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清江游

军衔:中士(中士)
经验:903
博客访问:192035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清江游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教育减负是与非 (2018-04-22 12:38)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教育一直处在不停地改革中,教育改革已经成为影响我国百姓生计最重要的改革之一。令人遗憾的是,大家对教育改革进度似乎并不十分的满意。上大学容易一些没有减少大家对教育改革的更大期盼,只是大家的期盼明显不同。

最近十几年国家一直要求对中小学生要减负,可事情并不如人意。中小学生的书包大概有所减轻,课外时间也许多了一些,但整体上看,负担还是很大,增加课外时间让中小学生有更多的选择还是没有真正实现。相反,课外时间、休息日更多地成为中小学生们加码的时间。换言之,教育减负还得努力。

减负的阻力在哪呢?当减负的口号越来越响时,当减负要求越来越高时,当减负真的要落实到学校和中小学生头上时,我们突然发现,减负的阻力好像更多的是来自于教育自身的主体。这不,一些媒体报道,很多的家长都反对减负,据说这个比例还不低,没有调查,究竟是多少没有看到确切的数字,是不是这些家长的孩子们也反对减负无从得知。但这也确实反映出在教育减负的问题上,动力有些不足,不乏反对者。家长们本是学生们的后盾,可他们竟然反对减负?他们希望自己子女的学业负担重些吗?还别说,反对的家长们还就是这么想的。

原本以为减负对学生们、包括家长们是一件好事。学生的负担减轻了,学校的负担、家长们的负担岂不也减轻?三方都轻松些不是好事吗?可很多的家长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的理由不在眼前,而在将来。

有人从另外的角度来解释减负。学生的负担重些,或者说现在学生的负担所谓的重些对学生是一种必要的压力,没有压力哪有动力?没有压力能出人头地吗?没有压力怎么成为人上人?中国的学生从历史上来看似乎都属于那种不能放羊的类型,放则等于弃,弃而无成。从而在古代就有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名言鞭策,是不是真的很灵没人知道,但成为很多人的座右铭则是不争的事实。为了让学生努力,督促学生的还有那著名的“戒尺”。可少壮的努力有标准吗?也属一下说不清楚的事吧,至少这个标准不是统一的,甚至是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但努力意味着学习要非常的刻苦,而非常的刻苦在很多家长看来,那既是用时间来衡量的,也是用负担来衡量的,负担重是什么?那就是学业重吧,否则不算是负担重。别说,这么三转两转的转出“道理”来了。这大概就是反对减负的一种普遍的认识?这让中国的学生们和他们变成家长后形成了一种固定的信念,一代一代似乎就是这样认为的,这成为反对减负的主要因素。

当然,另外的观点是,学生的学习关键并不在时间和数量而在学习的质量,就是效果,这有很多的例子。而反对减负的从不赞同这种说法。他们以为,对于大多数的学子而言,这不是主要因素,大家的学习从学校的角度讲,质量是一样的,从学生的角度讲,学习的质量体现在个别或叫少数上,多数学生的学习成效基本是一致的。正常的学习大家能掌握的都能掌握,不能理解的都不理解,这不包括天才们,那么区别就在时间和数量上,花更多的时间就会收到更多的成果,也就是学业负担重收获就大,这似乎也是有道理的?

衡中的做法、毛坦厂的做法、黄冈的做法无非就是让学生有更多的学习时间和大量的数量积累而已,是让学生把精力更多地集中在学习上。这种做法虽遭到非议,可这些学校仍我行我素,它们不愁生源是主要原因。可见,反对减负的无形后盾是很强大的,一旦家长们反对减负,减负的疑问难免更大。

在他们看来,学业重对学生们的影响是属于正能量的那种,学业负担重并不是影响学生整体素质的重要因素,或者说只是影响少数人的因素。不过,反对减负的说到这还没有涉及关键。他们的杀手锏在此之外。什么是关键呢?那就是把学子的命运与学业负担轻重联系起来了。

最近,有人对教育减负进行了一番总结、研究,提出一个较为激进的观点:“教育减负是在剥夺‘寒门学子’改变命运的机会”,这是主要意思,没有记住原话。为论证其观点的正确,举出了国内外的很多例子,特别是举了富家子弟拼命学,穷人孩子轻松玩,富仍是富,穷仍是穷来佐证其道理。这下可把减负的争论推向了极致。看来,教育减负的是非在“寒门学子”有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上,减负,这个机会就没了,不减负这个机会就仍然存在,其它的则是陪衬。但真的是这样吗?感觉上这是有点绝对化,逻辑上好像也不通。

在下以为,得先定义这“寒门学子”指的少数还是多数。如果指的是少数,讨论教育减负的是与非就没有意义。确实有这样的例子。身体好,发展全面,学习也属小学霸一类。可这样的人他们寒门不寒门并不重要,减负不减负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与多数学生不一样,属于有天赋的少数人。减负是对大多数而言的。它当然是功不是过。如果指的是多数,那么减负就属必要性的。那么这个多数是谁呢?其实,普通百姓的后代都是所谓的“寒门学子”,也都属于没有天赋的大多数那类的。对他们来说,问题并不在寒门与否上,而在减负与否上。即使不减负他们作为多数也是社会的基础那类,不会上升到顶端。那么,所谓改变命运的机会在哪呢?换言之,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他们上学并不是在抓改变命运的机会,而是为自己将来充当社会的某一角色打基础,或许走上社会后他们会发现新的机会。

其次,我们还得搞清楚,负担重是不是能改变多数学子的命运。当大家都从整体角度来看待学业,在一个方向上努力,整体学生的状态或者叫水平仍与学业不重时是一样的,个别人能登顶,而大多数学生不过是浪费了更多的光阴。大家都加了一百小时的课时,大家还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个别冒尖的仍是个别的。那么,这加课时的意义在哪呢?负担重的效果在哪呢?明确说,负担重根本不能改变大多数学子的命运是事实。其中的关键还在于,在我国的教育中,那些反对减负的主要立脚点是在学生最终的学习成果上,也是指能否考上好的学校,这是他们认为的所谓抓住改变命运的机会。可大家都十分清楚,考上好的学校对于大多数的学子而言是不可能的事,这意味着负担重并不能达到上好学校的这一要求。

原本一百个学生中只有十个能上好的学校,这是学校容纳量的问题。无论大家怎么努力,成绩提高是普遍性的,不是你努力了你提高其它的学生没有提高。大家都加重学业的负担,大家还在一个水平线上,仍然上不了好的学校。当大多数的学生永远不能攀上高枝时,学业负担重的意义在哪呢?

