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1060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社会观察

字体大小:

与秋实说说“民主”有无阶级性 (2013-11-01 01:41) 该日志已被推荐

与秋实说说“民主”的阶级性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秋实先生一面承认“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共同价值追求”(即普世价值),一面还要是搬出“阶级论”宣扬“不同的阶级、不同社会地位的人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要求是不同的”。这不仅自相矛盾,而且是无视历史和现实而对形而上学僵化片面思维敝帚自珍。(本文已发“共识网”“中华网论坛”等)

“秋实”何人?《求是》杂志专栏作者是也,其名与“求是”谐音——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某写作组,如文革和几年前重庆某官媒常见的“梁效”、“罗思鼎”、“肖竹”等等,不陌生。且不管这档子事,只当某“专家”吧。对文对事不对人。

一、秋实有限而可喜的“进步”

一贯诋毁“普世价值”的秋实先生最近有所进步,他在10月16日发表于《求是》杂志的《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一文终于肯定了“普世价值”的存在,只是把“普世”换成了“人类共同价值”。秋实不得不承认:“人类有没有共同价值?当然有。”“看不到价值领域存在共同性,就无法解释人类文明纵向上的继承关系和横向上的借鉴关系。”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秋实还坦陈“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也是人类在长期奋斗中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秋实没有在这几个关键词前习惯性地冠以“资产阶级”——这实在很难得!我们不能不实事求是地说,这是“秋实”们的进步与明智的回归,可贺。

但秋实毕竟是秋实,形而上学片面思维还是不肯丢。请看,紧接着话锋一转,秋实说:但“不同的阶级、不同社会地位的人们,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要求是不同的;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自由、民主、人权的实现形式和途径也各不相同,没有统一的模式”。如何“不同”?自然没了下文。而在貌似客观的论述中宣示着“民主具有阶级性”的观点,这是脱离实际、自相矛盾、无法成立的武断之论——既然承认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那么其“阶级论”又如何能够成立?即便“资产阶级”难道不属于“人类”?如果因“阶级”的不同而出现不同的“理解和要求”,那又如何可称为“人类共同的追求”?

二、中共建政后,正是“阶级论”扭曲和抹杀了“自由、民主、人权”的客观价值,而现在仍然动辄言“不同阶级”,这是无视历史教训、脱离实际的空谈。

说民主没有“统一模式”这是不错的,有哪个国家会傻到不问三七二十一如铸模般“照搬”别国?日本、新加坡、英国、美国的民主政治及宪法一模一样吗?而秋实自相矛盾的“阶级论”,则是对脱离实际、形而上学僵化思维的敝帚自珍,是空洞的毫无意义的概念宣示,必将扭曲人类共同追求的“自由民主人权”客观价值内涵和基本原则。

1、所谓“阶级论”给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带来了什么?

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尤其“阶级论”在中共和前苏共领导革命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指导作用,使得共产党联合了各阶级、阶层广大人群参加革命夺得了政权,中共革命的策略确实能在马克思《法兰西内战》《法兰西阶级斗争》等著作中找到其奉行和借鉴的轨迹。

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看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侧重的是“无产阶级”如何夺取政权(当然还有对于改造社会的设想),马、恩毕竟没有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和平时期的社会主义政权建设、经济建设、国家治理任何实践经验,更谈不上理论总结。故中共和前苏联在这一时期几乎很难找到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实践的成功例证,教训和巨大颠覆性挫折倒是有一堆,包括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彻底垮台乃至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消失——毛泽东对此有直白的概括:“世界上一百多个党大多不信马列了,马克思列宁也被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但毛泽东并未说出为何会如此。

其实,一切根源均在于:中共和前苏共在建政后,不是从实际出发遵循治理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而是无视“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的现实,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大搞“阶级斗争”,毛甚至发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赞赏和教导党内外“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甚至匪夷所思地说什么“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用指导夺取政权的“阶级斗争”理论指导和平时期的政权建设、国家治理和经济工作,岂有不栽跟头之理?这无异于用攻城掠地的方法指导建高楼造大桥修铁路。对此,笔者已有《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一文,在此不赘。

2、当今对“自由民主人权”以“阶级性”作不同阐释是脱离实际的,必将扭曲其价值的客观共同性

中国《宪法》诏告:“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而如今,秋实在承认“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同时,继续搬出“阶级论”武器,说什么“不同的阶级、不同社会地位的人们,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要求是不同的”——那么请问秋实先生,中国现在有“资产阶级”、“敌对阶级”吗?如果说少数人头脑中尚有“资产阶级意识”,那么,“思想意识”=“阶级”吗?如果某人有一些“资产阶级思想”但并无任何生产资料和资本也无剥削行为,我们能说他就是“资产阶级一分子”吗?此其一。

其二,在当下中国,如果还要说某些人头脑中有“资产阶级意识”,难道首先不应当正是创造出中国65% 以上GDP的民营、私营企业之业主吗?而若用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定义来衡量,他们不恰恰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家、资产阶级”吗?——可为何这些民营私营企业主的近40% 已获准加入“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了呢?中国现在存在哪些“阶级”?哪些是“资产阶级”、“敌对阶级”?面对我国《宪法》关于“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的宣示,如今还要给普世价值(人类共同价值)“自由民主人权”冠以“阶级论”,这如何自圆其说?无视当今现实,秋实此论与刻舟求剑寓言中人物的僵化思维有何区别?

