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雷家林

军衔:中士(中士)
经验:910
博客访问:995277

加为好友发消息

留言板

2016-04-21 18:29画家雷家林
雷家林,1977年就读湖南职业艺术学院美术系,1982年入湖南电大学习中文。毕业设计参加湖南省首届舞台美术作品展,收入《湖南省舞台美术作品选》1988年书法论文《潮声的回响》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1989年书学论文《墨酒祭》,书法作品《水牛》、《书禅》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同年书学论文《回归》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书学讨论会。约稿联系方式:QQ:2838298166 微信号a13511162319
2016-04-21 18:27画家雷家林
雷家林,1977年就读湖南职业艺术学院美术系,1982年入湖南电大学习中文。毕业设计参加湖南省首届舞台美术作品展,收入《湖南省舞台美术作品选》1988年书法论文《潮声的回响》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1989年书学论文《墨酒祭》,书法作品《水牛》、《书禅》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同年书学论文《回归》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书学讨论会。约稿联系方式:QQ:2838298166 微信号a13511162319

最新发表

鸡公车
2018-07-18 14:46:49分类:群英论见

鸡公车 关于鸡公车,与诸葛孔明或者古代的战争相关联,后来平时亦成为乡民的运输工具。 80 年代的中国乡村,仍然是有点原始而怡然的世界,虽然不是富裕,却是平和的田园景观,乡里人背向天,低头耕种的日子是常态,没有所谓的打工潮,纯朴的风情依旧。 那是放寒假的日子,我跟母亲到外婆家,住在东街民建路一个大而气派微派屋宇里,有许多的房间,有太师椅,正厅被舅妈用来弹棉花,事实上一个好点的家在民国可能是用着会客的地方, 49 年后基本不再在意这一点,成了当下门面的功能。房子上面还有一层不住人,放的此许杂物,房院后面也有房,被公家占去了,在所谓的大公无私的年代 ,私产是不保护的,随时有被占用的危险。 我们后来去了一次乡下老姑父家,在很远很远的深山里,当时不通公路,没有公共汽车,更不用说今天的这种私家车,靠的就是鸡公车,老表不知从哪里借来一部鸡公车,载着我与外婆,另外母亲步行,四人上路,向老姑父家进发。 当时应当是寒冬有雪,路况不是特别的好,坐在这种车上一晃一晃的,而且那车吱吱哑哑的叫的欢,仿佛是一个打鸣的公鸡一般,这大概是车的名称来源吧。 路上的景致是迷人的,这种慢生活的视觉感觉,较之走马观花更悠然,行进中的森林与田园交错地扫过视野,因为时间的久远,细节是无法清晰,只存下一种梦境 ...<还有1371个字节>

阅读(113) 评论(0)
查看全文>>
足球——国足太臭是因为古代女子缠足?
2018-07-07 11:54:32分类:群英论见

足球 —— 国足太臭是因为古代女子缠足? 足球源于我大天朝,当然当时不叫足球,叫 “ 蹴鞠 ” 。 我曾经写过这段文字 ­­ :我们现在来谈论足球的问题,宋代的足球与今天意义上的足球是有所区别,但有共同的特质,就是运动,与体质有关,与军事亦有某种关联,我们知道柏拉图的理想国其实崇尚的就是运动,这个是为了健壮国家的人民,为了在未来的战争中争取优势,宋朝的运动方式但是被称为 “ 蹴鞠 ” 娱乐运动源于春秋战国时代的齐国都城临淄。是在宋朝才真正蓬勃开展起来,当然有健身的需要,可能还有军事意味的需要, —— 《宋画哲学》 我对于足球的感性认识,来自艺校学习期间,不仅是国际足球的赛事备受关注,当时师大南院不仅有艺术系,还有体育系,当时平江老表李明宪也在系里读书,后来他去了美国,变成美国教授了。在他的同班里还有一个平江籍的学员,常常同我聊起足球,可能是职业的关系,此公聊起足球如革命者聊起他们的远大理想一般的慷慨,说的头头是道,而且一说就说到巴西队了,而且也谈到吾国足球如何如何的,同时说到钱的不够的问题,我其实不是特别的明白,因为我是学艺术的,对于足球只是隔岸观景罢了。某公说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这自然是不错,而且天朝足球也有一个辉煌的时期,大概请了一个外籍教练,尝 ...<还有2301个字节>

