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青光剑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961159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青光剑的博文>>全球议事厅

字体大小:

当今世界某些国家,为何会长期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2017-06-03 11:29) 该日志已被推荐

在现代医学、心理学范畴,有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然而罹患这种症候的人群也极为特殊,他们无一不是曾经遭受强暴、甚至长期遭受强暴者,反而会疯狂迷恋上对他(她)施暴者的一种医学、心理学症候。


按照我们一般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对于那些曾经施暴自己、长期施暴自己的人,绝大多数的正常反应是极其厌恶、极其排斥、极其憎恨。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极个别的非正常案例。那就是一个曾经的被施暴、被强奸者,或是因为遭受强暴、遭受强奸后的应急反应,或是出于对施暴者、强奸者的心理恐惧、长期恐惧,拟或是因为震慑于强大施暴者、强奸者的淫威,拟或是长期出于对极度危险环境、自身遭受强暴的力求自保或是疯狂迷恋,从而才会出现被施暴者、被强奸者,反而会深深迷恋、深度依赖上施暴者、强奸者的独特案例。在这种独特案例中,往往施暴者、强奸者力量越强大、手段越残忍,被施暴者、被强奸者也往往会更服从、更迷恋。当然,在我们日常的社会生活中,像这样的畸形案例只占少数。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忽视它的客观存在。


在世界国家间的日常交往历史与现实中,也不乏某些长期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世界国家。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秦与六国,当今世界的美国之于其盟友,这种长期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国家,委实并不鲜见。然而这些施暴国家与被施暴国家也都有一个这样通病。那就是:施暴国家越强大,施暴手段越惨忍,往往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国家就会越多、症状越明显。而一个国家虽然强大,但是你极不情愿轻易施暴、也不会轻易施暴,那么你也就必然会成为那些施暴国家或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国家的打击、施暴对象。秦国如此,六国如此;美国如此,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亦是如此。


昨天,在刚刚开幕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峰会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似乎就大有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明显症状。对于一个有着巨大经济贸易利益,但却三十多年从未放过一枪、从未对任何世界国家施暴的善意中国,特恩布尔却火力全开、大放厥词。似乎,只有让美国这个长期对世界国家施暴者领导亚太、领导世界,他们才会放心、才会心安。与此相反,如果是一个和平满满、善意满满的中国崛起,反而会让澳大利亚、或者其它国家很焦躁、很不安。甚至有媒体把特恩布尔总理的讲话,戏称为“被美国踹了一脚,就用踹中国一脚的方式向美国表忠心”来形容。以此对比,特恩布尔总理所罹患的症状,又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何其相似,何其吻合?要叫我说,分明就是嘛!呵呵。


要算起来,在当今世界国家中,美国,无疑是那个施暴最多、“强奸”别国最多的世界大国而没有之一。中国,则是最敦厚善良、最自律内敛、最冷静克制的世界大国也没有之一。但是,为什么当今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情缘自己忍受美国的强暴、“强奸”,也不愿接受中国的善意、接受中国的和平崛起的现实呢?究其根本,分明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在作祟罢了!美国越强大、越惨暴,他们反而更能享受到被强暴、被“强奸”的快意和快感,中国越善良、越敦厚,反而会成为他们狼狈为奸、助纣为虐的打击、强暴对象。我想:除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之外,没有任何正确理论或病症,能够科学解释得了此类怪诞现象。


当然,既然某些国家长期罹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因为强暴者的强大与残暴,那么我们要想把这些国家从这种怪诞症候中最终解救出来,那么也就必须更进一步地不断壮大我们自身的实力、不断发展我们自己的军事,直到,在世界大国之间的力量对比中展现优势、取得领先。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任何好的办法。在以往的博文中我也曾多次说过:在政治正确和道路正确问题上,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其中没有任和可以妥协、模棱两可的中间道路可走。在治疗某些国家斯德哥尔摩症候群问题上,大概也是如此。


由此,也不有让我联想起澳大利亚的上一任总理陆克文,在一次接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所说的那一番话。陆克文在盛赞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兽军“强大作战能力、彪悍作战作风”的同时,虽然遭到了世界舆论的一致攻击,但也的的确确是早已罹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明显表现、明显特征。我曾经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的这番赞誉:人家把你摁在那里一顿暴揍、一顿强奸,可你却贱声高喊“这棍子真粗、打得真给力”!呵呵。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蒙内铁路,跑在非洲的互利共赢中国列车

前一篇:年年中秋,今又中秋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