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1465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社会观察

字体大小:

历史反思:“引领”与“掌控支配”意识形态 (2015-2-24 11:33)

历史反思:“引领”与“掌控、支配”意识形态

(原创:应学俊 / 已发“中华论坛”等)

最近,官方主流媒介对强化“意识形态工作”的方针、目标有下面两种提法,乍看似乎没什么差别,细看,却有着本质的不同:一个大体符合实际、可行,而另一个则是脱离实际的、不可行的。

大体符合实际和可行的一种说法,可以山东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在一篇文章中的表述为例:“充分发挥意识形态工作引领社会、凝聚人心、推动发展的强大支撑作用”,“……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包容性、影响力、感召力……”。该文标题也比较朴实明了——《不断提高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能力》。

而另一种提法则明显有失偏颇,比如“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能力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朱继东先生,在他创造的“意识形态能力”概念界定中,提出了“……掌控社会思潮、主流意识”,强调“话语支配力”;并认为这是党员和领导干部“必备能力”。

一、“引领”的合理性、可行性;成功“引领”的历史回顾

马哲辩证唯物主义基本观点是“存在决定意识”;毛泽东也说“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这说明,“社会意识形态”是客观的,是“社会存在”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更不是可以被人为塑造的。

但是,我们如果因此便抹杀“意识”和“意识形态”的可“引领”性也是不行的,我们不能罔顾事实。中国古人已深明此道,即所谓“造舆论”,并有效应用。

陈胜基于现实的“引领”……秦暴政统治至二世初,农民(即被朝廷所抓民工)陈胜吴广起义,起事前,陈胜暗派吴广到驻地旁丛林里的神庙中,在夜间扮狐狸嗥叫凄厉呼号:“大楚兴,陈胜王。”士兵们整夜惊恐不安,第二天面面相觑,议论纷纷……陈胜趁势继续“引领”:“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从此,华夏大地各处农民起义风起云涌,秦终亡。

这便是陈胜很好地“引领”众人“意识”的例子。

其实,1949年以前,中共和毛泽东动员工农、进步学生和知识分子革命(意识形态“引领”或曰“宣传动员”)之所以成功,其实践自然不能与陈胜吴广古时之为相提并论,但道理是相通的。毛泽东也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舆论”是客观存在,岂能“造”?这里的“造舆论”,其实就是宣传、鼓动、影响,与真正的“舆论”并不沾边。也更谈不上“掌控、支配”

对于“革命”、“政治”来说,意识形态工作(其实即宣传鼓动工作)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

但是,我们如果因此便认为“意识形态”工作对政治的成败起根本的决定性作用,那就错了,与“存在决定意识”的论断相违背,是唯心主义。道理很简单——试问,如果不是秦暴政致使百姓“苦秦久矣”,如果不是“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的现实“存在”,如果秦壮丁民工们不是陷于“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这样无可选择的两难险境,如果旧中国不是落后动荡、专制独裁、社会显失公平正义、百姓民不聊生,陈胜及中共的“意识形态引领”就是脱离实际的,这样的“引领、鼓动”会有效吗?——还是脱不了“存在决定意识”的基本原理

所以,意识形态的“引领”工作,只有在不脱离实际的情况下,在不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情况下,在符合大众切身利益的前提下,在符合而概括了大多数人客观“意识”的前提下,才可能发挥积极作用。这一“引领”工作表现出的正常状态应当是符合实际的高屋建瓴、水到渠成,而不可能是强制灌输,“控制”人们的思想,更不是似是而非的欺骗

同时,我们也不否认意识形态工作有其自身规律、方法乃至“技巧”——但其前提还是不可违背“存在决定意识”这一根本原理,不能罔顾现实。否则,方法、技巧越高明,对“革命”或曰政治事业反而越有害。

所以,就意识形态工作的意义和目标而言,用“引领、影响、包容、感召”是比较合理和符合实际的,也是符合中国古今革命斗争成功经验的。

二、试图“掌控社会思潮、主流意识”,强调“话语支配力”,是违背客观规律的

朱继东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朱继东先生如此界定了他所创立的“意识形态能力”概念——在人民网论坛相关视频中朱继东说:“‘意识形态能力’就是(指)通过新的理论观念、理论概括、理论创新来辨别、引领、掌控社会思潮、社会主流意识的实际水平,主要体现为思想辨别力、理论创新力、共识凝聚力和话语支配力。”“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首先从思想领域开始……”。朱继东也提到了“引领”,但是落脚却在“掌控、支配”上。