阅读(154) 评论(0)
查看全文>>
桃源画意——李朋林的绘画艺术境界
2018-07-06 10:57:03分类:群英论见

桃源画意——李朋林的绘画艺术境界 李朋林先生是我少年时代的老师,教授色彩课,我初步的色彩基础是从他那里打下的,纵是画其它的作品,水墨类的,皆没有真正的离开过他的影响,也就是在色彩一门,李老师对于我,总是有原初的意义。当时聆听他的课,他是操着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国语),除了授课,他的其它话语是不多的,记得有年的假期快到,我们在食堂外面蹭着吃饭,他问起我放假后的打算,我说要到外婆的家乡平江写生,他说平江风景好,事实上是这样的,平江位于湘之东北,湘赣交界的地方,罗霄山脉 ,自然风光是极好的,这是我在学校期间与他有过的一段亲近对话。 起先的感觉李老师非长沙本地人,事实上许多老师非本地人,多来自北方,只有李老师,是湖南桃源人,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2016 年 6 月在同学刘建威的陪同下去过他家,他已经是湖南师大美术学院(原师大艺术系)退休。居所在我母校的不远处的山脚下,我仔细观看了我离开学校后他的新所作的作品,当时的心情是希望再进一次学校,努力把老师的技法与艺术理念学到手,但我也知道我在其它方面,比如书法,博文方面耗费时间太多,恐怕自己已经是不相称的学生了。 大概我们的老家皆是在常德的关系,我们在很多问题上交流的开心,我也介绍自己在武陵区的详情,他也说了他的那个家在桃源的 ...<还有11737个字节>

阅读(153) 评论(0)
查看全文>>
过山车
2018-07-03 14:51:52分类:群英论见

平生坐过一次过山车,那是在深圳东部华侨城。 坐过山车,这其实不是特别的容易的事,首先是得年轻,不得超过五十岁,其次身体得健康,什么高血压,恐高症,精神病之类不得有,再次穿的鞋子不得是拖鞋,正好这些条件对于混迹大芬的我是合格的,在不接单的时候,除了画自己的画,就是闲逛,鹏城各主要的山头,被我踏遍了,最能唤起我的记忆的莫过于在东部华侨城的山头,坐一次过山车。那年是 2012 年,我四十八岁,身体大好,穿的鞋子是两用的,我记得是在坪山的一个摊位买的,那种鞋子是凉鞋,灰色的,鞋头有小园孔,是为了透气。但你把鞋的尾带提上来又可做拖鞋,南方天气炎热,我大部分是拖着穿,只有在坐过山车时,才特意放下来,否则是没有可能享受坐过山车这个待遇的。 因为靠海的关系,还是因为管理者高明的关系,深圳的天空远没有广东其它地方比如东莞,有更多的雾霾,那天是晴朗的天,有云,看着象祥云,实际上是自己心中美好的关系,非关自然的事,云上是氧气蓝,在不太崇尚夕阳工业的区域是这样的,尤其是在深圳东部海岸的区域。 进入园区的起始有一排壮观的人工瀑布,飞流而下,然后还有一片歌舞表演场,响起的是原始激情的非洲鼓声,震天撼地的,半裸的黑人男女边扭身姿边击鼓。这在西部华侨城亦是司空见惯的。再往上要坐电揽车,我坐在有窗的电揽 ...<还有3932个字节>

阅读(167) 评论(0)
查看全文>>
女画家刘怡君的抽象彩墨艺术
2018-06-23 18:20:25分类:群英论见

刘怡君和她的抽象彩墨艺术 刘怡君是我新结识的网络抽象艺术大伽,虽然时间不长,却似乎得到一定了解的了解,因为她每天在画画,有点画痴的感觉,而且除了油画,她新近画的彩墨作品是很有感觉的,不输她用油彩画的的效果,其实艺术是没有一个定数,亦没有一个界限,天真自然,随意所适,墨色的布置与色彩的流动,总有一个天然安排的所在。天道在努力者这边,机心的放弃与快乐的刷色是她的行动的作派,至于要达到何种的程度,这个也不是特别的强求,观者与收藏者自有他的想法与所喜,刘君的作品有某种韵律感,色彩的融合度与搭配的感觉是十分的谐调,做到这点其实也不容易,画者除了技法的训练,还有天性在起作用,不可强求的。一切随意自然,天机生发,需要的是一定量的积累而达到质的突破,同时寻找自我的核心优质所在,这个是一个时间段不小的过程,但我们相信她的继续努力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当代艺术在我国还算不上特别的一个强势,因为起步虽然不晚(从民国算起),但中间有不小的断层,所以重新的拾起后有点落后于时代,与欧美的大伽有不小的距离,但我们近四十年来不断自由开放的时代给予我们的画者一个时代的机会,不少人,官方与民间的画者皆在努力中,期望接近世界的潮流,展现本土画者的天才与灵思,创造有水平的作品,形成可以成为不朽的艺术 ...<还有1824个字节>

