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屏山石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675734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屏山石的博文>>1+1=2

字体大小:

乡愁与乡愁 (2018-02-21 14:09)

转眼,过了大年三十;转眼,已到正月初六。
  归乡的人们,又要回城了。又开始酝酿新一年的乡愁。
  乡愁是什么?
  就是人对家乡的眷念以及欲陪伴父母亲人而不得的愁绪。
  古人云,忠孝难两全。
  今人则是,赚钱与孝顺难两全。
  于是,有司曾制法,不回家者,父母可往起诉。然,案例却寥寥无几。
  谁的父母会因为这种事,傻到去告儿女?
  因此,儿女们继续在外赚钱;自己的儿女们,放在家里父母带。
  于是,留守儿童越来越多,空巢老人越来越多。
  间或,听到留守妇女们又钻进了谁的被窝,什么什么人过起了比皇帝还爽的日子。
  然,这些不会改变人们像候鸟一样,飞往南方,北方,东方,西方,离开家乡。
  他们可以不离乡吗?
  可以啊。在家种田。
  如此,确实就可以没有一般意义上的乡愁了,但他们又会多另外的乡愁。
  还有其它乡愁?
  真有呢!
  乡里的忧愁。
  最近,张KK挥刀杀人,关注此事的人,针锋相对。
  有的说,是英雄;有的说,是狗熊;有的说,法治社会,不该这样复仇;有的说,这次报复,是几十年前不公的积累……
  不扯他了,只说乡愁。
  今日找到一张一九八八年的调解书,两页,铅字,盖着基层法院的红章。
  内容是七月大雨,周某在我家田塍上挖草皮填她家的沟。第二天,我父亲前去质问,与其十八岁的儿子口角、斗殴。我奶奶听到消息,也去质问,被他儿子打伤住院,花掉九十八块多钱。请求法院判他们赔钱。
  调解结果是他们负担五十。其余自愿自负。
  第二年,又因他家的鸡吃我家的谷子而打人;又是调解,他们道歉。这次,是村干部手写的调解书。
  再过几年,我亲眼看到我爸被他家三个儿子打到距离路面近两米的田里,一身泥。十一二岁的我吓得动都不敢动,更不要说去帮忙了——怎样,大家是否看到了张KK的影子呢?
  我爸从田里爬起来,捡了块砖头——没敢砸人,砸了一块他家的窗户——然后,我家的也被他们砸了一块。
  又是调解……
  这,是不是乡愁?
  九十九岁的奶奶住在我们家,最近小中风,左脚不能动。父母悉心照顾,我老婆还帮洗被屎尿搞脏的裤子。奶奶说现在哪有二十几岁的妹子愿意做这种事,何况还是孙媳妇,别人家的孩子,说她很满意——可,就算做到这样,还有被亲戚中伤,说我们家的坏话……把我妈妈气得晕过去几次……我在朋友圈发狠,要他们小心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是不是乡愁?
  往前跳几行,我们再回到周某家里。
  她曾放言,我三个儿子,我到四十岁,就不要做事了,光享福……
  结果呢?三个儿子都是最普通的人,都没成大器,三兄弟,共两层楼房几间屋……她六十多了,还推着斗车,清理村里的垃圾、每月五百块,如是搞了一年——去年才多加了几间屋。钱,来自于丈夫车祸去世后的赔款……
  人家当面不讲,背地里都笑他们……
  这,是不是乡愁?
  在外打工者的乡愁,是选择性记忆的结果;他们把家乡想象成世外桃源,与世无争,家家和睦……
  回到家里,他们就会感觉到实实在在的乡愁。忧郁、烦闷、气愤……然后,似乎是满怀不舍地逃离这是非之地……
  谁去做个调查,在思乡的愁与农村的忧愁之间,会选择哪一个?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也许有一天,人们会觉得抢不到票的日子十分美好

前一篇:不为五斗米折腰,为何那么难?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