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群众路线有力量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183020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群众路线有力量的博文>>AA

字体大小:

二战之前斯大林与反间计 (2012-04-15 06:24)

在斯大林上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中,苏联红军的军官阶层几乎全军覆灭:红军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有4万余人被清洗,其中1.5万人被枪决。1935年11月第一批授元帅衔的5人,有3人被清洗;枪决了一级集团军4名将领中的3人、二级集团军12名将领的全部、67名军长中的60人、199名师长中的136人、397名旅长中的221人。苏军将领格里戈连科感叹地说:“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它的高级指挥干部在任何一次战争(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没有受到这样大的损失。甚至全军覆没的结果也不至于如此。就是缴械投降的法西斯德国和帝国主义日本所损失的高级指挥干部也比这少得多。”

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命运悲剧,揭开了这场血腥的序幕。

阴谋是这样露头的:1937年5月,按照预定计划,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将代表苏联政府前往伦敦参加乔治六世国王的加冕典礼。当图哈切夫斯基正准备动身时,苏联政府突然决定,改由海军司令奥尔洛夫带团前往。对外宣称的理由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因病不能前往”。很快,5月20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被解除了副国防人民委员(国防部副部长)的职务,贬谪为伏尔加沿岸军区司令员。图哈切夫斯基把这一决定看作是对自己的一种羞辱,他写信给斯大林要求彻底退役,复员还乡。也许,这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绝望中放出的试探气球,想看看斯大林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然而,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给斯大林的信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斯大林并未像以往的惯例,在一项重要任命前找他谈话。

从这一连串蹊跷的变化中,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嗅到一股不祥的气息。他感到也许有一场灾难正在降临。

肖斯塔科维奇对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生命最后这段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光,有这样一段回忆:

梅耶霍尔德在等待逮捕时,后悔自己没有成为小提琴家。他带着辛酸和恐惧说:“我不如现在坐在乐队里,拉我的小提琴,那我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当时他65岁。44岁的图哈切夫斯基在被捕前说的话几乎相同:“我小时候多么想学小提琴,爸爸没钱给我买小提琴,他一直没有这个钱,我要是成了小提琴手就好了。”

这种巧合使我感到惊讶和可怕。一位是名导演,一位是著名的元帅,突然都希望做一个渺小的、不受人注意的人。只想坐在乐队里拉拉小提琴。元帅和大师几乎愿意和任何人交换自己的一生,甚至和电影院门厅里遭人耍笑的醉汉交换,但是太晚了。

图哈切夫斯基的命运颇类似我国明末清初的历史人物袁崇焕的悲剧。

1935年,图哈切夫斯基发表一篇重要文章《当前德国的军事计划》,具有先见之明地强调了希特勒“入侵”的危险,并在文章中指出:“德国帝国主义对地面、空中、海上全面战争的大规模准备……不得不迫使我们严肃地展望我国西部边界的防卫,建立必要的防御配系。”不久,图哈切夫斯基还根据自己亲历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后的国内战争的经验,富有预见性地指出:下次战争是各军种联合作战的立体战争。他主张实现军队的汽车化装甲化,发展航空兵和坦克力量,研制火箭炮和喷气式飞机,试制航空鱼雷(即导弹),主张实行空降兵作战,坦克突破、飞机轰炸、炮兵和步兵协同布防和大纵深战役等等,他的这些“先见之明”,都为后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所证实。

图哈切夫斯基对未来战争的高瞻远瞩,没有在苏联引起足够的重视,然而却引起正在野心勃勃准备征服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希特勒的震惊。他意识到,在未来的战争中,图哈切夫斯基是一个必须铲除的障碍。

希特勒指令主持德国情报部门的海德里希,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实施“反间计”,假斯大林之手,把图哈切夫斯基除掉。

为了让苏联人上当,海德里希可谓绞尽脑汁,他利用苏联政府在20年代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曾与德国进行过一些经济和军事交流,当时作为红军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图哈切夫斯基与德国一些高级将领有过书信往来。这些书信还保存在德国最高司令部情报局的档案室里。海德里希决定利用这些书信的笔迹,来篡改原有档案,在谈话记录和往来信件中增添一些词句,或者直接伪造新的书信和文件。经过特工专家精心编造、模仿、加工,还得到了三个变节的苏联特工人员的帮助,于是,一封封从笔迹、语气到签名,都达到了以假乱真地步的图哈切夫斯基“里通外国”的“罪证”产生了。特工人员甚至还在信纸的边缘伪造了一些德国将军的签名,暗示图哈切夫斯基的谋反计划已经得到德国国防军的支持。

