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人间小道

军衔:下士(下士)
经验:328
博客访问:112758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人间小道的博文>>时评

字体大小:

男子“被爱滋”7年的悲喜剧何以上演? (2017-12-04 18:22)

                                 

                      (图为“被爱滋”的钟啸伟)

文/徐甫祥

200812月,四川成都市民钟啸伟婚前检查时,血样经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其血样HIV抗体为阳性。钟啸伟告诉记者,因为“等死”的7年间他身体无任何艾滋病人症状,于是他于20151225日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实验医学科抽血检查,结果显示其HIV抗原体复合检测为阴性。他将此情况反馈给金牛区疾控中心及四川省疾控中心,经查仍为阴性。钟啸伟表示,他将在近期向法院起诉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要求两个单位公开道歉并对他进行赔偿。(124日澎湃新闻网)

钟啸伟“被爱滋”的7年,正如他本人所说,无异“等死的日子”。其间,哥哥疏远,街坊回避,朋友远离。就连未婚妻也在给他留下23万元卖房款后,远遁他乡,至今渺无音讯。只有他的妈妈,时不时为他送点吃的,算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慰藉。

幸运的是,7年后的201512月,只因从未感觉身体有任何不适,钟啸伟便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复检,其结果便出现了从“阳”到“阴”的眼下一幕。而尽管“苦尽甘来”,但原本即将步入洞房的他,却不知未婚妻而今是否“安然”。就如他所说,“如果她因为这场误会轻生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其实,这幕让人唏嘘的悲喜剧原本可以避免。譬如,若当年钟啸伟在得知其HIV抗体呈阳性之时,便当即到任一家权威医院复检,或许此后的这一幕便不会开启。然而,只因他与未婚妻皆有多年吸毒史,而注射毒品正是感染艾滋的高危因素。于是乎,他便坦然接受并面对了这一结果。可见,吸毒无疑成了开启这一幕的“背后推手”。

而相关疾控中心显然是“第一责任人”。鉴于当年所送钟啸伟的血样至今复检仍呈“阳性”,除非DAN鉴定确属本人(但艾滋感染者“阳转阴”实属罕见),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即血样有误。故而有必要查一查:这“要命”的失误是如何造成的?谁该是这份呈“阳性”血样的“主人”?而钟啸伟本人的血样又打上了谁的标签?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按照规定,对艾滋感染者每年都要进行CD4检测,以判定其病毒载量变化,这也是相关疾控中心“纠正失误”的绝好时机。然而,相关疾控工作人员不知何故,似乎一次也没有对其进行血检,以致一次次错过了让钟啸伟恢复“清白之身”的机会。

至于钟啸伟为何7CD4例行检测均未抽血,相关疾控工作人员称“记不清楚了”。此话显然无法让人信服:偶尔一次记不清或许情有可原,但对同一“感染者”7年间概未抽血,怎么可能毫无印象?而按有关人士的说法,钟啸伟多年注射毒品,“很可能手部血管萎缩,存在抽不出血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也可通过颈部或股动脉抽血,而绝不应就此“撒手不管”。

倘若上述推断成立,则不仅是相关责任人一己之过。按照规则,CD4检测是对艾滋感染者进行医学随访不可或缺的环节。也不知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缺失CD4检测报告单的医学随访资料是如何被相关疾控中心认同并存档的?倘若连如此重要的医学随访都能“走过场”,则弄混钟啸伟的血样一事也就不难理解了。

显然,相关疾控中心弄混血样,再加上钟啸伟本人的吸毒史,从而开启了其“被爱滋”的序幕。而相关疾控中心连续7年间医学随访“走过场”,则导致了这场长达7年的悲喜剧。其警示意义在于,只有医生不辱使命,而世人不沾毒品,则似“被艾滋”一类的悲喜剧方不会重演。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盗挖百年油松林岂能轻罚了之?

前一篇:药品广告勿以“模糊用语”误导患者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