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人间小道

军衔:下士(下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106242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人间小道的博文>>时评

字体大小:

考生上了“假大专”究竟该怨谁? (2017-3-28 11:18) 该日志已被推荐

 近日,河南省三门峡市学生家长刘军(化名)向记者反映,孩子刘磊(化名)在“郑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铁道学院”读了半年,才发现自己学籍一片空白,再一打听,所读学校根本没有招生资格!对此,郑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铁道学院已经停了,去年我们也一再发信息、登报纸说不要听信谣言,这家长不听,是他糊涂蛋。”(327日《东方今报》)

对刘磊父子俩来说,这半年可谓“先喜后忧”。孩子初中毕业未能考上高中,却幸运进入了一所五年制大专就读,且是就业前景看好的城市轨道交通车辆技术专业。然而,高兴劲尚没缓过来,即察觉原来上了一所“假大专”:难怪孩子入学半年迟迟不能取得学籍,皆因所谓的“铁道学院”早在去年即已被其院本部发文撤销。

从表象上看,这事院本部蛮有理由卸责:按其工作人员的说法,他们早在去年8月就发文撤销了这所学校,且又是登报,又是发信息,似乎做到了“以正视听”。更何况,院本部一再提示考生,“一定按照通知书和学院红头文件规定到校本部报到注册。否则不予注册学籍。…凡没有学生头像的通知书一律为虚假通知书…”。如此看来,刘磊此番“误入歧途”,正如院方所言,属父子俩“听信谣言”,非怪他人,而只能怨自身“糊涂蛋”了。

咋一听,这话似在理。在选择报考“铁道学院”时,父子俩既没在教育部门查询其注册信息,也没到招办核实其有无招生资格,便轻易抛出“绣球”,此其一;当接到所谓的“录取通知书”后,并未通过当地招生办验证其真实性,即草率前往报到,此其二。更关键的一点是,自身不具相应学历,又未参加高考,更没通过省招生办录取程序,仅凭三五个电话,便欲读上国家承认学历的五年一贯制大专,世上哪有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然而,据此便让刘磊父子俩独自“背锅”,既不公道,更不地道。诚然,撤销“铁道学院”,有报纸及“红头文件”为证,但时至今日,“铁道学院”的招牌并未摘下,其实际招生更是从未停止,可谓“撤而不销”。加上当初刘磊父亲咨询电话接通的是院本部,而正是院方告之的招生老师,将其引到了“铁道学院”注册缴费。再说,若非“录取通知书”上盖有如假包换的院本部印章,刘磊父子俩又岂会轻易“中招”?

此外,有关“铁道学院”的真实身份也需要释疑:如果真是纯粹的“内设机构”,何以对院本部的撤销决定置若罔闻?如果属于象征意义的“挂靠”或其它“利益关联体”,那么其真实面目何在?事实上,记者通过当地教育部门查询,并无“铁道学院”的备案信息,而其注册地址赫然是另一所铁道中专。从注册信息看,两者并无关联。但奇怪的是,除注册地址相同外,郑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有关撤销“铁道学院”的红头文件,也出现在了这所铁道中专的贴吧中,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显然,只有厘清学院本部、“铁道学院”以及铁道中专三者之间的关系,“铁道学院”撤而不销的秘密方能大白。但话说回来,即便能够证实其中没有“利益勾联”,也难以证明学院本部的“清白”:一方面发文撤销“铁道学院”,一方面却为其招生“牵线搭桥”,且允其录取通知书上加盖院本部印章。如此自相矛盾,又怎能仅凭一纸“撤销”文件,即将自身责任卸得一干二净,岂不是太过低估了公众的智商?

而要说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对此一无所知,显然难以置信。故而,某些相关院校忘记教育初心、一任利益驱动,加上相关部门监管“被动”、以及部分考生及其家长缺乏识别能力,这才有了早已撤销的“假大专”依然招生不止的怪现状。这就警示考生,在选择心仪的院校时,一定要擦亮眼睛,辨别真伪,以免再被此类“假大专”所蒙骗。

 

 

 

 

 

 

 

 

 

 

 

本文最近访客


灌水mm
03-31

后一篇:“论文买卖市场”何以盯上高三学子?

前一篇:洱海“最严”治污还需做好安民告示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