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清江游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1987672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清江游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再谈曹操墓真伪! (2018-04-02 08:57)

关于曹操墓这件事的定性恐怕是我国考古史上最具争议的事件了。从当年的争论来看,并没有明确的、科学的、确凿的证据来支持那支考古队和当地有关部门的结论。也就是说,当年的所有重大疑问并没有解释清楚,或者说是根本没有科学的、得到公众认可的解释,就认为此墓就是曹操墓。换言之,即使现在来看,这些重要的疑问也都没有说清,甚至有的关键疑问根本无法解释,以一个历史记载不对的主观想法就定性此墓是曹操墓应该说是非常的武断。

在下重翻旧账不是因自己找到了新的疑问,而是那个安阳的考古队新的考古让人产生了新的疑问,而这新的疑问使人更加怀疑那所谓的曹操墓好像有假。

最近,很多媒体曝出,曹操墓考古又有新进展,什么曹操遗骸基本确认。这可给安阳那个墓带来了一些麻烦,难道前面折腾了那么久,吵也好,争也罢,原来真的没有定论,这次才有定论?不过问题不在这。

问题是原有的疑问似乎还是疑问,新的疑问又出现了。由于关心原有的疑问是否在这次新的考古发现中能否真相大白,故赶紧浏览了一番媒体的发布,但题目与内容的不符令人失望。后来,河南省有关部门还出面澄清,题目所述不是新发现,是旧闻,曹操遗骸当年已经确认。哈哈,各路媒体不知急的是什么,抢新闻却弄一个旧闻来作题目,若河南有关部门不出面澄清那就热闹了。

旧闻新炒?也就是题目不对,其实还是有新的发现,只不过不是关于曹操遗骸的。通过浏览媒体所曝出的考古新发现,虽然与曹操的遗骸没有直接关系,但却让人对曹操遗骸的真伪产生了新的疑问。当年给人感觉的是那个考古队急于出政绩,硬下定论。怎么感觉如今这个考古队在此次新的考古发现上的主观性依旧?原以为物是人非可能新的考古会科学些,现在看好像还是那些人,进一步把当年的主观臆断的作风延伸到今天?

在下虽属界外草民,但知道在考古界还是有规矩的。那就是任何发掘出的古墓在没有出土印章、墓志的情况下都不主观定性、确认为是某人或不是某人的墓,存疑有待新的考古发现。在安阳这个墓考古前后出土的所有古墓不分大小都是按此规矩来对墓主定性的,令人不解的是,怎么唯河南安阳这个墓却在证据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在各界疑问纷纷的情况下,且在没有印章出土、没有墓志出土的情况下就定性为曹操墓?

相对比,在此后不久河南出土的曹休墓明显的没有任何疑问,那是在有印章出土的情况下定性的。那支考古队很明确地说过,如果没有印章是不能下结论的。为什么安阳墓就能违反一般的考古惯例定性呢?时隔九年,此疑并没有合理解释,此次新的考古也没有作出合理解释,此一疑也。

二是,为了证明此墓就是曹操墓,考古队竟然连续无根据地推翻历史记载。拿存疑的考古发现且无法证明的事物当成证据,反过来推翻历史记载,如此毫无逻辑的、武断的印证方法是不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急于立功受奖,搞出业绩,不管不顾的定性?而这次的新发现,又进一步否定历史记载,出现了没有所谓“不封不树”的说法。这似乎用的是同样的手法。按照一般的逻辑推理,如果承认曹操遗嘱中的“不封不树”是确定无误的,那新发现的地上建筑遗址的存在反证这不像是曹操墓,怎么解释这一现象呢?只好否认并没有“不封不树”。可为什么地上建筑又被毁呢?不得不又解释说是为遵守曹操“不封不树”的遗嘱。一方面否认“不封不树”,说那就是历史记载错误,一方面又承认还是“不封不树”的,否则地上建筑不会被毁。为此,用了一个什么有计划毁陵来搪塞。

特别令人称奇的是考古队有人清楚此中的互相矛盾,知道这个所谓的有计划毁陵说服力不大,竟解释称,所谓“不封不树”是不树石碑,没有坟丘,与地面建筑无关。这在考古界是不是新说法?这不是主观臆断吗?一大片地面建筑怎么不比一块石碑或一个土堆影响大?曹操的所谓“不封不树”其核心是薄葬,不是指的有石碑或堆土丘,一大片地面建筑就意味着此墓根本不是薄葬,这才是关键所在,有没有石碑、土丘关系并不大,不能决定是不是薄葬,如果不是薄葬就违反了曹操的遗嘱,反之,就不会有地面建筑。

问题是此前在没有发现此墓有地面建筑时,当年的那个考古队就把此墓说成是“不封不树”的,且作为曹操墓的证据之一呢!如果当时就发现了地面建筑遗址,就多了一个疑问,当时就会在“不封不树”上打问号,也就是在这个被称为曹操的墓上打问号。

