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1104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时政评论

字体大小:

郑志学的“政治学”:以贴标签定真理 (2013-6-05 03:38) 该日志已被推荐

   郑志学的“政治学”:以贴标签定真理 

——《与郑志学聊聊“萨托利”》(修订稿/摘二)

(原创:应学俊) 

既然“谈社论资”那就必须说“马列”。中共认同“实事求是”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不能把“宪政”作为我国的基本政治概念》一文作者“郑志学”恰与“政治学”同音。但郑志学在该文中玩的是以贴“标签”定真理的“政治学”——至于“实践”那是无所谓的——只要能贴上“资”或“西方”的标签,就是“决不能搞”的,甚至讨论也不行,并以“颠覆、煽动”罪名吓唬、构陷呼唤宪政的国人。如此为文,这正是习总书记批评的文风:大而空,不触及实际,不回应群众关切。这就难怪郑文一出,拍砖一片了。而习总书记关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和《宪法》实施的一系列讲话迎来的恰是普遍拥护和赞扬,因为这正紧密切合实际,回应了人民群众的“关切”。是非曲折人心向背可见一斑。

反对和批判一个事物,必须摆事实讲道理讲逻辑,方能使人心服而口服。如果不管实际状况,仅仅贴上看似吓人的标签然后重炮猛轰,这无疑是文革“梁效、罗思鼎”之流遗风,早已为国人所不齿。

如上述《概念》一文批“宪政”,就是不顾事实而以贴标签定“真理”的。文中显示“郑氏逻辑”如下:萨托利(意大利著名政治学家)都说“自由主义政治就是宪政”——而自由主义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所以“宪政”天生姓“资”,所以“决不能搞”。“郑氏逻辑”就这样问世了。

只要讨论问题不打棍子不扣帽子吓唬人,我们就要说:郑志学的“政治学”完全陷入悖论。(郑志学只援引萨托利一句话为己所用,而笔者将多引用一些萨托利,以免断章取义。)

一问郑志学:“自由主义宪政”姓“资”,姓“资”就决不能搞——中共、毛泽东为何要玩“资产阶级政治”的产物——《宪法》?

不仅萨托利,毛泽东也说:“讲到宪法,资产阶级是先行的……是他们在那个时候开始搞起来的。”此话属实。但若论贴标签,宪法这一事物也姓“资”,这就毫无疑问了。但为何毛泽东1954年要大张旗鼓亲自上阵领导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制定——玩这个资产阶级政治的东西呢?如果当时尚属“新民主主义”,那么为何到了“社会主义”还不废了这“资产阶级政治”的玩意儿呢?为何去年底全国人大还要建立“宪法墙”来固化和强化这一治国理政的根本大法呢?为何习总书记还要发表讲话强调“执政党要带头遵守宪法”呢?郑志学脱离实际贴标签式的“政治学”难道不产生悖论吗?

马克思主义强调实事求是,萨托利是真正的政治学者而非政客,也是很实事求是很严谨的。在说到给概念、术语下定义时,萨托利一针见血指出:“在我看来,只要定义具有历史的指涉,它就不是每位论者的个人约定,而是为先前实践所塑造的历史经验宝库。”萨托利说得好极了。这就是说,界定政治概念、术语必须紧密联系历史和现实的实际。不可否认,萨托利此言还真的符合实事求是原则和唯物辩证法。看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萨托利也有了“共识”。

二问郑志学:以“实践检验真理”——“自由主义政治”因姓“资”就“万恶”而“决不能搞吗?

当我们不用贴标签定真理而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来讨论:“自由主义宪政”核心价值是人民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平等,“宪政”则是依据《宪法》对它们的保障。不论姓社姓资,作为“自由主义政治”价值范畴的这些元素难道不是当下国内和国际社会市场经济的准则?又有哪一点没有写入中国《宪法》?——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不是某种人为圭臬来说即便这样的所谓的“自由主义宪政”于国于民又有何害处?以贴标签来论是非,这符合郑志学信仰的“宇宙真理”之马克思主义吗?