解密的历史档案使我们得知,当年希特勒没有立即实施蓄谋已久的“巴巴罗萨”计划,其中一条重要原因是出于对图哈切夫斯基军事才能的畏惧。当希特勒得知斯大林上钩,已经处决了图哈切夫斯基等八名高级将领后,得意地在一次纳粹高级将领的会上说:“他们没有好的统帅了。”还说:“苏联高级军事干部最优秀的部分已于1937年被斯大林消灭了。这样一来,那些正在成长的接班人,暂时还缺乏作战必需的智慧。”

直到现在,一些人仍认为,以斯大林之“英明”,绝不可能对希特勒的反间计混然不觉,只不过希特勒的反间计正中斯大林的下怀,于是斯大林将计就计借刀杀人,除掉了对他已经构成严重威胁的政敌图哈切夫斯基。

一山崛起众丘妒。图哈切夫斯基耀眼的才华不仅让平庸之辈的伏洛希洛夫、布琼尼等人受不了,也让争强好胜心极强的斯大林心中不舒服。图哈切夫斯基在军事方面提出的建议,总会激起斯大林的妒恨。肖斯塔科维奇回忆说:“图哈切夫斯基的那些好建议,采纳与否的决定权还在斯大林。我知道图哈切夫斯基不得不玩弄手段。他和他的助手常常这样安排:他俩一起到斯大林那里去,图哈切夫斯基提出建议,然后由他的副手‘纠正’他。这样做总是使斯大林很高兴。斯大林会补充、完善这种‘纠正’。他喜欢图哈切夫斯基错了这样一个事实。建议终于被采纳了。后来人们的宣传说,图哈切夫斯基在斯大林面前总是无能,因为斯大林更为聪明。那是胡说,斯大林像盗匪一样从角落里行凶打劫。这种行为不需要聪明,只需要卑鄙。”

能在独裁者手下生存的策略,只能是那些与“领袖的辉煌”相比“黯然失色”的侏儒。或者是掩藏锋芒的“中山狼”,“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而图哈切夫斯基都不是,他反而有些“功高震主”。

1920年,图哈切夫斯基率领西线军队进攻华沙,在这次战役中,列宁和中央政治局决定,调遣第一骑兵集团军、第十二集团军以及第十四集团军给西部战线。但斯大林出于种种私心,拒绝了执行命令,以至造成了图哈切夫斯基进攻华沙的失利。这是图哈切夫斯基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走麦城”。为此,列宁和中央政治局解除了斯大林西南战线军事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这成为斯大林与图哈切夫斯基最早的芥蒂。

随着图哈切夫斯基的威望日隆,斯大林感到了日益增长的威胁,正巧希特勒实施反间计,所以斯大林很可能也就将计就计,乘机除掉了心头大患。

现在普遍的一种说法是:据1937年6月11日《真理报》发布的消息:图哈切夫斯基等八名将领,因“间谍罪”“叛国罪”被捕并提交军事委员会审叛。随后,1937年6月12日,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宣布:“反苏托洛茨基军事组织”的图哈切夫斯基等八人,已经全部被枪决。审叛是秘密进行,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两位元帅亲自参与了审判。军事法庭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只用了六个小时听取这么一个复杂案件的证词。总检察长维辛斯基所作案件罪状的陈述,前后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匆促宣布开除各被告军籍,并处以死刑。伏罗希洛夫说:“马上执行,连拖延一小时都不行。”事过许多年后,前内务部列夫·费尔德宾透露:对图哈切夫斯基等人根本就没有组织过什么审判,他们完全是根据斯大林的命令先秘密枪杀,然后再补一道军事法庭审判的手续。

当一个联盟共和国功勋卓著的元帅,也逃避不了“草菅人命”的悲剧命运,

       敌对势力之间的阴谋总是层出不穷的. 

本文最近访客


wmom
10-08


vahm
10-08


oiam
10-08


wesp
10-07


kzbt
10-07


brbb
10-07

后一篇:日本六代机

前一篇:超级阴谋?

博文评论(共5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