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应学俊

教师,特级教师,草根。

军衔:上士(上士)
经验:316
博客访问:306129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应学俊的博文>>重读历史

字体大小:

再读马恩《德意志的意识形态》札记 (2015-3-04 14:33) 该日志已被推荐

(原创:应学俊 / 已发“中华论坛”)

当下,随着教育部长关于意识形态的讲话引起某些不同的看法,媒介关于“意识形态”的话题渐热。朱继东博士还出了专著新时期党员和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笔者也曾写过一些札记或论文,联系历史和现实表达了一些想法(见文末索引)。既然说150多年前的“老祖宗”(马克思主义)不能丢,我们就有必要看看“老祖宗”老马老恩究竟怎么说这个问题的。毛泽东也曾倡导“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

再读《德意志的意识形态》,旨在进一步了解——

1、在创立“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老马眼中,所谓“意识形态”究竟是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的产物,还是主观“掌控、支配”而形成的?

2、是社会生活和实践决定意识形态,还是意识形态决定社会生活和实践?

3、“意识形态”对于社会实践的“能动作用”究竟在怎样的前提下可以发生?

4、这种“能动作用”在怎样的情况下一不小心就会滑向唯心主义?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的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的意识形态》,副标题是“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完成于168年前。虽然时代背景对于当今来说恍若隔世,但有些基本观点和论断倒还真如针对当下我们身边的某些状况,由此我们还真的对马哲生出几分敬意。耐下性子读一读,也许不无启示——尤其在“意识形态”工作当前被提到相当相当重要地位的情况下。

《德意志的意识形态》是一本书,不是一篇论文,有几百页,这里摘录少量语段,以作研究的参考资料。现在是快餐文化时代,文字多了很多朋友没耐性看,何况由于时间和空间距离遥远,某些语句多少有点诘屈聱牙,摘录少量最能代表马恩核心观点的语段虽显单薄(当然力避断章取义),但总比无法看下去好。有的突出显示及语段序号为笔者所加。以下为原文摘录,无任何改动——

--------------------------------------------------------------------------------------------------

一、“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们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现实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

二、“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真正现实的、感性的活动的。”

【笔者随想:至少,中国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应为”典型例证,那已经把“意识形态”的“辩证的、能动性”发挥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鼓吹“一天等于20年”,10年15年即可“赶英超美”,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就是“意识形态”的“能动性”被过度夸张、强化的典型案例,而其结果,必然是受到客观规律狠狠地惩罚……】

三、“人们迄今总是为自己造出关于自己本身、关于自己是何物或应当成为何物的种种虚假观念。……我们要把他们从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中解放出来,使他们不再在这些东西的枷锁下呻吟喘息。我们要起来反抗这种思想的统治。”【笔者随想:这种“思想的统治”从来没有停止过啊!起码记得林彪就说过:中国有八亿人口,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思想,这就是毛泽东思想。要把毛泽东思想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此外,还有意识形态一元化等等等等……】

四、“有一个好汉一天忽然想到,人们之所以溺死,是因为他们被关于重力的思想迷住了。如果他们从头脑中抛掉这个观念,比方说,宣称它是宗教迷信的观念,那么他们就会避免任何溺死的危险。”【笔者随想:联系实际想一想,老马、老恩的这个比喻太生动形象了——当我们把一种事业的成功或失败主要归结于“意识形态”时!】

五、(马克思在批判青年黑格尔学派时说):“这种改变意识的要求,归根到底就是要求用另一种方式来解释现存的东西,也就是说,通过另外的解释来承认现存的东西。尽管青年黑格尔派思想家们满口讲的都是‘震撼世界’的词句,而实际上他们是最大的保守分子。……这些哲学家没有一个想到要提出关于德国哲学和德国现实之间的联系问题,关于他们所作的批判和他们自身的物质环境之间的联系问题。”

六、“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观念、思维、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表现在某一民族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语言中的精神生产也是这样。

七、“人们是自己的观念、思想等等的生产者,但这里所说的人们是现实的,从事活动的人们,他们受着自己的生产力的一定发展以及与这种发展相适应的交往(直到它的最遥远的形式)的制约。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如果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像在照像机中一样是倒现着的,那么这种现象也是从人们生活的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物像在眼网膜上的倒影是直接从人们生活的物理过程中产生的一样。”

八、“德国哲学从天上降到地上;和它完全相反,这里我们是从地上升到天上,就是说,我们不是从人们所说的、所想像的、所设想的东西出发,也不是从只存在于口头上所说的、思考出来的、想像出来的、设想出来的人出发,去理解真正的人。我们的出发点是从事实际活动的人,而且从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中,我们还可以揭示出这一生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回声的发展。……那些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

九、“每一个力图取得统治的阶级,如果它的统治就像无产阶级的统治那样,预定要消灭整个旧的社会形态和一切统治,都必须首先夺取政权,以便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普遍的利益,而这是它在初期不得不如此做的。”

十、“……统治阶级作为思想的生产者而进行统治,他们调节着自己时代思想的生产和分配……现在,分工也以精神劳动和物质劳动分工的形式出现在统治阶级中间,因为在这个阶级内部,一部分人是作为该阶级的思想家而出现的(他们是这一阶级的积极的、有概括能力的思想家,他们把编造这一阶级关于自身的幻想当作谋生的主要泉源)【笔者随想:呜呼!一个半世纪以前的老马老恩洞察力也真是了得——“他们把编造这一阶级关于自身的幻想当作谋生的主要泉源”——这无法不让人们联想到姚文元、梁效等等以及他们活跃至今大大小小的“接班人”!】

