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26680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时政评论

字体大小:

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 (2014-3-11 14:43) 该日志已被推荐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执政党领导宣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此语一出,百姓感到如沐春风,倍感温馨,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实现了高度一致。那么,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呢?这难道不是一个因时、因地、因人而异、难有客观统一标准的概念?其“兜底”的核心价值何在?(本文已发“博客日报”“天涯论坛”等)

一年多前,新一届国家党政领导班子走马上任。执政党领导宣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此语一出,让我们感到如沐春风,倍感温馨;让我们感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理念的回归;让我们感到“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这样的聒噪是那样不着调——因为实际是没有了人民,任何“国”将不国。执政党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使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高度一致,“人民利益至上”将逻辑地成为执政党首要的价值选择;“你究竟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的雷人雷语潜逻辑大约须从某些官员大脑深处删除,这怎能不令人为之一振?

一、“美好生活”是一个动态概念

可是,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呢?国家领导人也有所列举:“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这些自然都没错,有了这些,人民的生活岂能不“美好”很多?但仅有这些,似乎还是觉得缺点儿什么——领导人自然只能举例式罗列,不可能都说全。

马斯洛人类需求层次理论央视记者曾发起以“你幸福吗”为题的“街头访谈”,得到各种不同的回答,甚至出现一些“神回答”,这从一个侧面多多少少印证了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美好生活”亦即“幸福生活”吧——这实在是一个因时、因地、因人而异、难有客观统一标准的概念,而且,这还是一个涉及每一个人内心感受的概念——俗话说“知足常乐”就是一例证。由此可见,领导人用了那么些“更……”,是很妙的。

饥饿贫困中的人,能吃饱肚子,不挨饿受冻,无疑就是他们向往的“美好生活”;在连爱情的卿卿我我和养殖花鸟虫鱼也被批“资产阶级情调”或“生活作风腐化”的年代,恋人们能在公园里花前月下自由相拥、牵手漫步或哼唱一首抒发爱情的歌曲而不被“抓流氓”,那一定也是年轻人向往的“美好生活”;在连续10年8亿人民看8个样板戏的年月,能自由地听贝多芬、莫扎特而不被批判,能唱邓丽君歌曲看喜剧小品甚至港台明星的表演,无疑是亿万人向往的“美好生活”;在勤劳致富被认定是“搞资本主义”的那些荒诞晦暗的日子里,如果老百姓能自由创业靠智慧和劳动而过上好点儿的日子,那一定更是“美好生活”;而在因一句话便可引来牢狱之灾甚至被杀戮的年月,如能获得小小的思想表达自由和一丁点儿宽容,那自然更是梦寐以求的“美好生活”了……上世纪80年代初“文革”结束改革开放兴起时,国人的激动、幸福感就是这样来的!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人物质生活总体水平在提高,但许多人“生活美好”的感受度却在逐日下降,某些人指责这是一些老百姓不知好歹,“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何故?吃上肉了,那是在骂什么呢?总不会是骂碗中的“肉”吧?

哦,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的“美好生活”——有客观标准吗?怎样才能使大多数人都觉得“生活美好”了呢?有“兜底”的核心价值相对标准吗?

缺吃少穿无房住的人,他们“向往的美好生活”大约显而易见人所共知。可是,当人们已经不再为穿衣吃饭住房而发愁时,人们向往的“美好生活”又是什么呢?就是“更……”?数亿农民工实现了迁徙和选择职业的相对自由,但他们为何又不高兴了?他们又在向往什么“美好生活”?也是“更……”?这个“更……”能有封顶之点吗?可像“唐慧”一类的平民百姓并无更多物质奢求,他们在遭到不法侵害时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当一些农民、市民的财产和权利遭到公权力侵害和打压时,他们向往的“美好生活”是什么?每天开车奔波于车流人海中的出租车司机也可以说并无更多物质奢望,一些人可知道他们时时向往的“美好生活”又是什么?这一切仅仅就是一个“更……”可以解决?

二、“美好生活”的兜底核心何在?

当我们抽丝剥茧,层层想下去便知,“美好生活”的标准固然有许多不断变化的物质指标,然而它“兜底”的核心价值和根本所在却是一个社会必须彰显公平、正义、平等、自由,必须切实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和人格尊严,让一切不合理和邪恶得到纠正和制裁——有了这个核心价值“兜底”,人民物质层面一切“美好生活”才有可能得以逐步实现并有所保障,在精神、思想、心理方面才能有“美好生活”的感受。而这些价值与执政党提出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恰恰基本是不谋而合的,问题只在于如何将其落实于公民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之中,而不是用以装饰点缀的“花瓶”

有了这个“美好生活”的核心价值和根本兜底,“下岗职工”才会得到更趋公正、慎重的对待,农民工讨薪不会再成为老大难;城乡二元结构的不平等不会久久得不到改变而影响着亿万人的“美好生活”难以实现;贫富差距基尼系数才不会逐年上升,而如出租车行业等等垄断霸王条款不会畅行至今无解;在人们遭遇公权力侵害时,行政诉讼之难不会延续二十多年至今难解,不会逼得百姓冒死踏上“上访之路”而常被“训诫”和“被精神病”甚至跨省抓捕;揭露贪腐官员也不致要冒死亡和坐牢的风险;许多公民意愿的平和表达不会遭致“兰州陈平福”式的“法律制裁”,公民言论表达的“敏感词”不会变得如此之多……即便人们能吃饱肚子穿暖衣服甚至许多人也住上房子,但总有这些事时时添堵如骨鲠在喉,“生活美好”的感受又能从何而来?

