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1465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时政评论

字体大小:

高铁“世界笑话”:安知非福? (2014-8-22 00:55) 该日志已被推荐

(题:高铁“世界笑话”:安知非福?)

(原创:应学俊 )

【提示】社会科学仍在发展、探索之中,任何“政治”都需要不断革除弊端与时俱进,永远拿自己的“光鲜”比别人的“黯淡”,而很少看到自己的更黯淡之处,必然导致夜郎自大,固步自封,以此思维,“中国梦”何以实现?(已发“中华论坛”等)

《人民日报》2014年8月20日发表一文,题为《美国“高铁梦”成了“世界笑话”》(以下简称《世界笑话》)。

(截图:人民日报:美国“高铁梦”成了“世界笑话”)笔者发现此文在网上遭到一些网民吐槽拍砖:觉得《人民日报》作为国家顶级官方媒体,并非地方民办小报,如此对正在与中国创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对方高铁计划实施不顺利而幸灾乐祸,这是不靠谱的,狭隘的。咱中国固然“崛起”了得,高铁动车跑得呼呼,但给世界真正看“笑话”的事情恐怕更多,动车追尾重大事故尚且不说,高官动辄“通奸”、腐败已涉前政治局常委也不论,倘若它国顶级媒体刊出一文《中国高铁笑话:高铁建成了,动车追尾了,铁道部长腐败了》,中国人、中国媒体该作何想?如何回应?这倒引起笔者的一些思考。

诚然,也许《人民日报》或该文作者要说:我们是援引美国媒体的说法,是他们自己说的:“美国《时代周刊》评论称,美国的‘高铁梦’至今仍是个‘世界笑话’,梦想没能成为现实,‘一切都是因为政治’”。此说自然有理。但该文毕竟不是国外媒体原文转载,当属“述评”,因此还是代表了《人民日报》编辑立场的;面对美国的这一“世界笑话”,人民日报某位撰写该文的作者无疑也是在幸灾乐祸窃笑不止的,认为这下可找到了好题材,看似理性的字里行间其实透露出这样的心态恐怕无法遮掩。

一、《世界笑话》一文的实事求是

其实,《世界笑话》一文的末尾还算实事求是的。该文写道:“随着高铁计划一再被拖延,美国国内反对高铁的声音越来越大。早在2008年11月,加利福尼亚州选民投票通过高铁债券筹资方案。但现在的民调显示,多数加州民众转为反对高铁计划。”“一些批评者认为,高铁计划理论上挺好,但现实不可行,它要花太多钱、耗费太长时间、使用太多土地,不划算。评论人士指出,虽然高铁在亚洲和欧洲的某些地区运行顺利,但未必适合相对地广人稀的美国。”

——如此看来,以上观点并非全无道理啊?一个国家的政府、总统,尊重民意,缓建高铁,这又有何“可笑”呢?政府、官员原本不就是为国民办事的吗?国民既然不乐意,总统、政府就缓一缓再议,这不是常态吗?而且,这并非牵涉国家对外关系和极为紧迫的事项,缓一缓又有何不可?难不成非得出动警察“强拆、强建”就说明这政府有“能耐”有“魄力”有“决策力”(环球时报语)?难道这样办事就是真正的“人民政府”?

《世界笑话》一文又介绍,美国媒体还指出:“在和平时期,任何大型项目的兴建都会引发争议,高铁也不例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城市基础设施研究主管罗伯特•普恩茨对本报记者表示,在通向高铁网络的道路上,美国面临严峻的政治、经济障碍,以及社区在土地使用、环保等议题上的反对,因此进展会非常缓慢。他认为,政府应战略性地选择建设一两条高铁干线,做聪明的投资。”

——看,多么理性的分析,多么聪明而科学的建议!“任何大型项目的兴建都会引发争议,高铁也不例外”,这难道不是客观规律,不是常态吗?在中国不会引发争议吗?多少“群体事件”不就是“争议”的表现吗?只不过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高度“维稳”、铁腕决策掩盖了那些“争议”罢了。

由此看来,美国高铁缓建,奥巴马及其政府尊重民意,依法决策,宁可让自己曾经定下的目标延缓实现甚至任期内实现不了,掉点儿颜面,这一点儿也不可笑,反而应当是可敬的。我们可以这么说——美国高铁缓建,“安知非福”?

