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军衔:少校(少校)
经验:1451
博客访问:7035051

加为好友发消息

留言板

2014-4-03 17:07揭谛
老兄不是性学家吧,或是西方性文化的传播倡导者
2014-2-11 10:21ndookhrq
一朵给你,作为我对你的问候。

最新发表

返乡过年的“隔路尴尬”为何越来越严重?
2017-1-24 01:44:01分类:二叔社评

年味渐浓,团聚渐近,一向寂寥平静的乡野村舍,顿时欢腾起来。乡下的凋敝并没有显现在物质层面,更多的是精神的孤寂和人情的稀薄。空巢老人和留守孩子的提法,已经被媒体玩烂,情怀早已被榨干,留下的却是不近人情的“乡村黑稿”。 讲真,对于乡村与城市的差距,从来都不是“旱厕”与“马桶”的差距,更像是一种“隔路”尴尬。多数人把这种尴尬归结为不理解和看不上,更准确讲,就是谁都无法走进彼此的视野。农村人看不上城市人的细嚼慢咽,城市人看不惯农村人的五大三粗。各有各得尺度,似乎谁也不比谁更占优势。 不过有一点,在表达欲望和鄙视链上,明显的城市人就占优势了。玩话题,上微博,写黑稿,走天涯,似乎套路早已准备好了,就等返乡团聚的时候,洞察万千,事无巨细。 有时候寻思,过年将城市人和农村人拉拢在一块,真是莫大的尴尬。表面上的把酒言欢并不能掩盖撕裂的痕迹,在大城市待惯的人们,虽然在乡村有童年的记忆,但是回不去的乡村早已让他们失去了留恋的欲望。他们虽然能理解父母和长辈的生活方式和沟通习惯,可是他们带回来的城市媳妇或城市女婿,就不一定能全盘接纳了。 这其实跟矫情并没大多关系,只是生活在不同的价值系统和方式系统里,自然就会互不习惯。就连很多从农村出去的人们,坐惯了城市办公区的马桶,回家上茅 ...<还有2421个字节>

阅读(13) 评论(0)
查看全文>>
生娃的“欲望”早已被苟且的生活碾碎
2017-1-23 11:37:36分类:二叔社评

“全面二孩”放任一周年,生娃的速度并没有火箭式增长。数据上有一定的攀升,可是与预期差的太远,生不生不是问题,抚养成本才是大问题。某种意义上,过去一年的出生率增长,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那些年的“围堵释放”,有短暂的增长,并没什么太多意外。不过,长远来看,要想有人口的迭代增长,似乎平衡“抚养成本才”才是唯一的出路。 相关部门已经释放口风,承认因高房价加重经济负担等原因,一些家庭在生二胎上存有顾虑。“这一点”在过去长时间内,大众舆论一直在调侃,可是主流媒体“闷声点水”,基本上不敢轻易戳破。 作为一个“特殊时代”孩子,要不是父母年轻时贫乏,或许是应该有个妹妹,才应该符合那个时代的“样板”。当然,更重要一点,我是个男孩,才能在传宗接代的封建文化里侥幸生存。毕竟,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女孩确实不被“喜欢”,甚至一出生就被“抛弃”,这种现象在农村比较普遍。近些年,有所好转,但是骨子里的习气,还没有彻底清除。 “全面二孩”之前,只能生一个,所以男孩会被“首选”。长期的人为性别选择,让男女比例也失调了。主流媒体为了迎合大众情绪,隔三岔五就弄个大新闻出来。都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就是不敢往主坟上挖。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人们都穷,却也都想生,无差别的苟且状态,并没有让生蛙有什么太大压力。老人 ...<还有2179个字节>