此外,考古新发现的地面建筑,怎么能确认就一定没有石碑呢?况且土丘是可以平掉的,且地面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河北磁县那地曾经有上百大丘,原在民间传的是曹操七十二疑冢,后查明是北朝皇陵,如今基本平掉,仅剩两座。可见,没有土丘说明不了什么。此外,这次考古新发现的建筑遗址有那么多的这柱基那房基的,说是柱基,难道不是石碑的基?众所周知,帝陵大片的地面建筑中,不可能没有石碑的,当然不可能没有石碑的基,若有该如何解释?承认“不封不树”,又否认“不封不树”,乃自立悖论?况且,大家都知道,陵也好、墓也罢都是帝王在世时修建的,如果有地面建筑,曹操岂不自煽嘴巴?此二疑也。

三是,该墓出土二女骨骸与历史记载不仅人数不符,年龄相差也过大。按照考古队否认的历史记载,与曹操合葬的只有甄氏一人,且是七十岁后去世与曹操合葬的。可如今这个安阳墓出土的骨骸有两具女性骨骸,一个五十岁左右,一个二十岁左右,完全不对路。这本是此墓的大疑点,因这疑点的存在,此墓原本是不能定性的,合理的做法是应将此墓存疑,等待新的考古发现来确认。可当年的那个考古队竟然以推翻历史记载来主观地认定此墓就是曹操墓。可你推翻历史记载得有合理的解释和充分的证据才行啊,就凭那个“魏武大戟”吗?

如果甄氏合葬是假的,那么此墓中合葬的二女是谁说清楚了吗?是曹操的两个小妾、或叫妃?这历史记载有吗?就算没有疑问尚在啊。按照当时的风俗,按照曹操薄葬的遗嘱,能让此二女陪葬?若二女系正常死亡与曹操合葬,应是一齐下葬,历史居然没有丝毫记载?却记成是甄氏七十岁后?这史官胆也太大了吧。曹丕能让史官这样偷梁换柱?换言之,在二女骨骸无法确认的情况下,此墓显然也应列为无法确认。

为什么在出土二女之骨骸的大疑问尚未释疑的情况下,就主观给墓定性?此定性的合理性在哪?权威性在哪?就凭参与考古的某专家一人否定历史记载之言?就凭参与考古的这些人?还曹操遗骸基本确定?用什么确定的?不仅印章没有,墓志没有,墓葬人物也不符啊,此三疑也。

四是如果曹丕不遵守曹操遗嘱,地上自然一定是“有封有树”,自然是要树石碑,建坟丘,包括地面建筑的建设。如果遵守曹操遗嘱,自然是不会有石碑、建坟丘,也不会有地上建筑的。所谓“不封不树”却可以有地面建筑,还来一个有计划毁陵?这能说通吗?一个墓把它与陵分割来说,取所需,弃所否,这是科学考古吗?建陵不守曹操遗嘱,后毁地上建筑是遵守曹操遗嘱?这是前后矛盾的说法,反而是证明此地非曹操墓吧。

问题还在于,据媒体介绍,曹操墓有地面建筑是有文献记载的。这个记载怎么就被说成是正确的?历史记载中有可能否定此墓为曹操墓就被人为的推翻,说是历史记载错误?这种涉嫌唯合已用,不合已者否是科学考古吗?那么人们要问,什么记载能说成是对的,什么记载能说成是不对的,标准是什么?这还有标准吗?不按统一的标准来定给古墓定性,此四疑也。

五是所谓高陵规模的问题也是令人生疑的。媒体介绍,有人说此次发现的这个曹操墓地面建筑规格与东汉帝陵地面建筑规格相比明显要小,不是按照帝陵规格修建的。如果真的是没有“不封不树”,搞了小于东汉帝陵规格的地面建筑,就与曹丕封自己父亲为魏武大帝是不相符的,这是令人很奇怪的事。如果按照魏王的标准自然规格是要低于东汉帝陵的。可这就出现一个问题,那个墓中出土的写有魏武的家伙什就不对路了,魏武是帝,魏王是王,如果是王陵自然规格要低,如果是帝陵规格应是一致的,这是不是反而成为否认此墓为曹操墓的证据。

此外,有人也硬说曹操墓是按帝王级安葬的,举例说比曹休的墓大。但怎么不比东汉帝陵?那么谁说的准呢?既然地面规格比东汉帝陵小,那肯定不是按帝王级安葬的,怎么又有人说是按帝王级安葬的?怎么解释地面建筑的规格呢?这些都是让人感到此中有些不太通?也有人以薄葬来搪塞。小一点就是薄葬?但有地面建筑已非薄葬了,已非“不封不树。东汉帝陵有地面建筑的是不是也能说成是“不封不树”呢?东汉帝王们恐怕没有什么“不封不树”的遗嘱吧?此五疑也。

不过,最大的疑问还是来自国家文物部门对当年这个考古结论的认可。当年的主管官员可能早已告老还乡,但疑问尚在。面对当年这个墓的这么大的争议,这么多的疑问,怎么就能认可它就是曹操墓呢?如此偏听偏信,只是因为那个专家是文物局的人物?可别的专家的话呢?况且,大众始终也没见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当时有人就猜测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这猜测恐怕并不为过。当然,这不能说成是理由,但却是第六疑也。

如果此墓有假真是愧对古人啊!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中美贸易战前景预测!

前一篇:高利贷-社会毒瘤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