如果不去僵化地贴标签定圭臬,而是真正坚持实事求是,我们就可以毫不含糊地说,中国改革开放迅速崛起一个最基本的动力,恰恰证明了“自由主义”价值可取的一面,也证明了《共产党宣言》中关于“自由”的价值所在:正是一点点自由与民主回归于国人,于是创造力和生产力便在中国井喷般爆发——民营企业在不要国家一分钱投资的情况下竟然创造出超过全国GDP总量的50%以上,可谓半壁江山!没有公民自主创业、自主择业、自由经商、自由迁徙等自由权利的实现,能有中国今天的发展吗?没有给公民稍稍的一点言论表达自由,莫言能问鼎诺贝尔奖吗?郑志学能否定这一点吗?而对于习惯了贴标签定真理的郑志学来说,更有趣的问题是,创造中国一半以上GDP的民营企业家老板是什么“阶级”呢?肯定不是“无产阶级”了吧?动辄身价过千万、过亿,那还不是“大资本家”?请问郑志学,你想给他们贴上怎样的标签?按郑志学的“政治学”——他们好像属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敌对阶级”了吧?

但“标签”不管用,实践是铁的、无情的。我们可以假设:如果回退到“前30年”式的“社会主义”,不准个人自由办厂经商、不准自由迁徙居住地、批倒个人发家致富割掉“资本主义尾巴”,剥夺公民的种种“自由和权力”中国将会怎样?列宁与萨托利的话是异曲同工的: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以姓社姓资贴标签定真理、玩术语把戏,此路不通!

由是观之,“自由主义政治”和宪法一样,说起来姓“资”,但实践证明:并非因姓“资”就非黑即白、十恶不赦。毛泽东在领导制定宪法时就说过,人家好的东西,结合中国国情,可以加以吸收;不好的甚至是反动的东西,也可以引以为鉴。毛泽东自己就比较看重1946年《法兰西共和国宪法》,认为它代表了比较进步、比较完整的资产阶级内阁制宪法。

三问郑志学:当遵循联系实际和萨托利所说的“历史的指涉”原则,热衷于“谈社论资”的郑志学能回答下面这样的问题吗?

——不说毛泽东和中共也玩“资产阶级政治”之产物的《宪法》,即从1949年到上世纪70年代末,为何大陆国人冒死逃往“资本主义”香港且形成持续30年的“黑潮”?(现在香港正式公民近一半是“大陆客”)。这“黑潮”为何到上世纪70年代末又自然消失了?姓“资”就真的一切皆“万恶”而“决不能搞”吗?

——郑志学所说的“资”如此之“不能搞”,可是从薄熙来到刘志军、刘铁男再到雷政富、衣俊卿等等一系列贪腐官员,已经是执政党的高官重权在握,也是宣示“信仰宇宙真理”的,他们的口头宣示往往比谁都“社会主义”(尤其是薄××,关于“社会主义”的一席话据说还曾“惊动”中南海),可为何这些笃信“宇宙真理”的大多都想方设法博命让亲属去往非常“资本主义”国家而不是非常“社会主义”朝鲜?为何明星大腕乃至当上全国人大代表的大腕,明明人在中国,却非要手持非常“资本主义”国家绿卡甚至入他国国籍?为何越是高官越是要想方设法把子女送往非常“资本主义”国家留学?为何公车私车皆以购得非常“资本主义”国家进口的汽车为追逐目标?呜呼,我们面对如此鲜活的实际,看来只能说:这“资”如臭豆腐,闻闻很臭吃起来很香啊!否则,就请郑志学解释这样“不合情理”的现象。

所以简单地用“姓社姓资”来标注一切搞意识形态的非黑即白行得通吗?否则,我们恭请郑志学把上述问题解释清楚,为小民解困好吗?而我们截至目前还是认为,邓小平是高明的,“不争论姓社姓资”问题,不让自己掉进“话语陷阱”,邓只是很实在地说:大胆干,大胆试,试错了改回来就是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就叫智慧!邓公都不争论这问题,足见还在“摸石头”,而郑志学却要硬着头皮“谈社论资”,其结果是已经掉进了自己的“话语陷阱”。

四问郑志学:为何会有这样超越“阶级”和时空的“共识”?

