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蕭十一狼

澳洲政经刊物《新市场报》专栏作者。澳洲中澳论坛版主。中国战略论坛贵宾。强国论坛特邀评论员.2014年中国网十大最具影响力写手之一.2013铁血十大原创达人之一。角度新锐,用华人视角打造不一样高度的民间智库!

军衔:(战略论坛贵宾)
经验:19439
博客访问:4949001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蕭十一狼的博文>>华人视角·时事评论

字体大小:

猫眼社评 西山下雨东山晴,沙特老国王或向中国“托孤” (2017-3-21 05:09) 该日志已被推荐

   

    沙特王子给他的80只鹰买了机票出行,沙特的东向之旅有向美国示威的“鹰味”?

        评论员 梁浩明

  沙特老国王东向之旅,可视作开启沙特东向外交新局之旅,由于老国王年事已高,这次出访不妨可以看作是沙特老国王的最后一次长途跋涉之外交,因此,分析这次亚太之旅,可以预见沙特未来的外交方向。媒体多关注于此行的奢华,没有注意到此行是沙特外交的一次重大突破,其东向政策已开始付诸实践。

  沙特近年的国际关系,最大的变化就是与美国渐行渐远,曾经的中东铁盟已经是貌合神离。美沙关系在美国奥巴马时期正式破损,主要源于美伊关系发展损害了沙特国家利益,特别是保守势力特朗普上台,加上美国的能源国策因本土出产更多石油和页岩气,不再依赖中东,美沙关系蜕变为能源竞争者,沙特地缘政治作用大减,沙特有必要改变发展策略,改变依赖美国半个多世纪的军事力量局面,适应新时代。这个改变有二方面:一是改变沙特经济的石油支柱单一产业的经济架构,作为海湾国家龙头的沙特更有标杆作用;二是发展与大国关系,拓宽美国之外的外交光谱,这当中有二个方向,首先是发展与经济强国的关系,其次是发展相同宗教的兄弟国家文化宗教关系,虏实宗教版图。在沙特老国王亚太之旅所访问的国家名单中,均透露以上的外交思路:如发展与经济强国的关系,访问国如中国,日本;发展相同宗教兄弟国关系,访问国如马来西亚,印尼等。

  可以说,国王不动则已,一动则必有声响。他今次到访的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最活跃、石油进口量最大的地区,也是沙特石油出口的重中之重。近年来石油生产过剩,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原本不愁卖的沙特石油,在亚太地区遇到俄罗斯、委内瑞拉、安哥拉、伊朗等强劲对手,今后如果美国也开始出口石油,整个国际能源市场将天下大乱。在此情况下,沙特国王前往亚太可起到巩固市场地位作用。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沙特近年来外交频频受困,国运颇为不利,老国王此行也是突围之战。过去五年来,沙特北争敍利亚,南战也门,都陷入重围。沙特支持的敍利亚逊尼派武装被俄敍伊联军打得七零八落,已不成气候。而在也门之争中,拥有先进武器的沙特军队被乌合之众的胡塞武装打得落荒而逃,成为全球笑谈。与此同时,沙特与美国等传统盟国的关系也每况愈下。再加上内部皇室失和,争位抢权的宫廷内斗层出不穷,沙特的国际形象以及整体实力都受到极大的削弱。

  内外交困之际,沙特国王到访亚太,寻求东方各国的支援。目前沙特希望实现能源大国向製造大国的转型,希望从中日等国引入一些产业,实现沙特产业结构的升级。但问题是,长期被石油美元宠坏的沙特国王,要想从零开始,发展製造业,谈何容易?

  事实上,沙特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内部,尤其是沙特皇室权力的传承。老国王岁数已高,力排众议将自己的儿子提升为第二顺位继承人,已打破了过去的传统,各位王叔们早已虎视眈眈,如果届时接班失败,整个沙特或许陷入一场动盪。

  分析完沙特,不得不提的就是曾是沙特盟友的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一个多月,制裁伊朗、突袭也门、示好以色列、酝酿向敍利亚派兵、打击伊斯兰国,动作频频,其重回中东态势愈发明显。

  在奥巴马时代,先后提出重返亚洲和亚太再平衡战略,将外交重心定位于亚太,对华採取攻势,并逐渐淡出中东,採取与伊朗修好、拒不出兵敍利亚和利比亚等措施,改善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但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几乎全盘推翻了奥巴马的外交战略,重新将重心锁定在中东。

