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21201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时政评论

字体大小:

解读薄熙来忽悠民心的政治骗术 (2013-7-28 14:06) 该日志已被推荐

薄熙来忽悠民心的政治骗术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薄熙来提出“解决共同富裕问题不能等、不能拖”,如此鼓舞人心的口号且以“五个重庆”之规划付诸实施,何错之有?为何说这是“政治骗术”?(本文已发“政治家网”)

如果你是平民百姓,如果你听到地方父母官郑重提出或承诺要让百姓实现“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似乎指日可待,你能不为之感动而拥戴他吗?答案几乎是唯一的。而这,便恰恰是薄熙来曾经使用的主要政治骗术之一,此术可谓屡试不爽——是故截至近日,薄熙来画皮已经扯开,还能听到重庆百姓中甚至某些“学者”仍有人“念薄熙来的好”,甚至有人直言“支持薄熙来”,这岂不发人深省?于是,我们不得不解析一下薄氏高明的政治骗术

一、中共的制胜之道与曲折

历史正是如此:中共“打土豪分田地,人民当家作主”与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相结合,便号召起20世纪共产党领导下中国最大的起义军——中国工农红军(工人极少)及至1949年前的人民解放军,硬是打败了国民党全副武装的数百万正规军,夺取大陆政权,无数先烈为此抛头颅洒热血。而土改也的确让贫苦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共产党没骗人。从此,“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占领了人心和所有宣传机器。

从土改到人民公社

但是,取得政权的中共及领袖仍然要“继续革命”,为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和“均贫富”,我党在前30年却长期批判和强力遏制老百姓的“个人发家致富”,在所谓“公有制”“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大旗下,农民刚分到手的土地又失去了——“交公”至人民公社吃大锅饭;某些人因比较能干善于偷偷搞点小买卖什么的而稍稍“致富”却成了罪名挨批斗,到处“割资本主义尾巴”,生产力的发展受到严重遏制。不论电影《芙蓉镇》抑或文革电影《青松岭》《金光大道》都生动纪录了那段历史。种歪曲的“社会主义”理念在前30年反复宣传中获得无限放大和固化以致几成“真理”深入人心。所谓一大二公的“均贫而不准富”通行了30年,弄得除某些中高级干部有特权外,广大百姓只有“共同贫穷”的份儿,佐证之事实无须赘述,中共也承认这是“严重曲折”。但即便如此也无人会说共产党“社会主义”不好,因为听说这一切不是天灾就是苏修闹的,与我党我国无关。看来,话怎么说挺重要的。

当然,我党还是英明的,“后30年”开始了纠左和有限的改革,而一改革,生产力就获得极大释放,中国崛起,成效卓著——即便仍有诸多另一方面新的弊端越来越严重。

二、“聪明”的薄熙来深谙此道,以权力圈地变相“圈钱”搞泡沫民生忽悠民心

薄熙来很聪明,也很会“说”,他深谙中共制胜之道。网络曾疯传《薄熙来发自肺腑的一席话 彻底惊动中南海》的长篇报道(标题可能是某人另编),似乎中央在搞“资本主义”,而唯有他薄熙来才是“社会主义”正宗传人。可他忘了,连邓小平都说:“我们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但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些自然几乎无人深究。

薄氏利用改革开放以来由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而产生的诸如官员权力腐败、司法不公、分配不公致使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等种种弊端和积怨,利用民众对公平正义、缩小贫富差距的渴望,利用曾经被歪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宣传的固化残留,薄氏再次使用屡试不爽的策略——出力吆喝“社会主义”大搞“唱红”,高喊“共同富裕”,而且极具诱惑性地加上“不能等、不能拖”似乎指日可待,这怎不诱人?重庆模式的热火朝天曾使人似乎朦胧看到了“共产主义”的海市蜃楼,薄熙来声望如日中天。看来,扯起什么样的大旗极为重要。

薄熙来指挥“唱红”

薄氏不仅说,而且硬是把原计划2020年完成的公租房建设规划提前8年到2012年完成(恰在18大召开前夕),这使老百姓不仅听其宣示,而且见其行动和“实惠”,再加上一般人无法看清内幕的“打黑”,怎么不起劲儿地跟着“唱红”?甚至为薄熙来歌功颂德谋大位的《薄熙来之歌》一度在网上疯传,有“老百姓”激情唱道:“,薄熙来,世界因你而存在,世界因你而精彩,你是一颗不朽的恒星,是天地间永远的圣者……”(该视频笔者已下载)我们不排除这是某公民发自内心的声音,正如新中国建国初老百姓激动地在天安门前深情脱帽鞠躬高呼“×××万岁”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情景也并不假一样……

