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何必不爱国

军衔:()
经验:33629
博客访问:529952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何必不爱国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韩日外交破局·恶斗开始·美国着急 (2017-1-09 08:35) 该日志已被推荐

  韩日外交破局·恶斗开始·美国着急

           无论对国家还是对个人而言,新的一年本来都有一种新年伊始,万象更新的喜庆和欣然,然而对日本和韩国这两个隔海相望的近邻来说却正好相反。因韩国在去年最后一天又在日本驻釜山总领事馆前安放了一尊象征慰安妇的少女铜像,让日本政府火冒三丈,这事一定会在日韩之间发酵成新的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果不其然,日本政府新年1月5日开工第一天就紧紧抓住韩国的这个事件不放,做出了内阁制裁韩国的决议。当然,安倍在决议前跟美国拜登副总统通了电话,他认为取得了拜登的理解。于是日本政府官房长官菅义伟在6号就一股脑地向媒体公布了四项对韩制裁措施。其中最过火的莫过于立即召回日本驻韩大使长嶺安政和驻釜山总领事森本康敬。另外三项对韩国的制裁措施是:日本驻釜山领事馆职员取消参加釜山市的相关庆典安排,中断日韩之间《互换货币协定》的谈判,推迟日韩高级别经济对话的进行。召回大使,这标志着日韩关系走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前进一步就是断交。

           日本此举旋即引发日韩之间的外交恶斗。韩国外交部长立即召见日本驻韩大使长嶺安政抗议日本过火的外交制裁措施。韩国媒体则铺天盖地地报道日本政府对韩国的惩罚,对日本的严厉措施表达了几乎一边倒的不满。韩国国内本来支持所谓‘日韩慰安妇谅解’的人就少,在2015年9月就只有19%的韩国人支持,2016年9月只剩下8%的人支持。可想而知日本惩罚韩国这事一出,韩国还有多少人会支持这个一开头就问题成堆的所谓谅解。如果有民调出来,恐怕会只剩下不到5%的支持率了吧?

          韩国正在展开总统大选的前期战役处于领先的几名候选人,除潘基文稍微温和一些外,其他几名热门候选人比如文在寅、李在明等人都厉声谴责日本的乖戾政策行为,发誓当选后会废弃所谓的‘日韩慰安妇谅解协议’。

          韩国法院也判决要韩国政府公布2015年12月28日之前跟日本政府之间关于慰安妇问题商议的文件和记录。由于韩国民间本身就认为那个‘谅解’是卖国行为,这些文件如果公布必定在韩国引发更大的反日反朴槿惠浪潮。

           与韩国正在发酵的反日风潮相对应,日本政客们几乎一边倒支持政府对韩国的制裁决策。日本主流媒体也呼应日本政府的制裁措施,认为日本政府理应强硬。

          其中安倍和二阶俊博的反应都在钱上。二阶俊博作为自民党干事长是自民党的二把手,他认为韩国既然有如此多的动作,为什么要收钱?收了钱又来搞事,太不地道。安倍则在HNK的星期天党首讨论上指责韩国:“日本已经支付了约定的10亿日元,接下来就看韩国如何遵守国际协议?如何拿出诚意了?”。

           首先,从整个慰安妇达成谅解之后日本及安倍的言行看,日本是没有丝毫诚意的,以为拿出一点钱就具有了正义,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韩国拆除少女像。而少女像恰恰是日本有无成衣店试金石。在这一点上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安倍和日本政府缺少基本的真诚。而安倍和二阶的眼睛里还只有那10亿日元,以为那点钱就是真理。

          这让人想起日本明治维新时代一位跟福泽谕吉(日元万元大钞上那位)齐名的思想家中江兆民的一个论断:“我们日本从古至今没有哲学(中略)。没有哲学的人民做任何事都不会深谋远虑,于是免不了浅薄”,“所以国人明利害而不知义理,好做事而不好思考。是故,面对天下最明白的道理也浑然不知也就不足为怪了”。这位日本150年前思想家的这几句话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了今天安倍和二阶们的浅薄嘴脸。

         日韩缠斗正酣,美国老大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东亚时间1月7日,美国副总统就打电话给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希望韩日在慰安妇问题上衣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问题。日益严峻的东亚安保环境需要美日韩三国的紧密合作”。老大的话不无道理,小兄弟也知道这个理,听不听则是另一回事。

          而对于日本政府动不动就拿那已经支付的10亿日元说事,韩国网民不干了。有网民说崔顺实赛马的价都不止这个数,这是朴槿惠和崔顺实根日本的谅解,那就把朴槿惠和崔顺实的财产拍卖了去还给日本政府就是。还有韩国有网民说,日本政府拿这么点零钱就从朴槿惠手里买走了韩国的尊严。

          从总体看,日韩之间关于慰安妇问题的认识差距太大,洪沟太深,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日本人就始终不明白韩国人所要的民族尊严这种浅显而明白的道理,只在‘利’字上打转,沿袭了日本人轻薄的传统。

          在这件事上日本政府和安倍还在不自觉中演出了一出掩耳盗铃的闹剧。日本政府故意看不见和听不到韩国要求民族尊严的声音是为‘掩耳’,
日本政府在所谓达成谅解之后就单边广泛宣传此为‘永久的、不可逆转的解决’,日本政府极力想弄这个‘盗铃’之术。

          当时,韩国方面从来没有正面或侧面回应过日本政府及安倍的这个说法(岸田还没有回日本,安倍就开始了这个短语的使用),到后来韩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承认过日本的‘永久’和‘不可逆转’论。

          一直觉得此事不会如日本政府所讲的那样简单。一年后韩日双方的积怨终于在‘少女像’问题上再次爆发了,这次爆发来势凶猛,已经让日韩之间的外交处于破局的边缘。要修复绝非易事,除非韩国拆除少女像,除非日本拿出真正的诚意,这两点看来都不可能,日韩关系就此僵持下去的可能性非常之高。美国急也没用。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去年日本车在中国市场暴卖

前一篇:受召回国的日本驻韩大使为何拖到今天才回日本?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