阅读(256) 评论(0)
查看全文>>
“嘲拜”周立波是一场打脸主义者的赶集
2017-1-21 11:07:59分类:二叔社评

周立波在美国“犯事被捕”,国内的社交媒体却堵的水泄不通。取保候审以后,周立波表态:“本来就没有事,明天会更好”。 作为娱乐圈的顶级大炮,周立波曾让不少名人躺枪。江湖里流传的“对掐郭德纲”,“挤兑朱丹”,“辱骂徐峥”,已经成了按门立炮的资本。也充分显露出一种“没有架干制造架也要干”的滋事精神。毕竟,娱乐圈无小事,不折腾很快就容易过气。 很多人总说周立波高估了自己,其实,并不是很妥当的表达。因为,在虚高的估值里,多半是民众评分,这也就容易理解“立波有难,八方点赞”的逻辑了。需要的时候,强势推高,不需要的时候,瞬间抛锚。都说生活多苟且,只因大众爱翻脸。 作为演员,某种意义上他是成功的,毕竟,能挤到“滑稽演员”的头部圈,还是有一定的功力。然而,这并能代表他可以驾驭所有的观众。他的滑稽可以俘获上海民众,却容易和主流舆论形成漩涡,这也是周立波沦陷主场的关键原因。 名声的与日跌落,成大事就会越来越难。从早期的“立波秀”来看,调侃,讽刺,大众寄予厚望,希望有个敢说真话的人主持公道。可惜,演员就是演员,自带菊花漂白功能,除了名利博弈,多想一点都是不成熟。 周立波红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他这样的人也能红,就有人不服了。逻辑上而言,这不是周立波的问题,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整个社会决定 ...<还有2084个字节>

阅读(1092) 评论(0)
查看全文>>
谁来安慰“患癌出走后”离世的老人?
2017-1-20 08:30:16分类:二叔社评

春节临近,年味渐浓,熟悉的浓烈似乎是对贫穷最好的回应。那个患癌留录音后出走的老人找到了,不过已经不幸离世。生前只留下一张纸条和一段录音,便悄悄离开家门,声称:“不要找我”。在距离家门四五公里的山头上,老人最终撒手人寰。 报道里虽然没有直接戳破“贫穷”的尴尬,可是当“贫穷”的气息足够浓烈时,死亡似乎就很生动了。“贫穷”让人们知道生活的乐趣和意义所在,同时,“贫穷”也让人们明白生活的苍白和无力。小的时候渴望过年,是因为生活的贫瘠,老的时候逃避病魔,也是因为生活的贫瘠。可是,再怎样有意义,“贫穷”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它只会摧残人的尊严,泯灭人的意志。 这样的事情,媒体们好像不太愿意面对“贫穷”这个沉重的话题。只是一鼓作气的挖掘亲情底牌间的情绪弹性。可惜贫穷带给人们的除了口号和情怀,似乎并没什么卵用。在“患癌出走老人”还没有找到的时候,媒体就做了大量的催泪工作。 尽量将“患癌出走老人”的话题引向一个温情回归,老人的儿子也很配合,基本上做到了情怀和社会共振的效应。可惜老人不幸离世,这次的催泪情节没有能完美落幕。然而,“患癌出走老人”的事实却难以逃避。 可以想象,一个人因贫穷而绝望,那种悲伤是极苦的,更是无助的。关乎尊严的事情太多,起码活着才配谈尊严, ...<还有2059个字节>

阅读(459) 评论(0)
查看全文>>
“饭醉猝死”的研究生酒局前已经倒下
2017-1-19 10:51:52分类:二叔社评

自古饭局套路多,何况导师组局,学生岂能逃之夭夭。后续新闻的报道,五桌师生,干掉25瓶白酒,直指“饭醉猝死”的根源。这一场饭局,如若不是闹出人命,似乎正是所谓的“喝多了,喝好了”。然而,这场饭局之后,26岁的江苏大学电气学院硕士研究生史国平倒在宿舍里,抢救无效后死亡。而就在一个多月前,他刚被确定保送该校的博士生,想来着实心痛。 悲剧的催生,还没有出头七,家属与涉事导师及校方已经开始对战,纠缠在喝酒与死亡的漩涡里。家属笃定喝酒致死,导师和校方含糊应对,这或许是一贯的逻辑,并没什么太多逻辑生出。对于社会舆论而言,相信死去一个人就如水滴入海,并没什么波澜,只是“倒下”的是高材生,不免让人心存遗憾。 一直以来,对于“饭醉”而言,只要不出人命,就是好饭局。绝大多数“饭醉局”以喝出新高度,喝出天昏地暗为标配,喝到生死临界,才算是感情够味,生意够诚。这些所谓的社会生活套路,不管喝不喝酒,只要坐在酒桌上,似乎就由不得你,不喝不够意思,不喝看不起谁,不喝不给面子,一杯酒似乎包罗万象,却也罪恶万般。 很多媒体,遴选了史国平生前朋友圈的几段文字,旨在表达这个自由而生的青年。但是,这与“醉酒倒下”好像没什么牵扯。关乎青春,人生都是错乱的,况且已经顺利念完研究生,报送博士生,未来的可能性真的很多。 对于, ...<还有2478个字节>

