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清江游

军衔:中士(中士)
经验:887
博客访问:1722604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清江游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自私”是块什么牌子? (2018-01-26 23:29)

最近,闲来无事到处浏览,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争论,关于私有制的,就是很多媒体上登出的那个题目,“人大教授狠批张五常吴敬琏鼓吹私有制”。当然,在我国私有制的争论中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结果也无伤大雅。教授们的争论,且争论到关于“私有制”这样的大事上,不是一下说不清楚,而是至今还不大可能说清楚。各说各的理,好像那被批的还不承认自己是在鼓吹私有制,那他在鼓吹什么呢?事实是,关于私有制的争论是改革开放以来争论最多也最为普遍的话题,也许有人以为,不对吧。争论更多的是关于公有制的话题。哈哈,这就是奥妙所在。很多鼓吹私有制的人他是通过竭力反对公有制来售卖私货的,这更容易欺骗人。遗憾的是,那个设计师最初没有把解决这个问题设计进去。他只说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如果出现百万富翁、千万富翁,那改革就失败了。于是,在我国就有很多人不断地鼓吹起私有制,而鼓吹私有制当然的要求是反对公有制,鼓吹私有化。他们认为私有化才是社会发展的方向,这不就和西方的资本主义和拍了?这就是他们的想法。所以,对这种说法在中国肯定是要有人站出来批他们。况且,这些年由于鼓吹私有化似乎有了一些影响力,如果不批这种私有制的鼓吹,那我国还叫社会主义国家吗?共产党人明确提出,共产党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实行公有制,这当然与“私有制”是格格不入的。

不过,我们得承认,鼓吹私有制的那些人也有他们的理由。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曾经与西方资本主义对抗的号称社会主义的阵营最终瓦解了,特别是那个老大哥竟然被解体。世界上虽然还有号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但却不能成为一个抵挡西方资本主义的阵营,过去是两个世界的对抗,两个阵营的对抗,如今变成一家独大,社会主义成了失败的代名词。整个世界似乎都给社会主义划上了否定号或者叫句号吧。在这种形势下,世界上那些得意于社会主义阵营瓦解的吹鼓手们、西方的政客们、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家们都很自然地就把目标瞄向了还不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中国。也恰逢中国改革开放,他们认为机会来了!他们的努力很快就赢得了国内一些人的支持。国内一些人把社会主义阵营的垮台、前苏联的解体当成社会主义失败的例子,认为社会主义的路是走不通了,共产主义更是渺无音信,那么就走资本主义的路吧。这很自然地就鼓吹起私有制,要求中国私有化。在世界社会主义阵营消失之后,要求私有化好像也符合世界潮流?

结果呢?配合西方的努力,中国国内鼓吹私有制的那些人确确实实兴起了一些风浪,在某些地方应该说也有成功的显示,至少他们成功地在我国鼓吹起私有化,让私有化在中国也成为各种思潮的一种,或叫占有一席之地吧。而中国很多人也确实受到了这种思潮的影响,相信这些人的鼓吹。正是国内有人相信,使这种私有化的鼓吹能延续到今天,成为一种很持续的现象。似乎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没有这种鼓吹就不合时宜。也正是由于这种鼓吹的长期泛滥,才有了后来的全面私有化的叫嚣。中国市场经济了,为什么不全面私有化呢?这些人就是这么推理的。

时光荏苒,在中国叫嚣多年的私有化其效果虽有,但并没有让国内外的那些希望看到中国私有化的人满意,全面私有化看来还是那么遥遥无期。这促使某些国内外私有化的鼓吹者们在中国竭力地“加油添醋”,“烧火添柴”,唯恐天下不乱啊。国内外的这种努力曾有一度非常合拍的一刻。记得那年,时任世界银行行长的佐利克不知被谁邀请,窜到中国宣传全面私有化,企图为推动中国全面私有化献计出力。可笑的是,他来的真不是时候,美国刚刚遭遇金融海啸,或者说西方世界刚刚受到从美国冲出的金融海啸的打击,世界上出现了最为有力地否定资本主义的思潮。看来,不是只有人否定社会主义,否定资本主义的也始终存在,虽说这次有重新登场的味道。但这次不是“共产党宣言”,也不是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而是西方的很多经济学家。他们通过美国金融海啸的例子,印证资本主义走向没落的必然性,他们似乎看到了资本主义必将垮台的前兆。前兆就是资本主义开始要走下坡路了。当资本主义走下坡时,那鼓吹私有制还有多大劲呢?私有化的合理性必然要受到更多的、更大的质疑。私有化真的是一个治病的药方吗?俄罗斯私有化后证明的是什么?似乎证明被那西方大大坑了一把。俄罗斯原本是想当西方的队友,甚至是要与西方融为一体,可结果却是被西方推到坑里。看来,机会不是只属于私有化的鼓吹者,也属于否定私有化的人。在美国金融海啸远没有平息之际,这个佐利克跑到中国来推销什么全面私有化,不说是没有眼力架吧,至少是太没有说服力了。不合时宜的鼓吹只得到了中国的那些个被称为“志同道合”的少数人物捧场,这怎么可能掀起预期的那个在中国全面私有化的浪潮呢?不得不灰溜溜地回去了。好在他的头衔是世界银行的行长,不需要向什么人交差,他是在尽自己的职责。在西方,这类人通常都是很尽职的。