习总书记没说“宪政”二字,但年初关于实施宪法的一系列讲话无不显示着“宪政”的理念,且与“自由主义宪政”理论甚至200多年前的人出现无独有偶的“共识”。不信请看——

人大建立“宪法墙”萨托利说:“宪政的根本作用在于防止政府(包括民主政府)权力的滥用(即有限政府)”“宪政是民主制度的基础和保障,同时也是对民主政治的制衡,在宪政国家,政府和公民的行为都是有边界的,不能互相僭越。”200多年前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西方的哦)也在他著名的《论法的精神》里写道:“一切有权力的人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防止滥用权力的办法,就是以权力约束权力。”(这里用以约束权力的权力正是“法律”,首先是最高位法《宪法》)

无独有偶,习总书记说:“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宪法的权威和生命在于实施”请问郑志学,习总书记和萨托利、孟德斯鸠等超越阶级、超越时空的“共识”从何而来?该如何给他们的讲话贴上“姓社姓资”的标签?

按习总书记所说形成这样那样的诸多“机制”,其依据不是《宪法》还能是什么?依《宪法》治国理政的系统实践——其实质不是“宪政”又是什么?郑志学的“标签”拿在手里改如何贴?

郑志学也肯定了依法治国、依宪执政,但就是不准说“宪政”二字,语焉不详地说什么这里有“话语陷阱”——请问:“陷阱”何在?这很关键,请明说。

依宪执政是对的,依法治国更无可非议,习总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不可否认——但是,唯独更系统、更科学、更符合逻辑的“宪政”因为“姓资”所以不能提,否则就是妄图“颠煽罪”——呜呼,笔者突然想到,这就好比在说:“你可以养猪吃猪肉,但不可以说这就是猪,谁要说这是猪,就是要‘颠覆……”。呜呼!如此“郑氏逻辑”!

看来,郑志学先生不触及实际和历史事实的“谈社论资”贴标签的术语把戏,谈“宪政”则色变的虚弱表现,郑志学贴标签式的“政治学”真的很片面很形而上学很荒唐可笑。

欢迎郑志学撰文批驳笔者本文和下面几篇相关文章,恭候赐教。如有时间,笔者也会继续与“郑志学们”聊。感谢郑志学,因为他促进笔者复习萨托利有关宪政和民主的系列论述,又研究了一下真正的“政治学”。□

2013年6月1日(6月2日修订)   

相关链接

1、乔万尼•萨托利:“宪政”疏议(毛寿龙译/原载《公共译丛》,1996年)

2、乔万尼•萨托利: 民主新论(北京东方出版社,1998年.)

3、毛泽东1940年文章: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4、新华网:泽东如何起草宪法

5、《学习时报》2013.5.27.文:服务型政党需要宪法思维

6、应学俊:宪政恐惧症病根何在?

http://blog.chinaiiss.com/yxjedu/blog/view/193186

7、应学俊:反“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4622166&PostID=51008981

8、郑志学:认清“宪政”的本质

 

【附录:关自由主义政治”备考】

自由主义(英语:Liberalism)是一种意识形态、哲学,自由主义的内涵和价值追求与时俱进而非一成不变。但以自由作为主要政治价值是不变的核心。其特色为追求发展、相信人类善良本性、以及拥护个人自治权,主张放宽及免除专制政权对个人的控制。更广泛的,自由主义追求保护个人思想自由的社会、以法律限制政府对权力的运用、保障自由贸易的观念、支持私人企业的市场经济、透明的政治体制以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在现代社会,自由主义者支持以共和制或君主立宪制为架构的自由民主制,有着开放而公平的选举制度,使所有公民都有相等的参政权。自由主义反对许多早期的主流政治架构,例如君权神授说、世袭制度和国教制度等。自由主义的基本人权主张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等。

而在美国自由主义的含义也不断有所改变,哈耶克认为涵义的改变是从罗斯福任内开始的,罗斯福实行的新政在当时被贴上社会主义和左翼的卷标,由于担心这些标签的负面影响,罗斯福于是改称为自由主义者。自从那时开始,自由主义一词在美国改变了涵义,与18和19世纪的自由主义完全不同了

地球在飞转,万物在变化,背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僵化的观念看待不断发展变化着的“自由主义”概念,搞贴标签定真理谈社论资的“政治学”,并以此打棍子扣帽子行构陷,是荒唐幼稚而令人不齿的,此路不通!必须一切从实际出发。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宪政”恐惧症病根何在?

前一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