阅读(565) 评论(0)
查看全文>>
“租男友”回家过年请别用“不同居”回击畸形格局
2017-1-18 10:02:40分类:二叔社评

租个异性朋友回家,似乎已成单身狗们的标配。当然,以我们的文化观念,“租女友”应该是先行者。可是,这几年,也出现了租男友现象,日租金超千元。不免让人感到,现代生活节奏和传统文化观念融合的尴尬。 从新闻的增量来看,“租女友”已经形成气候,甚至已经被社会认可,开始正常的运行。可是,“租男友”毕竟从主体来看,购买服务者是女性,似乎就让很多人难以理解。不过,只要能挣钱,总会有勇夫接盘。 基于外界对男性的要求比较高,因此,春节租男友价格会比租女友高一点,这似乎也说明,“租男友”市场属于相对小众。因此,日租金一千元以上似乎稀松平常。从相关机构给出的出租要求来看,相貌,学历,工作是主要的因素。 从市场上的要求来看,只要演技好,三观正,上得了台面,下得了厨房,基本上就属于极品“租男”。虽然,都在强调“绿色出租”,“不同房睡”,多数女方父母会安排两人分房睡。可是也有思想解放的父母,看对未来女婿,急着促成,安排同房,这样的时候,不免就会尴尬重重。 讲真,不管是租女友,还是租男友,某种层面上来看,都是一种畸形格局。虽然媒体们强力捕捉“不同居”去回击,但是透在骨子里的不和谐,并不能被轻易掩盖。不可否认,每到春节,一些大龄男女青年被家人催婚,一方面,他们深切地体会到了家人的期盼,另一方面,又因为各种原因很 ...<还有2159个字节>

阅读(419) 评论(0)
查看全文>>
祝福和质疑不只隔着一座大凉山,凤姐和你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2017-1-15 00:10:36分类:二叔社评

“凤姐”火了,这次不是因为雷人雷语,而是娓娓道来的价值观。《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刷屏了,万千吃瓜动作赞赏了,数额巨大,流言泛起,出来解释,越描越黑,自古人心隔肚皮,千秋套路万古流。 能熬鸡汤的作者不在少数,可是用朴实撼动人心的鸡汤却“凤姐”独一味。泪水满篇,牢骚一地也能成爆款100000+,翻开新一年的大数据,也是屈指可数。 凤姐开始用长文表达观念时,就有人问我,水平如何。讲真,文笔算不得最牛掰,可是观念输出却堪称一流。作为过去社会舆论上的“病态一姐\',自带三分“100000+气质”。只要三观得体,自然很容易刷屏。 作为“凤姐”公号的关注者,多半出于对一个草根网红崛起的研究心态。即便点赞吃瓜者满城风雨,我却亦岿然不动。毕竟,从观念的表达上,凤姐只是说出了一个被祖国抛弃的底层心声。并没有什么信息和观念上的增量突破,之所以万千吃瓜者跃跃欲试,只因从祝福开始,就种下了质疑的种子。 爆款没出头七,祝福就要赶紧收回,前一天还是浩浩荡荡满屏祝福,后一天就成了全民审判套路满满,这种意识流的精神表达,不仅“凤姐”慌了,就连吃瓜群众都没了方向,到底我们还能信什么。罗尔之后,你自以为“凤姐”是个纯妹子,可是没过三天,你就觉得文章味道变馊了,天地良心辜负了。 凤姐在微博上竭力自证清白,可是一向 ...<还有2366个字节>

