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曾今润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234055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曾今润的博文>>时事评论

字体大小:

金正恩或因“妹妹分娩在即 ”而取消访俄! (2015-05-04 23:41) 该日志已被推荐

金正恩或因妹妹分娩在即 而取消访俄!

文/曾今润

距离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日红场阅兵活动日渐接近,受邀诸国领导人也相继准备前往参与,而这些报道虽属时新,却依然赶不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因国内事务”不会出席5月9日的红场阅兵活动的“旧闻”来得引人关注

是的,新闻报道的主题虽然是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日事宜,但是其中因添进朝鲜金正恩这道神秘配料,所有的主角与主题必须立刻更换,否则难以对得起世人对朝鲜王朝的热心关注!

许诺参与并出席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日活动长达一年之久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却在该活动即将来临之际,突然宣布因“国内事务”取消参访,从而成功体会受俄罗斯邀请而对其果断“放鸽子”的快感,而这份快感或许世人无从体会,因为所有的一切仿佛均在迷雾之中,它像神秘朝鲜本身一般让人充满困惑与好奇。

而面对该困惑,人们的猜测出发点也定式在“国内事务”焦点上,诸如韩国国家情报院4月29日在国会举行的情报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表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今年已处决15名高官,用以消除反对派威胁而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但细心的我们可以发现,该事件或在四月份已然发生,其即使作为“国内事务”而存在,也不至于影响五月份对俄罗斯的参访啊,因而,曾今润以为,朝鲜方面所指的“国内事务”与此不相符。

同时,也有不少人分析称,朝鲜金正恩此时宣布取消参访俄罗斯而延迟自己的外交首秀,原因在于顾虑与中国的战略影响力,即朝鲜始终难以抛开中国的政治影响力而寻求他国依靠,换言之,其有意将外交首秀带到九月份的中国领导人面前!这样的分析思路,其实笔者本人一直持有,虽然给人感觉太过理想与牵强。而从取消参访俄罗斯后的金正恩及朝鲜表现看,其并没有因此而加强与中国关系的互动,也没有对中国表现出别样的亲近举措,便可以证明该猜测的勉强性质。

最近有韩国媒体报道,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可能在今年5月分娩,即其即将在五月份荣升舅舅辈分。这则消息的突然出现,亦不知何因,让我直接联想起朝鲜所宣称的“国内事务”!近日世界诸多媒体纷纷报道英国威廉王子公主的诞生,从这看,该“公主的诞生”可不单是英国“国内事务”,称他为世界事务均可勉强接受!试问,应该一王子公主诞生可以如此,而作为“天下第一将军”金正恩的“外甥诞生”岂能不是“国内事务”!

综上所述,朝鲜金正恩取消参访俄罗斯所言的“国内事务”多是指“妹妹分娩在即”了,如此大事,金正恩岂能坐实不管呀!写到这,曾今润总感觉历史曾经发生过惊人相似的一幕,细细想来之后,才联想起三国时候袁绍和田丰的那段对话情景来:

只见绍形容憔悴,衣冠不整。

丰曰:“今日主公何故如此?

绍曰:“我将死矣!”

丰曰:“主公何出此言?”

绍曰:“吾生五子,惟最幼者极快吾意;今患疥疮,命已垂绝。吾有何心更论他事乎?”

丰曰:“今曹操东征刘玄德,许昌空虚,若以义兵乘虚而入,上可以保天子,下可以救万民。此不易得之机会也,惟明公裁之。”

绍曰:“吾亦知此最好,奈我心中恍惚,恐有不利。”

丰曰:“何恍惚之有?”

    绍曰:“五子中惟此子生得最异,倘有疏虞,吾命休矣。”

    遂决意不肯发兵,乃谓孙乾曰:“汝回见玄德,可言其故。倘有不如意,可来相投,吾自有相助之处。”田丰以杖击地曰:“遭此难遇之时,乃以婴儿之病,失此机会!大事去矣,可痛惜哉!”跌足长叹而出。

袁绍因小儿脚疾而无心谈天下大事,其对小儿之爱切,但无有天下之爱深!纵然有人评论称,其根本无心于帮助刘备而出兵,但其短浅的战略眼光,也足以为其带来毁败之命运!今观金正恩,借由“妹妹分娩在即”之“国内事务”拒绝与世界互动,其与袁本初因小儿脚疾而不谈天下之事若何?恐是金正恩重蹈袁公之覆辙也。

 

                    2015.5.4

更多手机客户端阅读,欢迎关注曾今润微信公众号

本文最近访客


_微博用
05-06


qiao
05-06


_QQ用
05-05


x四平八
05-05


乙圾增增
05-05

后一篇:日或借用慰安妇问题淡化其二战罪行!

前一篇:中俄战略合作,中国不应只是利益输出者!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