社会必须彰显公平、正义、平等、自由,必须切实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和人格尊严,让一切不合理和邪恶得到纠正和制裁——这种对“人民美好生活”兜底保障的核心价值得以实现的前提,必然有赖于民主政治建设或曰改革,而这一“改革”的方向无疑应当是民主和“宪政”的实现(或称“社会主义宪政”),因为它是一个法治国家的必然,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必须试问:在一个公平、公正、自由、平等价值彰显的社会,勤劳的人民缘何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从物质到精神的“美好生活”?那些GDP难道不是全体国人劳动的成果而是从天而降的馅饼?

三、唯民主宪政才是实现“美好生活”的兜底保障

以上文而论,你说用民主宪政的推进来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从而争取“美好生活”吗?有“学者”马上站出来将“民主”的概念偷换为“享受成果”。有一位刘熙瑞“学者”说:民主“包括享受到成果即‘利益实现’在内,这甚至还是‘民主’的实质内容;只周游于‘意见(利益)表达’机制,是谈不到真正‘民主’的”——而我们不禁要反问,如果连“意见表达”都只能选择性地“被许可”(如在街上某些牌可以任意举,而另一些牌一举即被抓),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种种“向往”诉求如何表达出来?如果连“表达诉求”都遭遇不平等和限制却依然能“享受成果”,那除了靠皇恩浩荡善心大发还能有何途径?这是“民主”还是“被做主”等恩赐?

农民一面“享受成果”,一面失去土地……当有“学者”将“民主”的概念偷换为“享受成果”时,他们如何解释中国大陆GDP逐年增长而贫富差距基尼系数世界排名却逐年下降?当“民主”概念被偷换为接受恩赐般的“享受成果”时,这些“学者”们是否觉得被圈养的“享受”着无忧无虑物质生活的“北京填鸭”已经很幸福很美好并且也很“民主”很“尊严”了?它们能改变任人宰割的命运吗?当低保水平被提高了几十元的农民,面对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房屋被强征强拆却得不到公平合理补偿时,他们在“享受成果”的同时其命运与“填鸭”又有何区别?

当《物权法》与《拆迁条例》发生冲突,公民财产无保障时,《宪法》为何不能站出来讲话?《宪法》为何依然如无法保护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基本权利那样保护不了公民的财产和“美好生活”?而这些,只不过是芸芸众生“美好生活”向往中沧海一粟罢了。但由此可见,民主、“宪政”(图:违宪审查制度)难道不是“美好生活”的兜底保障? 有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平等、自由,勤劳的中国人谁不能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执政党和政府如果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就请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平等、自由以及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上下真功夫,请让民主和《宪法》成为保护人民“美好生活”的利器,这才是对人民“美好生活”的兜底保障。从这层意义上说,执政党领导早在2002年就提出要抓紧建立“违宪审查机制”为何不能提上议事日程?(胡锦涛早在2002年就指出:“要抓紧研究和健全宪法监督机制,进一步明确宪法监督程序,使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能及时得到纠正。”)没有民主“宪政”,社会公平正义难以实现,公民的“美好生活”也就难以实现难以保障。

当“民主”的概念被偷换为“享受成果”时,某些“学者”们可还记得马丁•路德•金响彻全球的《我有一个梦想》中的“平等、自由”的呼喊?是否还能记得帕特里克•亨利演讲词的结尾:“莫非生命如此珍贵,和平如此美好,竟值得我们以镣铐和奴役为代价来获得?……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行事;至于我,不自由,毋宁死!”这些“学者”们是否还能记得160多年前匈牙利革命诗人裴多菲的名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那所谓的“自由”到底是个什么东东?难道比生命和爱情还重要?他们为何不直接呼唤“美好生活”?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说得太好了。这“美好生活”一定离不开物质指标,但又决不可能止于某些物质指标;姑且不论物质指标难有封顶之点,即便如世界最好的那些福利国家,如果仅有物质而缺了本文所述“兜底”的核心价值和根本,那里的人民能有“美好生活”吗?倘若没有本文所述“兜底”核心价值的实现,“美好生活”怎能获得,又怎能有根本保障?或者这样想:是什么使得GDP连续增长到已使它国感到“嫉妒恨”的国家,而国内贫富差距之大却在世界排名中倒数?我们还可以这样想:又是什么使得有些国家人民享受着高福利,而官员廉洁度排名却位于世界前列?

2014年3月11日   

【参考资料索引】

1、应学俊:刘熙瑞先生:民主的概念岂容偷换?

2、应学俊:与秋实说说“老祖宗”与民主普选

3、刘XX、魏XX、李XX被控非法集会案辩护词

4、新华网:居民暴力抗强拆背后:物权法与拆迁条例矛盾凸显

5、企业党建参考报:阜阳惨现“暴力拆迁事件” 百余居民无家可归

6、中国法治报道/四川快讯:伊春市友好区建设局雇黑暴力强拆持刀伤人

7、新华网:安徽“白宫书记”陷害举报人 致其失明死于狱中

8、中国网:河南“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探访:七旬老妪睡水泥地上

9、应学俊:河南省官儿们可还记得“路宪文”?

10、新华网:胡锦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布施行二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本文最近访客


群众路线
03-11


liml
03-11

后一篇:三八节:想起一个女人和她的一篇文章

前一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博文评论(共1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