阅读(720) 评论(0)
查看全文>>
“棺材岗亭”只是一道审美达标测试题?
2017-1-14 09:21:02分类:二叔社评

“春运”成为一种现象级的全民运动后,相应的配套服务也就应运而生了。人在囧途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为新常态,见惯了衰,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算再怎么囧,讨个吉利,图个顺心,俨然是每个人的基本心声。 不过,就在“春运”首日,贵阳火车站的治安岗亭就掉了链子,建筑通体黑色,外形与棺材形状相似,途经而过的旅客无不诧异。毕竟,一个形似棺材的建筑摆在面,感受自然不快。作为公共设施而言,除了在功能上要具备足够的拓展空间,在审美上也应该符日常生活的基本常识。一味的追求怪异和寻求个性,出现的结果自然会让人感到不适和脸红。 “建筑风格”已经成了吐槽领域的“重灾区”,里面装下了太多的“奇葩建筑”。北京有“大裤衩”,苏州有“秋裤楼”,上海有“靴子楼”。如此“争奇斗怪”,已不足为奇。如此“特色”建筑的层出不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一个形式大于一切的产物,为求形式,其他元素都可以排后。 实际上,现在不少设计师,把这种形式上的所谓“创意”,当成了自己出名的捷径,建筑越是搞怪,越能引起争议,自己的名气也就越大。于是,不惜以突兀丑陋的造型,来冲击人们的眼球。当然,是丑还是美,见仁见智。只是,公共设施并非建筑师的个人实验场,更不只是博取个人声名的工具,还需顾及大众的基础审美和内心感受。 回到“棺 ...<还有1956个字节>

阅读(698) 评论(0)
查看全文>>
“笔头钢”的刷屏意识里充满无限自卑
2017-1-12 09:10:21分类:二叔社评

“圆珠笔头”火了,有种神州飞船上天的气势。“太钢集团终于造出圆珠笔头,有望完全替代进口”的消息传出,朋友圈立即被刷屏,为去产能下的钢铁行业乃至中国制造大大提升了信心。这样的语境下,就像领导剪彩一样,不闹出个动静掌声,貌似都对不起迟到的“中国制造”。 讲真,我们一直很赶时髦,打小就用外国货。一直以来写字的廉价圆珠笔,竟然都是国际合作产品,你说能不激动嘛。从太钢集团的口风来看,我国不仅首次实现了\'笔头钢"的批量生产,而且正在开发更为环保的国际顶尖无铅笔头。 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圆珠笔生产国,中国在制笔核心材料之一的笔尖钢上,却长期高度依赖进口。这个直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和日本等国家手中。 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制造”的质疑,为何作为全球制造业大国,我们无法实现一个小笔头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在这种比较民族主义病态的逻辑里,技术和创新又一次被打上了使命感,貌似就连思考都要进入民族主义的轨道上,才算是真正的思考。 然而,我们必须也要认清楚一个常识,技术的难易和国家的大小真还没必然关系。就如人的个头儿和能力也无必然关系一个道理。所以不断强调突破和民族自信,似乎冥冥中已经承认,在 ...<还有1845个字节>

阅读(614) 评论(0)
查看全文>>
“讨薪难”为何总是农民工的悲伤?
2017-1-11 10:56:54分类:二叔社评

多年来,“讨薪难”一直是农民工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儿。奔波一年,四处流走,等到年底却拿不到应得的工资,着实让人感到心痛和愤懑。对于绝大多数农民工而言,留守妻儿,奔走异乡,已经成为常态。在高昂的的精神代价和灰暗的血泪付出面前,他们依旧活的难有尊严。 这不,澎湃新闻就有报道,农民工河北讨薪手脚遭打断,事情已经开始发酵,不少媒体在转引报道的时候,甚至将更深层次的原因直插标题:《农民工讨薪手脚被打断,人大代表现场指挥》。能有如此的不堪,并非空穴来风。 相信,对于这些农民工的指控,除了极力的期盼拿到工资回家过年,他们并没有太多奢望。对于报道的风向标,也能看出来,似乎,这又是一场官员保护伞下的社会缩影。如若坐实人大代表确实有指挥和主导打人的行为,这或许又是一次撕裂性的冲突。 我们似乎隐约看到了一些很灰暗的逻辑和丑陋的嘴脸。一个地方的小小人大代表,非但不去代表农民工维权,却徇私枉法,助纣为虐,酿造悲剧。实则是这个时代最不堪的映像。现实的社会秩序中,本来官民的交互就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然而,这样的事情只会更让我们觉得失望和撕裂,毕竟在民的心中,我们想要的只是起码的尊严,该得到总得给我们。 这些年来,建筑业的红利几乎快被掏空。但是,建筑业内的各种操作混乱,却是行业公开的“潜规 ...<还有2941个字节>

阅读(1118) 评论(0)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