倘若秋实先生要坚持“自由民主人权”的“阶级论”,那么能否请秋实先生如毛泽东先生那样作一篇新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以为“自由民主人权”的“阶级论”背书,给吾等草民开开眼?

三、中国与世界各国一样,清清楚楚存在着两大不同“阶层”.“民主”姓“民”,而非其它。

因为我们可以说,从宏观来看,中国现阶段倒是清清楚楚存在两个“社会地位不同”的阶层,这与世界各国没有什么区别:一为掌握着国家机器、大权在握的统治者官僚阶层;另一个是被统治者的广大公民、平民阶层——仅从这点来说,秋实先生说得到还是没错。这两个阶层“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要求”的确是不同的——

可以说,所有非官僚统治者阶层的公民不论贫富,由于相对于统治者阶层而言其“社会地位”相似相近,在政治、经济、人身等权利方面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诉求必然是趋于一致的,而统治者阶层不论作何等美好的宣示,由于身处“社会地位”和诉求的不同,对“自由民主人权”的理解和要求自然不可能与被统治者完全一致,有的甚至会相去甚远——而在中国,当今统治者并非由广大公民、群众公推普选产生,且代表人民行使权力的“人大代表”也不是公推经过平等竞争、普选产生的,“人大代表”构成的主体竟然为各级各类官员(参见笔者拙文《〈选举法〉及其实践质疑》)——所以统治者阶层和被统治者阶层“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解和要求不同”,这就更加符合逻辑和现实

由是观之,一面承认“剥削阶级在我国已经消灭”,承认“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一面又要以“阶级论”冠之(某些“阶级”不属于“人类”),以扭曲“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追求的客观性和普世性,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难道不是脱离实际的空洞概念的宣示吗?如果秋实此论可以成立,那么现行《宪法》就得修订,国人还得被重划“阶级成分”重站“阶级队伍”重兴“阶级斗争”。难道不是吗?

1、“民主”姓“民”是普世共识,在社会主义中国当下尤其与“阶级”、“主义”无关

民主姓“民”,它的对面则是“官”。民主原本就是对“专制独裁”的反动,这是民主的根本属性,如此而已。在社会主义中国当下,“民主”尤其与“阶级”、“主义”无关。即便腰缠万贯的民营私营企业主,只要他未涉足政坛,他仍然是“民”,更需要自由民主人权赋予其自由平等竞争的机会和权利。

“民主”就是主权在民,不是主权在官。官为民选(即权为民所赋),官须听命于民,恪守经民主程序制订的《宪法》和法律。如毛泽东所言“让人民来监督政府”。因此,当“人大代表”的主体是各级各类“官员”时,我们岂能厚着脸皮说这就是中国特色优越的“社会主义民主”?我们岂能厚着脸皮说这就叫“让人民监督政府”?如此“民主”长久下去如何能够跳出“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政权兴衰的周期律?若秋实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子虚乌有的“阶级论”和当下之“中国式民主无比优越论”成为我国“共同的思想基础”,且动辄在意识形态领域“亮剑”,难道不是非常荒谬而危险的吗?文革的教训难道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我们再看看秋实常说的“西式民主”,到底姓普世的“民”还是姓“资”。

即以典型“西式民主”的美国来说,奥巴马出身“资产阶级”吗?他竞选总统以及施政实践又能说明他是哪个“大财团”的代言人呢?他提出的高管降薪、富人提税、提高劳工小时工资标准、医改法案、撤军伊拉克、投入近6万亿(人民币)的救市方案等等,并向约1300万网友发出电邮征询意见寻求支持,他痛斥华尔街的富豪大亨,这难道不是代表更广大美国普通民众的利益而是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吗?这和中国的救市以及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推动全民医保等举措又有多少因“阶级”和“主义”而“不同”呢?

而典型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实行“西式民主”的德国、英国其颇负盛名的总理——当代著名女政治家默克尔、撒切尔,她们出生于“大资产阶级”家庭、充当着大财团的代言人吗?恰恰相反,默克尔父母是牧师和教师,而撒切尔的父亲只不过是杂货店老板。而面对中国如此腐败猖獗的现实,秋实却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资本主义国家“西式民主”的选举是“烧钱的选举必然产生捞钱的腐败”——这简直不值一驳,必成世人笑柄:我国的“选举”倒是不“烧钱”,可官员腐败程度硬是远远高于世界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西方”,也大大高于“东方”资本主义的日本、韩国以及中国的香港、台湾、澳门!