说的好像远了些,在下想说的是,我国出现的那股私有化浪潮虽不是什么大浪,但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始终还在涌,佐利克走后也没有停止,至今这个思潮仍然不停地在忽悠着人。这里面总得有一些代表人物要登台献艺,来打旗呐喊,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百姓们只管有饭吃、吃好饭,过好日子,什么化,那是上层的事,都是那些所谓有名的经济学家们的事,这个香港的张五常就被人们列在其中。本来,作为香港的教授,又在西方多年学经济,配合西方鼓吹这个私有化是非常正常的事,他要是不鼓吹,谁来鼓吹呢?让共产党员来鼓吹吗?岂不是笑话!他根本不需要否认自己是吹鼓手之一吧?老人家说的立场问题在这是完全适用的。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有不同的主张,宣传自己的主张,无可厚非嘛?为什么不愿承认呢?干嘛变幻什么说法,罗列些什么来搪塞?大大方方承认倒是让人佩服其真汉子也。相反,否认倒是让人生疑其为人小家子气喽,这真是让人不解。这么多年他始终如一地在鼓吹私有化,为什么要否认自己是主张私有化的呢?有人为此抱打不平,他没有吧?

不过,看看他对人大教授批其鼓吹私有制的回复,大家是什么感觉?真真是感觉到这位经济学家确实是鼓吹私有化的旗手类的人物,不管他如何解释,不管他玩出什么“自私三解”来代替“私有化”的把戏,“私有化”的这顶帽子可是很多人愿意戴的。

在他的“自私三解”里,他不厌其烦地解释“自私”来掩饰鼓吹私有化,让人们感觉他想用“自私”来代替私有化,搞出一个换汤不换药的把戏。

什么是“自私”呢?概括看,他把“自私”解释为三点,一是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且这个“自私”源自经济学的假设。显然,他表面上说这个“自私”是个人争取利益极大化,是假设。实际呢?他是当真的。因为他把这个“自私”上升到经济学中了。他把一种意识上的东西放到基础性的东西里面了。很多人看到他的这个解释,一定非常奇怪,他认为经济学上的一个假设是真的也就罢了,自娱自乐还是可以的,居然又玩出个“三解”来,这就让人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么看来,所谓的“自私”就不是个人的事了,而是经济上的事。在他的想法中,这个是很有必要的。正是他拿出这个假设,才能往下做题,也正是他把“自私”放到经济学中,他就能顺理成章地继续鼓吹一些东西。如果大家都在争取利益极大化,导致“自私”就是必然的。如果大家这个“自私”是必然的,那就是必要的呢?这大概是符合逻辑的,而再向前推,大家都自私,它就需要一种制度来形成某种规范,否则在大家都“自私”的情况下,社会能有秩序吗?于是,私有化隐隐就在其中了,私有化也成为必然的,这是“自私”的一个自然结果。我们能得出别的结论吗?