十一、“事情是这样,每一个企图代替旧统治阶级地位的新阶级,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抽象地讲,就是赋予自己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们描绘成唯一合理的、有普遍意义的思想。” 【笔者随想:值得关注的是“每一个……阶级”,而不是仅仅是某些或某个××阶级。

…… ……

------------------------------------------------------------------------------------------------------------------------------

感悟之一:马、恩的结论“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是正确的。毛泽东也说过:“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但毛泽东的错误在于马恩所说——意识形态“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所以带来了人民公社运动与灾难性的大跃进运动,强力推行的脱离实际、违反客观规律的“意识形态”一统、“掌控、支配”六亿国人,导致中国社会发展的严重波折与老百姓的灾难……

感悟之二:由于某些强权的蓄意而为和某些人的认识偏差,被强化宣传的所谓“意识形态”是有正确和错误、正义与邪恶、真实与谎言之分的——尽管它有时铺天盖地,貌似“真理”,如马恩所言“震撼世界”,但它们是被强权者蓄意强化和塑造、灌输的,并不是真正源于社会生活实际的“意识形态”的概括和“引领”。这方面的历史例证,从秦始皇到纳粹、前苏联……不胜枚举。(笔者在另一篇文章中已经列举了古今正反面的例证,见文末索引)

感悟之三:区分被宣传的所谓“意识形态”究竟是真理还是谎言、正义还是邪恶,标尺有两把——其一,看它是否符合社会实践基本现状(全面而非片面),亦即是对社会大多数人的意识本质的概括“引领”,还是欲人为强行灌输给社会大众的脱离实际的“意识”;其二,看是否为在没有威胁恫吓之下老百姓大多数人真实“意识”的概括和反映。曾经被“掌控、支配”得如铁桶一般的希特勒纳粹、日本军国主义、前苏联等等被禁锢的意识形态一朝瓦解,为人类大多数所不齿,就是例证,连德国人自己后来也为此向世人谢罪。反思沉痛历史,我们无法不感到:以强权灌输“意识形态”无异于将百姓训练为失去思考能力而便于“掌控”的机器或傻子

例如,当下恐怖主义意识形态尽管成功地迷惑、欺骗了一些人为之卖命,由于其中不乏谎言、片面和极端,给一些没什么文化知识的青少年长期洗脑,使他们乐意投身以杀害大量无辜平民为方式的“自杀式”袭击,他们的亲属甚至在孩子“自杀袭击”丧生后鸣放鞭炮“庆祝”,以为“升入天国”了——这样的所谓“意识形态”,谎言欺骗和极端的成分就太多了,根本不符合社会生活实践的总体和实质,所以并不为人类大多数认同,因为它脱离实际、违反社会发展规律;它与我们所熟知的“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毫不沾边;而有些杀害老人、妇女和孩子的恐怖主义“自杀式”袭击,几乎人神共愤!反恐、反腐、打击刑事犯罪成为无可争议的“普世价值”。

朱继东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感悟之四:从社会大众的利益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出发,适当高屋建瓴地“引领”社会意识形态是需要的,但这一“引领”的基础则应是:它应当是实事求是的,不违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不仅仅是从某集团、某一阶层利益出发的;否则,就是具有欺骗性的、非正义的,也是脱离社会成员大多数之实际的。

“掌控、支配”意识形态是违背客观规律的,是唯心主义的,是马克思所说的“思想的统治”,历史证明它最终必然失败。而基于社会生活实际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正确的“引领、感召”则是需要的,它可以发挥积极的“意识形态”对社会实践的“能动作用”——而且事实证明,只要不脱离实际,这样的“引领、感召”并不困难,有时甚至是水到渠成的,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真实的,并非被迫的)——但这是“引领、感召”,不是“掌控、支配”意识形态,不是马恩所说“思想的统治”。思想从来是无法被真正“统治”的

感悟之五:任何统治的垮台,并不首先是“意识形态”出了问题或所谓“失控”,而是这种统治本身首先出了问题,比如腐败、独裁专制、压迫百姓、社会显失公平正义、统治者价值取向的实质(而非表面宣示)出了大问题——从秦始皇到慈禧,再到蒋政权、希特勒纳粹,再到前苏联,乃至卡扎菲等等,莫不如此。唯有社会生活和实践出了问题,人们的“意识”才会紧随其后出现必然变化。由是观之,朱继东先生所谓“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首先从思想领域开始,并且思想防线一旦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这无疑难避唯心主义了,因为一个“首先”已在告诉我们:“存在”似乎已成为“意识(思想)”的派生物。□

2015年2月22日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的意识形态》(另:相关说明

2、朱继东专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

3、【视频】朱继东谈《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

4、朱继东:应严惩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中国网)

5、田奇庄:朱继东意欲何为?(西安网/新闻中心)

 

6、应学俊:历史回顾:“引领”与“掌控支配”意识形态

7、应学俊:不能不佩服朱继东博士

8、应学俊:关于“意识形态能力”三题

9、应学俊:三叹姚文元

10、林昭 | 张志新 | 遇罗克 | 王容芬 | 李九莲 | 王申酉

本文最近访客


HeTa
03-05


liml
03-04

后一篇:历史反思:“引领”与“掌控支配”意识形态

前一篇:《官微不该成为发布官场恩怨的新平台》阅读札记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