纵观人类政治发展历史,“民主”有真民主、假民主之分;从制度设计层面来看,有相对科学优化比较成熟的民主和欠科学有漏洞的不成熟的民主之分;相对于“独裁专制”的“民主”若再以“阶级论”扭曲其客观属性,那就不能称为“民主”了。在当今时代,在当下中国,硬要将普世的(人类共同的)“民主”客观价值追求打上“阶级烙印”,贴上“姓社姓资”标签,这难道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态度?秋实先生何以对僵化的形而上学思维如此敝帚自珍?

2、任何执政党的宣示都不能代替现实,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任何统治者的宣示都会是美好诱人而光明的,共产党宣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蒋介石又何尝没有宣示恪守“三民主义”?希特勒不也曾宣示要让工人都能开着小汽车上班?纳粹党的全名难道不正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希特勒难道不也曾被他的人民称为“大救星”而山呼万岁?薄熙来不也曾信誓旦旦宣示坚决反腐和“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哪一个落马贪官在台上时不是信誓旦旦高调反腐倡廉乃至令人动容?可宣示永远不等同于事实和行动。所以,重要的是看真正民主的实现及其实际结果,唯有宣示与现实一致那才是可信的,唯有人民真正能做主,那才是可靠的——即便出现差错也由人民很快用选票自我纠正,而不必硬是要等到一代君王“驾崩”或再次爆发“革命”。对此,恩格斯有过相关论述,另文讨论。

而如果想用经济、军事等“国家的崛起”与迅速发展证明“民主”的非必要性,或证明“咱们就这样挺好”无须搞什么推进民主的政治改革——那么就请别忘了:希特勒德国和日本都曾“崛起”得非同寻常,同样令世界瞩目,前苏联也“崛起”到可与超级大国平起平坐分庭抗礼——但最终结果如何?(由并非健全的民主选出的希特勒,正因其上台后抛弃了民主,以“崛起”和欺骗性宣传掩盖其独裁行径,大搞个人崇拜和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才导致了德国的灾难)。

历史证明:概念混杂的“国家”永远不等于“人民”没有“民主”的真正实现,国家的“崛起”未必可以持续。这一切,上述历史前车可鉴。

四、结 语

笔者从不认为“民主”是包治百病无可挑剔的制度,但人类社会和政治发展的宏观历史证明:“民主”是迄今为止“最不坏”的制度,历史和实践宣告了它的相对真理性。民主也有弊端,因而能否科学、智慧地运用和掌控至关重要,其效果也会有所不同——但这些仅与民主的制度设计有关,而与“民主”客观存在的普世价值本身及“权须为民所赋、权须为民所用”的基本原则无关。

“民主”在任何国家都姓“民”。即便为获得民主而如中国等国家那样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一旦政权建立也必须实行民主宪政,建立基于民主的法制体系治国理政,使“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具有稳定的法制保障,而不是“打天下坐江山”变相重走历史老路。

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曾经出现的严重挫折,追本穷源正是以“阶级论”扭曲和抹杀“自由、民主、人权”的客观价值和基本原则,使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个人迷信猖獗,使执政党和广大人民蒙受重大挫折和灾难。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追本穷源,正是“自由、民主、人权”稍稍回归了一点,使国人在这方面享受到了一部分权利,它使13亿人的创造力可以相对自由地得到发挥而获得井喷式爆发,使生产力得以迅速复苏和发展——如果仅仅把中国崛起的根源归结于“党的领导”,那么请秋实先生回答这样的问题:前30年同样是“党的领导”且更为强力,为何却带来巨大的挫折,以致1976年时综合国力落后于日、韩、台等亚洲国家(地区)几十年?

民主姓“民”不姓“官”,这就是“民主”的普世(人类共同的)理解和追求。“秋实”们至今仍念念不忘“阶级论”,难道不是思维僵化、脱离实际、敝帚自珍?难道不是如刻舟求剑者那样愚顽不化?面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历史趋势,如此秋实们如不能与时俱进,还能收获怎样的“秋实”之果呢?□

(下篇待发:《与秋实说“老祖宗”与“普选”》)

2013-10-27    

【参考文献索引】

1、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

2、奥巴马为救市求助1300万网友

3、新华网:中国私营企业家的中共党员比例上升(2003年)

4、德国人为什么曾把希特勒当成大救星?

5、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上)(下)

6、应学俊: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上)(下)

7、应学俊:《选举法》及其实践质疑

8、应学俊:批历史虚无主义者已“滑向”历史虚无主义

9、秋实: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10、秋实:划清“四个重大界限”的有关理论与实践问题

本文最近访客


like
11-03


nnkb
11-02


华夏天空
11-01


liml
11-01

后一篇: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下)

前一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博文评论(共7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