只有奥巴马的政敌们或无知者才会以“世界笑话”这样的冷嘲热讽来攻击一个尊重民意、严格依法决策的总统。好在奥巴马似乎不大在乎“颜面”,如此嘲讽和攻击他的文章,照样可以发表。《人民日报》及那位作者其实不该凑他国的这份热闹。

二、《世界笑话》一文的题旨

那么,人民日报《世界笑话》一文真的是和美国现任总统政敌一道攻击奥巴马吗?当然不是。《世界笑话》一文开篇已经点名题旨:美国高铁梦成“世界笑话”——“一切都是因为政治”。该文要传递出的核心信息是:“‘分裂的政府’和政党纷争,使美国高铁计划成为牺牲品。”

——此说也不无道理。民主政治就是在平等的基础上一种不同观点和政见的“纷争”和博弈,在如此“纷争”和博弈中逐步达成某种共识或妥协,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理解和平衡,因此“决策效率”有时的确不如独裁专制或集权那么高。如果说这是民主政治的缺陷和弱点的话,那么,这种“缺陷和弱点”带来的好处却是:有效地最大限度地避免独裁、专制极容易带来的损害大多数国人利益的恶劣后果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高统帅“高效率”的“决策”,以强力压制“纷争”,在六亿人要吃饭的穷国却奉行“以钢为纲”策略,命亿万国人用砖头泥巴垒土高炉拉风箱“全民大炼钢铁”,为此砍山伐林,试图以“一天等于二十年”的“人民战争”赶英超美,但结果却是导致农村许多地方因圣命难违炼钢铁而延误收割,使相当多成熟的稻谷烂在地里,同时耽误了栽种农时——如此“决策”在美国肯定“纷争不断”而不可能获得议会通过——但因此也就不会带来无法估量的全国性巨大浪费,更不会出现由此引发的全国性大饥荒,出现经济危机,饿死X千万人至今仍争论不休。而由此导致更深的政见“纷争”埋下祸根,引发一次次“阶级斗争”,全国几百万干部被打成“右倾”分子遭到处分,国防部长也因“政见”稍有不同被解职;而国家主席等等开国元勋、地方政要,皆因政见曾有分歧而被最高领袖一句话、“动一个小拇指”指挥“群众”将其打倒,终致国内10年动乱不止……

(图:全民大炼钢铁——以钢为纲)

试问人民日报和《世界笑话》作者,如此“高效决策、雷厉风行、集中力量办大事”,为何还是带来实际上“分裂的政府”和实质上的“纷争”?当予回答。

民主政治中的所谓“政党纷争”,这是必然的,没有矛盾便没有世界。民主政治中的“纷争”有时确实带来决策“效率”迟缓,可从长久和宏观来看,美、日、韩、英、德、法等国的发展实践证明了其终极“效率”究竟如何。

从客观规律和长治久安来说,在“纷争”中辨明事理,在“纷争”中平衡利益,在“纷争”中逐步达成基本共识,获得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从而实现基本和谐的发展。倘若没有“纷争”,则反倒是不正常的,那必然是强力压制,专断推行;偶有此举未尝不可,但久而久之,物极必反,矛盾歧见淤积,总有一天会爆发,引起更大的“纷争”乃至动乱。所以,即便毛领袖在1966年也无奈地承认并引述瞿秋白的话:“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证明,不同观点、政见的“纷争”是常态,唯有理性、民主地允许“纷争”才能达成基本共识。在平等基础上的民主政治、“政党纷争”有何值得嗤笑?

由是观之,所谓美国“高铁笑话”,安知非福?

三、片面思维:美国高铁成笑话——“一切都是因为政治”

如果说,美国高铁梦成“世界笑话”——“一切都是因为政治”。《世界笑话》一文的潜台词无疑是在力挺中国“政治”之优越而高效——因为在中国如今“政治”之下,我们的高铁建成了不少,甚至走出国门,成就确实斐然,让世人震惊而刮目。

可是不论“老祖宗”马哲也好,毛概邓论也罢,都主张看问题要辩证,切忌片面。

当我们在看到美国高铁“笑话”时,我们姑且不论这恰恰是尊重民意之举而非科技经济实力达不到;我们还必须想到:这是否就代表了美国政治经济的全部?