《薄熙来之歌》

薄氏得到的效果应当超乎其预想,因为即便在其面具已经撕开的今天,在老婆涉嫌杀人越货、王立军“黑打”几近叛逃已伏法的情况下,重庆民间一部分人甚至某些“学者”至今仍对薄熙来并不痛恨,甚至还在“念他的好”,肯定他那种为所欲为践踏法治的所谓“打黑”,这难道不发人深省且应引起警觉吗

薄熙来玩砸了笔者曾经问一位重庆来的大学生:“你说薄熙来造了很多廉价公租房,甚至耗资几十亿购买价值昂贵的银杏树来做城市绿化,这都是老百姓亲眼所见,但你知道这动辄几十亿、几百数千亿的钱是怎么来的吗?”这位年轻人的回答也同样发人深省:“老百姓哪管那个啊,即便说他腐败,又有多少老百姓能知道呢?他们只看现实……”直到笔者仔细告诉他薄熙来如何以权力圈地然后转手交给“八大投”(所谓重庆组建的八个投融资公司),“八大投”再用国家土地作抵押“空手套白狼”向国家银行一笔一笔贷出几十亿几百亿巨款,这位小青年瞪大了眼说:“哦,这样啊?那这些钱怎么还啊?这不是有点搞‘泡沫’吗,一旦炸了……”我笑笑说:“那倒不至于,在中国‘炸’不了,不会出现美国底特律城市申请破产的情况——你想想,那时薄熙来按其所想已成‘党和国家领导人’,指不定还是国家一二把手,中国人民银行还差钱?想怎么划拨不是一句话的事儿?”然而,薄氏“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次玩过头了,玩砸了。

三、“共同富裕”永远是相对概念的“动人”说法,千万莫当真

努力缩小贫富差距,这是任何政府都应当去做的。君不见北欧福利国家也是所谓“资本主义”,但对富人的征税是相当吓人的,老百姓福利高到连妇女生孩子费用也全额报销,有人概括为“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曾妄言“共同富裕”。而有趣的是,福利高到接近“共同富裕”之时,新的社会慵懒问题又迫使北欧国家纷纷调整这种过度的高福利政策。社会管理岂是简单的事儿。所以,一味说什么“共同富裕”实际上只能说得顺溜,听得舒服罢了,岂能当真

薄熙来很会“说”而更重要的是,所谓“富裕”是相对于“贫穷”的概念,因此什么叫“富裕”就很难界定,除非人为地给它定个“线”。美国民众与韩国或台湾民众口中的“富裕”应该并非一回事;而中国老百姓和金家朝鲜百姓所说所想的“富裕”大约也不可同日而语。由此看来,什么叫“共同富裕”呢?是不是有点“扯淡”?还是判断收入分配公平程度之“基尼系数”具体的比值数据来得靠谱

13亿人口的中国,能首先让贫富差距基尼系数降到国际平均线以下,继而在全民福利保障水平上有明显提高就很不错了,而薄氏此时却提出所谓不可能实现的“共同富裕”且“不能等、不能拖”,这难道不是忽悠人的口号?他啥时候给过它一个明确的界定或数值?“缩差”与“共富”岂可混为一谈?我们若拿此话当真,岂不如《卖拐》中范伟饰演的厨师?

四、马克思不仅没说“共同富裕”,而且明确批判“权利平等”观念

《求是》发文说“老祖宗”(马克思主义)不能丢。那么我们看看老马为何不说“共同富裕”而且明确批判“权利平等”。

下面德国工人党“纲领”中的话,乍看无懈可击:“劳动所得应当不折不扣和按照平等的权利属于社会一切成员。”“劳动的解放要求把劳动资料提高为社会的公共财产,要求集体调节总劳动并公平分配劳动所得。”(《哥达纲领》)——这话错了吗?我国前30年不正是“公有制”为主体吗(即所谓“劳动资料提高为社会的公共财产”)?不论穷富,前30年相比当下不是好像更“平等”吗?农村中哪家善致富不就因显得“不平等”而被批“资本主义”吗?然而,上述来自《哥达纲领》的观点恰恰是错误,因为它忽视了另一方面的事实和规律。于是就马克思撰写了《哥达纲领批判》。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笔者认为,马克思主义虽有某些历史局限性,在某些方面阐述有前后不一的“源代码”错误并造成不良后果,但对《哥达纲领》上述观点的批判倒似乎无懈可击。马克思如是说:“生产者的权利是和他们提供的劳动成比例的;平等就在用于同一的尺度——劳动——来计量但是,一个人在体力或智力上胜过另一个人,因此在同一时间内提供较多的劳动,或者能够劳动较长的时间……这种平等的权利,对不同等的劳动者来说是不平等的权利。……它默认不同等的个人天赋,因而也就默认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笔者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到可以“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到来之前,如果让卖茶叶蛋的和造原子弹的、拿杀猪刀的和拿手术刀的在分配上拥有“平等的权利”,这实际上难道不是另一种“不平等”吗?如果笔者与袁隆平的收入差距并不太大,这难道合理吗?以劳动贡献来衡量,在收入上表面上的“不平等”不恰恰是一种真正的“平等”或曰“公平”吗?(不是说不需要缩小贫富差距)在这样的前提下,要达到怎样的标准他们才能算是“共同富裕”呢

