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0599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时政评论

字体大小:

《环球时报》究竟站在什么立场? (2013-7-01 10:03) 该日志已被推荐

《环球时报》还要不要“群众路线”?

(原创:应学俊 / 本文已发“中国网专家博客”“博客中国”等)

一家媒体立场、基本观点如何,通过它的社评社论以及编辑选择发表哪些文章便可作基本判断,不论那些文章来自国内或国外。这是常识。

《环球时报》6月28日发表外媒文章,标题赫然:《爱尔兰媒体:中国网民并非总站在正义的一边》。编辑发布这样的文章,显然是借所谓“爱尔兰”某媒体之口直接污蔑五亿中国网民,抹黑网络反腐正能量,着实令人气愤。中国《三十六计》中有一计曰“借刀杀人”,此为一例。《环球时报》如此站在原本一贯诟病和批判的“西方媒体”一边颠倒是非地攻击“中国网民”,作为党报官媒,不知他们还有没有“人民立场”?不知他们还要不要习主席正倡导的“群众路线”?

环球时报发表:《爱尔兰媒体:中国网民并非总站在正义的一边》

一、《环球》借外媒之口污蔑五亿多“中国网民”

首先,《环球》也玩“标题党”。其一,该文观点显然不可能是爱尔兰大多媒体的一致观点,而是某撰文者个人或某一媒体的观点,但《环球》冠以全称的“爱尔兰媒体”,造成“全爱尔兰媒体”的假象误导公众。其二,文章标题用了“中国网民”这样的全称判断,这显然是错误的,不符合事实的,(顶多也只能说“中国一些网民……”);但此次《环球》竟然“照搬西方”,原题不变,赫然发表,也未有“编者按”做任何说明。我们只能理解为《环球》对这样污蔑五亿中国网民的说法是赞同的。《环球时报》“借刀杀人”的用意显而易见。

请仔细品读本文开宗明义的文字:“近来中国发起打击腐败的行动,越来越多高级官员因此落网。这些行动常始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谣言和暗示某人有罪的照片。不过,这类反腐行动暴露出社交媒体不光彩的一面。在中国,社交媒体已成为投机取巧的记者、博客写手和犯罪团伙散布谣言报复他人、甚至敲诈勒索的工具。”呵呵,真可谓一片漆黑啊!《环球时报》终于借“外媒”之口说出了自己对网络舆论监督、网民反腐的厌恶和愤恨!

文章竟把中国网络反腐的成绩,归结于“始于发布谣言和暗示”。请问《环球》主编:既然高官确实落网了,那么发布于社交媒体有关反腐的信息还能称为“谣言、暗示”吗?公民记者朱瑞丰曝光重庆官场所谓“系列不雅视频”和范悦包养纪英男视频是“谣言、报复”吗?常艳对伊俊卿的揭露是“谣言”吗?……不胜枚举的网络反腐曝光是真实或接近真实为主还是“谣言”为主?中共纪委、检察院等对贪腐官员的惩处难道就是根据“谣言”“报复”和“民意审判”而不是事实?——如此自相矛盾的谬论,《环球时报》都迫不及待地拿来发表,这只能使人想到,似乎在网民反腐大潮中《环球》惊喜地发现了疑似稻草——有点饥不择食了。爱尔兰的这篇网文说出了《环球时报》想说而不便说或不敢说的话!

在习主席号召开展“群众路线教育”之时,《环球时报》发表“西方媒体”如此直接污蔑中国网民群众反腐正能量的垃圾文章,其立场何在?用意何在?我们无法不产生怀疑。作为《人民日报》旗下之《环球时报》,我们不知它还有没有“人民立场”和起码的社会正义感?网民群众在《环球》看来不知成了什么?

二、《环球》借外媒之口为落马贪腐官员鸣冤叫屈,污蔑依法惩处腐败官员的司法实践

不仅如此,《环球》还借“西方外媒”之口为贪腐官员的落马鸣冤叫屈,请看该文写道:“许多时候,法律程序开始前,涉案官员就已被民意法庭认为是有罪的,他们的辩护也基本上遭到忽视。”——如此罔顾事实直接污蔑我国依法惩治腐败的说法,一向批判、诟病“西方”的《环球》为何饥不择食全文照发?请问《环球》,该文所说事实何在?党内“双规”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凡移送司法部门的落马贪官没有依法获得辩护权吗?有哪个贪官的辩护“遭到忽视”了呢?诺大中国,即便有,是个案还是主流?《环球》为何如此与“西方媒体”为伍无中生有污蔑我国法治?作为党报官媒对此必须有所交代!

不过,《环球时报》为落网贪官捞最后一根稻草倒不是第一次。不说臭名昭著的“适度腐败论”了——曾几何时,重庆主政者薄某因违纪贪腐落网,《环球时报》发表评论忙“切割”,弄出逻辑不通的“官员有没有功都不可违纪违法”这样的评论来,其潜台词暗说薄主政重庆还是有功的昭然若揭——文中甚至明说:“有人认为,薄如果在重庆执政‘功大于过’,就可对他的违法违纪构成赦免,这种看法本身就偏了……”。好一个“如果”,明贬暗褒宣扬薄主政重庆“有功”谋求“从轻发落”之企图跃然纸上。呵呵,薄可确实有“功”,不仅使政府债台高筑,不仅自己贪腐违纪,还培养出一批涉“不雅视频”的官员来,雷政富早在王立军在位时已经作案了

由是观止,一向反“西方”的《环球》今借“西方媒体”之口为贪官鸣冤叫屈似乎并不奇怪了。我们不知这是否可理解为“官官相护”?党报官媒的所谓“人民立场、群众路线”何在?

