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2016-04-21 18:29画家雷家林
雷家林,1977年就读湖南职业艺术学院美术系,1982年入湖南电大学习中文。毕业设计参加湖南省首届舞台美术作品展,收入《湖南省舞台美术作品选》1988年书法论文《潮声的回响》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1989年书学论文《墨酒祭》,书法作品《水牛》、《书禅》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同年书学论文《回归》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书学讨论会。约稿联系方式:QQ:2838298166 微信号a13511162319
2016-04-21 18:27画家雷家林
雷家林,1977年就读湖南职业艺术学院美术系,1982年入湖南电大学习中文。毕业设计参加湖南省首届舞台美术作品展,收入《湖南省舞台美术作品选》1988年书法论文《潮声的回响》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1989年书学论文《墨酒祭》,书法作品《水牛》、《书禅》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同年书学论文《回归》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书学讨论会。约稿联系方式:QQ:2838298166 微信号a13511162319

最新发表

石溪《山居图》的幽深清逸境界
2018-11-19 21:07:58分类:群英论见

石溪《山居图》的幽深清逸境界   | 在此《山居图》的上首部分,石溪写道:   涧泉何清深,苔径夕阴满。讽咏紫霞篇,驰情文采馆。晴岚拂书幌,飞花浮茗盌。阶下松粉黄,窗间云气暖。石磴萝茑垂,翳翳尘迹断。非与世相违,冥栖久忘返。手把玉芙蓉,青天骑白龙。出入人世间,飞鸿踏雪踪。瑶草粲可拾,群峰峰森立。秋色满天南,离离山影湿。君今在山时,玉韫山有辉。因同白云出,更与白云归。氤氲无定处,只在山中住。河汉共萦纡,经天复东注。扰扰何时己,千年聊寄耳。良也拂袖去,言从赤松子。去山今几年,还山大学仙。天台有仙宅,云气相近连。癸卯浴佛日,䒶壤石溪残道者。   此《山居图》绘山居之景致,前景四围是佳木阴翳,山石罗列,远处山峦玉泉挂石壁,飞流直下,流于江潭,江潭畔有屋宇,显然是隐士高人所居,号为文华馆,馆内两高士坐朝论道,另有一人正在去山中的木桥上,或如其诗云:“即忆崎岖风雨里,一条拄杖更谁同。 ” 似乎是山中三友聚会之时。想想虎溪三笑便是这种场景。石溪常年寄居在山,各各地域之不同,了然于中心,或为某山,或在众山精粹之象,山之形以 S 为状,若龙脉之中含,山之首若虎蹭狮立,远山犹湿,山上草木朦胧其上,上有凉亭一,似乎可流目四围之风情。此山居之景展现的是陶泓景的白云情怀,或者 ...<还有7392个字节>

阅读(7) 评论(0)
查看全文>>
郭熙《早春图》里散发的氤氲气象
2018-10-07 09:15:11分类:群英论见

    郭熙《早春图》写惨淡冬山如睡后的初醒,转为春山澹怡应笑未笑那一瞬间的印象:残雪消融,溪流淙淙,南风轻拂,山涧萌动一种生机与活力。图中远山崇峻,春云锁腰,近丘苍松挺然,杂树枯枝吐芽,半山有楼阁屋宇,山涧有瀑流飞下,汇入下方江潭,右下有行人登山,心态欣然,其形十分渺小,益显山河的壮丽瑰伟。有学者认为郭河阳是中国最早的印象派画家,原因是表现大自然的气节变化,四季的不同景象表现,这不仅体现在其《林泉高致》的艺术理论中,亦体现在其作品创作中,虽然是水墨为上的理念少了色彩的作用,仍然让观者读到四时气象的有别,此早春图的景致如其说的:“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只不过是:“冬山昏 霾 翳 塞,人寂寂”的状态中刚刚苏醒的那个状态,表现得十分的分明,印象派的画家会画同一个景致的早、中、晚不同时节景象,郭氏作品气魄大点,是四时的变化,但四时的变化又有早、中、晚之分,画家对自然的观察是入微细致的,反映古代中原人的艺术智慧的高明与早熟。《早春图》在整体风范上看有点迷朦的感觉,如山雾盘恒在其中,有湿润的烟雨北山的感觉,这附合当时中原气候的真实状态,过去的中原尚不如今时的寒冷,有现时江南那个时节同质的烟云变灭的感觉,不可以今时的气候衡量古时的气候,这样方读懂画中表现的真 ...<还有1269个字节>