何谓“掌控”?亦即“掌握、控制”——想想牵线木偶或者遥控玩具,我们自然就能更形象地理解这个概念。何谓“支配”?亦即“安排、调度、控制、管理”。由此再想想,什么叫“话语支配力”,这就显而易见了。

“老祖宗”马克思说:“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P.365)

意识是“社会存在”在人们大脑中的反映——如何人为“掌控”?如何可以被“灌”进头脑?尤其是当它成为某种“社会思潮”时。我们可以消灭人的肉体,但“意识”或曰思想如何消灭?央视曾播放过影片《V字仇杀队》,其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广为流传:“思想是不怕子弹的”。如何“掌控”?(但“影响、引领”是可能的)。

罔顾社会现实,强行或用技巧“掌控、支配”人们的意识(即“思想”),可以获得短暂的自欺欺人的效果,但由于它是唯心主义的,所以它必将给社会发展带来无穷灾难,最终自然也惩罚强行“掌控思潮、支配话语”者本身。这方面不乏历史例证

如果一味强调脱离实际的“掌控社会思潮、思想领域”的决定性作用,那我们就请问:中国古代如秦始皇、汉武帝等等,以至蒋介石,再到希特勒、前苏联、卡扎菲,他们都曾以强力和铁腕“掌控”意识形态,他们不惜“焚书坑儒”,不惜大搞法西斯恐怖统治,大兴言论罪、文字狱,甚至搜出一本进步的或“革命”书籍便可将人抓捕入狱,但他们下场如何?他们的垮台是从所谓“思想领域开始”的吗?垮台的根本原因是所谓“思想文化领域”失控吗?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靠谱:“存在决定意识”。一个政权的垮台,首先是自身的腐败、对老百姓的专制和压迫,执政的实际价值追求(而不是表面口号)背离了人民大多数的利益和诉求

再说,1949年以后,中国百姓以至干部的“意识”(思想)倒是曾被牢牢“掌控”和“支配”了几十年。在“中苏友好”蜜月期,尤其在“反右”以后,不论对“中苏友好”抑或国家政策、方针或工作作风等,凡提出执政者认为不可接受和容忍的异议者,统统被说成是“反党”,被毛说成是“反动的乌烟瘴气的言论”,向他们“出重拳”,他们被“拔钉子、拔白旗”,遭到严厉打击和处分,55万抑或更多人被打成“右派”成为“阶级敌人”,成为被“专政”对象,从此“禁言”;从中央到地方省市领导乃至基层芝麻官对政策稍有“异议”的数百万干部,统统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或“右派”,同样遭到各种处分。毛泽东有言为证:反右斗争,战场“既在党内,又在党外”——毛竟然将反右的“党内战场”置于首位,可谓意味深长,也很能说明“意识”的客观性,党内何来那么多反对自己所在之执政党的“右派”?事实证明,毛等领导是错误的。

如此之为,有“专政”手段作为后盾,对“意识形态、社会思潮”倒是的确实现了“掌控、支配”,舆论“一律”了,反对、批评的声音没有了,到处似乎一片“赞歌、颂歌”——但这是真实的“意识形态”吗?如此“掌控、支配”意识形态其后果是什么呢?“始作俑者”是怎样受到规律惩罚的呢?国家发展和人民遭受了怎样的曲折和磨难呢?这已无须笔者铺呈了,《党史》已有大体符合实际的记述。

至于“文革”则更不用说了。毛1962年就发出“要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的号召(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文革中“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尽人皆知,连小孩都琅琅上口。即便“掌控、支配”如此,还是有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李九莲、王蓉芬等无以计数的反“文革”者(反“反右”者),尤其以林昭、张志新、李九莲等等为代表,他们竟然面对枪口而不改初衷,真可谓“思想是不怕子弹的”。如此“掌控、支配”意识形态已经到了铁腕的程度,但连毛泽东还是不得不承认“对文革,支持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再次说明意识形态是客观实际在人脑中的反映,“能力”再强也是“掌控、支配”不了的!为何涉及文革的冤假错案遍及全国从中央到地方乃至草民各个阶层(其中有中共党员、干部,也有更多普通工人、学生)?还是充分说明“意识形态”是客观存,是即便铁腕般的“能力”也“掌控、支配”不了的

而文革浩劫的后果,已无须笔者再多说什么了。

有趣的是,西方也做“意识形态”工作,总统、党魁竞选时到处发表演讲,就是最大的宣传或曰“引领”。靠谱的“引领”,民众、党员会认可并投他的票;若宣示而不实践,下次就投票将其选下来。他们想“掌控、支配”多数人的“意识、思想”恐怕没门,最多也只是“影响、引领”。西方大多数国家似乎并无“宣传部”,新闻媒介等一应事务有法律管着。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强制“掌控”,中国许多官员(包括稍有经济实力的某些富人、百姓)硬是竭尽全力地要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去接受他们恨之入骨的“西方价值观”熏陶,连把红歌唱翻天、对“西方敌对势力”仇恨有加的薄熙来也把儿子送往英美读书至今未归……这难道不发人深省?“掌控”谈不上,但西方那些国家是以什么力量有效“影响、引领”的?