阅读(548) 评论(0)
查看全文>>
虚空中的真实——说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2018-06-23 14:21:58分类:群英论见

—— 罗伯特 - 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我们的《道德经》里说虚室生白,难道说的雷曼( Robert Ryman )的白之艺术,或者说大象无形,大音稀声说的是这种高冷而不容易被常人接受的艺术,或者是曲高和寡的艺术样式,我们想到的陶潜是会南山寄空琴的,无弦琴是什么的声音,有多奇妙,至高的音乐是无声吗,象贝多芬那样无声的情形下谱出的曲调是无上的,充满生命的感受,或者是温馨至爱的心声吗,至上的艺术是无形甚至是无色吗。我们又想到的是 “ 此时无声胜有声 ” ,那么伸延开来,可以无色胜有色吗,在我们通常的看来,黑色还算得上色,白色可能被看着无色,我们东方的空间色彩理念中有 “ 计白当黑 ” ,而这些东方原本固有的理念,在西方的艺术者手中,似乎玩得有点心跳,罗伯特 - 雷曼的白之极简,自是不同一般的。 但是我们能够理解一个常人不容易理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的奇妙之处,其实不完全是在虚空中的真实,而是有着西方有自来矣的技法与思维理念,他们的哲思所构成原理。重要的是如何画,或者是如何弄,每个个体的性格,特征,独特之处,还有他的与时代相合拍的因素,就象陶潜说的“独树众乃奇”,雷曼正是在他人不曾到之处,或者是在他人不曾着力的色域之处下功夫,而且成绩斐然。 马克 - 罗斯科用的杂色,罗伯特 - 雷 ...<还有5225个字节>

阅读(529) 评论(0)
查看全文>>
世界绘画艺术的融合
2018-06-18 18:04:42分类:群英论见

谈论东西艺术融合的作家很多,其中美国的高居翰也大量地谈论这方面的问题,虽然他主攻中国绘画史,却大量地运用西方思维,也运用西方思维谈论东方绘画,诸如用立体主义的言辞来评论渐江(弘仁)的画 ( 见《气势撼人》第五章 ) 。 虽然西方学习东方自印象主义时代是大量而明确的开始,但我觉得时间应当更早,欧亚两大洲的交融时也会同时伴随文化艺术的交融,或者政经尚不能交融时,文化可以先行。古代欧亚两大洲的经济交流,丝绸之路的影响力,早已渗透到文化方面,比如瓷器,它不仅仅是器物,也是文化与艺术的载体,那器物上面的图纹,其实就是东方风情的纹理,不可能不影响到西方的为艺者,只不过我们可以以印象派为界,之前为朦胧的探索借鉴时期,之后为明确的学习甚至是模仿时期的开始。 东方方面的国家,主要是中日两国,学习西方也是早于 1840 年中英战争开始时。两洲的平和经济交流亦带来文化的交流,两方的绘者会或多或少的受对方的艺术风情影响,比如 1848 年前的郎世宁,以西人身份入清宫庭画师,先前西人的艺术络印未除,又染上东土的画情,所产作品游离在东西方的风情之间,成为一种艺术的不朽。他的迹中有不少是绘在园明园,主要是油画,却因为战争而毁迹,让我们失去了解更多中西交融真相的机会。 但是,更早的中西合 ...<还有10779个字节>