三、自相矛盾的表述恰恰说明:中国现阶段网络反腐不可少,是弥足珍贵的正能量

诚然,所谓爱尔兰媒体该文也说了几句符合事实的话——尽管这些话与其开篇的论点自相矛盾。该文说:“类似的抹黑行动在西方很难吃得开,因为那里的传统媒体在诸如政府腐败等问题上,能发挥更有效的监督作用。但是,中国国有媒体的腐败报道常受地方利益钳制,分散的私营社交媒体平台在这方面更有效果。”

这话说得倒有几分在(我们姑且不论把揭露腐败称为“抹黑行动”)。我们几乎没看到过《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以及其它纸质媒体第一时间揭露如雷政富、范悦、房姐房爷表叔一类官员的腐败劣迹。而现实中公民实名检举危险重重,往往要拿生命做赌注,且动辄历时数年,不闹到网络曝光,“有关方面”根本不予理睬是常见的。昨天,广东陆丰被举报的公安局长被“神奇”地解除双规,高调约见媒体洗白自己,而举报者却亡命天涯遭公安局以“聚众斗殴”罪名通缉网上追逃……

在如此“特色中国”,所谓“社交媒体”上网民反腐还有什么可诟病的吗?它难道不是在当下对于民主监督的最好补充和重要渠道?它难道不是执政党严肃党纪惩治腐败严格吏治的好帮手、“正能量”?网络反腐虽不是治本之策,但是目前形势下,它少得了吗?没有网民借助网络的反腐舆论监督,雷政富们、伊俊卿们、范悦们还不知能在党内混迹多久!难道《环球时报》希望这些蠹虫更长期地混迹于党内而腐蚀党、搞垮党、腐蚀社会肌体吗?

四、诟病所谓“反腐动机”——是本末倒置护卫腐败官员的把戏

《尔兰媒体:中国网民并非总站在正义的一边》一文说:“许多揭丑确有腐败事实根据,而有些显然出于个人私利驱动”,并对网民反腐冠以“谣言报复”、“敲诈勒索”、“私利驱动”、“义务警察”、“民意法庭”、“抹黑行动”一系列污名、罪名,以证明“中国网民并非总站在正义一边”。好一个“爱尔兰媒体”!好一个《环球时报》!再加上《求是》石平先生此前将广大网民称为“三低网民宜断网”呼吁网民学习做“沉默的大多数”,大有欲将中国网民反腐和网络舆论监督碾压扫平的架势!

《环球》借外媒之口抓住具有“中国特色”的“小三儿反腐”确有个人利益驱动这一点而不及其余,绝口不提更多完全出于公民正义感的网络反腐。否则,《环球》能说说公民记者朱瑞丰对雷振富、范悦的揭露有何个人利益驱动?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什么“好处”?《环球》能否说出网民对于房姐房祖宗、表叔、天价烟的揭露有何“个人利益驱动”?我们并不在意“西方媒体”某个旮旯里的网络文章如何说,我们只想知道作为党报官媒的《环球时报》对此如何看待?

诚然,我们不否认类似常艳、纪英男等有出于个人利益的考量,但《环球》能否认他们的行为对反腐倡廉实际存在的客观上的积极效果吗?在腐败猖獗的今天,《环球》不去注关注危及执政党生死存亡之腐败产生的根本原因和治理路径,却追究揭露腐败的动机是否“纯洁高尚”,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的笑话?我们难道不能把这理解为欲盖弥彰的计谋?正如在克林顿总统出现性丑闻的时候,美国民众是应当关注总统有关于此的事实真相和作为总统的道德问题,还是关注莱温斯基的动机?如果在这样的时候抓小放大去研究莱温斯基的动机如何,其目的和效果如何还不一目了然吗?

我们不知这“爱尔兰媒体”的文章何人所写,是否出于中国“出口”爱尔兰的“写手”也不得而知。呵呵,未有实证,姑且不论。不过已有实证的倒是,曾经有一位叫宋鲁郑的先生就是中国“出口”到法国的写手,也常常在《欧洲时报》发表文章——如果“出口转内销”,那也是可称之为“法国媒体”的。

《环球》此次“照搬西方”如此颠倒黑白的言论,除了雷政富们、范悦、伊俊卿们、房姐房爷们欢迎,还会有谁认为这样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垃圾文字是“正能量”呢?《环球时报》“借刀杀人”抹黑网民反腐和网络舆论是徒劳的,为拯救中国拯救执政党,全民扒粪不会停歇!4G、5G时代即将到来,中国不会成为当今只有少数人才可上网的朝鲜!

在中国,面对电脑屏幕的五亿多“网民”并非虚拟,除了极少数证据确凿的犯罪分子,他们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公民,这与现实社会没有根本区别——五亿多网民正是习主席所说的“人民群众”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如何看待网民就是如何看待人民群众,这是不容含糊、无可争议的。拿无法彻底匿迹的网络少数犯罪为幌子污蔑网民,污名舆论监督,就如同用现实社会中的犯罪现象污蔑广大人民群众一样,是欲盖弥彰的骗人把戏。广大百姓对网络监督和反腐认为“好得很”,而《环球》借外媒之口高喊“糟得很”,《环球》立场何在已再明显不过了。

《环球时报》公然借“西方媒体”之口污蔑攻击“中国网民”这一媒介事件,挑起网民群众与官媒的对立情绪,《环球》及其主管部门难道不应当认真反思?如此与“西方媒体”沆瀣一气站在人民群众对立一面抹黑五亿网民,污名网民反腐,我们不知《环球时报》开展了“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没有?□

2013年6月29日   

相关资料

1、应学俊:试看《求是》石平眼中的“网络负能量”

http://blog.chinaiiss.com/yxjedu/blog/view/195709

2、应学俊:与曹林们聊聊如何不“误读中国”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欲保一方特权者必反“宪政”

前一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