毛泽东说过:“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这话不错。

意识形态工作是重要的,但一旦脱离实际,或者无视现实,或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违反客观规律,不实事求是地研究问题,一味强调“掌控、支配社会思潮”,视大众为群氓、牵线木偶,动辄在意识形态领域“亮剑”、“出重拳、拔钉子”,必然会重走前30年的“老路”。这是很显然的

三、在意识形态领域,官方何曾失去“话语权、领导权”?

一些人似乎总感觉官方失去了“话语权”以及“话语支配力”,似乎连意识形态领域的“管理、领导权”好像也丢失了,然而,这是不符合实际的。

从中央到地方的官方“主流媒介”难道不皆为“宣传部”掌管?有关重大问题或理论的不同声音有多少能在“主流媒介”上“争鸣”?这是不是话语权乃至“话语支配权”?新闻出版部门谁管着?不是到处都有“绝对领导”吗?更不用说央视和它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等等,是不是强大到无以伦比的“话语”工具?非特别安排,又有多少不同的声音可以在这里发出?话语权有问题吗?高校政治思想课从教材编写、选用到课程设置,谁拥有最终拍板权?马哲毛概邓论难道不是必考公共科目?话语权何曾“削弱”或“丢失”过?

周小平的爱国精神及爱国范儿固然可嘉,但其文章的最大问题是似是而非、事实与谬误并存、只面对现实的某一面而忽视或根本回避另一面——但周小平的文章可以上顶级“主流媒介”,互联网搜索铺天盖地;而反驳和批评周小平的文章上得了主流媒介吗?一些人为何觉得“话语权”“意识形态领导权”似乎需要“夺回”呢?这岂不令人费解?

至少1949年以后,官方“话语权”的拥有与否其实早已不是问题,而如何用好“话语权”才是真正的大问题——既不滥用,也不胡用。如何使用这“话语权”高屋建瓴、水到渠成引导(而不是“掌控”)真正符合实际和社会发展规律的客观“意识”?如何让人民的大多数愿意听并相信那样的“话语”内容?如何让“话语”对人们真正关注的重大现实问题给出不回避且让人信服的讲述?如何使大学的政治思想教育课上不再成为许多大学生睡觉或手机刷屏的场所?总不能把这些大学生也当“钉子、白旗”给“拔”了或者“出重拳”吧?(如附录图文)。如此等等,这才是需要研究的问题。□

【附录】

图:如何用好“话语权”?学生对政治思想课“喜欢”程度的调查表

图:大学生在政治思想课堂上的基本状况

比如河南师范大学某教育学院调查数据显示:比如,某高校调查数据显示,就现在使用的教材看法,文科生中27.9%认为过于陈腐,与现实脱节;理论过多,案例太少,没有与时俱进;而41.2%的理科生同意这种观点。37.7%的文科生认为内容繁琐,重点不突出,理科生21.6%持这种观点,还有37.3%的理科生认为讲述刻板不灵活多样,文科生有34.4%赞同该观点。(更多调查内容见下面参考文献)

2015年2月19日   

【参考文献】

1、朱继东专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

3、【视频】朱继东谈《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

4、新华网:一本值得看用得上的好书(文/李锦顺)

5、朱继东: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中国网)

6、【新华网2011.06.21】专家聚焦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值得借鉴和推广

 

7、超7成大学生上课玩手机听歌“打飞机”

8、对当代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课堂上课现状的调查报告

9、高校思想政治课教学现状与调查分析

 

10、田奇庄:朱继东意欲何为?(西安网/新闻中心)

11、应学俊:不能不佩服朱继东博士

12、应学俊:关于“意识形态能力”三题

13、应学俊:三叹姚文元

14、林昭 | 张志新 | 遇罗克 | 王容芬 | 李九莲 | 王申酉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关于“意识形态能力”三题

前一篇:再读马恩《德意志的意识形态》札记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