阅读(278) 评论(0)
查看全文>>
街景绘,东西方画师有别
2018-06-12 17:12:48分类:群英论见

街景绘,东西方画师有别 正如军事纷争中有巷战,绘画题材中有街景一项,只是东西方的叫法有点差异,我们东方的作品很少叫街景的,往往叫上河图,南巡图之类,而且有时东方的街景是总体河山的一个局部与片断,这与东方绘画中长长的手卷轴有很大的关系,宗白华把这类的绘画形式称为:游目骋怀的视角,散点透视的方式,画者往往是总揽气势后方注意局部的描绘。 自从印象主义兴起后,西方绘画中的总揽气势的场景绘包括街景绘就多了起来,我们所知的毕沙罗,还有后来的尤金加林的作品,对于巴黎城市风情的刻画,一种社会市场繁会的情景,被这些热爱生活的画者充分的表现出来。 写这篇文字的起因是我们现在的人经过四十年的努力,天朝上国的社会情形,无论是帝都还是乡村的古镇,旧的还是新修的,皆呈现一种繁会的景象,且因为现代社会的关系,今天的繁荣远胜于古代,一个所谓三四线城市,在人口与经济繁荣的程度上可以与古代各朝代的帝都相比。比如我处的一个湘西北的城市,古城常德,可以与江户时代的东京抗行,何况宋朝的东京。 处在这个繁荣社会的虽然还不是完美的,比如有贫富不均等等问题,或者纵是过的较昔日好却仍然微词多的时代,现实是繁华正当时,由此想到的古代东方西方的那些画师笔下繁荣的都市,他们的资本市场,比如十里还是 ...<还有5260个字节>

阅读(329) 评论(0)
查看全文>>
记忆的封存与开启
2018-06-07 17:05:08分类:群英论见

记忆的封存与开启 每个人有今生与前世,一切人生的历史在流动中,它会处于封存与开启状态,封存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开启是因为某种机缘的唤起,比如相关人的语言,相关的图片,相关事件的联想与相近图片语言表述的联想,各种提醒,强调,以及个人强迫性的追忆。 任何一种回忆的产生不是无缘无故的,总有历史的封存被打开,我们会做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梦的原因十分的复杂,脑在睡眠中仿佛是在休息状态,其实真正的休息只要熟睡的片刻,大部分时间事实上是另一种形式的思考状态,这便是梦的真实形式。 一个人的历史并不只是今生,还有前世,当然还有来生,这也是一个人过去现在未来的另一种状态,一切皆在流动中,并没有停顿的。 一切现实总有一个冥冥的主宰,没有无缘无故的存在与现实。每个人象是有自己的选择,事实上是自然在推动,道心在主宰,人何其渺小,所以没有真正的超人,只有自然给予某个得道者以多余一点的力量。 于是我们得学会的不是自大,而是顺天。你的一切,皆被一种力量的撑控中,你不过是完成自己应当的角色罢了。 人道之链正是这样的,你会被流落到一个所在,在这个所在,你会遇见相关的人,他们的思维之链又会链接你的思绪与大脑,让你接受一些应当接受的一些现实,这个现实当然包括思维的现实。 人不会 ...<还有6105个字节>

阅读(517) 评论(0)
查看全文>>
桃花源---一张珍贵的旧照片
2018-06-05 18:47:18分类:群英论见

桃花源 --- 一张珍贵的旧照片 桃花源 --- 一张珍贵的旧照片 最近省艺校 77 级舞台美术科建自己的群,大家一起微信聊天,一时我们又回到少年时代,在麓山的日子,许多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 78 年秋天班里全体师生赴湘西写生,途经常德桃花源的合影,几乎是近全家福了,事实上还缺少的是湘西的杜超同学,他其实先行到吉首给班里打前站,迎接我们,所以没在里面,成为一种遗憾,杜超同学已经离开了人世,事实上还有王可君,石峰,胡永曦,秦建华,胡国强诸同学先行走了,祝福在天上的他们。这是我第一次去桃花源,我后来又去了几回,印象远没有这次深,似乎成了我艺术文章中不少的一个理念与情结:也就是通常说的桃源思想。 78 年是解放改开不过第二年,国家的经济十分落后,当时的湘西公路也就能容两车对驶,我们那天早上从长沙的老西站出发,一路向西,近中午到常德桃源地界,进山门的那两旁的对联:红树青山斜阳古道,桃花流水福地洞天。我们记下来了,桃花源还处没开发的状态,不过这样才好,原始古朴,更接近陶公美文的理念: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有原汁原味的感觉。尽管许多的地方争吵桃花源的归属地,却不知“桃花源”只是陶公的理想世界,真实地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理念与理想,常德桃源的桃花源也是陶公文 ...<还有12025个字节>

阅读(465) 评论(0)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