阅读(565) 评论(0)
查看全文>>
好书法贵在“丑”与不丑之间
2018-09-08 11:29:39分类:群英论见

好书法贵在 “ 丑 ” 与不丑之间 我们知道的绘画,特别是东方的国画水墨艺术,贵在似与不似间,这似与不之间其实道出“道”的意味,当然还有学习古人与前辈当是学得似与不似间,所谓的学我者俗,似我者死,李邕先生有那样的表述。这书法的意味也是在似与不似间,学古人与前辈之迹当学后能化,那么我在这一有关书法的美丑论述中,化用一下上述绘画的理论核心旨意,以为好的书法,正好是贵在“丑”与不丑之间,前一“丑”字我的本意是“拙”,后一丑是与美相对应之词。 毕竟写字,古代那些写手,也有一些是正正经经的抄书公,尤其是唐宋之后的那些进士们,当然还有公认的官阁体写手,字倒是工整,却并无多少艺术性可言。当然他们那种字又较之印刷体有灵性一些,自由度稍微强一点,那也只是强一点而已,欧阳询是第一个写欧体者,除其儿子通以外,后世学欧者多,真是徒子徒孙不曾断绝,比如清代的黄自元,学欧而写的很老熟,事实上并无多少艺术意味可言。 同样有一种多种迷狂的作品出现,若控制在一个度上,还可能是千古流芳的,比如在草书中的狂草,张、怀两人的纵横之迹,当然也是不失规矩的,为何古人好的墨宝往往多在行草中,这个是自由度的原因,楷书限制重,伸张的空间小,但是能够在这种小空间追求灵性与自由度的大家代有人来,魏晋之钟王,唐 ...<还有3721个字节>

阅读(664) 评论(0)
查看全文>>
丑书形成的社会成因及土壤
2018-08-28 22:33:00分类:群英论见

丑书形成的社会成因及土壤 今天的反丑书,不能是只动嘴巴不动手。不动手者,非君子也。所谓的动手,倒不是你走到一个被社会公认的丑书大师面前,把他或她的墨宝撕得粉碎,忽后给他或她一记耳光,然后把他或她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那是文革时代的极端做法。今天的反丑书,只是先在理论上探讨一下,然后你自己动手写一写,看能够写出美书来不,所谓的写出美书来,倒不是要写的漂亮,而是写到有 “ 古质 ” 的感觉,孙过庭云: “ 古质而今妍 ” ,便是这个意思,美的书法就是重质不重妍,一个漂亮女子与一个有气质的女子,前者是平庸之辈,后者方是真美人,真西施,写的有文气,也叫书卷气,这也许算得上书法一门的美的意味上的核心本质的所在。 不仅是书卷气属于质的内涵,正气,善气皆是质的内涵。今天的社会,出现过分的商业化倾向,所以在这种世风下,心灵出现了混浊,那些人体现在自己的笔下的墨迹亦出现风韵不正不善的情形,似乎就是社会的环境污染了书道的从业者。 在大环境下,大家随波逐流,迷失自己,自然亦影响到书道之风气的混乱,大家是以丑为美,以怪为美,假装阳春白雪,似乎是向下里巴人示威,或嘲笑下里巴人的感觉。 但是今天的网络时代,人们接受古代的美书之迹是相对容易多了,虽然并非拥有原迹,視频上的书道之迹下真 ...<还有4280个字节>

阅读(332) 评论(0)
查看全文>>
鸡公车
2018-07-18 14:46:49分类:群英论见

鸡公车 关于鸡公车,与诸葛孔明或者古代的战争相关联,后来平时亦成为乡民的运输工具。 80 年代的中国乡村,仍然是有点原始而怡然的世界,虽然不是富裕,却是平和的田园景观,乡里人背向天,低头耕种的日子是常态,没有所谓的打工潮,纯朴的风情依旧。 那是放寒假的日子,我跟母亲到外婆家,住在东街民建路一个大而气派微派屋宇里,有许多的房间,有太师椅,正厅被舅妈用来弹棉花,事实上一个好点的家在民国可能是用着会客的地方, 49 年后基本不再在意这一点,成了当下门面的功能。房子上面还有一层不住人,放的此许杂物,房院后面也有房,被公家占去了,在所谓的大公无私的年代 ,私产是不保护的,随时有被占用的危险。 我们后来去了一次乡下老姑父家,在很远很远的深山里,当时不通公路,没有公共汽车,更不用说今天的这种私家车,靠的就是鸡公车,老表不知从哪里借来一部鸡公车,载着我与外婆,另外母亲步行,四人上路,向老姑父家进发。 当时应当是寒冬有雪,路况不是特别的好,坐在这种车上一晃一晃的,而且那车吱吱哑哑的叫的欢,仿佛是一个打鸣的公鸡一般,这大概是车的名称来源吧。 路上的景致是迷人的,这种慢生活的视觉感觉,较之走马观花更悠然,行进中的森林与田园交错地扫过视野,因为时间的久远,细节是无法清晰,只存下一种梦境 ...<还有1371个字节>