二是,他把这个“自私”与需求联系在一起了,把自私与市场联系在一起了,把自私与制度的权利界定联系在一起了。所有人都有需求,后面就很容易说,所有人都自私。而这个自私又与市场相联,当然要有权利的界定。正是这三个联系,坚定了“自私”的必然性。奇怪的是他又节外生枝“坚信私产与市场对社会的价值”。不过,这没让人感到意外。他想混淆什么?私产与市场什么时候对社会没有价值过?谁否定过私产与市场对社会的价值?世界上不可能没有私产,也不可能没有市场,任何私产或者是市场在社会上都有价值,这毋庸置疑,这与自私有关吗?即使我国搞计划经济时,也是有市场的,也是有私产的。况且,人类只要存在就有需求,,人类只要存在,权利就需要界定。大家不可能拥有同样的权利。有错吗?都没错。他也许想这样来显示自己没有鼓吹私有化。不过,他的真实想法正在通过混淆事物的不同范畴来塞私货。

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他说的自私与市场、自私与需求、自私与权利的关系,都需要一个界定,那就是个人的“自私”应是局限在某个具体人身上的。进一步讲不仅“个人的需求”绝对与人类的需求是不同层次的概念,个人的需求也不能与某个人的需求划等号,个人的自私与某个人的自私不能划等号。换言之,就是“自私”不能成为大家的规范,也不能成为人类整体的规范。我们说某个人是自私的,但不能说个人都是自私的,不是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更不能说人类是自私的。自私不是个人的需求,不是人类的需求而是某个人的需求!

但我们大家看过他的“自私三解”后,能说什么呢?他实际上是把某个人的自私上升到个人的自私,个人的自私上升到整体上来了。由于这种混淆,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鼓吹他想塞给大家的东西。就可以把“自私”从某个人的需求变成是个体的需求,变成是一个整体的需求,也就是个人的需求成为大家的需求,成为人类的需求。当他鼓吹的“自私”是个人的需求时,实际上他在鼓吹什么还不明白吗?这实际上就是在鼓吹私有化,鼓吹私有制。“自私”范围是很窄的,是受到限制的。否则市场就可能乱套,就不会有一个规范的市场。很多人都强调市场经济的信用性。信用是什么?,那是一种规范所有个人行为的条件,“自私”是不能越界的,“自私”在市场经济中是受到严格控制的,而这个限制、这个控制不是私有制是什么?

如今,西方很多国家不愿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违反了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这本身就是失信的行为,这种失信会让市场经济失信,这就让某东西越界了,让贸易争端放大到国家关系上,超出了正常经济关系的范围。这种越界证明,“私有化”不是到哪都行得通。反过来说,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有权利否认吗?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如果大家都这样来“自私”,是不是世贸组织可以消失?这里面西方国家真的是很矛盾。如果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那么,他们没有理由再要求中国搞什么全面私有化,或者说他们没有理由对中国说三道四。如果他们否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那么,他们也没有理由鼓吹中国全面私有化,因为他们否认市场经济地位就意味着中国不需要私有化。

其实,那位被批的经济学家对“自私”的解释根本就是西方概念的,不是世界概念的,也不是东方概念的。在东方与西方的价值观上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那就是对这个“私”的理解,“自私”在中国从来就没有市场。中国人讲“人之初性本善”,就是压低了私的价值,中国人讲“天下为公”,也是这个道理。从远古中国就树立起“公”为大、“私”为小的的这个价值观。“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是传颂至今的一个“天下为公”的典范。就是在今天,“天下为公”也是对官员们的基本要求。即使在古代,中国的所有衙门的牌匾上都能看到书上大大的“公”字。当然,王们,先帝们讲的“公”与百姓们理解的“公”可能有所区别,但内涵一致的更多。关键是在提倡“公”,而不是提倡“私”,无论皇帝还是大臣还是草民那都要为社稷,即为公。换言之,“公”是人类的需求,而“私”是某个人的需要,这不是整体与个体的不同,而是个体与某个人的不同。个体不能当成整体来论,某人也不能当个体来讲。在中国“自私”就是一种贬义,不是一种中性的表达。可在西方完全不同,人应该“自私”,他们不讲天下为公。但即使这样把“自私”讲成是需求、是市场的安排、是权利的界定,那样就把某个人的事变个人的事,变成整体的事,变成人类的事。

所以,“自私”不是与什么都能联系的,硬拉联系,就是扩大它的涵义。你既然扩大了它的涵义,那还说什么?解来解去,不就是想通过“自私三解”变幻花样吗?如果自私只是某个人的事,需要这么麻烦的来解吗?如果不想鼓吹私有化,玩什么“自私三解”?

如果我们不把“自私”联系这联系那,我们都得承认他没有鼓吹私有化,当他玩出这个“自私三解”反而越抹越黑,原来他是在鼓吹私有化。对他的“自私三解”,能得出其它的结论吗?

    假定中国全面私有化了,他还愿意否认自己是其中的旗手吗?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供地的主儿变了?

前一篇:吃空饷的背后是什么?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