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穗儿黄

文化、传媒人

军衔:中将(中将)
经验:372994
博客访问:215930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穗儿黄的博文>>原创

字体大小:

APEC峰会:强战略点亮“红地毯”,“雁栖湖”头雁腾飞正待时! (2014-10-30 09:37) 该日志已被推荐

APEC峰会:强战略点亮“红地毯”,“雁栖湖”头雁腾飞正待时!

本次APEC论坛的主题是“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与13年前上海峰会主题“新世纪、新挑战、参与、合作、促进共同繁荣”相对照,其思路承上启下,因应时势推进。本届所表达的宗旨突出在一个方向上构建起的亚太区伙伴关系基础,在此基础之上的共识、共建、共享。这一思路已经深植于习李新政中,践行于中国的“大周边外交战略”。

外交大手笔,运筹帷幄政经两条线。

政治与经济联动是当下世界经济凸显的趋势。乌克兰危机,一个区域性的政治事件,却以经济制裁的方式持续发酵。随着世界经济的多极化的深入发展以及频发的金融危机,强化了区域内国家间联手应对挑战和推动增长的意愿,区域经济合作呈现前所未有的兴盛势头。上述趋势表明,在全球经济上,一国主宰世界或少数国家一手遮天的局面遭遇逆袭,其所依仗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根基正受到撼动。近年,中国顺势而上,以雄厚的财力,踏实前瞻的战略,夯实周边,布局全球,力推区域合作,强化经济纽带。政经上以G20峰会、APEC峰会、东亚峰会、中非峰会等峰会平台,以及东盟10+3、中国东盟自贸区、中日韩自贸协议、中俄战略协作关系、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四国等为依托,金融上,以金砖银行、上合银行、中欧多国货币互换、亚投行等为支撑,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穿插其中,中国的外交基线清晰而稳健。

“一带一路”打造大周边战略路径,中国“头雁”已经逆风上路

“一带一路”发端于中国,贯通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乃至欧洲部分区域,东牵亚太经济圈,西系欧洲经济圈。2013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额超过1万亿美元,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4。过去10年,中国与沿途国家的贸易额年均增长19%。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的商品,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一招活棋,满盘皆活。中国的经济战略带向“远端”辐射,丰富了经济战略的层次和布局,可为亚太区安全困境实现某种程度的缓转,为化解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遏制和岛礁争端提供契机。例如“更加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以我们的亲和力和感召力,争取周边国家的更多的认同与支持;寻求“利益的共同点、交汇点”的主张,可推进中国与东南亚经济整合,深化与东盟的合作,扩大中国对南亚、南太平洋国家的影响力。上述作为,对稳定南海局势,推进南海争端的解决意义重大。中巴经济走廊、中巴印缅经济走廊的推出,即可加固已有的战略支点,同时促进“竞进均衡”的中印关系中的不利因素,转化为对我周边地区有利的因素。很显然,中国正通过“远端辐射”和周边“深耕”,扩展战略纵深区,为自己辟一片广阔的战略空间,从而增加与美、日打交道的外交“筹码”。

亚投行一声落锤,为峰会的大幕开启再下一城

概括说,贸易、投资、金融是国际经济秩序三方支柱。三方领域,中国均已上路。就进展看,金融领域的斩获可圈可点。前一排中国与欧洲多国签署了人民币互换协议,几天前包括中国、印度和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有媒体评论说,亚投行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的筹建工作进入新阶段。国际媒体多数给予了正面的评价,其中几乎一边倒地指出亚投行的成立是对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美国话事的国际金融秩序的挑战,是中国在争取金融领域规则的主导、话事权。对于挑战、主导权一说,中国不会掩饰回避。想想看,延续至今的战后国际金融秩序,是在“清零”后构建起来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它就是一个“零和”的产物。历史走到今天,它的公正、公平性受到多方抨击,并呼吁改革。以金砖国家为例,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的21%,外汇储备占40%,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五国加起来的表决权只有11%,而美国独享近17%的表决份额。改革势在必行。变化已经在进行中。例如G7(七国集团)之后出现的G20(二十国集团),它改变了国际经济秩序中以发达国家意志为中心的局面,加入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随着新兴经济体内的合作深化,实力不断壮大,以发达国家为主构建起的国际经济秩序和规则,面临更多挑战。挑战的发生有其深刻的背景,一是源于国际经济秩序的政治基础发生了改变。其次全球化问题的大量涌现,已超越少数国家能够驾驭的能力,需要新兴力量的广泛的参与。为此,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国际经济秩序和规则变革不可回避,由此带来的挑战是共同的。无论是发达国家接纳与否,无论中国是否主导,它是大势所趋。按经验说金融领域规则的改变较投资贸易难度更大。中国作为地区大国,面对挑战,是临危授命,是铁肩担道义。亚投行是中国在国际经济秩序变局里投下的一枚棋子,它将在区域经济中发挥作用,带来借贷模式的创新,不附加政治条件,没有颐指气使、居高临下。它的规模、影响力有限,目前也只是作为原有金融格局的一种补充。从金砖银行运作的成效与获得成果看,亚投行不会抢谁的风头,更不会挤占谁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看,它在为各个大金融机构分忧解难,为金融体系免受风险的拖累保驾护航。为此,对现有金融格局不但不会起冲突,而且会成为改革的积极助推力,与各大金融机构形成合力,为世界经济稳定发展提供支撑。或许这才是亚投行存在的意义与发展潜力所在。

本文最近访客


威加海内
11-13


进起
04-03


老君
01-27


揭谛
12-10


liml
12-08


_QQ用
12-06


青光剑
12-04


花儿20
10-31


何必不爱
10-30

后一篇:APCE峰会:经济“大协奏”与政治暗角力

前一篇:蒂勒森放言天气都可谈,半岛”拨云见日“或可期?

博文评论(共2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