有人明确说,上清华、北大的永远是个别人。换言之,攀上高枝的永远是个别人。可见,不是学生加重了负担就能上好学校,这对个别人是有用,对多数学生是无用的,加重负担的效果不具普遍性,从而也可以说改变命运不具普遍性。

回过头来,这证明教育减负还是必要的。当学业重时学生们肯定对其它方面的兼顾是无法做到的,这对普通学生或者说是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也确实影响全面发展,甚至也能说这影响了很多学生改变命运的机会。本来一些学生可能从学业负担减轻中获得更多向某些方向发展的机会,而负担重使他们白白成为陪太子读书的小厮,而失去了自己的机会。

从另一角度来看,改变命运说属于不确切的概念。怎么才叫改变命运呢?大家的命运是动态的,更多的是在走向社会时发生变化的,上学仅是低层次的变化,不管它奠定的是什么,都属于并不确定的那类,走上顶端的永远是极少数人,这和多数学生改变命运没有什么关系。

记得有人说过,人人都是天才,只是大多数人没有找到实现的道路,或者说还没有找到实现的道路时,他们就已经垂垂老矣,所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是也。如果大家都瞄着一个目标,都指望能上清华、北大来改变命运,恐怕多数人是要失望的,他们绝对会失去找到自己成为天才的道路。作为“寒门学子”大家都希望改变命运,只不过学业负担的轻重在此中的作用并不是主要的,也不是关键的,大家都跑向一座独木桥,那这就不是大家的机会。那是少数人的机会。少数人先过去时大概机会尚在,当多数人过去时,他们根本不会再看到那种被视为机会的东西了,这道理非常浅显。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学生的学业负担重是没有意义的,可以讲完全是多此一举。大家含辛茹苦、寒窗苦读十几年上的仍不是清华、北大,也不是什么重点大学,这负担重得不到最终的可喜成果是不是让减负失去了立足点?也就是负担重与改变命运没有直接的联系,这种联系有些牵强。

当然,减负不是减掉学生的基本必须掌握的知识和学习的方法。只是让学生有更多的学习其它的机会。不仅仅局限在中小学的课本上。从这个角度讲,学生学业负担轻一定比学业负担重时机会更多。

不过,在下有一点还需要申明,虽然教育减负没有什么不妥,但在教育改革中减负毕竟只是其中的一项内容。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减负不是仅仅要减学生的学业,减轻学生的过重学业负担,关键的还是要减轻家长们在教育投资上的过重负担,这体现在很多方面。

大家知道,我国的中小学校门口永远比集市更热闹。送学生、接学生成为一道持续很多年的亮丽的、独特的风景,也让家长们多了交流的机会。可多少时间都耗在这送接学生上了?其成本如何计算?这是家长们的一大负担啊。不接不送行吗?这需要教育改革采取一些措施吧?虽这涉及很多的问题,但这种家长的负担还是需要认真研究减掉为宜。

还有就是学生的吃住行问题。这一问题对很多的家长而言也是一种负担,且这个负担还有可能加重。你不能总是背米背面背菜到学校吧?不能总是让学校门口堵上大大小小的各种各色的车辆吧?

而家长们最大的负担可能还不在中小学阶段,而在大学阶段。大学学费不停地攀升,经费不停地上涨,使一些家庭总是面临考的上大学却面临交不起学费的尴尬局面。因大学学费出现的命案虽令人唏嘘感叹人生命薄,感叹恶人的可恨,可这并非不能避免吧?

就普通百姓们而言,改革开放以来的整体教育成本已大幅上升,教育支出在家庭支出中所占比例逐渐升高,导致家庭经济压力加大,而教育的商业化带来的某些弊端现在还没有消除。这种家长负担重的现象虽有家长们受到那个“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什么“改变命运上”的影响所致,但问题还是在教育本身,只有加大教育改革的力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家长负担重的问题。也就是说,家长负担重更多地出现在大学阶段。

此外,大学生们与中小学生相比,在学业上是明显地放松了自己,很多学生完全就是在混过科,或者目标就是避免挂科,实际上就是在混文凭。咱别搞什么论文答辩,对大学生就像高中模拟考试一样经常性地考考他们所学的专业能达到什么水平,恐怕露馅的不在少数。

大学教育一直有个问题没能解决好,那就是学生们所学的专业走上社会很多不能学有所用。虽说这与社会环境的变化不无关系,但大学教育的松弛也是重要原因吧?综观学生的三个阶段学业的负担,小学、中学、大学的负担是不合理地颠倒了?明确讲,中小学必须减负,而大学不能减轻学业负担,反而需要增加负担。总是有人说我们大学教育出人才少。大学教育过于轻松是不是个原因?大学才是强调不得减轻学业负担的地方,不能让大学成为混文凭的场所!

可见,教育改革不是只有减负的任务,大学还是需要加法的。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澄清怪论,捍卫贸易主权

前一篇:高利贷-社会毒瘤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