阅读(476) 评论(0)
查看全文>>
足球——国足太臭是因为古代女子缠足?
2018-07-07 11:54:32分类:群英论见

足球 —— 国足太臭是因为古代女子缠足? 足球源于我大天朝,当然当时不叫足球,叫 “ 蹴鞠 ” 。 我曾经写过这段文字 ­­ :我们现在来谈论足球的问题,宋代的足球与今天意义上的足球是有所区别,但有共同的特质,就是运动,与体质有关,与军事亦有某种关联,我们知道柏拉图的理想国其实崇尚的就是运动,这个是为了健壮国家的人民,为了在未来的战争中争取优势,宋朝的运动方式但是被称为 “ 蹴鞠 ” 娱乐运动源于春秋战国时代的齐国都城临淄。是在宋朝才真正蓬勃开展起来,当然有健身的需要,可能还有军事意味的需要, —— 《宋画哲学》 我对于足球的感性认识,来自艺校学习期间,不仅是国际足球的赛事备受关注,当时师大南院不仅有艺术系,还有体育系,当时平江老表李明宪也在系里读书,后来他去了美国,变成美国教授了。在他的同班里还有一个平江籍的学员,常常同我聊起足球,可能是职业的关系,此公聊起足球如革命者聊起他们的远大理想一般的慷慨,说的头头是道,而且一说就说到巴西队了,而且也谈到吾国足球如何如何的,同时说到钱的不够的问题,我其实不是特别的明白,因为我是学艺术的,对于足球只是隔岸观景罢了。某公说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这自然是不错,而且天朝足球也有一个辉煌的时期,大概请了一个外籍教练,尝 ...<还有2301个字节>

阅读(537) 评论(0)
查看全文>>
桃源画意——李朋林的绘画艺术境界
2018-07-06 10:57:03分类:群英论见

桃源画意——李朋林的绘画艺术境界 李朋林先生是我少年时代的老师,教授色彩课,我初步的色彩基础是从他那里打下的,纵是画其它的作品,水墨类的,皆没有真正的离开过他的影响,也就是在色彩一门,李老师对于我,总是有原初的意义。当时聆听他的课,他是操着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国语),除了授课,他的其它话语是不多的,记得有年的假期快到,我们在食堂外面蹭着吃饭,他问起我放假后的打算,我说要到外婆的家乡平江写生,他说平江风景好,事实上是这样的,平江位于湘之东北,湘赣交界的地方,罗霄山脉 ,自然风光是极好的,这是我在学校期间与他有过的一段亲近对话。 起先的感觉李老师非长沙本地人,事实上许多老师非本地人,多来自北方,只有李老师,是湖南桃源人,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2016 年 6 月在同学刘建威的陪同下去过他家,他已经是湖南师大美术学院(原师大艺术系)退休。居所在我母校的不远处的山脚下,我仔细观看了我离开学校后他的新所作的作品,当时的心情是希望再进一次学校,努力把老师的技法与艺术理念学到手,但我也知道我在其它方面,比如书法,博文方面耗费时间太多,恐怕自己已经是不相称的学生了。 大概我们的老家皆是在常德的关系,我们在很多问题上交流的开心,我也介绍自己在武陵区的详情,他也说了他的那个家在桃源的 ...<还有11737个字节>

