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屏山石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617131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屏山石的博文>>1+1=2

字体大小:

这个时代,纹身并不是小混混的专利 (2018-03-30 16:53)

不记得是初二还是初三。一次,老师为体现民主,说你们可以自己把想跟谁坐写出来,交给我。如果有互撞的,就由我来调剂。
  听此信,好高兴。急忙撕下一页纸,重重地写下我想跟谁谁坐。
  座位调整的结果是,全班只有两人,还靠墙站着。
  其中一个是我。
  我瞥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同学,又望向老师,一脸不解。
  我明明写了要跟谁坐啊……
  老师说,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吧?你看看你自己写的吧。
  原来,别的同学都把自己的名字和想一起坐的同学的名字写上了,而我呢——用的是,我想跟谁谁坐,没把自己名字写上去。
  直到最后,老师才知道,这个“我”是谁。
  没办法,谁叫我傻傻的呢?
  为何那个同学也单着?
  因为没人愿意跟他坐。
  那正是1998年左右,社会上小流氓不少。而这个同学,也沾染了一点不良习气。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他放学后都做些什么,但他穿的衣服,明明白白告诉大家,他就是个阿飞。
  他最喜欢穿的衣服,是黑色的蝙蝠衫外套,衣袖和裤脚,都很大。背上还纹着一条金色的龙。
  在那个年代,很多二流子穿的就是那种衣服——辨识度超高,一看到穿龙衣的人,你敬而远之就是了。甚至,连眼光都不要跟他们碰。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吼一句,你看什么看?然后,享受你低下头怕他们的神情。
  所以,老师多次要求他别穿到学校来,却完全没有效果。
  千不情万不愿,我也只好跟他坐了。
  后来老师单独叫我,说,你跟他坐,我反而放心。因为我知道你立场站得稳……
  老师猜错了。
  我确实没变小流氓,但他上课总是带着耳机,小声哼歌……于是,我也学会了——你说我俩长相依,为何又把我抛弃……穿上大头皮鞋,想起了我的爷爷……
  不管怎样,初中很快结束。我顺利考上高中,而这位同学,虽然我们合作还蛮愉快,成了朋友,我甚至劝过他要学好,但终究后来犯了点事……
  在那个时代,从衣着,从发型、从纹身,我们就能标签化一个人,大概猜出他的身份——最普遍的一件事是,那些有志当老大的,都会在手上刻一个忍字。
  时间过得很快,世道也变得很快。
  讨了老婆,有了比我小十几岁的大舅哥。他连初中都没读完,就不再读书。身上纹着一条大大的蛇,从腰上缠到脖子,吐着信子……
  表弟呢,比他小半岁,也是初中都没毕业,也是刺青满身。胸前一只大老虎,背上一个观世音,双臂各种花和草……
  可他们不是小混混啊,他们纹那些,不是要让人恐惧,而是觉得好看而已。
  这个时代,纹身大行其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想,就可以有。也少有人再把纹身当成流氓的标志。只会觉得时尚、个性,不会觉得害怕。
  一句话,在这个时代,纹身不代表坏人。
  尽管警察职务不允许有纹身,但其他公务员岗位,并没有限制有纹身者报考……
  2014年修订的《应征公民体格检查标准》第八条规定,着短装身体裸露部位刺有“点、字、图案”,直径超过2cm(其他部位直径超过3cm)或虽经手术处理仍留有明显文身瘢痕,影响军容,不合格。少数民族地区纯属民族风俗习惯的文身,着短装不明显影响军容,合格。
  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说,没纹身,并不一定就是好人。
  有些人,衣着光鲜、文质彬彬,一眼望去,正得不能再正;他们口吐莲花,信誓旦旦,似乎很值得信任——可干起坏事来,却没有一点底线,让人瞠目结舌。
  这已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时代,这种精彩,是几代人的努力,才换来的。
  穿一样的衣,说一样的话,吃一样的肉汤泡饭,难道不觉得单调吗?(屏山石2018/03/30)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史为镜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不为五斗米折腰,为何那么难?

前一篇:过去的农村,只有田园,没有牧歌,不值得怀念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