余以为,合理缩小低收入群体和高收入群体之间悬殊的贫富差距是必要的,收入过高的阶层,他们应依法缴纳相应较高的个人所得税,国家以强有力的税收杠杆调节贫富差距,通过税收所得较大幅度提高“卖茶叶蛋的”一类广大低收入者如衣食住行医等各种社会福利和保障,以彰显人权、人道之社会正义,这是必须的,可行的。但是,这离“共同富裕”大约还有相当路程要走

马克思在论述中承认这样的客观现实,因而他明白无误指出:“权利就不应当是平等的,而应当是不平等的。”——诚然,马克思也认为这是弊病,但他说:“这些弊病,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是不可避免的。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见《格达纲领批判》P.13-14)——我们不迷信任何主义、任何人,但我们如何能批倒马克思基于社会实践和逻辑的论述呢?

由此可见,薄熙来“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是多么华而不实忽悠民心的骗术!不是改革分配体制而是靠“借钱”数千亿搞起的所谓各项“民生工程”何以为继?看看老马的《哥达纲领批判》,再看看以教学马克思主义为职业的郝贵生教授把当今社会弊端一股脑儿归咎于“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严重泛滥”,继续宣扬已被证明是歪曲的社会主义时,我们怎能不禁喷饭?

老百姓首先期盼的是“共同富裕”吗?平民百姓渴望民生改善,渴望过上好日子,这不假,更不错。好的执政者应当为之不懈努力。但老百姓千百年来即便在贫困苦难之时,期盼的首先却是公平、公道和正义(这里公平并非“平均”,而是合理合情)——这就是为什么包青天、狄仁杰等古代清官被传诵数百上千年而不衰的缘故。我们看到古今中外穷苦潦倒的苍生百姓在绝望时呼喊的往往是“天理何在”,而不是“我要共同富裕”!不说“共同富裕”,即便实现一定程度的“缩小贫富差距”,其逻辑前提也是社会公平、正义之“天理”,而不可能是“均贫富”。一如唐慧在打工谋生时并未因没有“共同富裕”而“闹访”,但当遭遇不公时,她忍无可忍了

五、结 语

薄熙来将被审判,这固然大快人心,但对薄的审判大约并不会涉及多少他在重庆的“政治骗术”和滥用职权以土地套现搅乱金融的违法行为,更无法肃清其宣扬伪社会主义以及忽悠“唱红”和违法“打黑”的流毒。为此,我们有理由认为,产生如薄熙来一类政治骗子的土壤还在,善良的人们必须警醒

薄熙来的用心改善民生、缩小贫富差距肯定是必做之事。但如果在吆喝“共同富裕”、“改善民生”时,却唯独对公开、公正、民主、法治的真正实现王顾左右而言它,或说一套做一套不动真格,那就要严防此类吆喝的欺骗性。这就是薄熙来主演的“重庆事变”给我们的启示——因为薄氏“重庆模式”恰恰在这些方面不仅无所建树,而且践踏法治,黑幕重重,暗箱运作,毫无“公开”可言,一手遮天毫无民主又何来“公正”?打黑反腐的结果是自家里涉黑涉腐,豢养重庆众多腐官,导致眼下重庆官场“地震”如多米诺骨牌;而薄氏“共同富裕”的民生工程背后是则是政府债台高筑金融紊乱,而自家金钱如山。这再次告诉我们:市场上吆喝最响的,往往是最急于将劣质货物推销出去的人。

扎扎实实改革不合理的分配体制,改革税收制度,尽快在不断缩小贫富差距上取得实质进展,逐步提高社会福利保障水平,实现社会公正,这是当务之急;而“共同富裕”则只是长久的奋斗目标而已。薄熙来政治骗术颇多,还有如“借尸还魂”计等等暂不一一列举,先到此打住。□

2013年7月27日  

参考文献

※ 应学俊:细瞅“重庆模式”账本

http://www.chinareform.org.cn/area/west/Practice/201204/t20120417_139576.htm

本文最近访客


来自古代
07-31


KELO
07-30


rrrk
07-30


在我之上
07-29


liml
07-29

后一篇:说说“共产主义大桥”的坍塌

前一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博文评论(共1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