阅读(523) 评论(0)
查看全文>>
过山车
2018-07-03 14:51:52分类:群英论见

平生坐过一次过山车,那是在深圳东部华侨城。 坐过山车,这其实不是特别的容易的事,首先是得年轻,不得超过五十岁,其次身体得健康,什么高血压,恐高症,精神病之类不得有,再次穿的鞋子不得是拖鞋,正好这些条件对于混迹大芬的我是合格的,在不接单的时候,除了画自己的画,就是闲逛,鹏城各主要的山头,被我踏遍了,最能唤起我的记忆的莫过于在东部华侨城的山头,坐一次过山车。那年是 2012 年,我四十八岁,身体大好,穿的鞋子是两用的,我记得是在坪山的一个摊位买的,那种鞋子是凉鞋,灰色的,鞋头有小园孔,是为了透气。但你把鞋的尾带提上来又可做拖鞋,南方天气炎热,我大部分是拖着穿,只有在坐过山车时,才特意放下来,否则是没有可能享受坐过山车这个待遇的。 因为靠海的关系,还是因为管理者高明的关系,深圳的天空远没有广东其它地方比如东莞,有更多的雾霾,那天是晴朗的天,有云,看着象祥云,实际上是自己心中美好的关系,非关自然的事,云上是氧气蓝,在不太崇尚夕阳工业的区域是这样的,尤其是在深圳东部海岸的区域。 进入园区的起始有一排壮观的人工瀑布,飞流而下,然后还有一片歌舞表演场,响起的是原始激情的非洲鼓声,震天撼地的,半裸的黑人男女边扭身姿边击鼓。这在西部华侨城亦是司空见惯的。再往上要坐电揽车,我坐在有窗的电揽 ...<还有3932个字节>

阅读(549) 评论(0)
查看全文>>
女画家刘怡君的抽象彩墨艺术
2018-06-23 18:20:25分类:群英论见

刘怡君和她的抽象彩墨艺术 刘怡君是我新结识的网络抽象艺术大伽,虽然时间不长,却似乎得到一定了解的了解,因为她每天在画画,有点画痴的感觉,而且除了油画,她新近画的彩墨作品是很有感觉的,不输她用油彩画的的效果,其实艺术是没有一个定数,亦没有一个界限,天真自然,随意所适,墨色的布置与色彩的流动,总有一个天然安排的所在。天道在努力者这边,机心的放弃与快乐的刷色是她的行动的作派,至于要达到何种的程度,这个也不是特别的强求,观者与收藏者自有他的想法与所喜,刘君的作品有某种韵律感,色彩的融合度与搭配的感觉是十分的谐调,做到这点其实也不容易,画者除了技法的训练,还有天性在起作用,不可强求的。一切随意自然,天机生发,需要的是一定量的积累而达到质的突破,同时寻找自我的核心优质所在,这个是一个时间段不小的过程,但我们相信她的继续努力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当代艺术在我国还算不上特别的一个强势,因为起步虽然不晚(从民国算起),但中间有不小的断层,所以重新的拾起后有点落后于时代,与欧美的大伽有不小的距离,但我们近四十年来不断自由开放的时代给予我们的画者一个时代的机会,不少人,官方与民间的画者皆在努力中,期望接近世界的潮流,展现本土画者的天才与灵思,创造有水平的作品,形成可以成为不朽的艺术 ...<还有1824个字节>

阅读(915) 评论(0)
查看全文>>
虚空中的真实——说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2018-06-23 14:21:58分类:群英论见

—— 罗伯特 - 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我们的《道德经》里说虚室生白,难道说的雷曼( Robert Ryman )的白之艺术,或者说大象无形,大音稀声说的是这种高冷而不容易被常人接受的艺术,或者是曲高和寡的艺术样式,我们想到的陶潜是会南山寄空琴的,无弦琴是什么的声音,有多奇妙,至高的音乐是无声吗,象贝多芬那样无声的情形下谱出的曲调是无上的,充满生命的感受,或者是温馨至爱的心声吗,至上的艺术是无形甚至是无色吗。我们又想到的是 “ 此时无声胜有声 ” ,那么伸延开来,可以无色胜有色吗,在我们通常的看来,黑色还算得上色,白色可能被看着无色,我们东方的空间色彩理念中有 “ 计白当黑 ” ,而这些东方原本固有的理念,在西方的艺术者手中,似乎玩得有点心跳,罗伯特 - 雷曼的白之极简,自是不同一般的。 但是我们能够理解一个常人不容易理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的奇妙之处,其实不完全是在虚空中的真实,而是有着西方有自来矣的技法与思维理念,他们的哲思所构成原理。重要的是如何画,或者是如何弄,每个个体的性格,特征,独特之处,还有他的与时代相合拍的因素,就象陶潜说的“独树众乃奇”,雷曼正是在他人不曾到之处,或者是在他人不曾着力的色域之处下功夫,而且成绩斐然。 马克 - 罗斯科用的杂色,罗伯特 - 雷 ...<还有5225个字节>

阅读(895) 评论(0)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