当我们在看美国高铁“笑话”时,是否还应看到,我们为何能如此快速发展高铁的?除了有中国特色的“高效决策”,虚心学习发达国家经验,从借鉴到创新,这难道不是极为重要的根本原因之一?我们如果像在其它某些方面那样坚拒西方或他国先进经验、技术于国门之外,我们的高铁能发展这么快吗?而在“高铁腐败”中,在一片高楼建起来,一批官员倒下去的现状中,我们又能汲取怎样的教训呢?——这又是什么“政治”造成的?

在看美国高铁“笑话”之时,我们是否还应看到,中国刚“启动”造大飞机计划,而美国的大飞机制造产业其速度和规模已如“下饺子”一般?(西雅图的工场每个月可装配38架,2012年交付订单客户415架,这又是怎样的“效率”?)我们是否还应看到世界上每时每刻在空中飞行的波音系列飞机多达1700架之多?中国高铁等发展恐怕与此尚无法同日而语吧?——这又是因为什么“政治”造成的?

(图:美国波音打飞机装配车间)

在看美国高铁“笑话”之时,我们是否还应看到,美国目前金融危机如此,可人均GDP仍达4.2万美元,是中国人均GDP的24.7倍。如果说美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积累雄厚,那么二战后的日本也是从一片废墟上从头干起的,当与中国有一定可比性。可即便当下日本经济如此低迷,他们的人均GDP竟然还是中国人均GDP的10倍——这些又都是什么“政治”造成的?

我们是否还应看到,以官员廉洁度2013年世界排名来看,香港特区和日本并列第15位、美国第19位,台湾第36位,而中国大陆反腐力度如此之大,据说廉洁指数连续3年“上升”,但也才排到第80位。——这些又是什么“政治”造成的呢?

再以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而言(数字越低反映贫富差距越小),2012年中国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已“攀上”世界第七的高度,亦即倒数第七。“观察者网”载《经济学人》相关文章指出:中国“50个最富有的全国人大代表拥有的财富总额达947亿美元,是50个最富有的美国国会议员的60倍”(见《经济学人:西方民主出了什么问题?问中国》)——我们常批美国民主是金钱政治,那这又是什么“政治”呢?

固然,我们可以从某国的某个案窥探整体,但个案能否代表整体,还是需要细致、全面、理性的客观考量。不是历史的、宏观的,而是以一两个案例来论证某种“政治”的优劣,永远以自己似乎“光鲜”的一面去比别人的“黯淡”点,结果除了固步自封,夜郎自大,最终落后于他人,还能有什么呢?我们痛心地看到,文革盛行的“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恶劣文风和思维方式至今仍有市场,仍在发酵。

某些学者兴致勃勃、津津乐道“会诊西式民主”,似乎西方民主马上就要完蛋了,可此时他们忘了:世界上完美无缺的政治制度原本就不存在,社会科学仍在探索、发展之中。当我们看到某些“专家”列出“西式民主病”的清单时,却惊奇地发现,在威权或曰集权体制国家,那些“病”几乎都在肆虐,更重要的是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且经常带来周期性“政治动荡”,引起社会动乱,生灵涂炭。

其实,任何“政治”都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创新,客观规律高于一切“主义”。“西方民主”也罢,东方某种“特色主义”也罢,只有按社会发展客观规律革新政治,剔除弊端,摒弃东西方地域政治陈腐藩篱,理性汲取和借鉴人类创造的政治文明全部经验(当然不是所谓“照搬”),海纳百川,才能成其大。不说美国,即便中国历朝历代中几个“盛世”的形成,无一不说明这个道理。

如果都像《世界笑话》一文作者那样思维,永远拿自己的“光鲜”比别人的“黯淡”,却看不到自己也许更“黯淡”之处,如何革故鼎新与时俱进?“中国梦”如何得以实现?□

2014年8月21日  

【部分参考资料索引】

1、人民日报:美国“高铁梦”成了“世界笑话”

2、见识美国造大飞机如同“下饺子”(多图)(另一链接

3、蔡慎坤:基尼系数表明中国成收入差距最大国(2014.07.)

4、应学俊:民主“病”,威权政治“健康”吗?

5、应学俊:如何看待几个国家的“民主之乱”?

7、应学俊:威权政治的宿命与民主威胁论

8、观察者网:会诊西式民主(专辑)

 

本文最近访客


liml
08-22

后一篇:驳胡新民《真实的反右 深刻的教训》(上篇)

前一篇:与《人民论坛》说说“自虐心态”

博文评论(共2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