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画家雷家林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1046437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画家雷家林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过山车 (2018-07-03 14:51)


平生坐过一次过山车,那是在深圳东部华侨城。

坐过山车,这其实不是特别的容易的事,首先是得年轻,不得超过五十岁,其次身体得健康,什么高血压,恐高症,精神病之类不得有,再次穿的鞋子不得是拖鞋,正好这些条件对于混迹大芬的我是合格的,在不接单的时候,除了画自己的画,就是闲逛,鹏城各主要的山头,被我踏遍了,最能唤起我的记忆的莫过于在东部华侨城的山头,坐一次过山车。那年是 2012 年,我四十八岁,身体大好,穿的鞋子是两用的,我记得是在坪山的一个摊位买的,那种鞋子是凉鞋,灰色的,鞋头有小园孔,是为了透气。但你把鞋的尾带提上来又可做拖鞋,南方天气炎热,我大部分是拖着穿,只有在坐过山车时,才特意放下来,否则是没有可能享受坐过山车这个待遇的。

因为靠海的关系,还是因为管理者高明的关系,深圳的天空远没有广东其它地方比如东莞,有更多的雾霾,那天是晴朗的天,有云,看着象祥云,实际上是自己心中美好的关系,非关自然的事,云上是氧气蓝,在不太崇尚夕阳工业的区域是这样的,尤其是在深圳东部海岸的区域。

进入园区的起始有一排壮观的人工瀑布,飞流而下,然后还有一片歌舞表演场,响起的是原始激情的非洲鼓声,震天撼地的,半裸的黑人男女边扭身姿边击鼓。这在西部华侨城亦是司空见惯的。再往上要坐电揽车,我坐在有窗的电揽车里,其实有飞机徐徐升起的感觉,老实说我没有坐过飞机,确实是个乡巴佬,我以坐电揽车上升想象是这个味儿,愈上愈视野开阔,远处的海,海中的岛屿,海上的船,天空中的云象,两旁边的山色,皆入眼帘。

那天正逢周末,人太多,坐过山车要排队,这个可是要有耐心的,我耐心下来,老老实实做个俗人,认认真真的排队,不过就是为着坐一回过山车罢了!

在那个挥汗如雨的长蛇阵里,为了打发时间,我四处张望,发现有可以静下心来的目标,就是介绍世界各超级过山车的文字,大概是美国的法国的一些西方国家的大过山车,但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东部华侨城的过山车当然不是第一,但对我来说,坐一回过把瘾就可以了。

经过耐心的等待,终于轮上我了,当然还有其它一些人,放眼望去,那一排人以年龄论我算老大,其它的是年轻一点的帅哥靓女,不过我以为我太幸运了,当时比我大的博客大 V 肯定是没有资格坐的,虽然他们的博文写的好。他们一定要坐,得有个特别的待遇,否则没有可能的。

我们这批人被绑定在分格的车座上,当车开动后不久,传来一些令人恐惧的惊叫声,显然有人害怕了,这车一上一下,一扭一正的,车旁的林木密叶与山石,其它建筑物一闪而过,其实是呼啸而过,车在急速行进过程中,仿佛要把你抛出,其实你还有车上,仿佛要把你碾的粉碎,其实你肉身完好,似乎是死亡之神就在眼前,其实只是有惊无险而已,心态差一点的女子大概是被这种惊险的状态吓着了自己,有的闭上眼睛,不去正眼看那个车在运行的场景,逃避一个情形的所在,有的哭出声了,似乎快到奈河桥似的。我大概是年长一点,心态相对好些,死神只是一种幻相,因为我的身子被尘世之绳绑定,红尘仍然有我的年份,虽然我怕死,但死神并不急着找我,于是在这种近似死亡来临的游戏状态中,我活过来,随着山车平复,我亦平复,再次走向滚滚红尘,而不是彼岸。

我继续我的行程,在更高处有更多的节目,更多的娱乐,但相较过山车,相对平和轻松些,当然在更高处得没有恐高症才行,我在高处不仅仅游目远处的娱乐装置,远处的西式小镇,远处的寺庙,远处的佛之金像,更关注的是那一条貌似望不到边的长蛇阵,一拨一拨的人群接受惊险,刺激,类似死亡临近洗礼的游戏,我相信这些人经历过后,对于未来的人生,有些许的改变。

坐过山车有年龄与身体状态的限制,所以当你在合适的年龄时,也许应当坐一次过山车,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坐过山车不仅仅是一个惊险的游戏,亦是一次深化哲理人生的体验,这种反复的一上一下,一歪一正的快速行进过程,其实近人生的情形,三起三落,九死九生,低潮与高潮的反复,正途与岐路的交错,很好的阐解了人生的真实情形,让你悟得什么?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女画家刘怡君的抽象彩墨艺术

前一篇:桃源画意——李朋林的绘画艺术境界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