  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与其顾问团队、尤其是安全和外交方面团队领导人的态度有关。在关键职位上,特朗普的政治伙伴大多有着在伊拉克服役的履历,比如国防部部长马蒂斯就曾在美军驻伊拉克和阿富汗部队担任过指挥官,亦担任过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而刚上任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同样具有伊拉克背景,早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期,麦氏就曾率领美国陆军第二骑兵师在战斗中重创伊拉克精锐的共和国卫队真主师。美国在伊拉克战术上胜利,但在战略上失败,也很可能会刺激这位新的国安顾问希望在伊拉克乃至中东再有一番作为。

  除了马蒂斯、麦克马斯特,特朗普周围还有一些拥有伊拉克履历的军队高层,在对特朗普的伊拉克政策施加影响。这些人对中东熟门熟路,了解当地的文化与各种矛盾,他们希望美国重回中东,能够学有所用。相比之下,亚太地区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对当地错综複杂的关系无从着手,他们更希望在中东建功立业,而不是在亚太重新学习。

  特朗普政府的人事特点就是商人多军人多,其重回中东就是为搞乱当地局势,然后拉动国际油价上涨;与此同时,美国开始大规模出口油气能源,增加财政收入,为特朗普的基础设施建设买单。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重回中东也好,与俄罗斯修好关系也罢,都是着眼于石油利益。

  随着中东格局的演变,国际石油市场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或许会成为美国石油最主要的採购方。有见及此,沙特老国王此次亚太之旅,笔者认为重中之重乃是访问中国,而无论石油购买,武器出口,工业技术等方面,还是抗衡美国的地缘政治方面,中国都是当仁不让的首选,说中国是沙特外交的未来一点都不过分。

  根据《华盛顿邮报》6日报导,首先是沙特与中国的军事安全合作,将达到「新高度」。这建立在去年8月时,副王储萨尔曼王子曾先参访中国,又在10月时于成都首次举办了连续15天以反恐为主题的联合军演。

  再者,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认为贸易是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关系的基石,双边贸易从2000年的不到100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1580亿美元。《华邮》指出,接下来双边的自贸协定很快就会出台,对于拓展中国在阿拉伯半岛已经具有相当规模的大型外籍企业社区(光在杜拜的自贸区就有230家中国的外资集团总部)将更有助益。

  中国海军已经租用了阿曼、沙特、阿联酋的港口作为中继点。对于中国在亚丁湾和非洲东海岸进行文化、护卫、撤侨任务都具有战略意义。经济上,中国正在为沙特进行一项圣地朝觐专用的铁路建设,而这项价值18亿美元的计划只是中国与海湾国家在近10年间签署的300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的一小块。

  《华邮》引用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以及外交部长王毅的话指出,中国在中东政治与军事上更多的资源投注,显然是为愈加深刻的经济互嵌所要求──军政手腕是为了保障中国在海外的经济利益不受威胁。

  反过来说,波湾国家领导也乐见中国的加入,可以平衡过去美国利益在此的独大。《外交政策》便曾报导某位海湾国领袖透露的说法:「我们需要与一个大国势力的可靠关系。如果美国不能指望,我们自会转向其他地方。」

  由此可见,就算中国不主动,波斯湾国家也乐于中国介入中东事务,中美较量的领域,远不止南海及朝鲜半岛,中东等也将是重要竞逐之地。

       有趣的是,这边厢,沙特东向注视东亚,那边厢,美国重返中东,而沙特与美国的外交主轴并无交集,美沙关系未来难有改变的迹象,笔者判断将仍处在渐行渐远的轨道上。

  沙特老国王,拖着年事已高的身体,进行外交“托孤”,这个“孤”,就是沙特的未来,沙特老国王看准或是实施“一带一路”世纪大战略的中国。正如题图所言,沙特王子给他的80只鹰买了机票出行,隐喻沙特的东向之旅有向美国示威的“鹰味”,也有表示沙特外交的进取态势--我们的未来在亚太,在中国,不在美国!

  (2017.3.15 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本文最近访客


青光剑
04-13


like
03-26


空降兵
03-23

后一篇:猫眼社评 限韩令中美国下怀是拙招,封喉美韩需军事五招

前一篇:猫眼社评 特朗普内阁聘冒牌中国通,中美会发生什么?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