩(即潘世恩,时为军机大臣兼东阁大学士,身居汉族大臣之首,资历远在穆彰阿之上)。世恩问:“见穆中堂否?”曰:“未也。”世恩骇然曰:“子未见穆相,先来见我,殆矣!”罗惇衍少年气盛,不信其说,亦意不往。次日,忽传旨:“罗惇衍年纪太轻,未可胜衡文之任,著毋庸前往,另派某去。”人皆知穆彰阿所为也。满清科举时代,凡放差而收回成命者。止此。实则张、何之年,皆小于罗(是年题名录罗十九,张十八,何十七),而罗以不慊于穆彰阿之故,遂托此以为词。穆彰阿之专权恣肆,已可知矣。

4、误国妨贤

处理一个轻狂少年尚是一件小事,但在国家民族的大是大非面前,穆彰阿还是“私”字当先。

当时,清朝各级官吏多余鸦片走私贸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穆彰阿,素来包庇鸦片走私并由此得到各级官吏的行贿。道光帝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全权负责禁烟后,穆彰阿对断了自己财路又分了帝宠的林则徐十分痛恨嫉妒,但他见道光帝禁烟态度比较坚决,便缄口不言,暗地里却等待机会搞破坏。

鸦片战争爆发后,清朝屡战屡败。每当内阁收到一次败仗报告,穆彰阿就“相顾曰:‘如何’!”意思是我本来就说不要开打嘛,现在不出本公所料吧。待英军兵临南京城下时,穆彰阿窥测到道光帝“意移厌兵”,便以“开兵衅”的罪名从中陷害,造成林则徐、邓廷桢被远戍伊犁。战后,穆彰阿不仅劝说道光帝接受英国的全部要求,更是主持签订鸦片战争战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5、控制舆论

经过几十年经营,穆彰阿编织了一张遍布全国的关系网,通过这张网,他不仅可以控制北京的言路,还可以左右京外的舆论。

《春冰室野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军机大臣王鼎出于反对穆彰阿的丑恶行径,乃身怀劾奏穆彰阿误国的遗疏在家里上吊自尽,想以打动道光皇帝。

可惜,事发后拿到王鼎遗疏的军机章京陈孚恩是穆党,穆彰阿遂命令陈孚恩将原稿毁灭并伪造了不痛不痒的遗疏,自己则向道光帝谎报王鼎暴亡;同时派门生张芾(即前文那位泾阳进士)买通王鼎之子王沆,威胁他不得泄露实情。

事后,穆彰阿害怕陈孚恩走漏消息,又突然在军机处当众问陈孚恩:“王阁老病逝一事,却听说最近京中流传着其他说法,陈君一手经理此事,不知道对此有何看法?”陈孚恩不明白穆彰阿的意思,吓得默不作声。军机处各大臣也一起装聋作哑。

陈孚恩回家后以为穆彰阿将杀他灭口,惶惶不可终日。不料等待他的却是升官布告,大喜之下急忙去穆府拜谢。穆彰阿对跪在地上的陈孚恩大笑道:“昨天我只是为你分谤罢了,你如果说没什么,那些闲言碎语不也就消停了嘛。”

当时,北京的士人都知道王鼎的死因,但谁也不敢议论此事。

6、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穆彰阿的所作所为虽能蒙蔽道光帝,却蒙蔽不了天下人。1850年,道光帝病死,继位的咸丰帝对权势熏天的穆彰阿甚为忌惮,乃下谕旨历数穆彰阿的罪行,称他:“保位贪荣,妨贤病国。小忠小信,阴柔以售其奸;伪学伪才,揣摩以逢主意。清排异己……有碍于己,必欲陷之;遇事模棱,缄口不言;……其心阴险,实不可问!”并将穆彰阿革职,永不录用。命令下达后,“天下称快!”

然而革职之后,穆彰阿凭借他的关系网,却依旧有能力遥控官场。例如咸丰初年,因太平军兴起,琦善任钦差大臣,在扬州建立江北大营对抗太平军。穆彰阿推荐门生吴昆田随行。写诗在行、打仗外行的吴昆田忙去拜见穆彰阿,称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到扬州送死。穆彰阿叹曰:“吾不知汝固无意功名,吾过矣。”随即将吴昆田改官刑部。

1856年,穆彰阿病死。其时正值太平军纵横江南半壁江山,第二次烟片战争的炮声隆隆响起。面对山河破碎,真不知穆彰阿老先生对此作何感想?

本文最近访客


Shin
03-27

后一篇: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太上皇

前一篇:揭秘明末清初第一谋士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